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恩。」楊風回應。

「知道我為什麼不將他們殺了嗎?」那株小草變幻的女人對楊風神識傳音進行詢問。

「難道你只有防禦的能力,沒有進攻的能力?」楊風不由的猜想到。

也就只有這種可能了,不然為什麼呢?

「錯了,我可以殺了他們。」那株小草笑著回應道:「他們的實力比我要差上一些。」

「那是為什麼呢?」楊風立刻的詢問。這就很奇怪了,有能力除掉對方,但是卻不動手,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楊風心裏面琢磨了一番,但是卻沒有得到答案。 楊風不知道這株小草到底什麼意思。()如果她能滅了這兩個傢伙的話,直接將其滅了啊。這樣的話,他們就能快速的離開這裡了。畢竟如果在這裡耽擱的時間越久,那風險就越大。

「殺了他們容易,不過現在殺了他們的話,你就沒有機會逃脫了。」小草對著楊風說道。

楊風臉色有些怪異,殺了他們自己沒有機會逃脫?這兩者有關係嗎?這怎麼可能呢?這小草是不是和自己開玩笑呢。

「殺了他們,第一家族就會派出他們所能派出來的最強者。到時候,你肯定無法抵擋。相反如果現在忍一段時間,就會讓對方誤判形勢。我們反而有機會。」小草輕笑。

「誤判形勢?第一家族殺我之心不會變的。他們肯定派出非同尋常的強者的。」楊風眉頭微皺。他覺得小草的話難以理解。難道說他們如果表現的差一些第一家族派出來的人就差了嗎?這根本就不可能嘛。聽起來很是怪異。

「有時候太高看自己也不好。」小草輕聲的給楊風傳音。

楊風鬱悶,自己什麼時候高看自己了?明顯是對方高看自己,每次對付自己的高手都那麼的強。如果和楊風相同級別的話,楊風會害怕嗎?他真的不想也不是高看自己。

「第一家族的敵人可不止你一個。你現在對他們的威脅只能是一般,你對他們的威脅主要來自於未來。這是他們為何要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你的原因。」小草隨即解釋道:「所以,他們一開始不可能派出最強者。只有發現必須動用最強者才能殺死你的時候才會動手。」

當品小姐 小草這樣一解釋,楊風也總算是明白了過來。

小草是想給第一家族一個錯覺,接下來來的人就不會太強,這就給了他們一定的時間。如果要是這時間超過三個月,他們就算成功了。等到第一家族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完了。

楊風不由的看了看小草,這小草好像知道的東西特別的多。

「但願能夠成功。」楊風回復道。

「放心吧,要對我有點信心。」小草對於此倒是顯得非常的有信心。

「那就看你的了。」楊風笑著回應。他一直對這小草有信心,只是第一家族名氣太大了,強者如雲,這才讓楊風信心有些不足。再者,楊風能感覺的到,現在的小草也強,不過真的和第一家族最強的幾個人比起來,肯定有很大的差距。

不過這小草既然敢如此的說,那絕對是有一定的把握的。現在對於楊風來說,也只能指望小草了。他自己面對光暗雙害已經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了。

「走。」小草的手裡面出現了綠色的枝條,那綠色的枝條快速的將楊風裹住,緊接著朝著紫雲聖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看到這樣的情形,光暗雙害也是行動了起來。他們怎麼可能讓楊風跑了,這樣一來,他們在這之前的努力豈不是白費了?他們現在殺不死楊風,因為楊風有那女人保護,但是,他們拖住對方的能力卻是有的。

「哈哈。想跑?」

「在我們兄弟面前想跑走是不可能的。」光暗雙害速度比小草慢上一些,當然這是小草故意放慢了速度的原因,不然絕對能夠輕易的拉開距離的。

光暗雙害不時的發動攻擊讓小草的速度慢了一些,這讓他們也能一直跟著小草。雙方的距離看起來並沒有拉開。他們卻並沒有看出來這一切都在小草的算計當中,這樣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做出錯誤的判斷,事實上他們確實也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在他們眼裡,小草不過是防禦比較強而已,除此之外,根本就不算什麼。對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威脅,如果第一家族派出攻擊力比較強的強者,完全是可以滅掉她的。

他們相信,用不了多久,第一家族派出來的強者就會出現,到時候他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就憑你們?簡直是笑話!」小草一邊逃跑,一邊對光暗雙害進行嘲諷。

「哼,我們不行,你為什麼要逃跑呢?」擁有三隻眼睛之人怒聲的問道。

「我是不想髒了自己的手罷了。你們別太瞧得起自己了。」小草淡笑著回應道。

對於小草的回答,光暗雙害都是嗤之以鼻。

他們才不相信小草的話的,僅僅怕髒了自己的手,所以就跑?天底下有這樣的邏輯嗎?

