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知道你們想吃,而且我也並不是什麼小氣的人。」江城開始了自己的釣魚計劃。

「您的意思是說,可以將這一鍋豬肉分給我們?」身處末世,糧食漸漸變得短缺起來,在初期還好些,越是到後期,糧食的珍貴程度就更加突出。

「您想讓我做什麼?想做什麼我都願意。」一個女孩大膽地說道,一雙渴望的眼睛也看向了江城。

「我要你們做的事情很簡單,你們誰見過一顆白色的隕石?只要提供給我這白色隕石的下落,便可以獲得一塊豬肉。」

江城知道這樣做有些違背良知,可是為了活下去,江城願意做一切事情,哪怕是殺死一個善良的人。

人類有的時候,就是一個帶著面具的虛偽生物,世界上沒有永遠善良的人,也沒有一直都是兇惡的人,善良的人也可能殺過生,兇惡的人也可能救過人。

沒有絕對的善良,也沒有絕對的邪-惡,尤其是在這危急重重的末世之中,人性的本質,體現的更加淋漓盡致。

「白色的隕石嗎?我見過,它在五樓五零一的一個房客手中。」

「那白色隕石,我也知道,拿隕石就是我賣給那個五樓房客的,他當時花費了五十顆頂級鑽石,才從我這裡買走了那顆白色的隕石。」

提供給江城信息的房客,都得到了江城鍋里的一塊豬頭,他們雙手捧過豬肉的時候,便狼吞虎咽起來,最後甚至將沾滿油水的手也舔了個乾乾淨淨。

… 「帥哥,現在就過去吧!我帶你過去怎麼樣?只要你能給我一塊肉吃,我甚至可以幫你騙他開門。」

一個走路都有些發晃的老頭,來到江城的身邊,他走路一步三顫,明顯餓極了。

這人江城居然認識,當然是江城認識他,他卻根本不認識江城,江城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眼前這個老頭,江城記得,這個老頭曾經上過津城電視台的新聞,做過許多的慈善活動,印象之中,這個老頭好像是津城的一個國企高管,不知道怎麼卻流落到了這裡,不過下一刻,江城心裡就有了答案。

老頭那乾枯毛躁的手正拉著另一個人的手,那隻手白皙又細嫩,江城順著手觀看那人,卻是一個年輕又漂亮的女孩,此刻那女孩正一臉厭惡地看著眼前的老頭。

「原來你們是來開房的,哈哈,這姑娘是你的小蜜?」江城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惡趣味,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老頭被江城說的漲紅了臉,不過他卻並不敢對江城有一絲的不敬,因為他知道,如今末世降臨,他身上的那些光環,早已消失殆盡,沒有人會因為他是國企高管而尊敬他,除非那人是個傻子。

「讓帥哥您見笑了!」老頭乾笑一聲,終於恢復了常態,在國企之中混的時間長了,這臉皮就是厚。

「前面帶路!」

江城也不廢話,現在對於江城來說,最寶貴的東西,莫過於那顆武魂神石,有了那顆武魂神石,江城才有可能逆天改命,繼續活下去。

酒店之中的客人,非富即貴,能夠入住到五星級酒店的人,有哪一個會是窮人?不過此刻,他們卻都跟在江城手中舉著的那一鍋豬肉後面,一個都不肯離去。

來到五樓的一個房間外面,那個老頭就離開了,一會的功夫,他從消防通道內,扛著一把消防斧上來,然後對著酒店的木門開始猛砍起來。

「我倒!」

江城也沒有想到,這個老頭讓人開門的辦法居然這麼彪悍,在飢餓面前,人類真的什麼出格的事情都能幹出來。

「誰啊?死了親娘了嗎?」房間內傳出一個十分不耐煩的聲音,接著門被打開了,一個體型十分彪悍的健美男,出現在了江城的視線之中。

不過他甚至都沒來得及呼叫,就被瘋狂衝進去的人群給淹沒了,健美男即使力氣再大,也不是這一群惡狼的對手,幾乎就在一個照面間,便被這群餓狼按到在地上,甚至有聰明人從屋子裡面搜出了電線,將這個健美男五花大綁起來。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我沒有食物,而且就算我有錢你們現在也不能要,那些錢現在都抵不過一袋速食麵,你們綁我做什麼?」健美男一臉的驚慌失措,隨即他看到了舉著一鍋肉湯的江城,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吐沫,直勾勾的眼睛,再也離不開江城頭頂的大鍋。

