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弱,」

陳落輕語,一指點出,旋即那身影便是陡然在虛空停滯,這是一隻體型不大但卻生長著灰色雙翼的怪物,結果此刻眼中恐懼浮現,被陳落一指點中眉心,身體驟然龜裂瓦解,下一刻便是化作飛絮消散,

「皇天如其名,世間眼中真正的皇者存在,涅槃不出,便是天地主宰,」

蔡真嘆息,知道陳落已經步入皇天,那種氣息深不可測,絕非尋常初入皇天修士可比擬,直逼皇天大圓滿,若是加上後者諸多底牌,他絲毫不懷疑陳落解決大圓滿皇天修士都是可以,

這種越階征伐往往最為危險,可陳落卻是能輕鬆做到,

「小子快走,再不走被人包湯圓了,」

九龍丹大叫道,已經感到了數股甚至有皇天中階以及高階氣息接近,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初入皇天,需要穩固,一旦被同階圍攻,很可能會再次跌落回域主境,且再次回歸皇天,將會變得更加困難,甚至修為終生不進都是有可能發生, 「這些是……,」

陳落感到了一絲極為熟悉的波動,之前曾經遇到過,很是陰冷,且血腥味瀰漫,一些神秘身影浮現腦海,陳落凝重,知道哪些急速接近此地的生靈有獵殺者,

這是一個神秘組織,主要針對一些天驕人物,且凡是被盯上之人,很少有人能逃脫皆是被斬殺,若獵狗一般,時時刻刻都是環伺周圍,猝不及防間給人致命一擊,

只是數年前這些傢伙突然沉寂下去,猶如憑空消失一般,只是如今,陳落沒想到這些傢伙再次出現,對此陳落眼中殺機閃現,絲毫不比對荒劍宗弱多少,

「陰魂不散,」

冰仙仙皺眉,對這些暗黑中的傢伙沒有好感,昔日曾經在逐鹿戰場打過交道,

「獵殺者,沒人知曉跟腳,總之很可怕,近些年不知有多少天才人傑以及一些可怕人物,皆是被這些人斬殺,極少失手,」

蔡真凝重,之前他在步錄城售賣各種渠道消息,聽陳落提起,對此他了解一些內情,可是在深入便是沒法知道了,獵殺者很神秘,且極度可怕,但凡被盯上之人,即便修為驚人為一教之主也很難擺脫,若跗骨之蛆一般,既難纏且又讓人厭惡,

最終引來不少教派以及頂級修鍊聖地聯手絞殺,可雖然不少獵殺者被殺,可其巢穴在哪裡,卻是沒有一人知道,故此讓人頭疼,根本傷不到獵殺者根基,要不了多久這些傢伙就會再度卷土重來,

況且修鍊界之中各大勢力宗門駁雜,一些勢力甚至暗中扶持獵殺者,這也導致,對這些傢伙根本束手不測,這幾次針對眾多天驕人傑出手,陳落一度懷疑背後並非那麼簡單,站著一些身影,

那些天才之輩修鍊天賦之高,來日絕對出眾,可卻那樣慘死,沒有成長起來,對此陳落嘆息,雖然對獵殺者厭惡,但也知道修鍊界之殘酷,

「有一點可以知道,獵殺者絕非來自豐都界,很可能來自其他四界其一,只是具體哪一界沒人知曉,」

最終蔡真道出了一個驚人事實,這也是他無意中得到的一道有關獵殺者最重要的消息,

「看來這背後沒那麼簡單了,」

陳落眉頭皺起,眼中凝重,這已經說明很多了,若是真的,多半可能是其他四界對豐都界宗門出手,獵殺這些天才,為的便是日後五界天才戰,其實這種五界天才戰每隔一段時間便是會舉行一次,不過最終戰卻是最為可怕,那時候天才輩出,威名震五界,想想便是讓人沸騰,

而之前那些天才戰只是五界各大頂級勢力為之後開始最終戰相互試探而已,前段時間便是有一次五界天才戰落幕,眼下距離最終戰不過五年之期,看似很長,可是對於修士來說,只是很短一段時間,

