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說了沒事的。」喬安夏邊走邊嘀咕了句,到醫院怎麼不見他抱着她了?在碧水山莊的時候,該不會是為了做給凌若冰看的吧 「不猜。」提耶拉拒絕道。

「好吧……」鄧布利多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從抽屜裡面拿出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然後滑到提耶拉面前。

提耶拉拿起照片,仔細看了看——

照片裡面是一個女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有著精緻的面龐和一頭雪白的長發。

頭頂上帶著一頂奇怪的冠冕。

照片明顯是偷拍,只拍了她的半身,那張精緻的臉上掛著一絲孤高的笑容。

「這是……」提耶拉問道——

但其實他心裡已經有了一點猜測。

最開始是因為這個小女巫手裡捧著的那本《紅祭司寶典》。

然後是因為從那個女生體內傳出來的不和諧的生命能量。

「根據德姆斯特朗那邊提交的檔案,她叫海瑟薇羅曼諾夫。」鄧布利多說道。

「羅曼諾夫?」提耶拉不解的問道,「羅曼諾夫王朝的那個羅曼諾夫?」

「是的。」鄧布利多說道。

「我還以為諾曼諾夫王朝的血脈都已經斷絕了呢。」提耶拉問道。

「在麻瓜的世界裡面是這樣的。」鄧布利多解釋道,「但沙俄的王室和他們魔法部的相處模式有點不一樣……準確的來講,在一九一七年之前的前沙俄魔法部並不是一個單獨的個體,而是一個隸屬於沙俄皇室,是專門服務於羅曼諾夫家族的一個巫師秘社。諾曼諾夫家族為了拉攏這一巫師結社,會經常派出諾曼諾夫家族的旁系與秘密結社的巫師聯姻,以鞏固自身的統治。」

「也就是說諾曼諾夫家族的血脈依舊存在於俄羅斯的巫師世界裡面?」提耶拉問道。

「是的,不僅如此,即便到了現在,諾曼諾夫這個姓氏在俄羅斯巫師界依舊有著很大的影響力。」鄧布利多抿了一口茶說道,「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他們給她取諾曼諾夫這個姓氏的原因。」

「這麼說她原本不姓諾曼諾夫?」提耶拉吃驚的問。

「你沒看出來嗎?」鄧布利多反問道,「你沒看出來嗎?」

「什麼?」提耶拉問道,「看出來什麼?」

「她是個人造生命體。」鄧布利多說道,「雖然血肉魔法是我的知識盲區,但我還是能一眼認出來。」

「認出來什麼?」提耶拉繼續習慣性的裝傻。

「你真的看不出來?」鄧布利多問道。

提耶拉搖了搖頭。

「她是個人造生命體。」鄧布利多說道,「這個你可以看出來。」

「這個我真沒看出來。」提耶拉繼續裝傻道。

「算了,看沒出來就沒看出來吧。」鄧布利多繼續說道,「所以你現在明白我想跟你說什麼了嗎?」

「不明白。」提耶拉繼續說道。

鄧布利多:……

「海瑟薇羅曼諾夫是羅茜兒夫人等人利用蓋勒特曾經的血肉魔法實驗的筆記製造的人造生命體。」鄧布利多說道。

「嗯哼。」提耶拉說道。

「蓋勒特的殘黨沉寂了將近半個世紀,結果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帶著一個人造生命體高調出現在霍格沃茲舉辦的三強爭霸賽上,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

「沒有。」提耶拉回應道。

「你難道不想知道這背後的陰謀嗎?」鄧布利多又問道。

「不想。」提耶拉回答道。

鄧布利多不由得揉了揉額頭。

「真是一壺好茶呀。」在鄧布利多揉額頭的時候,提耶拉自顧自的給自己泡了一杯茶之後說道——

呵呵,只要我夠咸就沒有人能把我當成工具人!

「你不想知道,難道塔羅會也不想知道嗎?」鄧布利多又問道。

「不想。」提耶拉說道。

「真的?」鄧布利多問道,「你怎麼能確定?」

「我當然可以。」提耶拉說道——

廢話,我們組織就我,多比,還有斯萊特林仨會思考的生物,有點啥事兒甚至都不需要投票表決,直接我的一言堂就行。

鄧布利多:……

「你看看。」鄧布利多又嘗試勸說道,「你看看這個女孩。」

「我不看。」提耶拉說道,「女孩有啥好看的,你說對吧,鄧布利多教授。」

鄧布利多:……

鄧布利多把照片往桌子上一摔,然後有些無奈的往靠背椅上一靠。

「這樣吧,提耶拉。」鄧布利多說道,「你幫我一個忙,好嗎?靠近這個女生,幫我打聽打聽,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陰謀好嗎?」

「不好。」提耶拉說道,緊接著又補充道,「校長你看,我這學期忙得很誒,又要忙學業又要忙三強爭霸賽,哪有時間去討一個小女孩的歡心呀?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就你了。」鄧布利多說道,「霍格沃茲就決定是你了,由你去。」

「這會不會給人一種欽定的感覺?」提耶拉反問道。

「???」鄧布利多顯然沒明白提耶拉話里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說……」提耶拉笑著說道,「如果我就不去呢?」

