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林辰.我城主府向來不與你們四大家族結仇怨.如今你卻是帶著這麼多人堵在我們城主府面前所謂何事.目的也不言而喻吧.」

秦殊冷笑一聲.

林辰哈哈笑著.「為什麼.秦殊.你就別揣個明白裝糊塗了.這件事情是小輩之間的事情.你卻是親自帶著你的護衛去魔焰山.你這不就是去虐殺一些小輩的嗎.你這樣做不就要為那個小廢物奪取捨利.這麼多年你都看到了.這小廢物不管給什麼樣的修鍊資源都是沒有用的.你這樣就是不讓我們四大家族的人活.」

奪命舍利.雖說功能巨大.但也只是對待那些還未領悟到法則之力的人來說.

一般來說奪命舍利的奪取都是由那些小輩們之間去的.很少有老一輩的參與進來.

林辰也是為了自己的手下著想.這秦殊要是去了.這此奪命舍利那還能有指望嗎.以秦殊的境界走到那邊去還不是很橫掃一切的貨色.

林辰左一口小廢物.右一口小廢物.秦凡生氣了.泥菩薩還有三分脾性呢.誰能容忍別人總是指著鼻子罵自己廢物的.

秦凡看著秦殊微微一笑.「爹.這件事情讓我自己解決吧.」

秦殊點了點頭.

徵得秦殊同意之後.秦凡便是走了出來.他站到林辰的面前.針鋒相對.「既然你說這是小輩之間的事情.那就讓我們小輩之間自己解決了.你讓你們家中的小輩出來.我倒是想看看.到底誰才是廢物.」

最後一句話.擲地有聲.

林辰的眼眸微微一動.他疑惑一聲.「你就是秦凡.」

「是我.」

秦凡不卑不吭的道.

林辰拍了拍手掌.「很好.你能夠站出來說明你有骨氣.我還以為廢物都是沒有骨氣的人呢.」

秦凡心中雖然生氣.但還是強制性的壓抑下去.

林辰轉過腦袋.沖著後面的人群道.「林毅.你出來.」

林毅.在林家小輩之中算作一個天才.境界與秦雙相仿.不過由於戰技的原因.秦雙卻不是林辰的原因.

此時他站在秦凡的面前.閉而不語.而他因為常年侵在詩畫之中.身上帶有了一種書卷之氣.

秦凡淡淡開口.「動手吧.」

「我聽說過你.你敢跟我動手.足可以說明你勇氣可嘉.就算是你的哥哥也不敢跟我動手.」

秦凡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你話好多.你現在不就想揍我.想揍我你就動手呀.揍完了我還得去魔焰山呢.」

……

林毅的嘴角微微一抽.他從來沒見過如此變態的要求.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了.」

林毅咧嘴一笑.大手一翻.頓時一道滔天的火焰凝聚於手掌之中.

秦凡淡淡一笑.旋即他全身的氣勢也爆騰而起.他的氣息升騰的很快.很快的便是與林毅持平.

林毅感受到這氣息耳的時候不禁有些奇怪.他清楚.秦凡是一個廢物.但如今他的氣勢卻完全的不弱.

初感應到秦凡氣勢的林辰也是微微一怔.他清楚.秦凡明明就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但如今十八年之後的巨差卻是這般的大.

難道當初的一切都只是這秦殊的陰謀.

「死來.」

自仗自己境界高的林毅.心中也是有些驕傲.當即一拳便是沖著秦凡的臉上砸去.

秦凡的瞳孔急速的放大.感受到這一拳不弱的氣勢之後.冷笑一聲.當下也是一拳迎合上去.林毅修鍊的是火系.而秦凡則是空間的屬性.

秦凡的一拳看上去就像是頂著千斤重的力量.而林毅的力量自然也不弱.不過更重要的其氣勢如熊熊燃燒的火焰.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在那一瞬間每個人心中都有同樣的想法.那就是這秦凡肯定是腦袋被驢給踢了.要知道林毅要比秦梵谷出一個境界.這一個大境界的之差.那就是天壤之別.

