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是!」婢女很快退了出去。

白澤一揮衣袖,接著之前看的季舒玄和戚昊厲滾床單的鏡頭繼續看,這麼普遍的場景,那女人怎麼就氣到這程度?

廚房裡,虧得有兩個妖精婢女做後盾,傲雪一直讓她們法力搭建了六個灶台,每個灶台里都生著大火。

一個灶台煲湯,一個灶台粉蒸排骨,一個灶台蒸糕點,一個灶台燒雞,一個灶台蒸蘭花熊掌,還有一個留著她炒菜,閑暇的時候,她還抓緊時間涼拌各種肉類。

至於灶台里的火,她也沒閑著,反正有兩個妖精婢女打雜,不用白不用,她便指揮著她們烤雞烤兔烤魚,只關鍵節點,比如放調料時,她會親手操作。

一道道菜出品,一道道菜端出去給白澤,一個個灶台熄滅,當最後的重磅菜肴蘭花熊掌和菊花裡脊出鍋后,傲雪重重的吁了口氣,取下脖子上圍裙。

一剎,她忽覺得自己不做大廚可惜了,自己在這方面實在太有天賦!

「好了,你們兩端著這兩道菜,和我一起去找白澤吧!」傲雪一邊吩咐著,便徑直往廚房外走去。這兩道菜,她可是要做大交換的。

身後,兩婢女使勁聞著菜肴的香味,眼睛直直盯在自己端著的菜品上,好希望主人不要吃完打賞給她們喔!也虧得洞府里的這條甬道千百年來走了太多次,否則,這七彎八拐的,止不準什麼時候撞到額頭!

一個拐彎,再一個拐彎,便就在離白澤宮殿越來越近的某一個岔道口,忽的一個婢女停了,擔憂的看著另外一個婢女。

「怎麼了?」見得婢女異常,傲雪開口。

「沈姑娘,麻煩您在這裡等一下,我先進去給主人通報一聲。」那婢女反應極快。

上一次給主人端菜的時候,主人還在看兩個男人不穿衣服打架的場景呢!她記得早上的時候,沈姑娘就是為這事兒和主人起的衝突。她可不想沈姑娘再次和主人起衝突!

傲雪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很快點了點頭。畢竟是別人的洞府,這裡是別人的地盤,那妖怪是這麼大一片區域的老大,老妖怪要擺點架子,她給點面子也是應該的!

傲雪遂駐足站在原地,眼看著兩婢女端著菜肴拐彎走了進去。

也不知道天佑他們怎麼樣了,那老妖怪有沒有履行自己的諾言,傲雪眸中閃過擔憂,目光落在兩婢女拐彎走過去的位置。

正想得出神,忽的她只覺背後一陣冰涼,忙一個轉身,眼前便是白茫茫一片,徹骨的寒冷,只一個瞬間,她只覺得自己整個骨頭骨節乃至血液,都已冰凍。

整個人完全動彈不了。 ps:今天第一更!實在抱歉,原本說好昨天就將星門世界告一段落的。結果最後收尾時沒能收住,又多了這一章。不過,溫柔保證就這一章,下面就回歸大家熟悉的世界。/book/

在原劇情中,男主角薛帕德少校就在一次向資料庫提問的過程時,無意中發現原本應該是三維投影的虛擬人物影像,其實是實實在在的一個人,者說一個靈魂。

從這位升天之後一直守護在亞特蘭蒂斯號的古人嘴裡,寧致遠得知了有關ori一族更多的信息。同時也知道了,自己以前的那點小算計是多麼地可笑。

即便是可以借著《星際之門:真理之箱》的劇情,找到能讓被ori洗腦的信徒看清真相的設備,從而讓這個種族因為失去信仰而失去力量,卻並不能因此置對方於死地。

除非寧致遠願意冒險將梅林寶藏中得到的那個,能夠殺死ori一族的儀器送到對方所在的星系裡,否則很難滅掉這個種族。而這個過程,自然會很危險。

當然,這還不不是最關鍵得。最讓寧致遠擔心的,則是因為這位升天後的古人,既然能在眼下這種時機主動出現並聯繫,明顯是已經盯上了自己。

熟知劇情的寧致遠可是很清楚,星際之門世界里的升天族,雖然表面上說是不干預現實世界,但卻一直在觀察,偶爾也會有個把人玩過界。

再加上,自己能夠聯通現實與電影電視世界的能力,如果被升天一族發現。哪怕對方是愛好和平的派系,而不是極具侵略性的ori,危險係數依舊不低。

天知道在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不過是一部電視劇,而且還是一部頗有些年頭的老版美劇之後,這些升天一族的古人還能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保持著所謂的清高姿態。

