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所以啊,這種事情,一般都不是這麼解決的。」素語氣彷彿有些鄙夷,繼續道:「一般來說,你打了對方某個小的,惹出了老的。這個時候,往往不應該你這個小的,獨自去對付人家老的,而是從你身後,請出一位同樣級別的老的。小的解決小的,老的去跟老的扯皮,這才是最正常的法子。」

「可問題是……我背後沒有老的啊?」

衛易苦笑。說來說去,事情又回到了問題的原點。

小隊之前殺掉李茂之後,為什麼會那麼忌憚對方報復?還不是忌憚其身後的勢力很強,而自己這一方,背後卻沒什麼背景在支撐。

要是自己背後,也能有一尊厲害人物支撐,自己哪還用擔心這些破爛事?

「你小子怎麼就不開竅呢!跟你說了這麼多,你怎麼還這麼蠢!」

素聲音顯得有些憤怒,讓衛易更加無奈。

「你個蠢貨,你覺得自己背後沒有背景,那你不會自己去給自己找一個背景啊!」

素理所當然的說道:「以你如今的年齡,若是沒有老娘的幫助,能達到鍊氣期九重天或者化靈期,亦或是煉製出靈階丹藥,那都是很不錯的成績。這種成績,若是放在當年的天玄山,自然不算什麼。可要是拿到蒼靈府這種小地方,還是能勉強瞧得上眼的。老娘知道你的嫡系,外人可無法知道。」

「所以,這就是你手裡的牌!既然你身後沒有什麼勢力,那為什麼不找一方勢力加入?給自己找棵大樹不就得了?」

對啊!

素的提醒,讓衛易頓時如醍醐灌頂,所有的疑惑,所有的焦慮,在這一刻全都被一衝殆盡。

既然自己沒有靠山,為什麼自己不去找一個靠山呢?

無論是十九歲的鍊氣期圓滿,還是在鍊氣期就能煉製出靈階丹藥。這種事情,衛易以往只在那些真正的大門派天才身上,才聽說過。尤其是後者,修為尤能用丹藥和資源堆積出來,煉丹術這東西,可是完全憑天分的。

當然,他的煉丹術,其實也只是個空架子而已。衛易之所以能夠在鍊氣期煉製出靈階丹藥,還是因為有素的幫助,若是憑他自己,可是萬萬做不到這一點的。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

天才,從來都是那些大宗門,最為喜愛的。

衛易腦袋裡瞬間冒出了很多想法。別的不說,單憑鍊氣期就能煉製靈階丹藥這一點,加入任何一個門派,絕對都會得到最大程度的重視。

在蒼靈府,麥芒宗只是三大宗門之一。跟他並列的同等級宗門,可還有兩個呢!

「前輩,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

衛易忽然一拍腦袋,滿臉恍然大悟的神情,「我之前聽說,蒼靈城好像要舉行一個什麼丹師試煉會?如果我去參加,在這其中取得一個不錯的名次,是不是就能快速取得那些大勢力的注意?這要比我去找人家,要更快吧?」

「小子你倒是開竅了,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素難得褒獎一次,讓衛易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你如今自己的煉丹術,可沒那個資格。若是想依靠老娘的本事,你還需要做很多。不是老娘不幫你,老娘如今雖然稍稍恢復了一些,但若是那個什麼試煉會上有周天境修者出現,以老娘現在的神識強度,肯定會被發現。如果想讓老娘出手幫你,在參加那個試煉會之前,你得先幫老娘多恢復一些,而且你自身的實力,也要再提升一些,至少要鍊氣期九重天才行。」

。 廣場上,更激烈的聲音響起。

「竟然是陳師兄帶隊……我怎麼就是第六小隊呢……好可惜!」

「嘿嘿,我就是第七小隊的,陳師兄可真英俊!」

「別犯花痴了,陳師兄可是為了蘇師姐攢了好幾年的靈石。」

「我看你是嫉妒我可以近距離欣賞陳師兄的盛世美顏吧……」

兩個師妹的對話,尤其是第七小隊那個小姑娘的話,讓陳安無奈地搖了搖頭:自打修仙以來,這顏值是一天勝過一天,再樸素的衣著也無法遮掩住自己那直逼讀者老爺們的驚天顏值……

看來以後得易容才行!

沒過多久,兩男一女共三名弟子向陳安走來。

「陳師兄!」

他們紛紛激動地向陳安行禮。

比起顏值,陳安的天賦和努力更令人敬佩。

所以整個歸元劍宗近幾年新晉的弟子們都尤為崇拜陳安。

當一個人與其他人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往往是不會引起嫉妒的。

陳安也在打量他們。

清一色的鍊氣一層。

鍛體和鍊氣都分為九層,築基之後才分為前中后以及圓滿。

歸元劍宗的內門弟子最低要求便是成功鍊氣踏入先天之境。

一個小隊有三名弟子。

其中一個是個大塊頭,但他的步伐最是輕盈,反倒是他旁邊那個精瘦師弟走起路來下盤更穩。

至於那個花痴師妹,除了胸肌發達一些之外,其餘地方倒是平平無奇。

不過僅憑她之前那一席話,陳安就覺得跟她相處一定會很舒服。

「好,接下來由我負責你們的試煉,自我介紹一下……」

話還沒說完,長有一雙漂亮鳳眼的小姑娘就興奮道:「陳師兄不必介紹了,我們都知道你!」

被她打斷,陳安的眼神頃刻間變得銳利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她脖子一縮,手足無措地低下了頭。

「我知道你認識我,但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我是你們的隊友。

我還沒仔細介紹自己,你們能保證對我足夠了解嗎?