故此能減掉一些對手,相信其他四界絕不介意,這也正是獵殺者來歷神秘始終無法洞悉其跟腳的原因了,

「這樣也就能解釋的通了,」

灰霧蒙蒙,夾雜著刺鼻的腐朽氣息,瘴毒之氣呈帶狀繚繞,飄散陰暗沼澤虛空,陽光終年無法照射而下,枯葉堆積厚厚一層,呈現灰褐色,毒蟲時而閃現,陳落一行人來到一處怪石嶙峋之地,其中毒霧瘴氣更甚其他之處,一些白骨散落周圍,冰仙仙說道,只有這樣才是能對獵殺者來歷解釋的通,

「好像沒追來,」

略微停頓,旋即蔡真說道,

「小心附近,」

不過話音剛落,便是聽到陳落聲音傳來,一行人這才注意到周圍情況,

「涅槃骨骸,都已腐朽,」

一副骨架散發淡淡金芒,同時還有著微弱威壓,陳落走到近前,這裡不簡單,他並未著急鞏固境界,而是輕輕一觸,那具骨骸便是直接碎裂,微風吹過便是化作粉末消失,

「這裡曾經有殺陣,不過早已消失,被腐朽,」

九龍丹點頭,察覺到了一絲久遠之前的殺陣神禁波動,如今早已消失,那名涅槃境強者應該死於那座殺陣之下,屍體神性被殺陣磨盡,否則斷然不可能一碰就碎,

「昔日這裡爆發過大戰,且很可怕,」

陳落舉目掃視四周,結果發現這些瘴氣毒霧竟是可以阻隔靈覺,並無法探出很遠,不過肉眼可見,這裡森白骨骸很多,不過卻並非同一段歲月死去,至少在此期間陳落看到了不下三具屍體,並沒有腐朽,屍身仍完好,想來在不久前剛剛死去,

「很詭異的感覺,」

冰仙仙淡淡說道,美目盯著周圍怪石看,有著一股不舒服感覺自心底而生,來自這些怪石,

陳落提醒,悄然警惕,幾人體表皆是撐起一道光幕,雖然周圍這些毒霧瘴氣對陳落傷害很小,但此刻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這些怪石……,」

怪石嶙峋,方圓足有數十里,陳落一行人逐漸深入,隨之他便是盯著這些周圍的怪石若有所思,知道冰仙仙的感覺沒錯,這些怪石不簡單,而後陳落訝異:「有血腥味,」

陳落說道,幾人皆是一驚,地面一些毒蟲出沒瞳孔猙獰,隨即被驚走,一塊丈許高的怪石很是普通,可是突然便是表面裂開數道口子,殷紅刺目液體自石縫緩緩流出,血腥味濃郁,但更多則是驚悚,陳落覺得看不透這些東西,九龍丹也是陷入思索之中,

「看其他石塊,」

蔡真臉色一變,示意陳落,旋即入眼可見,周圍那些怪石皆是表面裂開,流出猩紅血液,這一下陳落臉色難看了起來,

「看來之前我們忽略了什麼東西,」

隨後旋即便是發現,周圍漂浮著的那些毒霧瘴氣,竟是逐漸變成血色,流轉血光,期間更是有著一道若隱若無嗜血且怨毒氣息傳來,陳落臉色一黑與九龍丹對視一眼,瞬間就是猜到了什麼:「孽魔,」

「怎麼可能,」

冰仙仙俏臉微變,蔡真更是一陣駭然失聲道,想來也是聽聞過孽魔,

「沒什麼不可能的,這裡曾經發生可怕大戰,即便那些生靈徹底死去,神魂殘骸短時間沒有徹底消散,被這些瘴石吸附,經歷一段歲月,誕生一隻孽魔並不意外,可別忘了,這周圍其中大部分死去的骨骸最低至少生前都是涅槃級別,那種神性被侵蝕,加之這裡怨氣滋生,更是為孽魔的出現提供了最好條件,」