「把你那天得到的白色隕石給我,這一鍋肉就歸你了。」

縱是無情偏難休 人群一下子炸鍋了,就連健美男也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你說什麼?只要把那個該死的石頭給你,就就把那一鍋肉湯給我?」健美男驚訝地看著江城,彷彿不太相信江城所說的話。

「我這個人,一向不白拿人東西,哪怕你給我一個饅頭,我也會還給你五毛錢。」江城繼續大言不慚地說道。

「那塊白色的石頭,就在我的口袋裡。」國企高管手疾,一把掏出了健美男口袋裡面的白色石頭,之後恭恭敬敬地遞給了江城。

「帥哥,可以給我一塊肉吃嗎?」老頭恭敬地說到。

此刻江城根本沒有心思管他們之間的事情,他現在有更要緊的事要做,那就是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然後吞噬掉這顆元氣武魂。

見到江城離去,人群瞬間就沸騰了,沒有了江城這個強大的威脅存在,人們開始瘋狂搶奪那一鍋肉湯,一大鍋豬肉被瘋狂的人群撲倒在地上,沾滿了塵埃。

飢餓難耐的人群,根本不管那些豬肉是乾淨還是骯髒,全都趴在地上,舔食那些沾滿塵埃的豬肉、豆腐、青菜。就連一塊辣椒,都沒有人放過,強壯的男人,幾乎每個都吃到了一塊豬肉,他們舔著自己的嘴唇,一時之間回味無窮。

那些沒吃到食物的弱者,有小孩和女人,此刻他們全都被打倒在地上,哼哼唧唧,有些受傷嚴重的,甚至流了一地的鮮血,在地上抽搐,顯然再也難以站起身來。

被綁在椅子上面的健美男,幾乎要哭了。

「剛剛那個端著一鍋豬肉的男人都說了,這一鍋肉湯全是我的,可是現在,我連一個肉丁都沒有看見。」

健美男幾乎要哭出聲來,不過根本沒人理會他的感受,這群房客還要繼續保存體力,他們大多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想必又去勒緊褲腰帶睡覺了。

人群轉眼之間散了個乾乾淨淨,江城也早就挑選了一個門柄上面滿是灰塵的房間,他以力破之,一腳就踹開了房門,隨即將門反鎖上,又用屋內的一張桌子頂上房門,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白色的石頭,散發著瑩潤的光澤,此刻它被江城陳列在布滿灰塵的大床之上,武魂石頭閃閃發光,就像一個小小的電燈泡一樣。

夜漸漸深了,看著漆黑如墨的夜空,江城開始有些懷念陽光時代的日子了。

深深吸一口氣,黑暗冰冷的氣息也隨之而來,從江城的丹田深處,此刻正湧出一團濃墨一樣的黑雲。

那團黑雲,迅速將那白色的石頭包裹,黑暗吞噬武魂彷彿與那白色的元氣武魂建立了某種神秘的關聯,緊接著,元氣武魂輕微顫抖起來,彷彿臣服在了那黑暗吞噬武魂冷酷殘暴的淫威之下。

當黑暗吞噬武魂回歸到自己本體的時候,江城透視己身,赫然發現,在離火與神農百草武魂之間,出現了一朵白色的雲,那雲冰清玉潔,如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蓮藕,將其他兩種武魂擠到了一邊,自己獨自佔領中間的位置。

終於成功吞噬了元氣武魂,江城一顆懸著的心,也漸漸落下來,緊繃的神經終於在這一刻舒緩開來,一陣陣無盡的疲憊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江城跌倒在舒服的席夢思雙人床上面,蒙頭大睡過去,一時間忘記了疼痛,忘記了飢餓,甚至忘記了末世。

