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有解有解!」老者突兀捋須微笑,極力笑出親和力。

「老夫這裡有在命運之神那裡獻祭回饋來的祖傳命運符錄,只要一張,一張就能逆生改死,讓你脫離死亡陰影,改變未來命運。」老者激動說道,放佛沐浴著神聖的光輝,「老夫手裡的祖傳命運符錄,最後剩下兩張,就供給兩位小友。」

老者說著,從胸口拿出兩張古樸,充滿滄桑之氣的符錄,刻有最為神秘的紋路。

一眼望去,麥哈爾與金斯心神都深陷,失神。

「若不是看兩位俊傑有緣,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老夫說什麼也不會拿出這兩張祖傳千百年的命運符錄,通過換取兩顆六重天妖王妖晶,不沾因果的方式,換給兩位小友,讓兩位小友改變生死命運,換取光明未來。」說到這裡,老者連自己都感動在內,眼神濕潤,極為不舍古樸符錄。

麥哈爾失神之後,面色微微變了變,鬆開了背後的劍。

翻手扔出兩顆六重天妖王的妖晶,蘊含恐怖的妖力波動,惹的不少路人都微微矚目。

「妖晶換取,此乃不結因果,符錄給你們,好自為之。」 久幽凌霄錄 老者大氣磅礴,一揮手,將妖晶收入懷中,並將符錄扔給了麥哈爾與金斯。

突然,街道上一陣呼喝聲,人仰馬翻。

「老神棍,那裡跑!」遠處,傳來一個暴怒滾滾的叱音,幾道身影散著威壓衝來。

剛剛還一副正氣凌然的老者,面色突然一變,看了身後一眼,撒開腳丫子就是往人群密集處,狂奔亂竄,活脫脫一副市井小民。

「又有人被騙了,這個該死的老神棍!」遠處極來的身影,無意掃了一眼麥哈爾與金斯手中的符錄,不由粗魯的罵了一聲。

被騙?

金斯露出意外,看了手中不凡的符錄一眼,探出手,直接將其中一道身影抓了過來。

那人還待要反抗,可金斯手裡的巨力微微一緊,這位強者立時變了臉色,知曉遇上招惹不起的恐怖強者。

「我且問你,這是怎麼一回事?」金斯抓著這位人身獅頭的異人強者,冷冷問,無形中的威壓,令這位強者忍不住發抖,膽寒。

「那個老神棍,是個騙子,遇人便說命不久矣,然後推廣他最後幾張祖傳的命運符錄,以妖晶不結因果的方式,換取這祖傳的命運符錄。」人身獅頭強者,竹筒倒豆子一般敘述。

金斯面色一沉,大概明白了前因後果。

「可是這張符錄明明有些不凡!」

「這張符錄塗有幻視草的藥性,讓人第一視覺看上去是不凡,但若是仔細感知,自然真假可辨。」人身獅頭的強者都要哭出來了。

他明顯感受到了金斯的怒火,害怕強者泄憤被殺。

「這人還是有些不凡,不必追究。騙去的,只是無傷大雅的妖晶。」麥哈爾看著被追趕的白衣老者一眼,淡淡道。(未完待續。) 突破神台九重天的金斯想不到,一入混沌之城,便遇上個深不可測的神棍老騙子。Kanshu58.com

一通胡言,被忽悠騙的團團轉不說,差點還真的信以為真。

若不是後來人揭穿,等自己發覺,還不知要過多久。

這一件事過後,自覺丟臉的金斯,看著熱鬧的長街,在提不起觀看新奇美景的雅緻。

苦笑過後,循著路人的指點,與麥哈爾一齊朝著混沌之城中唯一的大型拍賣行行去。

在混沌之城裡,能得到混沌王部開設允許的拍賣行,很多,很多。

但能真正能發展擴大,成為頂尖的,卻只有混沌王部開設的木林大型拍賣行。

木林拍賣行里的東西,除了混沌邊境內獨有的部落神性,妖獸,遺迹信息,珍貴草藥外。

還會有人類疆域的神法,神兵,護甲,丹藥,陣玉,乃至於抓捕的奴僕強者,應有盡有。

在木林拍賣會裡,包羅萬象,有時還會淘到一些珍貴的東西。

傳說中,曾有一個小部落的族長,遊離混沌之城木林拍賣行時,用一顆三重天妖晶,換到一個不起眼的遺迹信息。

可是後來,這位小部落族長卻在遺迹里發現一位神留下的恐怖神性物質,當即這位小部落族長就開始獻祭,得到恐怖的回饋,將部落硬生生提升至大部落的等級。

我真是個演員啊 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部落族長,後來由此一舉成為威震一方的王者,名傳千古。

