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有打鬥聲。」

武者與普通人最大的區別就是元氣的運用,普通人五感再強也是有極限的,但武者卻能夠利用元氣提升五感,此時楊凡就是通過元氣對聽力的提升從而能夠聽到一裡外的動靜,並且分辨出了來源。

循著聲音,楊凡運轉起外公在出發前教他的斂氣決,悄然的趕去。 當楊凡靠近戰鬥地點二十米事,楊凡輕身一躍跳到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上,居高臨下地觀察前方的戰鬥。

只見前方不遠處約有方圓數丈的狼藉地區,此時正有著四五個手持兵刃的少年圍攻這一頭巨大妖獸,那隻妖獸有一丈大小,形狀和楊凡前世的猛虎很是相似,但是這隻妖獸的毛髮更加粗壯與堅硬,顏色黑亮,十分嚇人,最為可怕的是這隻妖獸的牙齒如同利劍一般,一張血盆大口,吐著黑色的氣息。

是二級妖獸中的王者妖獸劍齒毒虎,實力相當於後天六重的武者。妖獸的實力是按照級數來劃分的,一級對應後天前期,二級對應後天中期,以此類推。而根據具體的實力,則可劃分出普通,精英,和王者妖獸,分別對應不同層次的武者,就好比這這二級頂級妖獸對應的是後天六重的武者。

這隻妖獸不僅力量巨大,牙齒鋒利,更可怕的是,這妖獸的身體攜帶劇毒,中毒的人會全身潰爛,必須服用相應的解藥才能救治,否則就只能等待死亡慢慢降臨。

觀察了一會兒,楊凡發現這幾人衣服的胸口上有一團青色的雲朵。竟然是我們青雲學院的人,楊凡訝然想到。

並且楊凡在那幾個人中發現了一個『熟人』,只見其中有一個精壯少年,手持一把長戟,奮力的揮舞,把劍齒毒虎的攻擊一次次擋了回去。看到這個人楊凡眼中寒光一線,雙拳不由得攥得緊緊的。這人名為『王強』,有著後天五重的修為,為人十分狂傲,喜歡欺負弱小。上次因為楊凡頂了他幾句,就被他打得三天下不了床。

那王強旁邊有兩名用刀的雙胞胎兄弟,長得十分魁梧,還不時的咆哮著壓制劍齒毒虎的爪子。站在他們身後還有著一個面容可愛的紅衣女子,她使用的是弓箭,不斷地向劍齒毒虎的眼睛,鼻子,喉嚨等相對脆弱的地方放箭。

最讓楊凡在意的是一名手持長劍的少年,年紀大致十七八歲,他的每次攻擊都帶著鋒利的劍氣,打的劍齒毒虎連連後退。

如果楊凡猜的不錯的話,這青年應該有著後天六重的修為,並且施展的劍法是和自己表姐寒冰掌一個級別的人階高級武技,甚至這門武技的威力更加強大。

想到這裡楊凡不由得嘆了口氣,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學習一門武器,戰鬥都是憑藉一門肉掌。

戰鬥至此,劍齒毒虎也到了力竭的時候了,疲憊不堪的劍齒毒虎猛吼一聲,似乎是在臨時反撲,揮舞巨爪震開了手持長劍的少年,幾個跳躍消失在視野里。

「可惡!你們幾個怎麼沒把他攔住啊?」

手持長劍的少年看到辛辛苦苦打的獵物跑了,不由得咆哮道。

「劉師兄,那頭畜生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以我們的修為實在是抵擋不住啊。」王強苦著臉對著長劍少年說道。

「對啊,劉師兄,那頭妖獸力氣比我兩兄弟都大多了。」那對雙胞胎也說道。

「真是不甘心啊。」想到幾位師弟師妹的修為,劉師兄只能發發牢騷。

……

看到了高級妖獸的實力后,楊凡在心中對比了一下自己和那幾名少年少女的實力,居然發現自己赤手空拳也足以抗衡那名長劍,當然,也只是抗衡而已,自己和後天六重的對手還是有著一段距離的,更何況對方還修鍊了人階高級的武技。