… 當江城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算了算時間,整個地球陷入末日危機的時間,已經到了第十天。

江城記得,在上一世的末世當中,就是從第十天開始,整個津城的蟲子漸漸變得多了起來,那些蟲子變得越來越煩躁,有些甚至他白天就從街道之中衝出來覓食。

拉開窗帘,外面溫度熾熱難當,在室內就可以感受到外面滾滾而來的熱浪,天空之中依舊是兩個太陽,路邊的香椿樹有些焦黃,想必是受不了如此炎熱的溫度。

街道上面,經常會竄出幾隻煩躁的蟲子,明顯比前幾天增加了許多,不光蟲子增加了,就連人類也開始在街道上面慌張行走。

看來糧食終於開始短缺,膽小如鼠的人類,也開始從自己躲藏的地方走出來,開始在大街上面尋找食物,他們三五成群,或是拿著菜刀,或是拿著木棍,彷彿回到了原始社會。

飢餓能讓人類接受現實,並且面對現實。看著冒著生命危險的人類,在大街小巷間尋找食物,江城知道,大多數人類都漸漸適應了末世的生存法則,不適應的,只能被淘汰。

江城的肚子也有些餓了,他從肩上取下背包,從裡面掏出一塊麵包,開始大肆咀嚼起來,麵包入口即化,甘甜美味,就著一瓶礦泉水,麵包才不顯得太干。在末世之前被視為垃圾食品的麵包加礦泉水,居然被江城的的津津有味,就像是在吃一頓大餐。

點上一根中華煙,江城頓時覺得有些飄飄然,借著煙草的麻醉,江城神遊天外,開始思考自己今後的發展道路。

現在,江城並不打算這麼早就離開津城,因為這幾天發生了許多事情,已經將江城的計劃徹底打亂,生命只剩下三個月,江城必須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將自己的武魂等級儘快提升到兩星。

仔細算了算,江城才發現,自己的時間確實少的可憐,昨天睡了一整個晚上的香覺,讓江城都覺得奢侈。

必須走出去,獵殺蟲子,獲取更多的蟲丹,用蟲丹來彌補天地元氣的不足,爭取在兩個月內,將自己的武魂等級提升到兩星。

移開桌子,江城打開了那被蠻力破壞的木門,隨即映入眼帘的景象,讓江城驚的張大了嘴巴。

在江城所住的那套房間外面,整個走廊之中,以江城的房門為中心,居然聚集了一大批這五星級酒店之中的房客,有些江城居然見過。

「高手,你醒了?以後我們就跟你混了。」國企高管,一臉的諂媚,他離江城的房門最近,見江城打開房門,急忙站起身來巴結江城。

他們都看到了江城的實力,也許只有在江城的身邊,他們才有那麼一絲絲的安全感。

「跟我混?」江城一向獨來獨往慣了,並沒有想過成群結隊,不過這一世,江城確實有組建自己勢力的想法,可是看著這一走廊的老弱殘兵,江城實在沒有招收他們的興趣。

「你們當中可有像刀疤男那樣的覺醒者?」江城隨意問到,可是看到這群肥頭大耳的房客迷茫的神情,江城再一次失望了。

見到江城那失望的神情,國企高管急忙補充到。

「現在的津城,可不比當初了,高手你是不知道,現在津城的每一個街區,都有一個扛把子,這就像古代時候的諸侯割據,稱雄天下一樣,只有大家擰成一股繩,才能在這津城之中更好的生存下去。」

「是的老大,現在整個津城律法蕩然無存,軍方與蟲子大戰,疲於應付,早就不管了在咱們的死活,整個津城現在已經亂的不成樣子。」

健美男一臉的激憤神情,顯然是在這末世之中獨自一人行走,吃過了大虧。

「我一個人獨來獨往慣了,對了,你們知道哪裡有強悍一點的蟲子嗎?」

「強悍的蟲子?一幫人張大了嘴巴,不知道江城是什麼意思,別的修行武者,都是躲得蟲子遠遠的,可是這個穿著病服的年輕人,居然自己要去找強悍的蟲子,這消息聽在他們耳中,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這傢伙難道不要命了嗎?

