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看到新娘子穿著大紅衣服坐在床上哭,不對,是笑,她背對著我,埋著頭,聲音很尖,我也看不到她的臉,就看到她床邊站了一個黑影,手裡捏了個小布娃娃,一直在對著她晃,黑影晃一晃那布娃娃,新娘子就顫一顫抖一抖,叫一叫。那黑影還嘿嘿笑,說:好好,趕明就把你好好練練,變個厲鬼很方便。」林士學說著話,有些神經質地嗅了嗅自己身上,皺眉疑惑問:「這什麼味?」

「啊,沒什麼,我們趕緊去古墓里吧,看看情況。」我打斷了林士學的話,同時對二子使了使眼色,讓他前面開道,往古墓里走。 (二更送上,求贊,票,求會員點擊,求各種鼓勵

于飛一直咬牙堅持,眼中寒光閃爍,在男人一腳踩下之際,躺在地上的于飛突然一指點出,擊穿了男人的鞋底,擊中了男人的腳心。

玄陽之氣從於飛的中指射入男人體內,瞬間攪亂了男人體內的真元,讓他全身玄陽真元瞬間消失,轉化為了玄陰真元,順著于飛的手指湧入于飛體內,儲存在了百花爭春圖內。

「嗷!不……」

男人怒吼一聲,全身真元被于飛瞬間吸走,緊接著肉身爆炸,化為了漫天血雨,讓飛撲而來的偷襲者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朝一旁閃躲。

翻身而起,于飛左手緊緊扣住木清雪的細腰,眼神如刀的看著偷襲者,眼中流露出了強烈的殺意。

「郭舒華,想不到是你。」

原來林中的偷襲者竟然是警神徐天陽的手下郭舒華,這可是一個讓人看不太透的傢伙,冰冷的臉上毫無表情,就跟死人差不多。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很多,可惜今天你要死在這。」

于飛不住的咳血,傷得很嚴重,被郭舒華三次偷襲得手,不死已經算是奇迹了。

于飛從郭舒華的出手情況推斷,他有著驚人的五重天巔峰境界實力,比起于飛出其不意殺死的那個男人還要強悍很多。

最主要的是于飛不清楚郭舒華的底細,此人在雲城找回了很多失蹤女大學生,似乎在追蹤方面有著絕佳的天賦。

若真是如此,稍後要想從他手裡逃脫,那將是機會渺茫的事情。

木清雪站在於飛身旁,輕聲道:「謝謝你挺身而出,現在我攔住他,你快走。」

于飛搖頭道:「你攔不住他的,他也殺不了我。」

話猶在耳,于飛突然鬆開木清雪。 修仙傳 以重傷之身展開了進攻。

于飛進入深澗后,一直在隱藏自身的長處,雖然傷勢在不斷加重,可郭舒華實際上對於飛並不很清楚。

此刻,于飛展現出來的極速讓人驚愕。但郭舒華卻渾然不懼。他有著五重天境界的絕對優勢,自然不會在乎三重天境界的于飛偷襲。

然而意外總是時常發生,就在於飛臨近郭舒華之際,他突然發起了意念攻擊。

這是一種純精神力的攻擊。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瞬間突破了郭舒華的心靈防禦,讓他出現在了暫短的失神。

下一刻,一道劍芒劃破天地,極寒之氣冰封四周,鎖定了郭舒華的退路。

極速、劍芒、意念攻擊。于飛三者合一,這是必殺的一擊。

郭舒華覺察到了危機,周身黑氣瀰漫,如萬千鬼影上身,在被劍芒劈開身體的一瞬間,似乎有什麼東西逃了出去。

一聲脆響,劍芒破地,留下一條長達三十米的痕迹,劍鋒所向青竹消失。山石碎裂。

一劍滅敵,這樣的戰果讓木清雪幾乎不敢相信。

然而于飛沒有絲毫喜悅之情,蒼白的臉上反而泛起了一絲苦澀,身體極了扭轉,玄之又玄的避開了面部的一擊。被郭舒華一腳踢在右肩上,半邊身體都幾乎癱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鬼王宗的幽影融合體,想不到你竟煉成了這等絕技。」

于飛那一劍確確實實集中了郭舒華。還將他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可是誰想郭舒華竟然出自鬼王宗,煉成了極其隱秘的幽影融合體。身上融合了很多厲害的凶魂、鬼煞,甚至陰靈。

