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是,陛下。」林公公笑眯眯的應了下來。

「哦,對了,」夜傅言沉吟了片刻,「給蕭貴妃的藥方,拿一份去給大皇子妃,大皇子府子嗣太稀薄,側妃都連生兩個兒子,大皇子妃反而沒有動靜,必定也是有病。」

「奴才遵旨。」

林公公行了個禮,便退了下去。

……

此刻的瑾王府,楚辭身姿筆挺,站立於輕風之下。

太妃急著汗水都冒了出來,她想要開口幫楚辭解釋兩句,傳旨太監就已經將目光對向了她。

「太妃,接旨吧。」

太監攤開了懿旨,面無表情的道:「皇後娘娘有令,瑾王妃犯了七出之條,已經無法為王室之妻,特令太妃休妻,另外,國公之女柳月兒才貌雙全,溫柔賢惠,又對瑾王痴情一片,感動了天下之人,是以,瑾王府擇日下聘,成就秦晉之好。」

他的每一句話,都如重棒,狠狠敲在了所有人的心頭。

雖說太妃也早就料到柳國公一定會找皇后幫忙,但她沒料到的是,他居然真的想要讓瑾王府休了楚辭!

不由自主的,太妃死死握著拳頭,一股憤怒陡然湧上了心頭。

其他人全都傻眼了,皆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傳旨太監。

就連秦嫣都瞪大了眼睛,目光中滿是錯愕。

畢竟夜瑾已經死了,不存在了,柳家居然還捨得柳月兒來守這個活寡?

更是讓皇後娘娘做這個主!

哪怕是秦嫣這種人,都感覺這事做的太難堪了。

陛下如此深信楚家,她都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

此事若是傳出去了,成為笑柄的只會是他們家。

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如此心心念念的要去守寡,好像天下沒有男人似得,還因此求帝后做主。

這不難堪怎麼可能!

「滾出去!」

夜小墨站了起來,小小的身子撞向了傳旨太監,將他撞的一個踉蹌。

傳旨太監好不容易穩定住身形,臉色漲紅:「咱家是傳皇後娘娘懿旨,你們若是不遵從便是抗旨不尊!另外皇後娘娘還讓我帶了口諭!」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所有親戚、鄰居們,幾乎……全懵了。

這一箱箱金銀珠寶上……印刻着【老鳳祥珠寶】的商標LOGO。

這,是絕不可能作假的。

這些,可都是貨真價值的珠寶,價值連城啊!!

而,就在眾人們震驚之際。

突然,後方,又是一輛大貨車,緩緩駛來。

一個剎車,貨車停下。

貨車司機下車,手裏拿着一個簽收文件,「寧緣女士在嗎?」

寧緣整個人,從獃滯中被拉回思緒,「我……我在。」

她驚疑不定的上前。

司機將簽收文件遞到她面前,「這是您的一份貨物,還請您簽收一下。」

寧緣整個人,此時已經有些獃滯懵逼了。

她驚疑的簽收下了這份文件。

而後,司機轉身,來到貨車柜子面前,直接打開了貨櫃的們。

當見到貨柜上,那輛嶄新的火紅色法拉利跑車時……寧緣整個人,已經懵了。

火紅色的嶄新法拉利,就這麼安靜的躺在貨車上。

絕美拉風的車身,彷彿是……所有女孩心中的幻想。

看着這輛天價豪車被緩緩放下來。

停在了寧家宅院門口。

這一刻,寧緣整個人……已經徹底懵傻了。

寧家宅院內所有賓客們,也都面色獃滯……傻傻看着這一幕……、『

這……這可是,法拉利啊!

所有年輕人心中的終極夢想。

super-car!

新郎蔣一南,此時……看這輛拉風的法拉利跑車……

他的面色,也是無比震驚,難以置信,怪異……

這?

是誰送來的??

法拉利。

這,連他這種富二代級別……都買不起的豪車啊!

更別說,送給別人了。

那個送豪車,送金銀珠寶首飾的人……

究竟,是何方神聖??

所有人都望着這兩車的奢侈金銀珠寶和法拉利跑車。

所有人面色都是震驚,獃滯。

寧緣俏臉複雜,望着這些名貴的『禮物……』

不知為何,她的腦海中……

突然,浮現出一道人影……

這。

這些東西……

會是……他送的么?

那,是多少年前的記憶了……

那年,她還曾年幼。

那年,她跟在他身後……

她拉着他的手,哭着嚷着……要買玩具模型車……

那年,她和他路過街邊櫥窗……看着玻璃櫥窗內……琳琅滿目的首飾……她說好美……

那年,他曾說過……『將來等你結婚,我送你最大的鑽石首飾……』

那年,寧緣回問,『那要是以後,我嫁給了其他人呢?』

他回答,『要是你嫁給其他人,那我把整個首飾店的珠寶搬空,送給你。』

……

而今夜。

此時此刻。

看着眼前,這琳琅滿目……滿滿一院子的金銀珠寶……和那輛拉風的法拉利488GT超跑……

這一刻,寧緣的心,亂了。

她腦海中,不斷閃現著那個男人的身影……

秦蒼穹。

這一切,會是他送的么?

寧緣的眼眸,泛紅……濕潤,不敢置信……

最終,她搖了搖頭。

不可能。

這,不可能是他。

絕不可能的……

寧緣不相信,也難以置信,這一切,會是秦蒼穹送的……

他是一個騙子而已……

這一夜。

整個寧家宅院內,註定,難以入眠…… 更讓夏明星受打擊的是,爹娘岳母和姑姑晚上居然不走了!

兩間屋,怎麼住?

自然是男同志睡一間,女同志睡一床。

睡過大通鋪的男人沒那麼講究。

主卧里的維多利亞大床很大,陪嫁的被子又很寬很長,娘四個身材纖瘦,並頭打橫睡在床上,兩人蓋一床被子,睡得舒舒服服。

李星星自然和李秀紅睡一個被窩。

關了燈,屋裏一片寂靜,只聽到風雪敲打窗欞的聲音。

李星星晚上吃多了,睡不着,一邊給自己揉肚子,一邊道:「娘,您和爹的事,您有什麼打算?看爹的樣子,好像很可憐。」

「你一個小孩子,不要管那麼多。」李秀紅不想多說。

「就說說嘛,我好有心理準備。」

藍玉靠着李星星,沒睡,也問道:「是呀,秀紅,你是什麼打算的?是打算破鏡重圓還是跟我們一起回梧桐市繼續過自己的小日子?」

李秀紅斬釘截鐵地道:「當然是回梧桐市!」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