江城搖了搖頭,不再理會這幫把他視作老大的人,直接走出了五星級酒店,他要去外面獵殺蟲子,獲得重丹,只有這樣才能加快自己的修鍊速度,快些將自己的武魂修鍊到二星。

可是自己身後,卻莫名跟著一大幫的跟屁蟲,讓江城覺得不勝其煩。

「老大,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可能有你需要的蟲子。」一個有些猥瑣的男子說道。

「那是一個小型超市,裡面生活著一隻蠕蟲,就像人們肚子裡面的蛔蟲一樣,只是比蛔蟲大了許多倍,我前幾天曾經去過那個超市尋找食物,結果我的同伴剛剛進去,就被那隻蟲子吃掉了,我僥倖在外面放分,才沒有遭遇到劫難。」

「如果我帶你過去,超市裡的食物可不可以分一些給我?」那猥瑣的男人小聲說道。

「只要你們能夠幫我找到強悍的蟲子,食物什麼的你們隨便拿。」江城也終於發現了這群普通人類的作用,就算普通人,在這末世之中,也有他存在的價值。

一行人,在那猥瑣男人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一個加油站外面,透過加油站便利店的玻璃門,江城看到了裡面那雪白的蟲子。

沒錯,果然是上一世見過的死亡蠕蟲,這死亡蠕蟲的身體里大多含有蟲丹,並且他們也具備著一定的智慧,有的甚至可以和人類的智商相提並論。

此刻,那隻死亡蠕蟲,半個身體都湧進了一個死去男人的身體,另外半個身體露在外面,它通體白色,整個身體大概有擀麵杖那麼粗,看起來,倒更像是一條白色的蟒蛇。

那蟲子十分敏銳,在江城他們一行人來到便利店門外的時候,一下從那個男人的屍體裡面竄出來,如一條繩子一樣的身體一端,警惕地盯著外面的一群不速之客。

這死亡蠕蟲,看不見它的眼睛,也看不見它的臉和鼻子,他就像一條粗大的繩子一樣,粘著著血跡與內髒的身體一端,沖著江城所在的方向,像是發現了江城的危險一樣。

… 江城在見到那白色蟲子的一瞬間,就知道這蟲子的身體裡面,肯定有蟲丹存在,因為這條蟲子,相比於以前他見過的死亡蠕蟲,確實要大太多了,這樣的蟲子,應該是進化版的,自身實力也必然不俗。

江城小心翼翼,奔著便利店行去,在就要破門而入的那一刻,這蟲子居然選擇了逃跑,這簡直有些破天荒了,自打蟲子入侵以來,從來都是人躲著蟲子,還沒有碰到蟲子躲著人的事情發生,跟在江城後面的一群房客,此刻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這是什麼情況?咱們老大,這也太強悍了,蟲子見了他,居然都繞道行走,紛紛退避。

江城可不管驚訝的人群,他一馬當先,推開便利店的玻璃門,沖著蟲子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他可不想讓著掉在嘴裡的肥肉,就這樣在自己的手裡面丟掉。

那蟲子逃跑,也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江城知道,這蟲子已經有了一些智慧,也看出了江城的強大,它似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江城的對手,所以才逃跑了,跟到便利店裡面的衛生間,江城才知道,這死亡蠕蟲想要做什麼,原來這死亡蠕蟲,是要逃進,馬桶之中,準備順著馬桶,逃到江城難以找到的地方,江城此刻的手掌已經火焰化,閃爍著火焰的火手,一把抓在了那死亡蠕蟲的尾巴上面,之後以拽,就把死亡蠕蟲從那有些乾涸馬桶之中拽了出來。

吱吱吱!