這力量之上當然不會有人家強大.

轟隆隆.空間中傳來一陣音爆聲.所有人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因為這秦凡竟然紋絲不動.林毅竟然被砸退了數步.

林凡微微一愣.止住身子之後.獃滯的看了看微微發麻的拳頭.「五千斤的力量.這怎麼可能.」

五千斤的力量已經是直逼元始境了.但現在秦凡明明只有紫府的圓滿啊.

林毅被砸退了.雖然沒有受什麼傷.但明眼人都看出來落了下風.林辰眼光如此毒辣.他也是老謀深算的人.怎麼能清楚如果在這樣戰下去肯定沒有好果子吃.於是他攔下了林毅.

「秦殊.沒想到你這個老傢伙竟然隱藏的這麼深.騙了我們這麼久.這就是你當初傳的廢物.」

秦殊淡淡一笑.沒有去解釋.

在秦凡剛剛落地之時.秦殊就清楚此子體質特殊.日後若是有很好耳朵靈丹妙藥.天才地寶之類的.前途當真不可限量.這樣的體質看上去是廢物.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喜歡的眼紅.這就相當於那種不飛則已.一飛衝天類型的.

「如今.你也看到了.你的小輩並不是我家凡兒的對手.到底誰是廢物.也自然看得出來.你們不就覺得那奪命舍利給凡兒是種浪費嗎.那現在看來呢.都給我滾開.」

秦殊呵斥一聲.

這是**裸的打臉.在剛才林辰還大言不慚的說秦凡是廢物.但現在秦凡卻是用實際行動狠狠的抽了他們一個巴掌.

林辰很不甘心.本來想來侮辱一下人家的.但如今卻是灰溜溜的離開了.

秦殊看著林辰離開的背影.心中冷咧一笑.「老傢伙.待我凡兒取得奪命舍利.你就準備好棺材本吧.」

黃沙漫天.如掛下的一道珠簾.

蹬蹬蹬.

縹緲城的街道中.鐵蹄聲不斷.一匹匹烈馬如離弦的箭「嗖」的一下便是竄了出去.掀動路邊行人的衣角.

魔焰山相距縹緲城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距離的.少說也有千里之遠.

而這一路上.秦凡他們的一行人也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快馬.

雖說以秦殊的境界.完全可以瞬間便至.畢竟他已經領悟了空間法則.舉手投足之間撕裂空間.這些都是手到擒來的事兒.但如今他帶領了城主府的一干人馬.總不能拋下自己的隊伍不管吧.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盡余歡.今宵別離多.」