就在楊凡愣神時,一隻一級普通妖獸『血蟒』悄悄的摸上了楊凡所在大樹。楊凡看到一張吐著腥臭氣息的大口撲向自己時,本能的一招『金剛搗杵』,直接將這隻血蟒打成了幾截。

「誰在那裡?」

劉師兄一行人感到這裡的動靜后,警惕地盯著楊凡的方向。

「各位師兄,師姐好。」

既然暴露了,楊凡也就不隱藏自己的氣息,大方的跳到空地上。

「這不是小廢物嗎?怎麼出來歷練了?難道你家大人都頭腦發昏了,竟敢讓你出來送死。」

看到視野里的楊凡,王強一臉揶揄之色,直接認出了楊凡的身份。

「找死。」

楊凡聽到王強這惡毒的話,心裡大怒,直接施展驚雷步閃到王強的面前,一記『金剛搗杵』直接轟在王強的面門上,王強被這一擊直接是向後倒飛了十數步。

王強身邊的雙胞胎兄弟和紅衣女子臉色大變,一臉吃驚的望著突然出現在視野中的楊凡。而劉師兄滿臉警惕之色,似乎是感覺到楊凡身上的威脅。要不是看到楊凡身上青雲武院的衣服,估計他手中的長劍會直接向楊凡劈去。

「小畜生,你找死。」反應過來的王強感受到臉上傳來的疼痛對著楊凡嘶吼道。

「王強,敢不敢和我來場對決。」

「有什麼不敢的,你這小畜生,莫不以為突破到了後天三重就能對付我了吧。」

感知到楊凡的修為後,劉師兄臉上的警惕也收了起來。

「既然你想要比試,不妨立下點彩頭,怎麼樣?小畜生。」王強抹了抹臉上的鮮血,猙獰的看向楊凡。

「你想要怎樣?」楊凡被一口一個小畜生搞得實在是火大,冷聲說道。

「我們就賭右手,怎麼樣,你敢接下來嗎?小畜生。」

楊凡眉頭一皺,實在是不喜王強說自己『小畜生』。

「那就來吧。」

周圍的幾人紛紛散開,為比試的兩人讓開場地。幾人因為感知到楊凡僅僅後天三重的修為,都是一臉玩味地看著兩人。

手持長戟的王強,一臉殺氣,面露凶光的看著楊凡。

「怎麼?還不拿出兵器,你是直接認輸了嗎?哈哈哈!」

面對王強的譏諷,楊凡一臉寒光,冷聲道:「對付你還用不著兵器。」

「找死。」

聽到楊凡的嘲諷,王強大怒,抄起長戟就像楊凡撲來。

「吃我一記『剜心戟』!」王強直接是將自己武技中的殺招給施展了出來,似乎是想要一招了結楊凡。

周圍的幾人看到王強施展的武技,紛紛搖搖頭。這是人階高級的『霸王戟』中的殺招,當初,王強可是用這一招直接殺死了一隻二級的精英妖獸,又豈是一個後天三重的小子能接住的?而紅衣女子似乎是想到楊凡被王強直接斬斷右臂的血腥場景,直接用雙手捂住了眼睛。

「怎麼可能?」

劉師兄的叫聲讓紅衣女子感到奇怪,不由自主的放下擋住眼睛的雙手,而眼前的一幕讓她不敢相信卻又不能不信。

場地中央,一名瘦小的少年,背後站著一尊威風凜然,霸氣十足的金剛法相,用小小拳頭擋住了王強的那根霸王戟,這場景實在是讓人感到好笑。

王強一臉的不相信,他以後天五重的修為施展的人階高級武技居然被一名後天三重的小子給接了下來,而且是用的拳頭。

「我不信。」

王強怒吼一聲,揮舞著霸王戟,又是施展出一招『車裂戟』向著楊凡劈來,楊凡看到這一戟,直接施展驚雷步躲閃了這一招。

「給我死。」

王強被楊凡不斷的躲閃給激怒了,不斷揮舞手中的霸王戟,但是每次攻擊都被楊凡施展驚雷步給閃開了。

「你就知道躲閃嗎?小畜生。」

聽到王強的叫罵,楊凡眼中寒光大盛。本來是想要多和你玩玩的,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楊凡頓住腳步,直接閃到王強的面門,施展金剛法相,同樣的一記『金剛搗杵』直攻王強。

王強架起霸王戟擋住了這一拳,但是楊凡的攻擊僅僅是這一招嗎?

「金剛怒目!」

大喝一聲,楊凡又是發出一拳,身後的金剛法相光芒大盛,猛地沖向王強。看到楊凡如此,王強也是將霸王法相施展出來,一記『剜心戟』擋住了楊凡的攻擊。

「人階高級武技果然不是我的金剛拳能比的,我圓滿的金剛拳,僅僅也只能壓制他,估計他的霸王戟是人階高級武技中的佼佼者吧。」

短暫的思緒間,楊凡又是一拳揮出。

「金剛揭諦!」

楊凡直接打出金剛拳的最後一式,感受到這一式的威力,周圍的幾人都不敢相信這是一名後天三重的少年發出來的。

「我不會輸的。」

王強控制霸王法相,咬牙抵抗著楊凡的這一擊,儘管霸王戟玄奧無比,但是王強不過是慘慘達到小成的地步,又如何來抵擋楊凡的圓滿的金剛拳呢?

