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他媽和你們說話呢!一個個都啞巴聾了是吧?」新來的地精囂張的敲碎了包間們。

曹魏皺了皺眉。

魯斑立即不爽的站了起來,召喚出了機關獸魯斑三號,撲了上去。

地精老大原本只是個混混,何時見過這種高科技。

剛剛舉起棍棒準備反抗,就被庫班三號背上射出的暗器刺傷。

「老大!你的傷口怎麼變紫色了。」一個地精吃驚的喊了聲。

地精老大瞪大了眼球:「這他喵的有毒,趕快帶我去醫院。」

「對對對,快帶老大去醫院。」一群的慌慌張張的離開。

曹魏等人不久后也吃完了放準備離開。

「幾位,你們傷了我亂世明君的人,今天估計是走不了了。」一個中年惡魔穿著白色的衣服,站在門前。

曹魏上下打量這人,從表面的實力來看才五星級屬性之力。

可曹魏卻心他的身上感覺到了危險。

「那你想怎麼樣?殺了我們嗎?」

「沒錯!一個都被想走!」惡魔突然動手,一拳頭轟向了曹魏。

「砰!」惡魔的拳頭被人擋住。

塔塔姆不知道什麼時候趕到,擋在了曹魏身前。

「這裡是我的飯館,你的人已經欠了我十幾萬黑金的飯錢,如果再不接算清楚,你今天就別想走了。」

「付錢?開什麼玩笑,能為亂世明君效力是你的福分,識相的趕快滾開,否則你這飯館也就別想開了。」惡魔有些傲氣。

塔塔姆冷冷的笑笑:「老子不管他的亂世明君,還是亂世暴君,我只想收回我的錢,否則全都別想走。」

「好狂妄的口氣!」 掌姝 惡魔拚命的想要抽回拳頭。

塔塔姆一臉輕鬆,看起來沒有使出全力。

曹魏起身從這人身邊走過,銀劍有意無意的在他脖子上劃過,送他上了青天。

「師弟們,該飯後運動了,都別坐著,趕快起來干翻外面的那群小伙。」

「是,師兄。」一群人走向了飯館外。

一群穿著亂世明君服飾的人沖了上來。

可是僅僅只是幾個回合,就被曹魏等人全部干翻。

「真弱。」曹魏吐槽了句,回飯館和塔塔姆大了聲招呼后,付了錢,離開了飯館。

等一群人回到院子里時天已經黑了下來。

曹魏告辭了眾人,獨自回了房。

剛剛打開房門,只見有個人背對著自己,坐在那裡。

「終於回來了,我等你等的好辛苦。」少年淡定的起身。

曹魏走入屋內,將房門關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亂世明君吧。」

「沒錯,在下黃又鳥,正是大祭司口中的天命之子,亂世明君。」這人一臉高傲的回過身來,抬著頭看著曹魏。

曹魏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是別人,可能也就真信了,但是曹魏卻不怎麼信。

「來,喝杯茶,我怕你的等會演講說到一半口渴。」

「謝謝。」黃又鳥很客氣,喝完了茶,起身準備開口說話。 「大祭司在死前敘述過,真正的天命之子需要經歷九世磨難,第十世也要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黃又鳥文質彬彬的說著。