甚至於。要不是之前就已經從梅林**師的寶藏里得到了可以殺死升天族的武器,並且批量製造出來放在了亞特蘭蒂斯號、女媧號、主位面以及隨身帶著以防萬一。

眼下這個時候,升天一族會不會已經通過之前開放的時空之門穿越到了主位面,寧致遠也不敢保證。所以,為了避免這些麻煩,不得不做出取捨。

至於同樣也利用古人的技術,讓自己成為升天一族的想法,寧致遠並非沒有,甚至於。到了某種程度這很可能是種必然的結果,但絕對不會在星際之門世界里。

開玩笑,星門世界里已經有了古人升天一族,還有著極具侵略性的ori,寧致遠就是真得「羽化飛升」,肯定也只能會進入到這兩個派系之中的某個陣營里。

在主位面已經習慣做老大的寧致遠,可沒興趣當人家的小弟。哪怕古人升天族很愛好和平,貌似也很叫人權。但天知道升天完之後,會不會是表面一套背後一套。

所以。在跟那位古人升天族虛與委蛇地談了一次之後,寧致遠就加快了自己的掠奪速度。隨著納米武器在複製人城市中肆虐的越來越厲害,大量的基礎材料被重組了起來。

而這些修建複製人城市的材料,可都是星艦級別的好東西。既然已經決定閃人,寧致遠自然不可能留下來便宜別人。除了用於製造戰鬥星艦外,剩下的全都送回了主位面。

對於相關星球的資源掠奪工作也在強大艦隊的保護下順利地進行著。即便是偶爾碰上些不開眼的傢伙想找麻煩,在改良后的艦隊攻擊下,能活著離開已經是運氣了。

至於那些有著豐富naquadah、trinium和carbon等礦脈的星球上原本生活著的土族,寧致遠的態度是,願意配合地。不管是給好處還是移民到其它星球都不是問題。

而那些不願意配合地,比如在銀河系裡勢力很強大的地頭蛇goauld,還有那些仗著自身的科技比較高超準備反抗的文明,寧致遠的態度只有一個,打到你配合了為止!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不管是複製人星球所在的飛馬星系,還是人類地球所在的銀河系,都已經讓因為升天族的出現而被嚇到的寧致遠,給攪了個天翻地覆。

當然,對於那些實力弱小的文明而言,寧致遠的行為雖然確實帶上了強迫的意思,但配合了一段時間下來之後,卻發現事情的發展並沒有自己相像中的那麼壞。

甚至於,在得到了完整的文明發展科技樹,以及相應的基礎設備之後。銀河系和飛馬星系中的那些落後文明,就像雨後春筍一樣,紛紛快速地成長了起來。

對於寧致遠這種干預的行為,小灰人asgard和古人升天體,一個是想管管不了,而另一個則限於升天一族的原則,根本沒辦法管,甚至於就沒想管過。

畢竟在那一次的對話之後,寧致遠的身邊已經是二十四小時帶著那種專門針對升天一族的武器。古人升天體就算是想來硬的,也得掂量一下會不會有被滅族的可能。

更別說,升天體的眼光早已經不局限於一個宇宙。對於整個宇宙而言不過是一點塵埃的銀河系和飛馬星系,就更別提了。要不是因為一些原因,誰會管這兩個地方的死活。

至於四大種族之中最貼近自然的nox一族,在原劇情中就是從頭到尾的不問世事。除了安安穩穩地在自己星球上生活外,才懶得去管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眼下這個時候,ori這個極具侵略性的升天一族,還沒有把觸手伸到銀河系這邊,銀河系的複製者又很快就被寧致遠和小灰人asgard聯手做掉。