這個小草越這樣說,他們就越認為這小草不行,追的自然越緊。

這一追,就是整整五天五夜。

終於,小草不再繼續前進,而是扭過了頭。

她站在空中,等待著光暗雙害。

「哈哈哈,怎麼不跑了?」

「是不是知道自己跑不動了,所以要用美人計了。不得不說,這一招對我們很有用。我們可以讓你多活那麼一段時間。等我們將你玩膩了,就會給你一個痛快。」

看到小草帶著楊風停了下來,光暗雙害都是追了上來,笑著說道。

在他們看來,這個女人是覺得自己無路可逃了,所以才停了下來。

「無知不可怕,但是,無知再加上無腦那就可怕了。」小草淡淡的看著光暗雙害。

「嘴巴倒還挺硬。看來,是準備和我們決一死戰了?」那擁有三隻眼睛的人冷冷的說。

「大哥,她這是拚死一搏了,知道無法逃脫了,所以才這樣做。」那擁有兩個頭顱的人也是開口。

如果要是對方有能力和他們戰鬥的話,早就和他們進行戰鬥了,絕對不可能說是先逃跑的。

現在不跑了,那肯定就是覺得逃不了了,就存著僥倖心理要和他們進行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兩個突然間發現自己卻無法動了。

他們連說話都無法說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是面前女人出的手?這絕對不可能啊。如果那女人有這樣本事的話,那怎麼可能開始會逃呢?

以這樣的手段,捏死他們真的很簡單的。

有一種愛叫念念不忘 但是,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出手,又是誰出的手呢?

難道,對方故意將他們引到這裡是因為這裡有高手嗎?一想到這裡,他們就覺得這種可能性最大。 「大哥,我們中計了,這女人很奸詐。」那擁有兩個頭顱的人不由的對那三眼之人進行神識傳音。

現在,他們不能動了,他們也不能說話了,他們僅僅能夠進行神識傳音而已。

「是啊,怪不得這女人敢如此。原來,他們是有高手在這裡埋伏著。」 冷麪首席別太壞 那三眼之人也是很惱火。

他們怎麼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呢。

如果要是考慮到這一點的話,那就不會傻傻的跟著了。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是你出的手?」楊風看到那光暗雙害被定住,也是不由的對小草進行詢問。

因為他看到小草的臉色也是有些奇怪。

這就很怪異了。

「還真的不是我出的手。」那隻小草回答道。

「那是誰呢?」楊風不由的問,對方既然對光暗雙害出手,那肯定就不是第一家族的人,要麼是光暗雙害的敵人,要麼就是來幫助他們的人。

「我也不知道,對方來了,卻沒有現身。」那隻小草對楊風進行傳音。

這點很是怪異,如果要幫他們的話,也沒有道理暗中幫他們啊。

為何不現身呢?

「啊。」

「啊。」就在這個時候,那光暗雙害都是發出了慘叫的聲音。隨即,他們的身體就化為了血霧,他們都是爆體而亡。這也就是說,對方死了,徹底的死了。

神帝級別的強者啊。

那在神界當中絕對是屬於頂尖強者。

但是現在卻是這樣的死了。

可以說是被人輕易的斬殺,甚至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誰?」楊風不由看向四周。

這樣的強者,有必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嗎?

沒有任何的反應。

好像四周根本就沒有人一樣。

「他既然選擇隱藏,那就不會露面的。」小草搖了搖頭,臉色也是很凝重。

「剛才的時候難道真的不是你出手的嗎?」楊風看著小草。

楊風覺得有可能是小草出手的,因為小草有這個能力,這樣的話,也能解釋過去。

「我如果出手的話,我何必隱瞞你呢?我在你面前有什麼可隱瞞呢?」小草對著楊風反問道。

如果她要是有意隱瞞的話,她就不從寶塔裡面出來,而且還化成人形和楊風一塊戰鬥了。

楊風點頭,這個時候,他確定了不是小草出手。,

到底是誰,暗中幫忙呢?

