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是天才。」何凡很不要臉地道,若是你也能吃的和我一樣多,還能消化,你也能提升這麼快。

「天才佛道有很多,但提升速度都比不上你。」師夢桐冷笑一聲,才不信他鬼話:「你是不是有什麼秘法?」

「你究竟想說什麼,讓我幫你提升?」何凡皺眉。

「是。」師夢桐語氣有些沉重,一步步向前走著:「從一開始,我都想保護身邊的朋友,可是,朋友卻一個接一個離我而去,我才明白,我太弱了,弱的讓人想笑,心中發下再多誓言,卻被現實不斷擊潰。」

「你讓我想起了一句話。」何凡目露回憶:「小時候,我也有個夢想,世界太亂,自己會是天才,長大后要拯救世界。」

「可你卻沒想過拯救世界,反而將自己利益看的很重。」師夢桐冷聲道。

「因為我發現,整個世界都拯救不了我。」何凡面色平靜地道:「就像你,夢想著保護朋友,可現實讓你明白,朋友也保護不了你,在保護你的途中死去,最後到你死。」

師夢桐陷入迷茫,何凡繼續道:「這個世界,誰都想改變,我也想,但在改變這個世界之前,請先……有這個實力!」

「那麼,該如何提升?」師夢桐目光緊盯著他。

「你問錯人了,你是佛門之人,佛門若是傾盡資源培養一個人,我就算拍馬也比不了。」何凡覺得可笑,你是佛門的,問我這個問題,不覺得可笑么?我又憑什麼幫你?

「佛門有佛法要求,必須精深佛法,若是不悟,此生必有終點。」師夢桐嘆道。

「修佛必須修佛法?」何凡皺眉,那自己的佛門之法,是不是還要弄幾本佛門典籍來讀讀?

「無論是佛,還是道,其實我們的進化方向,都是向著祖師們靠攏,走著他們的路,最終成為和他們一樣的存在。」師夢桐開口道:「這也是那些返祖進化者的進化之路。」

「所以,佛門要修佛法?為了成佛陀?若我沒記錯,典籍記載,濟公也曾有女朋友,只是他拋棄了,大徹大悟,遁入空門?如此,才有濟玄的情劫?」

何凡想到前世電視劇中的一幕,濟公都要結婚了,居然當天跑路,寧為和尚,也不要那女的,當時把那女的心都扎碎了。

「是。」師夢桐點頭。

「那玄陽呢?他道教玄脈,又何須情劫?」何凡不解。

「其實神佛留下的事迹並不多,我們只是盡量在靠攏,太上忘情,忘的不只是男女之情,玄脈多數是避世斷情,感悟道法,遠遁紅塵避世俗,少部分主動招惹,以紅塵煉心。」師夢桐解釋道。

「那元脈和通脈?」何凡問道。

「通脈重殺伐,元脈不清楚。」師夢桐搖頭,她對道門,也不是全部了解。

「邪派呢?看起來,陸紫菱他們也不算壞到骨子裡。」何凡說道。

「邪派多數是功法陰毒狠辣,但也有不少人,以食人加速進化。」師夢桐道:「佛道邪,雖然不想承認,但事實是,哪裡都有好人,哪裡都有惡人。」 【孕三個半月】

「二哥!」秋子陵一邊喊著秋子墨,一邊用一副快要無地自容的表情,慚愧地看向方晴,希望她沒真的把他們兄弟倆當成江湖騙子,二哥也真是太離譜了,連面相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

「方小姐,我沒有看錯,的確是有了身孕,三個半月了,嗯,脈象非常的好,另外方小姐的身體底子也非常的好,只要一直保持下去,順利生產,母子均安是肯定的。」

「謝謝!」方晴露出了他們進門以來第一個真心的笑容。

「呃,等等,方小姐你真的懷孕了?二哥你說的是真的?那什麼面相眉毛的——」

「子陵,你這叫什麼話!」

秋子墨這下也反應過來敢情被自己的弟弟當成了江湖術士。

方晴見狀,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不好意思,讓方小姐你見笑了!」

「沒關係,叫我方晴就行了,時間不早了,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若是有好的藥材,我會打名片上的電話通知你們的。」

確認了這秋家兄弟沒有危險,算是不錯的人之後,方晴便也稍露了一些口風,畢竟以後若是有好的藥材,賣給誰都是賣,何不多交一個朋友呢!