所以,寧致遠對兩個星系中文明的「播種」與「施肥」行為,進行的相當順利。而這樣的行為,也最終導致了殘存的幽靈一族。生活得更加艱辛起來。

在繼續禍害了兩個星系快半年的時間之後,已經將整個複製人星球給「挖地三尺」禍害一空的寧致遠,才帶著大批的艦隊的兩座城市星艦回到了亞特蘭蒂斯原本所在的星球。

接著就將這座早已經修復完畢的失落之城,給放回了原處並沉入到了海底之中。除了滿配的三枚zpm之外,還特意又留下了三枚新出產的zpm。

沒辦法,對於寧致遠來說。城市型飛船有女媧號就足夠了,多一艘出來壓根就沒什麼意義。更別說,亞特蘭蒂斯號已經被古人升天體給盯上了,可是燙手貨。

與其帶在身邊隨時可能出現問題,還不如把這個燙手「山芋」扔給星門世界的人類去搞定比較好。相信有了這座失落之城和足夠的zpm,人類自保是絕對沒問題了。

當然,在留下亞特蘭蒂斯之前,對於這玩意兒裡面隱藏的那些秘密實驗室啊、小型生產車間以及最重要的資料庫等方面,寧致遠肯定是不可能錯過地。

沒必要留下來得全部帶走。有必要留下來也會複製一份帶走。包括地球南極星門和前哨所那邊的人手,還有控制椅、章魚彈,寧致遠也盡量地留了下來。

至於地球上的人類能不能發現這個地方,能不能發現亞特蘭蒂斯。相信主角光環和古人升天體作用的寧致遠,根本不擔心自己的禮物送不到人類的手上。

等寧致遠足足在銀河系和飛馬星系這邊,禍害了快一年之後。這才坐著女媧號城市飛船,帶著足足上百艘經過改良之後的極光星戰艦朝著深邃的宇宙飛去。

只不過,寧致遠的離開並非是無目的的逃避。而是借著zpm提供的強大能量。撥通了《星際之門:宇宙》中,在幾百萬年前就被發射出去的古人希望號飛船。

其實。以寧致遠完全掌握了古人和複製人所有知識之後的實力,想製造一艘更好的探索星艦實在太容易不過了。但架不住,這艘希望號有它不可替代的價值。

即便是介入劇情的時間比較早,這艘探索研究飛船也早已經在宇宙中航行了幾百萬年。天知道已經跑到了哪個遙遠的星系裡,一路上又探索和研究了多少顆星球。

對於寧致遠來說,既然銀河系和飛馬星系已經播散下了文明發展的種子和肥料。再加上又有升天一族「虎視眈眈」在旁邊盯著,自己還不如乾脆跑得遠一些。

更何況,《星際之門:宇宙》中,雖然不像前兩部星門電視劇一樣有著諸多的好東西,但在劇情中所透露出來的一些場景。卻依舊有其獨特的價值意義。

別得不說,那艘在希望號nnn年前就已經率先發射的星門播種船,就很不錯。上面不但有現成的星門生產和安裝流淌線,而且肯定還有naquadah礦星球的分布圖。

不然,這一路行來,跨越了不知道多少星域,製造了不知道多少星門,以星門播種船的體積來說,根本不可能存有這麼多的naquadah礦,只能是邊走、邊采、邊造。

在這樣的情況下,寧致遠不用想也知道,這艘播種船上肯定記載有,這一路上採集naquadah礦的星球資料。甚至於,連跟在後面的希望號上也很有可能有相關的資料。

畢竟,古人的技術太過逆天,子空間探測技術、子空間信息傳輸技術,即便還不至於完全無視了空間的距離,但進行超遠距離的通訊還是沒有問題地,頂多也就是發送和接收之間有些時間差而已。

對於寧致遠來說,希望號也好、星門播種船也罷,真正有價值的地方恰恰就是這些數據資料。而兩種飛船本身,則要差了很多。

在撥通了九位數的星門坐標后,接到三枚zpm能量飛速流逝消息的寧致遠,立即就帶著研究和戰鬥小隊直接穿過了彷彿水波一樣的光幕,順利地抵達了希望號。

只不過,由於重力或者是別的原因,出現在希望號上時,眾人明顯呈現出摔落的姿態。好在,趕過來人員都身著戰鬥服,在反重力裝備的作用下並沒有人受到傷害。

在成功入駐希望號之後,寧致遠就讓正帶著龐大的艦隊一路朝著希望號這邊全力追趕的女媧號果斷地切斷了星門。接著就派人去了希望號的能源系統那邊進行改造。

至於在原劇情中,差點一上來就要了所有劇情人物命的維生系統,對於早有準備的寧致遠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三下五除二就換上了更先進的材料,恢復了運行。

隨著時空門的打開,大量的人手開始登陸希望號,對這艘擁有著悠久歷史的探索飛船,開始了維修、改造以及升級的工作,同時也沒忘記對整艘船進行分析和研究。

等攜帶型zpm能源系統成功接入到希望號的能源體系之後,寧致遠卻並沒有讓飛船加速趕路,而是延續著本來的速度,在留下充足的人手和物資后,回到了主位面。 能有這般能耐了,除了水靈龍女,傲雪實在想不出第二人選。當初,她能把一整座城都凍成冰塊,如今凍個人算什麼?!