連自己的隊友都不夠了解,那組隊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訓斥完少女,陳安態度緩和起來,重新說道:「我叫陳安,築基初期,主修雷法……」

「築基初期?」

三人面面相覷,顯然沒料到陳安的自我介紹這麼簡單。

不過知道陳安是築基初期,對他們來說就足夠了。

大塊頭開口道:「陳師兄,我叫周勝,鍊氣一層,主修身法。」

陳安看著周勝,微微點頭,道:「下一個。」

精瘦師弟道:「師兄,我叫周全,是周勝的同胞哥哥,也是鍊氣一層,我是土靈根,所以主要會些防禦手段。」

輪到花痴師妹時,她已經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兩眼放光地看著陳安……

陳安眉頭微皺,她立馬反應了過來,說道:「師兄,我叫王琪,一直很仰慕師兄,不過您放心,我不是要追求您的意思。

對了,我知道您修習的是【御雷劍訣】,我也是雷靈根,不過資質只有二品,目前只是練了【驚雷訣】。」

她說得極快,弄得陳安都不太好意思打斷她。

「咳,王師妹,我明白了,勤能補拙,資質並不代表你將來的成就,所以加油!」

王琪笑了起來,臉上還笑出了兩個淺淺的梨渦。

「多謝師兄!」

陳安面無表情地點頭:「行了,你們小隊的任務是什麼?」

「師兄你不知道嗎?」三人驚訝道。

陳安搖頭解釋道:「我是來代班的。」

新晉內門弟子的試煉一般由鍊氣後期帶隊。

「哦,」王琪吐了吐舌頭,慶幸道:「我們運氣真好!」

陳安道:「別廢話,你應該知道規矩,除非你們遇上危險,否則我是不會出手的。」

「師兄您放心,我們會靠自己完成試煉考核的。」

「我們的任務是採集無妄之森的玉靈芝。」

玉靈芝?

陳安有些哭笑不得,就在一個時辰之前,他才把一朵玉靈芝上繳執事堂換了五百靈石。

賣給他們應該能多賺點吧?

只是,即便賺再多,換不了積分也沒多大用處。積分,是只屬於打工人的福報。

「行,走吧,此次試煉是一個月,但以你們的速度趕往無妄之森需要十天,再加上回來的十天……所以你們只有十天時間在森林裡尋找玉靈芝。」

這任務說不上難,但對他們來說也不算容易。

正當他們準備動身離開宗門時,後面又多了幾人。

領頭的那人白衣勝雪,無形中讓四周的景色也黯淡了幾分。

「師兄,聽說你們也是去無妄之森,我們兩隊搭個伴如何?」

蘇柔笑吟吟地看著陳安。

「蘇師姐!」

「陳師兄!」

兩人身後的弟子分別向兩人行禮。

陳安看著蘇柔,微笑道:「師妹,你也代班?」

「對,真巧,咱們的任務地點也一樣呢!」

蘇柔笑意盈盈,沖著陳安眨了眨眼,當先帶著她的小隊弟子朝山下走去。

「走吧,」陳安無奈讓周勝幾人跟上,他算是看出來了,蘇柔是沖自己來的。

蘇柔,便是蘇文的姐姐。

歸元劍宗天賦最出眾女弟子。

天賦出眾,姿色更是出眾。

蘇柔早了陳安三年入門,按理說應當是陳安叫她師姐,可半年前陳安被宗主任命為首席大弟子后,蘇柔便改口了。

猶記得那年剛入門時,陳安與蘇文或許是興趣使然,剛認識便成了朋友,陳安也因此認識了蘇文的姐姐蘇柔。

蘇柔很是照顧陳安這個小師弟,但不知何時起,她對自己的感情逐漸變了質……

後來,為了不耽誤賺錢,陳安見了蘇柔就躲著走。

這時,前面的蘇柔回頭:「師兄,磨蹭什麼呢,快跟上。」

陳安雙眼微眯,跟了上去。

果然還是親生的姐弟親呢,自己這就被蘇文賣了……

蘇柔與陳安並肩走在山路上。

後面六個弟子吊得遠遠的,絲毫沒有接近的意思…… 玉小剛再一次灰溜溜的被趕出了武魂殿,剛好又被墨白給看到了。

「玉小剛?你來這裏做什麼?」

墨白語氣不善的對着玉小剛問道。「你該不會是來求我的老師放了趙無極的吧?你還真的有臉來啊!」

「墨白!」

玉小剛看到墨白,神色頓時更加陰霾了。

「我是來歸還教皇令和請辭榮譽長老!」玉小剛冷哼一聲,說完轉身就走,不想和墨白多說什麼。

說到底,他自知理虧,這次他來的目的,更多的還是求比比東放出趙無極,只是比比東不答應,他才歸還教皇令和請辭榮譽長老的。

「看不出來還是要點臉的!」

看着玉小剛點背影,墨白依舊冷嘲熱諷了一聲。

聽到墨白點話,玉小剛腳步微微一頓,隨後強忍着憤怒離開了。

……

一個月後。

「九五二八、九四一四、八八七二……」

「有情這十位選手進入殺戮場!」

「其中我們的九五二八,已經獲得了驚人的八十連勝了,這一場他還能不能繼續獲勝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殺戮之都中,原本還對自己的第一場殺戮場充滿期待的趙無極,聽到了對手中居然有唐三的存在,頓時懵了。

「唐三,我……我們被分到一起了?那個九五二八就是你吧?」

趙無極不敢相信的看向唐三,帶着期待的語氣問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