秋子墨兩人聽到這話,卻都眼睛忍不住亮了起來,「方小姐你的意思是?」

「你們不用多想,我這裡現在的確沒有你們要的珍稀靈藥,不過以後若是有機緣有的話,我會優先考慮出售給你們!」

有她這句話,兩人就已經覺得這趟不算白來,聞言,趕忙點頭,「太好了,那,那就拜託方小姐了!只要有靈藥,不管品質如何,我們都要,價錢絕對公道!條件也任方小姐你開!」

秋子墨剛說完,秋子陵就已經趕緊也掏出一張名片,「方小姐,這是我的聯繫方式,我二哥他有時會忘記帶手機,不過我和他總是在一起,你要是打不通我二哥的電話,打我的也是一樣,另外,冒昧的問下,方小姐方便留個聯繫方式給我們嗎?」

「對對,差點忘了,還是子陵想得周到!」

眼見兩兄弟都用可憐巴巴的期待眼神盯著她的樣子,方晴遲疑了下,指了指堂屋長桌上的固定電話,「最近一段時間,若是沒有意外的話,我都會住在這裡,你們可以打這個固話,不過號碼我也不知道,我剛搬來!」

秋子陵愣了下,本來以為自家二哥已經是個和紅塵格格不入的異類了,沒想到這個方晴更加厲害,乾脆連手機都沒有。

認命的趕緊走過去,拿起那電話機就開始撥他自己的手機,聽到鈴聲響,看到來電顯示后,才掛斷存入號碼,沖著秋子墨點頭,「二哥,方小姐,存好了!」

「那就這樣吧,你們可以走了,我也需要休息了!」

【求收藏,要爪印。。。看書的孩紙們,送杯咖啡好伐??】 【空間菜熟了】

方晴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插曲,就算知道,以她的性格,也不會把採蓮這點仇恨度放在眼裡的。

在秋子墨兩兄弟終於走了之後,方晴只覺得肚子都餓得快不行了。

現在開火做飯也有點晚了,想著空間內還有一堆包裝好的吃的,都是超市裡買的,今天晚上要不先拿那些對付一頓,等明天若若來了,有了車子,買東西方便了,她再做飯好了。

正好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又被秋子墨這兩兄弟的到來給驚嚇了下,方晴也想早點睡算了。

琢磨間,她關鎖好了大門和房門后,再一次進入小球空間。

這一進去,她自己都忍不住叫了一聲,「哇哦——居然熟了?這麼快!」

原來,出去那會兒還沒什麼動靜的菜田裡,白菜和青菜居然已經全部成熟的可以摘了。

幾株西紅柿,和青椒雖然還沒有成熟,可是青色的西紅柿果子,和小小的青椒卻已經掛滿了高高的莖稈。

還有黃瓜和長豆,本來是需要爬竿的,可方晴也沒想到不是息壤的菜田也會令得種子成熟的這麼快,壓根就沒準備呢!

以至於現在菜地里黃瓜和長豆的藤,直接就在地里蔓延長開了去,一些藤秧子上還有著黃色的花,一些卻已經結出了細nen的小|黃瓜了,光是看那青翠欲滴的顏色,就喜人的很。

當即令方晴改變了主意,開火,燒菜,做飯。

有了這多光是看著都覺得好吃不已的蔬菜,誰還要吃餅乾麵包之類的乾糧?

秋子墨都說了胎像好的很,需要繼續保持,她怎麼著也不能委屈了她家娃不是?

