•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巧合吧……」寧沖自嘲的笑笑。

說到巧合,寧沖不禁想到六脈神劍拳。

最後一招:「參合劍拳」。

參合劍,是姆指少商劍、食指商陽劍、中指中沖劍、無名指關沖劍、小尾指少沖劍,這五脈劍拳的合一絕招。

參合的本意,就是融合、匯聚,合而為一。

而參合劍拳的招式意境,也很符合寧沖的意境。一拳一掌既出,其勢雄勁發、至剛猛、凝古樸、迅精微,勢不可擋!

那麼從今天開始,六脈神劍拳就只有一道劍拳。

極至極巔的一記攻擊!強烈之道!

寧沖想到這裡,立即動身,在場地上開始修鍊揣摩,這最後一招絕招的精義妙義,融合他的理解,演化成型。

……

時間飛快。

轉眼間,華夏春節,大年三十,已經來到。

道臨武館的九樓大廳里,掛紅燈、張紅彩、貼春聯。

蘇青璇整治出一桌豐盛的酒席。

寧沖、曹奔、許傑輝、趙無忌,韓山潼、蘇綸,已經就座。在這個時侯,就是辭舊歲、迎新年,每人臉上都是喜氣洋洋。

按照傳統,首先是小輩們,給尊長拜年。

寧沖四人也是齊齊拜首,祝韓山潼、蘇綸、蘇青璇,福壽安康,大吉大利,新年萬事如意。

韓山潼笑得合不攏嘴,即使是平日里冷得像冰的蘇綸,臉上都顯出一絲溫暖,蘇青璇也是微笑著點頭。

曹奔率先跳起來,笑道:「是不是該發紅包了!」

韓山潼呵呵點頭:「要得要得!娃兒們都有,都有!」

正在這個時侯,突然廳外傳來一陣笑聲。

真是人未至,笑已來。

一個身材魁梧,穿著全套筆挺訂製西裝,精神抖擻,邁步宛若龍精虎猛的中年人,大笑著走進來。

他的容貌間,和曹奔有幾分相似,只是更顯富態,邊走邊拱手:「大夥新年好!給大夥拜年!我也來發個紅包!」

韓山潼三人,似乎對此人熟悉,都是含笑致意。

曹奔的臉色突然一變,撓頭道:「爸,你怎麼來了?」

「還爸,你老子我今天吃年飯,獨苗兒子不在身邊,算是怎麼回事?我還是不是你爸了!啊!」

中年人擠到曹奔身邊,大大方方地坐下,笑道:「在下曹定國,是這個小胖子的老爸。常聽說他結交了幾個好朋友,又有良師指點。曹某感激不盡,特來共祝新年。」

寧沖等人再才恍然,原來是曹奔的父親。

這父子二人,容貌脾性果然相像,絕對是親生的。

「曹叔叔好!」寧沖等人立即致禮。

「好!好!」曹定國豪爽大笑,立即伸手掏紅包。

突然廳外又是傳來敲門聲。

隨著聲音,一個身材瘦長,穿著月白色樸素僧袍,容貌清秀,年約三旬的僧人,緩緩進來。他腳步看似不快,四平八穩,但倏忽間,已至桌前。

韓山潼似乎認識這個僧人,起身合掌致禮:「普航大師,久違了。」

許傑輝一臉詫異地起身,脫口道:「二哥!」

「二哥?」

寧沖等人同樣是詫異的相看一眼。

任誰也想不到,許傑輝居然有個當和尚的二哥。

普航合什作禮道:「打擾諸位,不請而來,還請諸位海涵。」

說著,他看向許傑輝,微微皺眉說道:「大年三十,還在韓前輩這裡叨擾,若是被大哥知道,免不了你一頓板子。」

許傑輝似乎對「大哥」,非常懼怕,趕緊說道:「二哥救我,別告訴大哥我沒回家,我留下是因為閉關修鍊。」

韓山潼也是笑道:「這些娃兒們,確實是因為閉關修行,才耽誤了回家過年。在我這裡,其實也一樣,大可放心。」

普航又向各位合什行禮,坐在許傑輝身邊,說道:「既然來了,小僧就厚顏打擾了。正好也備了紅包,聊表心意。」