果然,傲雪雖人動不了,但耳朵能聽,很快她便聽見龍女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人也移至傲雪面前,看她的表情,竟是相當亢奮:「哼,被冰凍的滋味怎麼樣?」

傲雪眼睛能看,耳朵能聽,卻偏偏眼睛不能動,嘴巴不能說,她保持著方才的動作,她很想對龍女說:你最好搞清楚,我是你家主人的客人!這裡離你家主人這麼近,你以為他會不知道?

龍女盯著傲雪,然後圍著她上上下下走了一圈:「哼,自以為自己有幾分姿色,就想迷惑我家主人!我告訴你,你沒這個機會了!」

一圈過後,龍女重新停在傲雪面前,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還有一件事情你最好明白,對主人而言,你不過就是個會做飯的廚子!而我,卻是陪伴了他千百年!我就算現在殺了你,他最多說我調皮!然後我隨便到人間抓個廚子來,一樣可以替代你!」

因得不能說話,傲雪只能靜靜按著龍女表演,她很想告訴她:廚子常有,但能讓她家主人感興趣的廚子不常有!而白澤對她沈傲雪的興趣,也絕不僅僅因為她是沈傲雪,更重要的,還有她身後的那一幫人!包括李天佑,包括莫離殤,包括蕭景煜,包括上邪瞳,包括錢鑫和如微,也包括這幾天被白澤看春宮的戚昊厲與季舒玄!

只可惜,龍女和傲雪沒有心靈感應,更沒有心意相通,此刻,她看著傲雪的眼神,除了淡淡的諷刺和憐憫,她實在看不出任何意味!

然而,對於龍女這種一向高高在上,視任何凡人如無物的妖來說,傲雪的這種眼神,無疑又一次挑戰了她的底線!

手起,往傲雪後背猛的一劈下。

空氣中,只聽「嘎嘎」的冰裂般的聲音響起,傲雪應聲而倒。

龍女一把接住她,此刻的傲雪整個人都是脆的,若真讓她倒下去,怕就四分五裂了!哼,這個女人,她還沒開始折磨呢,可不能讓她這麼便宜死去!

龍女拖著傲雪,直往甬道的另外一頭走去。

白澤的宮殿里,就在龍女偷襲傲雪的瞬間,白澤就有所感應。

原本傲雪在外等候的地點就離這裡很近,不光是白澤,就連他身後的婢女,身側的白獅,也同樣感應到外面發生什麼事。

然,白澤只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一下,繼續伸向那道色澤金紅的蘭花熊掌。

很快夾起一塊熊掌肉,放入嘴裡。

「不錯!肉質酥爛,比你們做的好吃多了!」白澤朝身後婢女看過一眼,繼續評價道,「不光外觀油亮光潤,味道更是汁濃味醇,清淡素雅,你們以後多學著點。」

「是!」婢女略一福身,心裡想的卻是:還學呢,學什麼學?沈姑娘都被龍女擄走了!

按照龍女那種殘暴性格,怕是不到半天時間,沈姑娘就要被她整死!想想從前疆域里的那些女妖,但凡有點姿色的,誰不是被她整得半死不活!毀容的,斷手斷腳的,凍死的,被魚頭怪奸死的,被五馬分屍的,難道還少了嗎?!

如今這位沈姑娘,論容貌可比從前那些女妖漂亮多了,還不知道要被她怎麼整治!兩婢女皆有幾分擔心。那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別待會兒被丟出洞府就是一灘爛肉了!