方晴立即『哇嗚』歡叫后,奔著離她最近的那顆大白菜就去了。

摘了一顆大白菜后,又拔了兩把小青菜,一回身,發現西紅柿有幾個已經紅了熟了,也摘了,等不及出去炒了吃,直接在衣服上隨便擦了幾下,就大口咬了下去。

重生之嫡出鳳女 甘甜的汁水,飽滿厚實的果肉,當中黃紅色的晶瑩的鮮籽顫顫悠悠的……好好吃!方晴頓時就已經享受的眼睛都眯起來了,三口五口的就把一個西紅柿給解決了。

旁邊葯園息壤上的金絲楠木,這會兒又長成有四五十米高了,比之之前種過的那兩棵,這次已經升級成為初級靈木的金絲楠木的外觀更加的古拙又華貴。

那顏色,那靈性,那祥紋,方晴敢肯定,要是讓秋子墨見到的話,就算金絲楠木不是藥材,光是這靈氣,也會令得秋子墨jin抱不撒手的。

總裁爹地霸氣寵 看來,買藥材種子的計劃必須提前了,另外蔬菜種子也不夠,十畝地才種了兩畝,空著就是資源浪費啊,等若若明天來了,看來是要問她借點錢先去買種子了。

【收藏呢。。。爪印呢。。在哪裡?】 【怎麼又回來了】

喜滋滋的拎著籃子就出了空間,米面油鹽都已經是買好了的現成的,昨天晚上若若在時已經開過一次火了。

這會兒再燒菜做飯自然是駕輕就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空間土的特殊關係,白菜從菜田裡拔出來后,那泥土稍稍抖一抖就一點沒留在白菜根上了,青菜同樣如此,加上那裡面沒有蟲吃蛇yao,那白菜就真的跟白玉做的似的,饞人得緊。

方晴不過稍稍水龍頭上沖洗了下,就用手掰開掰斷了葉子和菜幫子,扔進了滑了油的鍋子里,翻炒了幾下,一股子清香味就已經縈鼻而來了。

乾脆方晴除了鹽,別的佐料一樣都沒放,不到5分鐘,那盤白菜就出了鍋。

此時米飯才剛煮上沒一會兒。

趁著鍋熱,方晴乾脆把那兩把小青菜也一併給洗了炒了,剛端上桌,就聽到屋子裡電話響了起來。

以為是莫若若,結果電話一接起來,那邊溫文儒雅的聲音叫著方小姐,方晴不由皺起了眉頭,「秋子墨,還有什麼事嗎?」

「不好意思又打擾你了,是這樣的,你方便出來一下嗎?我有東西給你!」

「嗯?你們還沒走?還在我家門口?」方晴這下是真的怔住了。

「不,不是,你別誤會,我們去了趟市區,然後才回來的!我……」秋子墨本來就不善言辭,對著電話里方晴似乎又不悅的語聲,就更加緊張的話都說不好了。

方晴乾脆掛斷了電話,直接走向了大門口,果然鐵門外,汽車車燈明亮的照著,秋子墨兩兄弟還是之前那身衣服,正舉著電話,手足無措的看著鐵門內呢!

見她開了門走出來,秋子墨一臉喜色,趕緊把手中的紙袋子拎高好讓方晴看到,他的確是來送東西的。

方晴無語地看著那『廣天通訊』的字樣,不用問也知道所謂的東西是什麼了。

「你這去了又回,就為了送這東西給我?」

「呃,是,是啊!」

「我不是把座機號給你們了嗎?」

「方小姐,你別惱,是這樣的,方小姐不是說暫時會住在這裡嗎?我們是怕萬一方小姐萬一又要搬家的話,不就難以聯絡的上了?所,所以二哥說有個手機,可能方便聯繫一點,這才冒昧的又再來打攪!」

秋子陵趕緊上前解釋,他算是看出來了,對著這位方晴方小姐,自家二哥別說一貫的智慧發揮不出半成,連話都講不拎清了。

「你們覺得我連手機也買不起?」

她就是不想與任何人聯繫,才故意把原來的手機丟在出租房裡,這兩兄弟倒好,居然就為了聯繫她,去買了一個又送了過來。

「不,當然不是,你別誤會,是,是——」秋子陵也有點結巴了,蓋因這會兒他們才反應過來,方晴可能就是不喜歡被人打擾,所以故意不用手機的,他們倒好,眼巴巴的居然送了一個過來,這下看來又要討人嫌了。 何凡明白了,無論佛道邪,還是其餘返祖進化者,現在的進化路線,只有一條,模仿先祖,甚至到了事迹都模仿的程度。

不斷學習先祖留下的知識,不斷向先祖靠攏,給自己施加一條條枷鎖,或者說,本來就有一條條枷鎖,先祖留下的進化法要求!

道門太上忘情,那是太上的道,他走出來了,開創道教,無數人在模仿,一代又一代。

佛門的佛陀無數,佛法精要,是佛陀們總結出的道理,後人在學習,在模仿,一樣是一代接一代。

「那麼,問題來了,幾人成了太上?幾人成就了佛陀?」何凡看著師夢桐,他真的很好奇,這種進化,有人成功么?

基因,心靈,不斷靠攏,就真的成了太上和佛陀?