曹魏卻一臉不在乎:「所以呢?」

「所以我就是那位天命之子,傳說中可以統一整個地底世界的亂世明君。」黃又鳥再次強調了一次。

「哦。」曹魏非常淡定,感覺繼續讓他留在這裡也沒什麼事情,也就準備趕他走。

「你站住!」黃又鳥叫住了曹魏。

曹魏看向他:「又幹什麼?」

「難道你就不想成為高官顯貴,成就一番偉大事業嗎?」黃又鳥看起來大義凜然。

曹魏邁開步,同時喊道:「狗屁的偉大事業,我曹魏的夢想只有好吃懶做,坐吃等死。」

「你給我站住!」黃又鳥再次喊道。

曹魏這次沒有止步,直接將他趕出了房間。

「君上,現在怎麼辦?」等黃又鳥出了院子,一個地精湊到了他的身邊。

黃又鳥眯著眼尋思了會:「這人有本事,既然不能為我們所用,那就讓其他兩堂的人動手,幹掉這小子。」

「是。」地精說了聲,消失在夜色當中。

房間內。

蕭逍遙眼見黃又雞離開,便帶著一群人走進了進去,一臉疑惑的問道:「師兄,你剛剛這麼不給那個人面子,他會不會報復你?」

「會。」曹魏回答的很肯定。

「既然會,師兄為啥還要得罪他?」蕭逍遙問道。

曹魏一臉不在乎的講道:「就算他要報復我又怎麼樣?我小曹曹不想惹事,並不代表我怕事。」

「師兄霸氣。」海杜達在旁豎起了大拇指。

秦芋咬了咬牙,講道:「我站在師兄這一邊,只要他們趕來大院,我必定和師兄一起死戰。」

「死戰就算了,就你這小身板,我怕海杜達等會傷心。」曹魏吐槽了句。

秦芋害羞的低下了腦袋。

海杜達連忙講道:「芋兒有我在,別怕,我保護你。」

「當眾撒狗糧,這真的好嗎?」李鐵拐一臉鄙視。

曹魏笑了笑:「沒錯,這狗糧兄弟們不吃。」

「什麼狗糧,我和海哥哥還沒那啥呢。」秦芋害羞的說著。

眾人齊聲大笑。

曹魏講道:「等這次三門會盟結束,師兄親自給你們辦酒席,主持婚禮。」

「謝師兄。」海杜達曉得賊開心。

一群人樂樂呵呵的回了各自的房間。

次日。

最後一場的劍道比武正式拉開序幕。

武道堂內的大部分青少都去參加了這場盛宴。

當然,參賽的人選是有規定的。

所以在白震天的點名下,由史龍,白龔,趙燕,曹魏,海杜達,還有一群後生一起參賽。

「小曹曹,等會你排在最後,等他們都堅持不住了,你再上。」蕭劍拉著曹魏講道。

曹魏打了個哈欠,一臉的無所謂。

三方的參賽選手很快入場就位。

在裁判的吶喊聲下,第一組選手入場。

這場比試很快結束,離奇的是,武道堂的弟子既然落敗了,而且輸的速度非常快。

「請問,洛基選手,你下一位要挑戰誰?」裁判詢問道。

洛基抬起長劍,指著武道堂:「誰敢出來受死。」

史龍眼見對方這麼囂張,直接打破了順序,衝動的躍上了比武台。

「武道堂史龍,特來取你狗命。」

「囂張!」洛基罵了聲,揮劍向著史龍刺去。

史龍迎面撲了上去。

二者剛剛交手,史龍身上立馬多了幾道劍傷。

「好快的劍。」曹魏感覺這場懸了。

畢竟史龍屬於力量型選手,最怕的就是這種擅長使用快劍的。

「該死!看老子怎麼砍死你。」史龍不斷的揮動長劍,但是卻根本傷不到對方,反倒是被對方几次連續刺中。

「啊啊啊啊—煩人的猴子!」史龍咆哮著。

但是並沒有什麼卵用,很快就被對方的長劍架在脖子上。

「你輸了。」洛基一臉嘲諷的表情。

史龍心有不甘,但是這場的確是自己輸了,也就不爽的躍下了比武台。

之後的幾場武道堂不斷有人上去挑戰這位劍客。

但是結果都不怎麼樣,甚至有幾場都是被對方一劍擊飛。

「不行,我必須上了。」趙燕有些按耐不住。

白龔卻搶先一步,躍上了比武台。

「武道堂白龔特來攻擂。」

「有勇氣,不過希望你不要像之前那幾個廢物一樣。」洛基舔了舔嘴唇。

白龔率先動手。

洛基的速度奇快,很容易的就躲過了白龔的攻擊。

曹魏微微皺眉,感覺這種狀況很熟悉。

「哈哈哈…你打不中我,是不是很氣?」洛基一臉得意,回身刺了一劍。

白龔雙眼突然變得雪白,洛基的動作不斷放慢,很快被反手刺傷。

「不錯,白家的洞悉眼,只可惜還稍微差了那麼一丟丟。」洛基再次握劍刺向了白龔。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白龔再次開啟洞悉眼,這時洛基突然掏出一面銅鏡,照向了白龔的眼睛。

「啊!」白龔喊了聲,連忙抬手擋住眼睛。

洛基藉此機會,揮動長劍直刺白龔的眼睛。

「叮!」洛基的長劍被擊飛。

在關鍵時刻趙燕出手,一劍擊偏了洛基的長劍。

「你不要欺人太甚。」趙燕怒喊了聲。

洛基撫媚的一笑:「聽說武道堂內有位劍美人,剛剛在台上沒注意,現在親眼所見,的確讓人動心到都不忍心和你動手。」

「既然不忍心動手那就自己認輸,避免等會你輸的太難看。」趙燕喊道。

洛基嘴角勾起,笑了笑:「辣味十足,我喜歡。」

「請問兩位是否已經準備完畢?」裁判這時詢問道。

「隨時可以。」洛基笑著講道。

趙燕也點了點頭。

隨著裁判喊了聲開始,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動手。

洛基的劍法快如閃電。

趙燕的劍法雖然柔,但是從兩方出手的速度來看,已經落入下風。

「哈哈哈,美嬌娘,識相的就趕快認輸,否則等會可別怪我。」洛基笑得賊開心。

趙燕咬著粉唇,憑盡全力。

「喲喲喲,還來脾氣了。」洛基繼續調戲。

趙燕不斷加快揮劍的速度。

可越是這樣,她的劍法越亂,到最後甚至看著像是在亂揮,毫無章法可言。

「唉,趙燕看樣子也要輸。」白震天嘆了口氣。

「你輸了!」洛基在某一刻躲開了趙燕的攻擊后,詭異的出現在了趙燕身後,長劍揮動,將趙燕的武道服幾劍斬成了碎布。

「身材不錯,我喜歡。」洛基一臉猥瑣的看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