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本源之力?需要我的本體進入嘛。」魂心問道。

「不需要,暫時也進不來。」小胖子擺手表示沒那個必要,隨後道:「所剩時間不多,開始吧。」

「好。」魂心明白,神魔錄吞噬掉天帝源三天內是開啟三大秘境最佳時刻,他也不想浪費這個機會。

魂心念頭一動,他的本源之力就穿過輪迴海進入神魔錄,隨後涌到了那道石門上。

本源之力還未觸及石門,石門就一個震動,瞬間將本源之力吞噬掉,而同時,石門上那層腐朽的石皮也隨著脫落。

隨著吞噬掉的本源之力越來越來多,石門也越發的光亮,像是要重生了一般。

半打開著的古老石門彷彿一頭吃不飽太古巨獸,它貪婪的吞噬著魂心的本源,沒有底線的強行吞噬,卻再不起變化。

持續了一段時間,魂心臉色大變,他的本源之力在快速的流失,要不了多久就要枯竭了。

「這道石門到底需要多少本源才能打開?」魂心疑惑的看著身旁金色的小胖子,怒聲道:「小胖子,你是不是弄錯了。」

石門貪婪的吞噬著他的本源,而且他發現自己想要收回的可能都沒有了,石門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強行攝取他的本源。

尼瑪,這就是你說的只需要一點點本源!魂心有種吐血的衝動,他很狂扁小胖子一頓的了。

金色的小胖子也是呆住了,他驚疑不定,露出無辜的神色,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這尼瑪是什麼情況。

「是小爺低估了這道石門的貪婪,我本以為天帝源已經夠它吃的了。」小胖子也很無辜,神魔錄的三大秘境它從沒見過,僅僅是從大帝口中聽說過。

「瑪滴,你吃夠了沒有。」魂心一張臉黑的不行,本源被強行攝取,他很生氣。

『噗』

石門都不理會,如太古巨獸擁有吞天之勢,它張口一吸讓魂心身軀震動,猛的就噴出了幾大口血,臉色瞬間發白。

魂心想要斬斷本源被強行吞噬的趨勢,可他無能為力,怎麼也斬之不斷。

魂心越來越虛弱,精神萎靡,眼看就要支持不住的時候。前方那道石門顫抖,像是吃飽了后打了個飽嗝,隨後……

「轟」

已經打開了大半的石門散發不朽的金色神光,在極盡升華后猛的爆開。古老的石門拋飛向四面八方,在虛無中化為灰燼。

「幸好啊!」魂心長長的舒了口氣,他的本源差點枯竭,就差那麼一點,他無力的坐在地上,臉上是喜悅與慶幸。

金色的小胖子也同樣如此,剛才魂心差點掛掉的樣子著實讓它害怕了一陣。

石門爆開后,虛無中出現一塊石碑,高大幾十米的石碑上刻著兩個太古文字「神墳。」

魂心拖著疲憊的身軀,跌跌撞撞走到石碑前,用手觸摸著。

而石碑之後是一條金色的通道,寬闊的通道充斥滿了金色的神光,彷彿是前往神界的通道,神秘又神聖。

壯闊而華麗的金色通道,筆直的往前延伸,看不到盡頭,就像是進入天宮時,看到的九十九層石台階一般,給魂心一種無限遙遠的感覺。

「通道的盡頭連通著哪裡?是神墳嘛?」魂心自語,驚喜無比的時刻,心中也升騰起濃濃的好奇,他很想立刻踏上通道,走到盡頭一探究竟。

小胖子走到金色通道前,探著小腦袋往裡看了一會,露出驚奇之色,但它並沒有想要進去的意思,反而是提醒魂心,道:「神墳已開,還是抓緊時間開啟仙墓吧。」

魂心驚醒,他稍微恢復了一點狀態使得自己更加精神一些,為下一個秘境的開啟做準備。

「仙墓之門在哪裡?」

魂心狀態好了一些,四處張望,卻沒見到什麼東西,疑惑的詢問。

「仙墓需以血為引,才能打開。」小胖子表情嚴肅,說話也凝重了很多,因為三大秘境的開啟比它想像中還要難的多。

神墳之門在被天帝源打開大半的情況還差點將魂心的本源吞噬的枯竭,接下來的仙墓同樣需要吞噬海量的血才能開啟,他擔心魂心承受不起。

「你要不要考慮一下,以後還有機會的。」小胖子徵求魂心的意見,希望魂心可以再三考慮。

魂心沉默了,剛才的情況已經表明開啟三大秘境需要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可能會要了他的命。他看著金色的通道,良久后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你不是說了嘛,現在才是開啟三大秘境最佳時機嗎。」魂心笑了笑,突然間擁有了莫大的勇氣和信心道:「你要記住,大哥可是個能化不可能為可能人!」