「我實力太弱,不清楚。」師夢桐搖頭道:「說了這麼久,你還沒說,如何快速提升?只要你能幫我,以後有事,只要不違背道義,我可以請動白雲庵師父師伯們幫你。」

「我的快速提升,就是弄到一切能幫助我進化的東西,還有,隨便進化。」何凡道。

「隨便進化?」師夢桐愣住了。

「對啊,我走的是新型進化,不返祖,那些條條框框,不適合我,因為我註定要做開創廚道的男人。」何梵谷昂著頭道。

「又病了?」師夢桐嘴角一扯,你就不能多正經一會?

「這不是病,有句至理名言,天才在左,瘋子在右,你成功了,就是天才,你沒成功,就是瘋子。」何凡深沉地道:「我覺得,我是天才。」

「這就是你發病的借口?」師夢桐冷笑,什麼天才在左,瘋子在右,你就是這麼給自己找借口的?

「愚蠢的凡人。」何凡忍不住說了一句,你根本無法理解,一個開派祖師的思維!

「你病的不輕。」師夢桐冷聲道。

「但你我相比,明顯你病的更嚴重。」何凡低頭看著自己的雙刀,狻獅刀血色和金色交織,和以前差不多,人刀被強化了,青色,品質不比狻獅刀差分毫,他很滿意。

紫金缽盂也增強了,同樣更難加熱,還是要用刀法煮肉,三昧真火和九幽魔火,必須想辦法弄到,只是師夢桐依舊不讓他打開鍋蓋。

「離開天雲,避開佛道邪再看,我說過不會欠你的,我也不想看見裡面的東西,我會反悔。」師夢桐輕哼一聲,繼續道:「若我實力足夠……」

「那你就成功了。」何凡將雙刀和紫金缽盂收起來,自己想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等她說話,道:「要不,你和我學做菜吧,別在什麼佛門了,只要你將所知的佛道進化法給我,我一定培養你。」

「呵呵。」師夢桐笑了笑,道:「你不願說算了,你該走了,晚了趕不上東海市狩獵大賽了。」

「又一個拒絕和我學做菜的,哎。」 小野妻,乖乖噠! 何凡搖頭嘆息,轉瞬又不太在意,等自己什麼時候,真把廚道開出來了,有的是人來拜師。

「再會。」師夢桐淡淡地道。

「不,是永遠不見。」何凡雙翼張開,緩緩升空:「我沒時間照顧弱者。」

「何凡。」師夢桐臉色一黑,看著升空的何凡,咬牙道:「你這種人,別想找女朋友!」

「師夢桐,我記住這話了,等我何凡哪天發了財,我去買一個!」何凡悲憤地丟下一句話,御空離開。

「……你要的東西,我給了。」師夢桐呢喃一聲,轉身離開。

何凡回到天雲市,先是去見了林胖子和秦薇。

「何凡,你要去東海了?」秦薇問道,有些羨慕。

「是啊,你去嗎?」何凡點頭,自己要的東西在那邊,他們獎勵都給我換成報名了,我能不去么?

「不去了,我就在天雲好了,這是我覺醒的配方,希望對你有幫助。」秦薇取出幾份淬體配方交給他。

「這是臧興盛給我的,我也發你一份。」何凡很大方,全部都發了一份,夠秦薇用到釋靈了。

「你的東海票。」林胖子默默取出一張車票。

「你這是,巴不得我走?」何凡臉都黑了,我都還沒說話,車票都給我準備好了?

「龍安送來的,讓我和你說,現在的天雲,經不起折騰了,一路走好。」林胖子嘆息,你在天雲市留下的印象,很不好。

「我能揍了龍安再離開么?」何凡咬牙。

「可以,但龍安現在在天雲市外,具體不知,你車票還有半小時,你若錯過,不報銷。」林胖子說道。

「等我回來再揍他。」何凡接過車票,起身離開。

「何凡,這次不準飆車!」 好好捂住我的首富馬甲 秦薇在後面喊道:「地圖我發給你了,要是飆車,記得看地圖。」

何凡:「……」

我何凡堂堂廚道祖師,又不是賽車手,怎麼可能老是飆車?

坐上車,何凡開始前往東海市他腕錶內多了一些信息,臧興盛發來的,關於東海市狩獵大賽,以及東海市的信息。

東海市在東方聯盟不算最強城市,但卻是高級進化者聚集最多的城市,這裡比天雲市更危險,因為這裡是海邊城市,大海中凶獸多的無法數清,時刻都有凶獸衝上岸邊食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