這種情況下,郭舒華就等於擁有不死之身,于飛那一劍斬斷了他一條命,可他身上到底融合了多少條命,誰也不知。

「你倒是很有眼光,竟然認得本派的幽影融合體,且修鍊了類似佛家金剛不壞之身,我豈能留你?」

木清焉身撲向于飛,想接住他,結果兩人一起被震飛。

郭舒華出手無情,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以最直接,最凌厲的手段無情斬殺,不給於飛任何反駁、逃命的機會。

「我說過,你殺不了我的。」

于飛傷勢極重,木清雪也幾乎到了油盡燈枯之際,面對郭舒華的這一擊,兩人都心情沉重,有種泰山壓頂,無力承受的感覺。

于飛左手握住木清雪的手臂,頗有幾分共赴生死的豪氣,這讓木清雪感動無比。

生死關頭,人與人的感情最是真實。

于飛為了營救木清雪挺身而出,結果遭遇偷襲,陷身絕境,這讓木清雪慚愧於心。

如今,面對生死,于飛還緊緊握住木清雪的手,此情此景怎不叫她感動於心?

郭舒華如幽靈鬼影,並沒有從正面攻擊,他是一個極度謹慎之人,從不輕敵大意。

既然于飛揚言自己殺他不死,其中肯定有原因。

為了安全考慮,郭舒華依舊採用偷襲的方式,不在意虛名,只在乎結局。

這樣的敵人可怕無比,于飛在近距離範圍內利用意念操控術,布下了一個看不見的防禦,第一時間捕捉到了郭舒華進攻的方向。

深澗對意念探測波有干擾,這對於飛將其不利,只能小範圍使用,否則郭舒華想偷襲他也不是那麼容易。

幽光一閃,人影來去。

郭舒華來得快,去得更快,好似撞鬼了一般,怒嘯著衝出了竹林。

于飛釋放出九道緣的氣息,這是世間陰邪之物的剋星。

郭舒華出自鬼王宗,渾身鬼氣最怕至陽至剛的先天之火,稍一接觸那種氣息,就嚇得倉惶逃離。

沐晴雪一臉不解,于飛暗自鬆了口氣,拉著木清雪在深澗中吃力的跳躍,姿勢一點也不優美。

此刻,于飛也顧不得這些,他這一次是真的身負重傷,到了快要承受不住的地步。

木清雪也是傷情嚴重,但卻無法和于飛相比。

于飛此前吞噬了一頭凶獸的獸元,體內生命精元旺盛無比,誰想肉身卻遭遇重創。

後來連遭偷襲,內傷加劇,而體內旺盛的精元非但沒有平息,反而越來越強盛。

如果在平時,于飛沒有受傷的情況下,精力旺盛是好事。

可如今于飛重傷,臟腑受損,經脈堵塞,旺盛的精元反而是一種傷害,會時刻摧殘于飛的身心。

這就好比一個身體虛弱之人,突然服下大補之葯,結果虛不受補,反而有害。

此外,深澗瘴氣有毒,蘊含催情藥效,一直在催發于飛體內的氣血,這對他也是一種致命的傷害。

十分鐘后,于飛帶著沐晴雪離開了深澗,朝著一片密林前進。木清仰著于飛的手臂,柔聲道:「于飛,你傷得很重,需要休息。」

于飛臉色很難看,語氣卻無比堅定。

「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否則郭舒華叫來徐天陽,我們就誰也別想離去了。」

木清雪輕嘆一聲,她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可她眼下渾身發熱,口乾舌燥,全身無力,哪裡還有精力繼續逃命。