鄧布利多:……

「就當幫你的老校長一個忙好嗎?」鄧布利多說道。

「不好。」提耶拉說道——

只要我足夠無情,無義,無理取鬧,就沒有人能把我當成工具人。

鄧布利多:……

與此同時,在鄧布利多這邊面對油鹽不進的提耶拉一籌莫展的時候,伊戈爾卡卡洛夫從拍照的教室出來之後並沒有下樓享用霍格沃茲豐盛的大餐,而是直接回到德姆斯特朗停泊在湖邊的大船里。

「那個提耶拉!」伊戈爾卡卡洛夫一回到船上立刻直奔船尾的一間房間,通過房間裡面的一扇孤零零的門走進了一間神奇的會議室。

整座會議室似乎建在靠海的懸崖邊上,透過巨大的落地窗能看見一望無際的藍色汪洋。

但是透過另一片落地窗,看見的卻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還有繁華的商業街,建立在貧瘠荒原的城堡,高山之上的小屋,沙漠之內的岩洞……

羅茜兒夫人,海瑟薇諾曼諾夫,還有另一個白色頭髮的少女正襟危坐的坐在會議室的一端,除此之外,還有一位衣著得體,頭髮花白,臉龐堅毅,身形削瘦的中老年男子坐在靠近伊戈爾卡卡洛夫的一張會議室的椅子上。

「那個提耶拉絕對有問題!」伊戈爾卡卡洛夫堅定的說道,「我觀察了他一個星期!」

「我懷疑他是鄧布利多,還有尼可勒梅共同煉製的人造生命體!」伊戈爾卡卡洛夫堅定的說道。

7017k 梓萱因着昨夜初歷夫妻之事,白天又起起伏伏的見了那些個人,夜間閑適下來時,身上的酸痛反而愈發加重。

王子獻看出她身子不爽,眼中透著疼惜和自責,道:「別擔心我了,先送你回去歇息。」

「回去?」梓萱恍然大悟,「噢,褚安院……」

王子獻見她悵然的樣子,清冷的唇邊勾起一抹狹長的笑意,拉過她的手,道:「不想回褚安院?」

梓萱一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臉頰一燒,忙道:「自然是要回去的,我先走了。」

但她的步子還沒邁出去,就被王子獻拉到了懷中。

在房內伺候的紅袖和阿蘭,一臉憋笑的退出房去。

梓萱推著王子獻的胸口,抬頭望着他,可憐巴巴的道:「王爺,梓萱還……痛……」

王子獻見她如此嬌態,眼中的寵溺之色滿溢,抱着她道:「再上些葯?」

「不用!」梓萱立馬拒絕,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他伏在身下擦藥的場景,就羞得滿臉通紅,把頭埋在他的胸口磨蹭了幾下。

本意是想遮掩一下滿臉通紅的自己,沒想到竟撩起他的興緻。

王子獻摁住她的小腦袋,嚴聲道:「別動!」

梓萱四肢僵硬,一動不敢動,因為她的腿側,能清楚的感覺到他逐漸堅硬!

沒想到男人竟然這麼容易就……

片刻之後,王子獻才道:「我送你回去。」

「嗯!」梓萱低低應道,她頭也不敢點,生怕又『刺激』到他。

然而她剛放下一隻腳,就被王子獻拉了回去。

只聽他如玉石般的聲音,在耳畔低低的道:「我抱你回去。」

梓萱心坎間如激流般,既澎湃,又沉醉。

但抱回去…….她是反對的,畢竟院裏那麼多人看着。

但是她的反對無效,最終還是坐在王子獻的腿上,相九在後面推著輪椅,七和紅袖、阿蘭等人則跟在後面…..

尤其是相九這個大漢,在後面推得一臉樂呵,見梓萱抬頭看他,還「嘿嘿」的笑。

梓萱立馬把頭埋得低低的,心裏念著:不看他們就好了,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好在王爺的輪椅是有機關的,相九不需要太費力的推,否則,她是怎麼也不肯坐的。

回到儲安院,待他們都走後,梓萱才端坐好,凝神進入空間,和往常一樣,開始修習。

可不知怎麼的,以往只要進入修習,四周一切都是靜謐的,但今日,她耳中總是聽到外面的風聲,葉片和花落的聲音,以及紅袖她們酣睡的呼吸聲。

梓萱以為是自己不夠心靜,可不管怎麼沉下心來,那些聲音依舊不絕於耳,她記得王爺說過,若心不靜時,不要強行修習,否則會走火入魔。

雖然她心中並不浮躁,但耳中卻如此嘈雜,安知是不是心不靜呢?

梓萱只好停下修習,從床上起來,倒了杯茶喝,她思慮了下,想王爺才回去不久,應該還沒有歇下,便決意換好衣服去問問他,看是怎麼回事。

不料她剛打開門,就在王子獻和相九站在門口。

梓萱不由一驚,忙道:「你們怎麼來了?出什麼事了嗎?」

王子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中露著欣慰之色,道:「進去再說。」

見他的神色不像出什麼大事,梓萱才稍稍安心,道:「好,我正好也要去找王爺,沒想到王爺倒先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