死亡蠕蟲發出不敢的吼叫聲,他身體的肌肉力量爆發,豎起半個身子,半個身體也纏在江城的身體之上,不過江城可不吃他這一套,整個身體全部火焰化,溫度奇高的離火,燃燒在那蟲子的身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不得不說,這隻死亡蠕蟲還十分弱小雖然比較高貴的品種,但是還沒有進化出強悍的攻擊力。

這也便宜了江城,在江城那溫度奇高的離火武魂的燒烤下,那死亡蠕蟲被疼的在地上開始打滾,根本沒有了剛才的囂張,也怪這死亡蠕蟲太過膽小,不然也可以喝江城拼殺一陣,江城手上離火洶湧,一團瘋狂旋轉的火焰,出現在江城的手掌之上,江城的死亡之手,片刻便印在了那死亡蠕蟲的心臟所在的位置,死亡蠕蟲最後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最後終於開始死在了地上,動也不動一下。

這隻死亡蠕蟲還是幼蟲,攻擊力甚至還不如一隻長角甲蟲,江城想要對付他,簡直是吹枯拉朽,完全不費一絲力氣。

這死亡蠕蟲自身品質為高階,裡面肯定存在著蟲丹,江城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戰,會如此的順利,他大手從死亡蠕蟲的身體裡面淘來淘去,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老大,你真是太厲害了,五門無可奈何的蟲子,到了老大的手中,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就解決掉了。」一幫子房客,此刻也跟了進來,止不住的吹捧江城,幾乎把江城捧到天上去了,江城不理會這幫房客,繼續在死亡蠕蟲的肚子裡面摸索著。

終於找到了,江城心情大好,帶著綠色汁液的手上,赫然抓著一團白色的球狀物體,死亡蠕蟲的蟲丹,終於被江城找到了,也不管是不是衛生,江城仰起頭,直接一口將那蟲丹吞了下去。

本來餓了許多天,沒有吃上一頓飽飯的房客,此刻都在便利店之內大快朵頤,可是當他們看到江城從這死亡蠕蟲身體裡面掏出一塊爛肉,之後往自己嘴巴裡面塞的時候,頓時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直接乾嘔起來,有的幾乎將苦膽都吐了出來。

「老大,那個東西真的很好吃嗎?」健美男砸吧著嘴巴,像是在感受江城吃蟲子的高深境界。

」我說過了,不要在叫我老大,另外你們不知道的是,這蟲子的內臟可是大補之物,他們來自另外一個空間,那個空間之中,存在著天地元氣,這些蟲子都是吸收天地元氣長大的,不然你以為他們為何會如此的強悍?像這種死亡蠕蟲,是比較高等的蟲子,已經進化出屬於自己的蟲丹,並且他們的肉體不光沒有毒素,裡面甚至還蘊藏著極其豐富的能量。」

江城說罷,從蟲子的身體之中掏出一塊類似內臟似得東西,又開始大肆咀嚼起來,嘎巴嘎巴的聲音,聽的一眾訪客毛骨悚然,這鑰匙換在末世前,他們一定以為江城是一個變︶態的瘋狂殺人魔。

江城砸吧著嘴巴,繼續說道。

你們這幫人,如果誰敢吃他的肉,我相信你們的身體素質,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甚至可以提升半倍的力氣,千萬不要小看這半倍的力氣,有的時候,甚至可以幫助你們逃命。「

「吃它的肉?」

一些房客蠢蠢欲動,可最後終究還是沒敢上前,畢竟吃著恐怖蟲子的肉,他們都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在江城覺得這些人註定都會被淘汰的時候,人群裡面居然走出了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看起來有些清秀,一看就是出自華夏的大家族,那身上的氣質,不是暴發戶所能比擬的。

看著來到江城身邊的青年,江城也微微有些驚訝,適應能力如此之強,倒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那青年單膝跪在地上,從死亡蠕蟲的肚子裡面掏出來一團不知名的東西,他捏住鼻子,一口吞了下去。

腥臭的味道,讓那青年人一陣陣作嘔,不過他還是咬著牙,將那團碎肉咽了下去,一陣陣乾嘔,青年人跪在地上,臉色蒼白,那憂鬱的神情,像是死了父母一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