九龍丹說道,指了指那些怪石,旋即便是眼珠子轉動看向地面散落的森森白骨,

「準備戰鬥吧,這玩意可不比一般邪物,小爺突然發現自己運氣真的不是一般好,連孽魔都是能遇到,這可是破入皇天首戰啊,」

陳落牢騷說道,其實眼神之中多了一絲期待,這是檢驗戰力的最佳機會,孽魔世間罕見,且強大以強者生前神魂殘骸為基礎形成,歷來很少見,陳落沒想到自己竟是遇到,某種程度還真是運氣,可顯然並不是什麼好運氣,

「吼,」

嚴陣以待間,血色霧靄劇烈翻滾,一股更為血腥刺鼻的氣息出現,期間伴著陣陣惡臭,隨之陳落便是看到一隻高大足有三丈的魔影自血霧之中出現,並且喉間發出低沉且如野獸般的嘶吼之聲,

一時間血腥氣息遮蓋諸天滾滾翻湧, 「刺啦,」

刺耳的尖嘯聲鼓盪,周圍盪起陣陣漣漪,那種波動充斥著一種滔天血氣,向著陳落淹沒而來,如烈焰般蒸騰,周圍虛空都是扭曲,

「不是實體,」

微微一凜,拳指發光,接連對著血色身影震出,孽魔高大魔影崩碎,不過下一刻便是在另一方向重新出現,宛如不死一般,很快陳落便是發現了問題,這孽魔很特殊,根本沒有血肉之身,與那些霧靄一般,打散瞬間可再度凝聚,極度可怕,

「不好,這……還是孽魔,」

另一側蔡真驚叫,旋即發現了個可怕事實,周圍那些怪石流出猩紅血液,很快便是蠕動,化作一隻只小型孽魔,只有一米來高,猙獰無比,體表更是覆蓋著一層細密的猩紅鱗甲,瞳孔殘忍,手臂利爪長度更是遠遠超過其身體高度,頭部扁長口器森然,唯一與那隻數丈高孽魔不同的便是這些小孽魔是實體,擁有肉身,氣息波動稍弱一些,但各個也有等同修士域主初階的實力,

這也無怪蔡真震驚,一下子便是周圍出現了不下百隻小孽魔,

「攻擊這些瘴石,」

不等陳落開口,冰仙仙便是發現了問題,旋即湛藍劍芒橫掃,眨眼間便是有著數十隻小孽魔被一劍斬滅,去勢不減,那種可怕且森冷劍氣直接便是將周圍兩塊怪石攪得粉碎,直接炸開,

「破,」

嚴陣以待,眼前這隻孽魔可遠遠不是那些小孽魔,血霧蠕動,將陳落淹沒,後者體表金芒大盛,瞬間便是將周圍血霧震散開來,隨即眼神微微凝重,竟是發現這些血霧可以與自身血氣產生共鳴,骨骼間都是有著一種灼熱感,似渾身精血燃燒起來一般,

對此陳落不敢大意,緊緊盯著孽魔身影,體內氣血轟隆隆流淌遊走,隨後便是將那種不適驅散,

「差點著了道,」

低聲說道,剛才若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渾身精血直接燃燒起來,最終氣血枯敗而死,

「鏗鏘,」

利爪探來,若天刀一般,鋒銳氣息衝天,對著陳落胸口剖來,猩紅符文狂閃,陳落徒手硬撼,鏗鏘之音接連響起,將虛空震的扭曲,周圍一些小孽魔瞬間炸碎,怪石數十塊更是直接被打爆,血腥味更加為之濃郁,

「共生么,」

怪石崩碎,孽魔怒吼似乎變得暴躁了起來,且氣息竟是稍稍變弱,只是很難察覺,若非陳落一直注意對方,也是很難發現這種變化,

隨後目光匆匆一瞥那些流淌血液的怪石,陳落若有所思,似乎看出了什麼一般,

「破掉這些瘴石,」

陳落大吼,猝不及防間被孽魔抓住機會,脊背一塊血肉瞬間被血腥撕掉,隨後孽魔連看都是不看,猙獰一笑便是將那塊血肉吞下去,

「殺,」

眼中精芒閃爍,陳落手掌紫色雷霆繚繞,旋即再度與孽魔碰撞,地面炸裂,可怕漣漪肆虐,連虛空都是接連被影響,一觸之間瞬間孽魔身影便是倒飛出去,體表變得焦黑有著淡淡紫芒閃爍,陳落暗道果然如此,這些雷霆之力果然對著污穢邪物克制極大,儘管其並不擁有肉身,可是照樣不好受,