房間里,先前沒人說話,現在亦沒人說話,可無論是誰,很明顯能感覺到原本和諧的氛圍這會兒變得有幾分沉悶。就連那頭懶洋洋的白獅,雖依然保持著卧姿,眼神里卻透著幾分焦灼。

「怎麼了?你們。」白澤漫不經心的。

依然是沉默,白獅原本就不會說話,此刻只抬了抬頭,可憐巴巴的看著白澤,眸光中似有祈求。

白澤坐在白獅前面,或是壓根沒看見白獅的眼神,或是看見了假裝沒看見,只繼續吃著東西。

兩婢女對望了一眼,終下了決心,其中一人上前一步:「主人,沈姑娘被水靈主子抓走了!」

白澤「恩」了一聲,彷彿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繼續吃東西。

「沈姑娘美貌,婢子擔心水靈主子會對沈姑娘不利。」婢女再說。

白澤又「恩」了一聲,繼續吃東西,這菊花裡脊也不錯,難得她一國皇后,居然還能做出這麼好吃的食物。

兩婢女見白澤沒什麼反應,兩人對望了一眼,另一個原本站在原地的婢女上前一步:「主人,根據水靈主子對待美貌姑娘的不良記錄,她一定會對沈姑娘不利的!」

這一次,白澤放下手中筷子,略一側頭,朝著伺候在一旁的婢女,輕描淡寫的:「關我什麼事?」

關他什麼事?!兩婢女做夢也沒想到白澤竟說得這麼薄情!再次對望一眼后,由先說話的那位繼續道:「主人,沈姑娘若是死了,您就沒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今兒個做得這麼多,帶會兒端下去好好保存,本座瞧著可以吃三頓。」白澤淡淡的。

「可是三頓之後呢?!」第二位婢女忙著反駁。

「三頓之後,再說三頓之後的事情!」白澤無所謂的,「本座剛聽見她們對話,覺得龍女說得也挺有道理,待過了幾日,你們到人間給本座尋個好廚子來。」

「主人,您莫要忘了,沈姑娘是火靈主子和風靈主子的媽咪,若是沈姑娘真被龍女弄死了,火靈主子和風靈主子肯定會怪主人!」

聽得這話,白澤頓了一下,眉宇間有些不快:「左右不過一個凡人,他們還會因一個凡人與我鬧翻不成?!」白澤大手一揮,也不吃東西了,「好了,把這些東西給本座撤下去!」

兩婢女的世界里,原就將白澤視為天,見白澤不快,自不敢繼續這個話題,兩人忙重新拿著托盤,將剩下菜肴放入托盤裡,很快走了出去。

房間里,懸挂在上空的那顆明珠,紅藍綠三色急速旋轉著,比前些日子快上十分不止。

白澤抬眸,目光在明珠上停了許久:已經好幾天了,火靈在裡面竟是一點動靜也沒有,若再這麼下去,怕是天火沒吞下,反而自己被天火反噬了去!

火靈,別怪本座,雖說將沈傲雪置於險地,但本座也是為了你好!

傲雪再次有意識的時候,身體依舊不能動彈,感覺好像被點了穴,但渾身上下連血液里也浸透的徹骨的寒,卻是不見了。

雖說依然冷,特別是後背的部分,但終歸沒了冰人的感覺,脖頸處被龍女手刀劈下的位置有些痛。睜開眼睛,便看見自己躺在一個透明的如同水晶棺材的罩子里。

平躺的姿勢,上方是透明的棺材蓋子,蓋子上有個大洞,很顯然,是為了保持棺材里空氣暢通。

根據自己躺在裡面的體感,根據罩子周圍冒著的白煙,傲雪不難猜出,這麼一個棺材罩子,完全是堅冰所制。

只不知,那個龍女幹嘛要把自己放在這麼一個堅冰棺材里?

難道是怕自己腐爛,可她還沒死呢!

又或者,那龍女懶得去找木製棺材了,順手用法術凝了個堅冰的棺材?

想來想去,她覺得第二種可能性頗高。

唉,那個死妖女,究竟把自己關到哪裡了?關了多久?對於自己的被劫,作為洞府主人的白澤不可能不知道!他什麼態度?為什麼她還沒脫困?

小小紫知道了嗎?有沒有開始找她了?

還有天佑他們,也不知此刻走到哪裡了,那個老妖怪,不會吃了她做的東西,而不幫她辦事吧!

哼,就那老妖怪的法力,就她現在的困境來看,最大的可能是老妖怪明明知道自己被抓,卻沒有絲毫反應!

也就是說,指望老妖怪救自己,根本不可能!

傲雪想起自己被龍女抓的時候,她原本還想白澤對他們這一行人有興趣,定然不會允許龍女這麼放肆!

如今看來,竟是想岔了!

對於那種老妖怪,他們這一行人,不過是他一時的消遣!死了,或者留著被他玩,都是無所謂的。

所謂「我命由我不由天」,想要出去,還是得自己想辦法才行!傲雪轉動著眼球,開始觀察周圍環境。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