儘管是傳說,但管中窺豹,可見一般。

一陣玄光閃爍之後,眼前豁然一片開朗。

寬闊的大型廣場之上,一個個長條形水晶琉璃的透明展櫃,閃耀著迷人絢爛的光澤,圍繞組成一個又一個圓形的巨大水晶展廳,五彩繽紛。

琳琅滿目的各類商品,擺放在水晶專櫃里,在夢幻絢爛迷人的水晶光芒照耀下,充滿神秘的光彩。

一位位年輕貌美,膚白細嫩的異人女子靜立在櫃檯后,佩帶著木林拍賣行工作人員獨有的標誌,恭敬奉迎各路強者。

在穹頂,掛著一盞盞水晶絢爛的奇異晶燈,灑下清冷的光,露在空氣之中,令空間氣流都為之清冷冰涼,透徹。

與金碧輝煌,大氣堂堂的水晶展廳交相輝映,組成了夢幻美景。

「這些水晶真刺眼啊,不過就是喜歡。」有部落強者第一次踏進,忍不住說道。

麥哈爾與金斯被眼前迷人的水晶光芒晃了晃神,氣息流轉,轉眼便回過神。

「當真是高端上檔次。」金斯忍不住發出讚歎。

就算他在人類疆域一些商會行走過,也沒有見過這樣輝煌的裝飾,點綴。

穹頂之上的晶燈,改善清新空氣,更是人性化,簡直令人著迷。

「這是一樓,是最普通的交易廳,都是些批量生產的易消耗品。」有人見金斯如此讚歎,忍不住冷哼一聲道,優越感十足。

喧鬧交流的人群,只是微微動動耳朵,就能聽見很多有用的訊息,根本不用去詢問。

比如說木林拍賣行的結構,是向地心下構建一層層,並不是向上。

第二層,地下一層,同樣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平台。

不過這一層,沒有木林拍賣行的工作人員。

有的,只是一個個盤坐擺攤的異人強者,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佔據了整片空間,氣息恐怖的強者不在少數。

這第二層,是自由交易廳。

兩人匆匆掠過,並沒有需要交易換取的東西,直接進入了第三層。

第三層剛剛入內,就有一個身姿傲挺的女子走了上來,有著狐族特性,帶著異樣的嫵媚。

「兩位來自神傾部落的大人,歡迎光臨。」女子彬彬有禮,帶著微笑嫵媚。

對於女子能一眼看透兩人身份並不驚訝,好歹是混沌王部開設的拍賣行,豈會連混沌邊境內,異人的特性都不了解。

「兩位大人,如果您第一次來拍賣行,不太熟悉,需要引路解說的話,可以花費一顆妖王妖晶雇傭琳兒指引解說。」狐女淡淡道,看著兩人略略有些期盼。

麥哈爾點點頭,隨手拋出一枚七重天妖王妖晶。

待得接住之後,這位狐女琳兒眼中掠起狂喜之色。

七重天妖王的妖晶,對於她來說,簡直是一場造化,能提升幾個層次境界。

「多謝大人賞!」狐女態度變得更加恭敬。

有了狐女的帶路,一路講解,從木林拍賣行的規則和琳琅滿目的商品,方方面面,全面了解了整個拍賣行,乃至混沌王部。

木林拍賣行的確有金核境神法出售,可是給出的價格卻讓人望而卻步。

最低等的一部金核境神法,都需要整整三千顆九重天妖王妖晶,和一個部落的人情。

這在各大部落眼中,簡直就是無法理解的天價。

任何部落的強者他們只需要努力修鍊變強,提升神性與獻祭,晉陞王者都是有可能的,會有無上神靈鋪路,根本不需要這些金核境的神法。

這種天價,直接造就了神法市場的冷門,連一些大部落怕都是承受不起。

「這裡擺放的物品,大多都是連我木林商會都鑒定不出來,只能任意給出一個估價的物品。」狐女帶著兩人,逛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區域,「這裡的這些物品,好壞全憑運氣,充滿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久而被稱為命運區。」