「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再度拍中孽魔,對方明顯眼中有著一絲痛苦露出,可是陳落也不好受,差點被孽魔撕裂成了兩截,若非躲得快,下場極為凄慘,即便如此腹部都是被劃開,饒是他肉身強悍,面對孽魔這種無限接近且尋常攻擊無法起到作用的污穢邪物都是感到異常吃力,

微微一瞥,眼睛閃爍,陳落感到這些怪石外圍有著不少陌生氣息到來,且都是極為強大,有獵殺者掩藏其中,

「吼,」

原地身影消失,孽魔發出一聲嘶吼,充滿震怒,第一次被陳落打爆,可是他本人也極不好受,放佛計算好了一般,當孽魔身形在某處重新凝聚之時,陳落身影鬼魅閃現,絲毫不留情,繚繞紫色雷霆的手掌再度接連轟出,孽魔身形爆碎,與此同時還有著其身前的那塊怪石,

「別被陰了,」

冰仙仙與蔡真、九龍丹都是極為狼狽,發現這些小孽魔根本殺之不盡,不斷死去便有更多出現,密密麻麻且各個雙眸猩紅根本是殺戮機器,九龍丹提醒,感到了外圍有不少生靈來了,

不過陳落卻是不怎麼擔心,不信這裡情況沒人看不出來,若是貿然進入,第一時間就是要葬身孽魔腹,

至少此刻陳落已經知道了這些傢伙的難纏,

「會是誰呢,」

「能和那隻孽魔不分上下,那人絕對不簡單,」

外圍許多人出現,隨之緊緊盯著眼前一片怪石嶙峋之地目光凝重,血腥味濃重伴著兩道若有若無的恐怖波動,一部分人陷入思索,不過卻沒有一人涉足怪石之地,對此都是忌憚不已,

關於孽魔的詭異傳說步錄城附近的一些勢力可是清楚知道,這地方為陰暗沼澤一處噩夢之地,昔年發生過不少可怕事情,平日少有人涉足,生怕沾染上什麼東西,

「孽魔真要那麼簡單,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走進去,再也沒出來,」

有人冷笑陰測測道,渾身籠罩黑暗陰影之中,其他人都是皺起眉頭,和此人保持一定距離,感到了對方周身那種濃鬱血腥味以及森冷殺氣,尋常修士初始感到便是肌體發寒,猶如被毒蛇盯上一般,不過卻沒有人說什麼,

「不對啊,這隻孽魔怎麼氣息變得愈發詭異起來了,」

九龍丹疑惑,眼珠子轉動,看向身形模糊的孽魔充滿警惕,

「怎麼回事,」

陳落染血,但身體恢復驚人,再次打爆孽魔瞬間發現了不對勁,之前擊碎那些瘴石對方明顯其詳細在變弱,且周圍小孽魔大部分皆被冰仙仙、蔡真擊殺,按說殺死這隻孽魔只在瞬息之間,可是陳落卻心中生出了一絲不安,孽魔氣息不斷變化令人捉摸不定,

「先退開,這種氣息……,」

陳落警惕,看著孽魔與冰仙仙、蔡真退開一段距離,旋即眉頭皺起,發現那些小孽魔身形皆是消失,化作團團黑芒對著那隻高大孽魔身體迅速掠去,隨後陳落眼皮一跳:「這是什麼血液,難道是昔年隕落此地的強者所留,」

周圍那些靜靜矗立的嶙峋怪石皆是流淌血液,轉眼變黑,有著一絲悚然波動瀰漫,皆是匯聚對著孽魔而去,眨眼間對方氣息大變,竟然擁有著一絲絲魔性,

「該死,那些血液不簡單,肯定和崆峒海上那些不死龍族有關,這是變異的不死魔血,小子快走,這隻孽魔此刻一巴掌都可以拍死你,」

九龍丹臉色黑了下來,催促陳落,孽魔氣息變得愈發恐怖,這時候別說陳落,九龍丹知道就是人世間涅槃強者來了都是不夠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