……

等到光芒散去,幾人一臉震撼的看著瘦弱少年腳踩著王強,竟是呆住了,畢竟一個後天三重的少年,打敗了一名後天五重並修鍊的有人階高級武技的修鍊者,任誰看到了都會吃驚的。

感受到心中的暢快,楊凡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快要突破了,果然戰鬥才是提升的最好方法。

冷眼看了王強一眼,楊凡將地上的霸王戟撿起來。

似乎是感覺到了楊凡眼裡的殺意,王強臉色一白說道:「你想幹嘛?」

「你自己下的彩頭,難道你忘記了嗎?」

說完,楊凡直接斬向王強的右臂。

「住手。」

看到這一幕,劉師兄臉色大變。

「啊,你竟然……啊…」

回應劉師兄的只有王強痛苦的叫聲。

「小子,你可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錯誤。」劉師兄說道。

「我只知道有仇必報,我就不陪你們玩了。」話剛說完,楊凡的身影就消失在幾人的視野中。

他最大的依仗並不是圓滿的金剛拳,而是這門速度可以媲美人階高級身法的驚雷步。所以他才敢斬去王強的右臂,不然報了仇卻賠上自己,是划不來的。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不朽封神》更多支持!

「呼。」

楊凡呼了口氣,盤膝坐在一個山洞裡。當他斬去王強的手臂時,心中竟然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難道自己是個好戰分子?不過,來到這個世界不搞出點名堂,怎麼能對得起自己呢?」楊凡這樣想著。

回過神來,楊凡開始仔細打量他所在的山洞,這個山洞十分陰暗,頂上還不斷地往下滴落著水滴,整個山洞散發著一種泥土腐爛的味道,讓楊凡感到十分難受,剛才他光顧著逃,沒有想那麼多,現在一回想起來,不禁有些后怕,要是這個山洞裡有隻高級妖獸,或者有什麼毒物,估計他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打量了一會兒,楊凡正想離開這個山洞,因為這味道實在是讓他忍受不了。

「吼。」

突如其來的一聲叫喊,讓楊凡直接擺出金剛拳的架勢。一個熟悉的影子出現在楊凡視野中,那猙獰的巨牙讓楊凡身體一震,竟然是剛才遇到的那隻劍齒毒虎,楊凡不禁有些後悔來到這個山洞,剛剛和王強的比試已經讓他力竭了,並且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自己巔峰的時候就算對付不了這隻畜生,但也能全身而退。可是,此時的楊凡所在的是一個幽深的山洞,山洞裡面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危險。

「嗷…吼….」

這隻劍齒毒虎似乎已經發現了楊凡,猛地向他鋪過來,帶動的陣陣烈風顯示出這隻妖獸的力量是有多麼巨大了。放到平時,這妖獸看到人還不會如此兇狠,只是因為今天它險些葬送在修行者手中,並且發現楊凡來到了自己的老巢,它又怎麼能不發怒呢?

暗道一聲不好,楊凡一個魚躍躲過了劍齒毒虎的襲擊。

「吼..」

看到自己的突襲沒有得逞,這毒虎咆哮一聲,噴了一口漆黑無比的毒霧向這楊凡的方向襲去。

那毒霧漆黑如墨,並沒有散發出平常的腥臭味,反而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味。要是先前的劉師兄看到此時劍齒毒虎噴出的毒霧一定會遠遠地遁走,要知道這可是耗費劍齒毒虎心血與本命毒丹才能發出的劇毒之霧,就算是後天後期的高手也不敢粘上一點兒。

可是楊凡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怎麼識得這毒霧的兇險,雖然施展了驚雷步躲過了毒霧的直接襲擊,但是在躲閃時楊凡並沒有屏住呼吸,還是是或多或少的吸進了幾口毒霧。

「不好。」

站在岩石上的楊凡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感,差點從岩石上摔下來。

而此時的劍齒毒虎也是一個猛撲向著楊凡衝過來。生死線上,楊凡竟然是沒有一絲慌亂,直接施展驚雷步衝進洞穴的深處,頭也不回。

強忍住腦海深處不斷傳來的暈眩感,楊凡咬牙繼續施展驚雷步向著洞穴深處前進。在楊凡不斷前進的過程中,地上的白骨也越來越多,形狀也越來越奇怪。楊凡沒有能力去想自己進入山洞裡是否是個正確的選擇,他只知道自己不跑進山洞,結果就是成為那隻劍齒毒虎的腹中之物。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