魂心那樣的堅定,小胖子知道魂心意已決,它不再多言小手往魂心身上划動,輕易的化開了魂心的皮膚,一絲鮮血飄到了刻著『神墳』的石碑旁。

「哧」

鮮血落下,虛無冒起一股白煙,隨即一道石門憑空出現在石碑不遠處。與之前的石門一樣高大古老,布滿了腐朽的石皮。

只是這道石門堅實的閉合著,暗淡無光,可以看出已經關閉了無盡的歲月而蒙塵。

「讓石門喝你血,它喝飽了就會打開的。」小胖子說完雙手抱前,做出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我的血很多,夠撐死它的。」

話雖如此,但魂心臉色凝重,神墳之門他已經吃過苦頭,當然知道不會這麼簡單。

念頭一閃,他體內的鮮血便穿越輪迴海和神魔錄,一大股鮮血直接灑在了石門上。

「哧」

鮮血染紅了石門,而石門在吞噬了魂心的血后輕微抖動,一層腐朽的石皮脫落。

魂心引導自己的血不斷的灑在石門上,都在接觸石門的瞬間被吞噬掉,滴點不剩。魂心重複這同一個動作,那就是將讓血染紅石門。

過了一會,小股的血已經不能滿足石門的需求,魂心無奈引導更多的血澆灌著石門。

沒多久,魂心就臉色發白,精神萎靡了。石門就是一頭太古的吸血獸,貪婪的吸食著魂心的血,好像永遠也喂不飽。

魂心早已在輪迴境就將肉身修鍊到了極致,這次肉身又突破到新的境界。可以說氣血旺盛無比。但現在他已經感覺到自己血氣不足了。

這僅僅是一小會,石門就吞噬掉了魂心三分之二的血,這是多麼恐怖的事。

吞噬了魂心那麼多的血,但石門依舊緊閉著,好像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它打開,只是越發的耀眼,吞噬之力越發的強烈。

一感受到這樣的氣息,魂心就知道不好了,石門又到了強行攝取他的血的時候了,那時候他就要身不由自,不不可擺脫了。

同樣的事情,魂心不想在自己身上發生第二次。他劃破胸口,一滴鮮血飄了出來,綻放刺目的血光。

那是魂心的真血,之前成功引動了小土匪了神之血脈。

這真血與本源一樣,獨一無二,每個人只有一滴。個人實力越強,真血的威能和擁有的能量也就越強。

與本源不同是,真血被消耗完了還可以慢慢的修鍊出來,只是需要莫大的代價和時間。

魂心不想被石門強行攝取血而斬之不斷,威脅自己的生命,決定用內蘊龐大能量的真血,期望可以滿足石門的胃口,讓它吃飽。

「噗」

魂心略微猶豫與不舍,還是大手一揮,將真血拋到石門上。 再顧如初,容少高調示愛 噗~~~

魂心拋出自己的唯一真血,那滴真血散發著獨有的氣息,朝著石門飄去。

仙墓之門產生的強大吞噬之力哧的一聲把血吸到了門上,可是真血並沒有立刻就被吞噬掉,而是沾在石門上,似乎在抵抗,不願被石門吞噬。

石門爆射出刺目的仙光,一陣一陣的,有點嚇人。隨後石門被真血染紅的地方開始蠕動凹陷,那個樣子彷彿是太古的吸血獸張口了巨口,一下子就把真血吞噬的了。

魂心的心情有點失落,因為失去了自己唯一的真血,而那道石門也沒打開。他有種丟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覺。