于飛的意志力相當驚人,帶著木清雪在密林中穿梭,二十分鐘前行了十多公里,最終實在堅持不住,兩人倒在了一處小樹林里。

這是一片松林,地上雜草不多,生長著一些菌類生物。

于飛倒在地上,木清雪半邊身體壓在他懷中,兩人姿勢有些曖昧,可是誰也無力去在乎這個。

木清諺昏沉沉,嚴重的內傷讓她很想睡覺,很想長眠不醒,體內堵塞的經脈越來越嚴重,若不及時療傷,那是必死無疑的。

于飛的生命力很旺盛,可情況卻糟糕透了。

百草園內有諸多藥草,于飛都不敢服用,他現在是外強內弱,虛不受補。

若不設法讓體內磅礴的生命精元平復下去,于飛根本就無法療傷,只能一直保持這種生不能生,死不能死的狀態。

躺在地上,清涼的乙木之氣源源不斷湧入于飛體內,起到了一定的鎮痛效果,但卻壓不下磅礴的生命精元,始終發揮不了大作用。

于飛臉上此時泛起了一絲不正常的紅色,那是瘴氣中蘊含的毒素開始發作。

瘴氣之毒一般容易致人昏迷,對修士危害不算很大,可瘴氣之中蘊含的催情毒素卻讓人頭痛。

這種毒素不會致命,但卻會讓你慾火焚身,全身氣血加速運轉,好似服用了興奮劑,變得精力十足。

于飛因為獸元的關係,周身氣血已經強盛常人無數倍,成為了眼下的一大禍害。

而今,催情毒素更是雪上加霜,把他一步步逼上了絕路。

躺了幾分鐘,于飛催動玄冰九裂,玄寒之氣遍布全身,暫時壓下了身體的溫度,整個人頓時清醒了很多。

木清雪半邊身子壓在於飛懷裡,也受到了玄寒之氣的侵襲,從昏昏欲睡中驚醒,眼神虛弱的看著于飛。

「我們快要死了嗎?我從來不曾想過,自己最後竟然會和你死在一塊。」

木清雪說這話時,表情怪怪的,似乎隱藏著什麼沒說。

于飛沒有在意,隨口道:「在你心目中,希望和誰死在一塊?」

「我不知道,曾經我以為我會和畢乘風死在一塊,我們與大家走散,修為也不夠自保,多半會死在島上。」

「結果他比你先死了?」 【求收藏,不收送女鬼。所以,急急如律令,收收收!!!!!收藏推薦全部都交出來吧!】

霧氣很凝重,二子拿著手電筒,一邊嘟嘟囔囔的,一邊勾著頭,在前面帶路。

他那個樣子,活生生一個怕死鬼的德性,看得我心裡一陣火大,走上前,讓他停下,把他的手電筒拿了過來,對他們說:「你們跟著我。」

「嘿嘿,還是小師父厲害,神人啊!」二子順坡下,對我豎著大拇指。

林士學有些尷尬地皺了皺眉頭,問我:「小師父,要不我來帶頭吧。」

「不用,有些東西你們看不到,還是我帶頭,」這時候,我雖然是一個小孩,但是已經無法把自己當成孩童,而是把自己當成一個大人了。

我知道,林士學和二子跟著我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算是很仗義了。

林士學是為了去救那個女鬼,跟著我還算有點理由,二子則是純粹為了保護林士學才跟著來的。他其實沒有一點必要跟過來。

所以,我也不好意思要求他們替我做太多的事情。畢竟,這趟行程,對我來說是最為相關的,我要救姥爺。

我拿著手電筒走了沒幾步,猛然眼角突然一動,我手電筒一晃,向著側里照去,赫然又看到一個素白黑髮的女人身影,一晃隱到霧裡面去了。

我看到那個影子,一開始沒覺得怎樣,走了幾步之後,突然想到林士學剛才說的話,禁不住心裡咯噔一下,停住了腳步,揮手止住林士學和二子,對他們說:「都停下,情況不太對。」

「咋了?」二子此時又恢復了驚弓之鳥的德性,擦了擦額頭的汗問我。

「你們不懂,」我皺眉在心裡左右想了想,尋思這古墓裡面可能不止一個鬼魂。

林士學說他做夢看到一個穿大紅衣服的新娘子,按理來說,那個新娘子應該是墓主人的鬼魂。

但是,如果林士學說得沒錯的話,那墓主人的鬼魂就應該已經被人控制了,沒法自由行動了。

那既然墓主人的鬼魂沒法行動了,那這一路上我看到的那個影子又是誰?

憑空多了一個莫名的鬼影,而且還引著我們走了這麼遠,這讓我瞬間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了一層,心裡開始想到一個極為嚴重的狀況。

我記得以前姥爺給我講過一個故事,故事說,在荒山野嶺里,經常有一些年久失去了墳塋的孤魂野鬼。這些孤魂野鬼隨風而走,一般都是穿一身凶服,俗稱白飄。

姥爺說白飄由於長久在深山裡,通常都是極為孤單的野鬼,特別喜歡乾的一件事情,就是半夜的時候,在行路人的前面走,裝作一副引路的樣子,實際上是為了把人引向歧途。

當然,一般人是看不到白飄的,所以一般來說不會受到它的影響,但是,我卻是可以看到陰魂的人,我可是把那白飄看得清清楚楚的,不但看清楚了,而且一路跟來了。

那,既然是一路跟著白飄走來的,那麼按道理來說,我們走的路就應該是錯誤的,但是,剛才我們有清楚的看到了那個埋藏古墓的土山包,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沒有看錯的,我們走的路,也是正確的。

那白飄是故意引我們來這裡的,但是,為什麼呢?