「他打亂了我的計劃,哎。」小草發出了如此的感慨。

「怎麼了?」楊風不由的問。

「我準備控制他們,然後讓他們給第一家族發出錯誤的消息。要知道,在這之前,他們給第一家族的消息全是正確的消息。第一家族已經不會懷疑他們傳遞的信息,之後發錯誤的信息,肯定能誤導第一家族。之後等第一家族明白過來,一段時間就過去了,我們也能趕很長的路,現在,計劃無法實施了。」小草搖了搖頭,回答道。

她這次感覺到楊風的危機很嚴重,是準備幫助楊風的。

能幫助多少就幫助多少,卻沒有想到出現這樣的意外。

「這樣的話,那就沒辦法了。第一家族肯定會收到他們兩人被殺的消息,說不定第一家族那三個老祖都會出手,形勢反而更糟糕。」楊風點頭。

暗中出手之人看著是滅了光暗雙害,看著好像是幫楊風的忙,但是,實際上卻是幫的倒忙。

估計暗中幫忙之人也想不到這一點。

實際上,楊風都沒有想到小草的計劃,更別說是其他的人了。

「不過,暗中出手的人看來是我們一夥的。或許會對我們有幫助。這一點是有利的一點。」小草對楊風進行傳音。

他們誰也不知道暗中隱藏的到底是誰,什麼身份,這個時候說話還是神識傳音相對來說實際比較好。

「暗中出手的人實力如何呢?」楊風問。

這出手之人的實力已經超越了楊風能夠感知的範圍了。

「應該比現在的我強一些。」小草也沒有隱瞞,直接的回答道。

「恩。」楊風點了點頭。

這樣的實力對他應該有幫助的。

楊風再召喚了一輛金屬生命。

小草進入了寶塔當中。不過卻沒有進入修鍊狀態。

她如果進入了修鍊狀態,什麼時候能從修鍊狀態醒過來就很難說了。

說不好,當她醒過來的時候,楊風這個分身就完了。

「隱藏的強者到底是誰呢?」楊風心裏面不由的分析。

「難道是陳子陽?」楊風的心裏面出現了一個人物,陳子陽的關係和楊風的關係很好,他的實力也很強。不過,他不會得罪第一家族,所以,就暗中出手。

這種可能性是有的。

或許陳子陽剛好在附近,聽聞楊風的消息就趕來幫忙,但是,又怕被認出來,所以一直沒有露面。

楊風不由得點了點頭,這種可能性是最大的。

除了陳子陽之外,楊風現在根本就想不到其他的人物,想幫他卻不露面的。

陳子陽的實力在神界也是頂尖的。

不然也不可能做葯神公會的副會長。

「應該是的。」楊風在心裏面已經確定了出手之人,只能是陳子陽,不可能是別人。

陳子陽也是好意,覺得楊風和小草被追趕,肯定不是對手,所以就將那兩個傢伙給滅了。

這是好心壞了事。

對於此,楊風也是無奈。

他在考慮著,第一家族接下來將怎麼出牌。

難道最強者會來臨?

楊風知道,第一家族可是有幾個老祖的。

那三個老祖都是屬於一手遮天的人物。

就是因為那三個老祖所以第一家族才能成為神界的第一家族,在神界都能如此的霸氣。

我打誰,你卻不能還手,一還手我就滅你一門,滅你家族,甚至將你有關係的人都殺光,我殺你你就得乖乖的被我殺,如果你還手的話,那你就是有問題的。

無數年來,他們就是這樣做的。

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哪個家族敢如此啊。

對於此,楊風都體會過。

楊風自我認為,第一家族對他出手,就是因為時常青殺他他還手了,還殺了時常青。

第一家族就對他不死不休。實際上,這不過是一個原因而已,而且還不是主要原因。 僅僅是因為楊風殺了時常青的話,第一家族也會殺了楊風,不過卻不會這麼的大張旗鼓的,動用這麼強的力量,尤其是在雲子濤警告過第一家族之後。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