寧沖等人立即都是笑眯眯的看著,氣氛轉為融洽。

突然,滿場修為最高的幾位,都是臉色一滯,紛紛將目光投向門口方向,似乎感應到什麼。

滿座酒席,霎那間變得沉寂。

寧沖等幾個小輩,也是狐疑的望向門外。

無聲無息之間,一個瘦削的身形,現身門口。

這人全身黑衣,衣著樣式雖普通,但裁剪制工極精緻,修身合體,顯得氣質顯貴,並非平常出身。

他年約三旬,容貌平凡,但一對眉毛濃黑如刀,極有特點。

「不請自來,打擾各位!」

黑衣人彷彿縮地成寸,剛剛現身,三兩步已到桌旁,彷彿江湖人的口氣,拱手對滿座行禮。

然後他看向趙無忌,微微垂首,說道:「擎少,大年三十你沒有回家,我就擅做主張,上來瞧瞧。」

趙無忌似乎對這個人,有些厭惡,冰冷著臉毫無所動。

韓山潼卻對這人有些熟悉,笑道:「來了就是客,坐吧,都坐吧!今天一起過年,辭舊迎新,團圓最重要!」

黑衣人再才向滿桌人注目致禮,坐在趙無忌身邊。

寧沖和許傑輝、曹奔,各自對視一眼,都有些驚訝。

真是想不到,趙無忌身邊,一直跟著個高手。而且看這個濃眉高手的氣質,絕對是大家族出身,對趙無忌很是恭敬。

曹奔的父親曹定國,也是接著韓山潼的話,笑道:「來來來,酒都滿上,如此佳肴美景,不能辜負!紅包絕對是夠份量,人人有份!」

滿座人都是舉起酒杯,臉有笑意。

這個時侯,無論有什麼心事,也都拋去,一片融洽。

寧沖望著滿場眾人,不禁心中微微有些酸楚。

似乎此刻也只有他,身邊沒有親人。

正在這個祝酒的時刻,門外的樓梯噔噔有聲,一個身影快速跑了上來,探頭探腦向裡面一望,笑道:「哎喲!來得巧了,都吃著呢?」

韓山潼立即笑道:「正要開席,你掐著時間來的吧。」

來的正是劉六祿,他腋下夾著書,手裡攥著一把紅包,笑容滿面的進來,團團向各位行禮,笑道:「劉老六祝大夥,新年吉祥,也來發發紅包,借借喜氣!」

他說著,擠在寧沖身邊坐下,把一摞紅包都放在桌上。

「開席!」

韓山潼笑著揮手。

……

妙書屋 酒席上一派喜氣融洽,大家都默契的沒有談論修行,沒有談論選拔賽,只是聊些時事八卦,聊作祝酒。

曹定國不愧是行商老江湖,各種舌綻蓮花,熱鬧氣氛,把酒席上各人都招呼得賓至如歸。再加上有劉老六這個老江湖,幫腔捧哏,酒席上客主盡歡。

曲終席散,長輩們都一起去商議事情,離席而去。

留下四個小輩,開始拆紅包。

「我老爸這是大放血呀。」曹奔笑眯眯的說道,手裡數著紅包的數目,邊拆邊咧嘴。

「這大過年的,會說話嗎?」許傑輝沒好氣的瞪一眼。

趙無忌和寧沖,都是平靜的看著他倆鬧騰。

所有紅包拆完之後,除了錢,還留下四份禮單。

「曹家贊助選拔賽七班所有療傷特效藥劑,我二哥贊助所有特效復甦劑,劉六祿贊助所有入賽學生的殖刃兵器,趙家贊助入賽學生所有二級殖槍!」

許傑輝瞪大眼,一邊瞧著禮單,一邊咂舌:「嘖嘖嘖,趙無忌,你這是典型的扮豬吃虎啊!這得多少錢往裡砸?」

曹奔搶過一瞧,也是嘖嘖嘖的搖頭,拍了拍趙無忌,說道:「擎少!嗯?怎麼感覺像是『禽獸』?難怪你要改名字!想不到你是卧底的隱形富豪哇!」

趙無忌滿臉黑線,一巴掌把曹奔的手打開。

寧沖微笑道:「都是長輩的心意,看來長輩們雖然都沒說,但對選拔賽還是很上心。我們七班勢弱,可不能辜負了長輩的期盼。」

曹奔蓬蓬地拍著胸膛:「別人且不說,我自己是信心十足!我先做好自己!進了藍源地窟,你們的後方一切有我!」