我想到這裡,心裡老大一個疑問,想要和林士學他們說,但是又知道他們根本不懂這些事情,說了也沒用,當下只好嘗試性地抬起手電筒向前照,想要透過霧氣,再去看看那埋著古墓的土山包。

這麼一看之下,我發現那霧氣裡面果然隱隱透出一個黑乎乎的土山包,也就是說,我們確定沒有走錯地方。

「林叔叔,你確定那個壞蛋把我姥爺抓到古墓裡面去了么?」

我回頭看著林士學問他。

「恩恩,那個,那個女人說的,」林士學說著話,神情有些窘迫,似乎對於那個女人還是很后怕。

「那我們就得多加小心了,那個壞蛋很厲害,而且很狡猾,你們兩人都不要空著手,都找點東西拿著,到時候,要是遇到那個壞蛋,二子,你記住,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打倒,不然的話,我們就別想再出來了。那個人是個陰鬼,道法比我姥爺還厲害。」我說著話,也抽出了尺子握在手裡,準備應對任何異常狀況。

聽到我的話,林士學點頭道:「對,咱們不能沒武器。」說著話,彎腰在地上摸了摸,找了塊石頭,又撿了根朽木棍,恨恨地說道:「見到他,我就砸他。」

「恩,」我點了點頭,又對林士學說:「他要是不惹我們,那我們也盡量別惹他。他很厲害,很狡猾。」

「好。」林士學點了點頭,強打起了精神,準備繼續向前走。

「那個,我說,」這時候二子出聲了,問我:「小師父,既然這古墓裡面這麼危險,要不我們別進去了好不好?」

聽到二子的話,我心裡暗笑了一下,沒吱聲,用眼角瞥了瞥林士學。

林士學一看我的眼神,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回頭就吼二子:「二子,你他娘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試試看?!你現在軟骨頭了?你不記得當初你媽媽病了沒錢治,是我給找的醫生,我看在她老人家面子上,帶你出來,讓你學車,讓你工作,給你吃,給你喝,天天祖宗一樣供著你,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沒事就吃閑飯,有事你就跑了?你他娘的是人嗎?」

「表哥,表哥,我,我錯了,我跟著還不行嘛,你,你別罵了,你放心,我走前頭,那個壞蛋要是敢出來,我一下子就把他幹掉了,我可是帶著傢伙來的。」二子說著話,摸摸索索地從腰帶里抽出了一個黑黝黝的東西,遞到了我和林士學的面前。

「這個,哪來的?」林士學一看那東西,吃了一驚,沉聲問道。

我抬頭一看,發現二子手上拿著的赫然是把手槍。

那手槍,說實話,也不算是純粹的手槍,而是獵槍改造的短把散彈槍,裡面的子彈是銅豌豆,一般每打一槍都要重新裝填子彈,裝子彈的方法也很土鱉,就是把黑火藥從槍口倒進去,然後再把銅豌豆倒進去,再然後端平了扣扳機發射,「啪——」就一條火條從槍口噴出來,把銅豌豆撒種子一樣,打了出去,一打一大片。打獵時,用這種槍打死的獵物,都是渾身是孔,死得很慘的。

那時候,槍支管理還不是很嚴格,農村這種土製的獵槍多得是,我大伯家就有一把,經常拿出來打著玩。

而且他們玩槍的時候,經常講,說幾年頭的時候,有個人拿著獵槍打獵,看到玉米地裡面白白圓圓的東西,以為是什麼動物呢,就給了一槍,結果那是一個在玉米地裡面屙屎的人,被一槍打過去,屁股都炸開花了,在醫院治了很久才好。

這個事情,說明這種獵槍,有威力,但是不是很集中,除非運用的地好,不然的話,並不是很厲害。

二子悶頭悶腦地把獵槍拽出來了,把林士學嚇了一大跳,問他怎麼帶著這麼個東西。

二子嘿嘿一樂,說我這不是為了保護你嘛,擔心遇到棘手的意外情況,就一直隨身帶著,想著要是哪天遇到硬茬子,打不過,就給他一下,讓他好好喝一壺,沒想到今天派上用場了。

林士學聽著二子的話,點點頭,表示讚許,回頭看了看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