一列的水晶專櫃,裡面有奇怪的石,散著火焰的青木,死寂沉沉的蛋。

各種各樣的物品,充滿著奇特與不凡。

當走到一塊白色五棱形狀玉面前時,無論是金斯,還是麥哈爾,兩人齊齊停下了腳步。

「這塊玉不凡!」金斯看著櫃檯裡面的玉,細細小聲道。

麥哈爾看著這塊白色五棱形的玉,眼中同樣迸發精芒。

這塊玉巴掌大小,白玉五棱形看上去有些像一道令牌,有著幾道神秘莫測的文字,像是在訴說著含義。

令麥哈爾注意到這塊白玉令牌的最主要原因,便是時空內戒里的帝國勳章,漸漸再次散出滾燙灼熱與異芒。

「這是兩枚九重天妖王妖晶,這塊白玉我要了!」(未完待續。) 櫃檯后,工作人員收好妖晶,拿出那塊白玉令牌。

眼看就要遞給麥哈爾,完成交易。

「慢著!」

斜刺里,有人出聲喝止。

風旋倒卷,氣浪滾滾,一道高大強健的年輕身影沖了過來,隨之而來的,還有時時刻刻繚繞在周身的九重天巔峰氣息。

「這裡是五顆九重天妖晶,這塊白玉令本座要了!」來人還未顯出身影,便叮噹甩出五枚九重天妖王妖晶。

並探出一隻白玉光潔手掌,朝著那一枚白色玉令抓去。

「先來後到的規矩不懂嗎?」神色一冷,麥哈爾眼中掠過寒星。

以站立之地為中心,猛然席捲起一陣星華之光,躬身出拳,直接撞打向了那隻白玉光潔手掌。

「砰!」

兩相交擊,發出一聲輕輕震響,捲起狂涌風浪。

撞在一起的兩道身影,不約而同齊齊退後一步,面色冷然盯向對方。

幾乎在兩人退後的瞬間,大廳深處便有一道道身影掠來,恐怖的氣機直接將兩人鎖定。

輕微的一次對撞,直接招來了木林拍賣行的強者,果決的行動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眼見兩大九重天強者為了這塊不知作用的白玉令出手,幾乎是商業本能,令工作人員嗅到了一股物超所值的氣息。

「這塊白玉令,在管事大人來臨之前,暫時先不賣了,非常抱歉!」工作人員趕緊道,握緊白玉令就要縮回櫃檯。

「砰!」

指風橫掃,發出嗡鳴爆響。

這位工作人員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便隨著恐怖巨力的震蕩,吐出一大口血水,高高倒飛而出。

脫手的白色玉令被金斯一把抓住,直接收入時空內戒。

「放肆!」

遠處趕來的強者,終於忍不住發出驚天怒吼。

敢在木林拍賣行出手,簡直是膽大包天,挑釁混沌王部的威嚴。

這一吼,直接將第三層的一位位強者目光吸引而來,露出怪異之色。

在木林拍賣行出手,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兩相對峙,麥哈爾看著眼前這位對手,面色冷然,全身星戮劍氣流轉極致,隨時能爆發出最強的戰力。

站在麥哈爾對面的,是一個擁有人類高大健壯軀體的年輕人,穿著黑色的錦衣袍,帶著一副似哭似笑的詭異荒蠻面具,伴隨著冰冷的目光,仿若有著壓抑不住的凶煞。

帶著詭異荒蠻面具的年輕強者,最令人矚目的是那一雙白玉光潔的手,和那一雙白玉光潔的赤腳。

在羊脂白玉般光華的手腳上,不時傳出極為恐怖的氣機,尚未出手,都令強者心寒。

「白玉令在下勢在必得,還請閣下將此令給我,我白龍願欠閣下一個人情。」帶著荒蠻面具的強者拱了拱手,最終壓下凶煞,懇求道。

足以可見,這位強者是多麼渴望得到這枚白玉令。

「這枚白玉令,有什麼作用?」麥哈爾不答反問,看向了帶著荒蠻面具的強者。

這一問,明顯讓這位強者皺眉,連白玉令的作用都不知道就和他搶?

「這枚白玉令,是某個勢力的身份令牌。」帶著荒蠻面具的強者,不得不開口解釋。

而在解釋的這個瞬息,隸屬於木林拍賣行的強者,終於嗖嗖嗖破風趕到,臨近近前。

為首的是一個眉心有九道詭紋,眼裡閃著陰毒的蛇頭中年人身強者,氣息強絕流轉,是一尊神合境九重天的巔峰強者。

跟在蛇頭中年男子身後的一位位強者,清一色神合九重天,擁有持平的境界。

而這,就是木林拍賣行的恐怖底蘊,王者稀少的情況下,隨意發生事端便是一群頂尖神合境九重天的強者出現鎮壓,古往,根本沒有人能翻起波浪。

「這裡發生了什麼?」中年男子掃過全場,目光垂直看向了被金斯一指彈飛,摔成重傷的工作人員,冷冷喝問。

哀嚎在地的這位婀娜女性工作人員,立時被人架起,服進一顆丹藥,帶向了中年男子面前,仰頭跪倒。

「大人,他三人兩批人,先後爭奪白玉令。奴下害怕事態擴大,想等管事大人過來,在做決斷,想不到他卻直接動手強搶。」這位女性泣淚橫流,一把指向了金斯,眼底閃過怨毒。

宰相門前七品官,就算是一位低微的侍奉,也敢指九重天的強者,不懼分毫。

聽到這位侍女工作人員的話,陰冷領頭中年男子,目光冰寒,掃向了金斯,掃過麥哈爾與帶荒蠻面具的男子。

「你三人,在木林拍賣行隨意出手,當鎮壓三月,以儆效尤!」中年男子陰毒的目光掃過三人,冷冷宣判叱道。

周圍圍過來的強者,立時發出陣陣唏噓感嘆,幸災樂禍譏笑。

能看見三位神合九重天巔峰的強者被鎮壓,這簡直是大開眼界,求之不得,反正與自己無關。

不過,對於蛇頭中年男子的話,置若罔聞。

場中三人,依舊相互對峙著!

「將白玉令給我,我為你們化解這場危難!」帶著荒蠻面具的男子冷冷開口,根本未將在場木林拍賣行的強者放在眼裡。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