他說著,突然盯著許傑輝,「差點跑岔題了,我來問你,怎麼你沒有做和尚呢?到底什麼情況?」

許傑輝也是一臉黑線,半晌恢復平靜,再才說道:「我出身衡山,家裡有幾位長輩都是佛門弟子,所以我大哥、二哥,都入了佛門。」

「那你呢?是戒不了貪嗔痴嗎?」曹奔好奇的問。

許傑輝咬著牙,盯著曹奔說道:「佛門有禪宗、密宗、苦宗、清宗等分別。我家是清宗傳承,不需要持戒修行,懂嗎?」

「哦。」曹奔點點頭,又看向趙無忌,「喂,老實交待,你這個擎少,是什麼來頭?那個黑衣人,實力很強啊。」

趙無忌淡淡道:「他是他,我是我。 腹黑總裁的契約夫人 我叫趙無忌,沒什麼來頭。」

曹奔還在繼續問,許傑輝打岔道:「好啦好啦,大過年的問東問西。酒足飯飽,接下為什麼節目?」

曹奔哈哈一笑,正要發揚不差錢的精神。突然裡間屋裡,長輩們都談完,已經出來。

曹定國拽走了曹奔,去給曹家長輩們拜年。許傑輝和普航也飄然而去,說是去訪友。趙無忌和黑衣人也離開,不知有什麼事。

韓山潼、蘇綸、蘇青璇,一同隨劉六祿離開,前往武者基地看望戰友。偌大的九樓大廳,居然就只剩下寧沖一人。

寧沖也沒閑著,收拾了碗筷之後,立即下樓回房。

正好揣摩參合劍的意境,心有所感,趁此機會,也可以進模擬地窟里歷練歷練。

寧沖在內間的靈氣池裡坐定,然後開啟模擬地窟。

「模擬編號:(沙雲市)藍字型大小0773892藍源地窟。」

「啟動!」

瞬間,寧沖的眼前景象扭曲幻變。

他處身於藍源地窟上界,某個森林的邊緣。

信步遊走,寧沖的前方已經出現蛛魔狩獵小隊。

寧沖並沒有隱匿身形,而是自然而然的邁步過去,立即引起那幾隻蛛魔的敵意,猛地衝刺過來,獠牙大嘴嗤嗤有聲。

寧沖將心神,沉浸於自己的意境,一拳一掌,一絲不苟的打出反擊。他拋卻了其他五脈劍拳,僅留參合劍在心,並且招式也力求極簡極至。

毫無任何花巧,一拳即是力盡,一掌同樣力盡。

力之盡處,強烈爆發!

短短几秒而已,衝過來的幾隻蛛魔,倒斃地上。每隻蛛魔或胸膛、或腹下,都是被氣血攻擊破開,生機被斷。

寧沖依然是平靜的揣摩,繼續向前。

蛛魔騎士長也狂奔而來,手中尖骨大戟直刺寧沖。

蓬~~~

骨戟被震裂,隨即又是一拳,蛛魔騎士長腹下破開,生機被斷,轟然倒在寧沖面前。

「能發不能收,力之極盡強烈,還要磨礪……」寧沖默默低語,跨過蛛魔騎士長的屍骸,繼續向前。

他的招式精義已具備,打出極盡極點強烈爆發,已經沒有問題。但什麼時侯,能做到出招若泰山崩頂、收手若羽絲繞指,方才大成!

如此一路前往。

一路屍骸遍地。

彷彿鋪出一條攀登之路。

……

夜色陰暗,雖然仍是年節中,但這片區域,卻是漆黑無光。只有遠遠的圍牆環繞,崗哨林立,依舊顯出森嚴。

一抹範圍極大的幽幽藍光,在前方微微閃爍,並且一尺一寸的緩緩擴大,顯得極其的詭異,透著恐怖的氛圍。

兩個身影,靜靜站在旁邊,觀察著藍圈的擴大。

「差不多四五天時間,就能完全刷新吧?」金穆子淡淡問道。

「嗯,這座藍源地窟在我們手中,被攻略過兩次,熟悉得很,一切放心。」鎮威武館的館主姚永壽,點頭回應。

「預先進入的暗樁,安排得怎麼樣了?」金穆子回頭問。

「都是挑的潛匿天賦超群的殺手,只聽金少的號令,保證不留下一絲痕迹。」姚永壽笑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