但他咬牙準備讓自己的血液再次染紅石門,讓它吃個飽時,那道石門一個顫動,發出沉悶的撞擊之聲。

咚咚……

撞擊之聲由小變大,而且越來越強烈,而那道石門震動不已,仙光四射。

看到這個場景,魂心停下了動作和金色的小胖子一起盯著顫動的石門,露出驚疑之色。

「咚咚」

猛烈而沉重的撞擊聲,猶如九天上發生著難以想象的雷霆風暴,隆隆的傳盪出來,震耳欲聾。又像是有無量級的力量在撞擊大地,使得整片虛無都在搖動。

不用再給石門喂血,魂心卻高興不起來,他想到了一種可能,看向金色的小胖子,變色道:「石門後面關著誰?」

這種強力的衝擊聲勢,像極了超級祭壇中,天帝源撞擊封印力量的情景,強烈而攝人心魄。

小胖子拉著魂心果斷後退,離那道石門遠一些,它全身金光燦燦,卻能夠從它的臉上看到震驚,小胖子也驚疑不定。

「是不是天帝被關在裡面?」魂心睜大了眼睛看著仙墓之門,它爆發出一陣陣的仙光,顫動個不停,在奮力抵抗衝擊力。

「不可能!」小胖子搖頭,否定了魂心的說法。

因為,天宮大帝曾說過,天帝已死!小胖子會認定魂心是天帝托世,自然是天宮大帝有過交代。

「難道是仙墓中的可怕的存在要衝出來?還是被天帝鎮壓在仙墓中的太古巨擘蘇醒了?」小胖子驚疑不定,太古至今,神魔錄也只有被天帝一人所掌控過。最真實的情況只有天帝一人知道,而小胖子知道的,全是天宮大帝告訴它的。

「咚咚咚」

「轟隆隆」

無量級的力量猛烈的撞擊著,仙墓之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咔嚓一聲中,仙光四射的石門出現了裂縫,那一道道的裂紋蔓延開來,觸目驚心,石門差點承受不住。

魂心和小胖子臉色大變,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感覺手腳有點發涼。兩者再次倒退,那衝擊的沉悶之聲,令人驚悚。

不論是仙墓中的生靈還是被天帝鎮壓在裡面的太古巨擘,都是絕對恐怖的存在。真若沖了出來,對他來說是種大災難,魂心感覺自己蠻倒霉的,仙墓沒開啟,卻遇到這樣可怕的事情!

「轟……」

天地動搖,魂心被震的身軀搖墜,心神震動。

那道石門最終承受不住裡面恐怖存在的衝擊,在驚天動地的隆隆聲中爆開。

仙墓之門崩碎,碎掉的石塊還沒有濺射而出就直接化成灰燼;仙光狂亂的射向四面八方,充斥滿整個虛無空間,絢麗無比。

魂心和小胖子都是大叫不好,但強烈的好奇心促使他們沒有立即逃離,而是死死都盯著仙墓之門所在地。

他們好奇,到底是什麼可怖的生靈居然這樣生猛,硬生生崩碎了連天帝源也喂不飽的石門。

漫天絢麗的仙光中,散射出絲絲血光。血光並不強烈,卻無物可當,掃滅了仙光,成了此刻最耀眼的光芒。

魂心和小胖子神經緊繃,他們知道有東西要出來了,都睜大了眼睛看著。

下一刻,他們兩個都傻了眼,目光獃獃的看著前方,臉上不再是恐懼,而是極度震驚中帶著一絲喜感。

一滴鮮血悠哉游哉的飄了出來,散發著並不強烈卻是世界最耀眼的光芒,它像一個勝利的王者,飄向魂心。

「是你的那滴血。」小胖子吃了一驚,像看怪物一般的看著魂心,又看向那滴血。

「怎麼可能?我的真血這麼猛?」魂心簡直不敢相信,按理說,以他現在的修為,唯一真血不可能這麼強的。

按照剛才這個無量級的力量估算,他的真血威力怕是連萬萬萬億分之都沒有的,可那明明就是他的真血無疑呀!

「噗」

那滴真血收斂光芒,飛到魂心身前,它跳動著,好像是在表示自己的不滿,不滿魂心居然把當作食物餵給仙墓之門。

「難道是天帝的唯一真血被遺留了下來。」

畢竟,魂心是天帝托世無疑,而且,唯有大帝的真血才會這麼恐怖。

小胖子驚恐,感覺大事不妙,趕緊離魂心遠點。這滴血太可怕了,連天帝源都喂不飽的石門,居然被它生猛而強勢的打爆,非常嚇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