一個少年坐在牧牛上吟誦著這樣的詩句.忽地.就天邊傳來一道劍光. 那一抹劍光,凌厲,霸道,

牛背上的牧童抬起腦袋,瞳孔微微收縮,旋即從牛背的鞍旁掏出一根牧笛,他將牧笛橫在面前,

咔,

劍光劈在了牧笛之上,這牧笛竟然半點事兒都沒有,

「羅青衫,我知道是你,你可以出來了,」

接著,便是看見一道人影的跳躍,好似撕破了虛空落在了地面之上,他冷冷的看著眼前的牧童,「臭小子,快把內丹交出來,」

「內丹交出來?憑什麼,」

牧童反問了一句,這內丹是他廢了好大的力氣從一頭妖獸的體內剝奪的,這是一頭千年的赤焰獸,它體內的內丹對築固修為還有能保命,

他的母親幾年前因為上山砍柴,突然腳下一劃,隨即整個身子便是滑了下去,這從山下滑下去便是遇到了一頭猛虎,猛虎將她的母親給弄傷,還在她的大腿上咬掉了一塊肉,

這一來一去三年的時間了,母親的身子從那時候起就再也沒有好過,眼看壽元將近,他只能剝奪妖獸的內丹為母親續命,

「這內丹對你來說也是種浪費,你娘早死晚死都要死,還不如把內丹拿過來救救我的師弟,」

牧童冷笑一聲,「如此說來,你師弟是人,而我母親就不是人了,」

「這是你自己說的,你母親就算是續命了也活不長,你又何必獨吞呢,」

「這內丹本來就是我奪到的,你處心積慮的想從我的手中奪走,這本來就是你的不對,我就算是不將內丹交予你,你又能奈我何,」

羅青衫心中十分的憤怒,在他看來這內丹本來就應該是給他的,眼前這麼小的牧童硬生生的卡主了內丹,還不交給他,那就是在跟他抬杠,

他才不會想到自己這般大跟這麼小的孩子斗,有些丟臉呢,

羅青衫呵斥一聲,拔劍相向:「既然如此,多說無益,今天如果你能夠打的過我,那我就將內丹讓給你,如果你打不過我,那麼對不起,你不僅要將內丹交出來你的命還要丟在這兒,」

牧童冷哼一番,身上的氣息迅速的爆騰而起,他身上的氣息暴漲的十分的快,只見他猛地一拍馬背,旋即整個身子便是如同炮彈一般射了出去,

「你今天就算是殺了我也拿不到內丹,因為我已經給我娘服用了,」

羅青衫聞言更是憤怒,當下一劍便是刺了過去,這一劍沒有浮華的招式,只有凌厲的氣勢,氣勢駭人,

牧童見他刺來的劍,並沒有感到驚慌失措,而是雙腳空中併攏,接下來的一幕便足以讓人家瞪掉眼球,只見他的身軀竟然空中變換了方向,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一般來說是根本不可能出現這一幕的,

在空中改變動作容易,但改變方向那就難了,

而此時那一劍已經刺來,正好與牧童的身軀來了一個擦肩而過,

「今天,你別想在我這兒取得什麼好處,」

但見牧童的身子突然往下降,在距離羅青衫腦袋的時候,他竟然在空中翻了一跟頭,頭腳顛倒,手中的牧笛便是刺下,

牧童身軀靈活,但是羅青衫的境界卻是不低,下一刻羅青衫的身軀便是陡然消失了,

接著,首先看見的是一道巨大的拳影,這拳影直接愈演愈烈,直接向著牧童砸了過去,

砰,牧童嬌小的身軀直接摔了下來,

秦凡見此,臉色不禁有些難看,這個男人如此的霸道,而且還蠻橫不講理,心中的那一股熱血瞬間就被點燃了,

他很想衝過去揍那個男的一下,但是想來的此男人的境界應該不弱,從他剛才發出招式就可以看出來了,

牧童的境界和秦凡是差不多的,想來他剛剛抵擋住羅青衫的劍光,這手中的牧笛的的等級也第不弱了,

許是秦殊看出了秦凡的意思,他微微一笑,隨即雙腿一夾馬背,整個人的身子便是躍了出去,

他大手一抓,手中滾滾的源力,羅青衫抬頭看見了從天而降的手掌,剛想反抗,但已經晚了,滾滾的源力壓下,從他的腦袋上便是流出鮮血,然後整個身軀便是癱軟在地上,

他死了,

秦殊走到那個牧童的旁邊,將牧童從地上扶了起來,「這位小兄弟,你沒事兒吧,」

牧童一抹嘴角的血跡,然後站起了身子,拜謝道:「我沒事兒,老人家,剛才的事情謝謝你了,」

他的眸子之中出現了一絲譏諷,這是他在嘲諷他自己,剛才還說不讓他輕易得手的,但現實卻是給了他一個巴掌,他在自嘲自己的無用,

秦殊看出了他眸子之中的嘲諷,「小兄弟,如果你想提升自己實力的話,就拿著這個令牌去飄渺城的城主府,那裡會給你一些資源,你修鍊起來也會方便的多,我剛才聽你們的對話,看來你母親身體不是很好,你也可以去城主府,那邊會給你治療的,」

秦殊的心情很好,秦凡的回歸,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這隨便的搭救一個人也是舉手之勞的事情,當然這也是看他的心情,如果是在秦凡丟失的那段期間,他絕對不會插手管這件事情,就算是插手了也絕對不會這樣讓一個類似於拖油瓶的傢伙去城主府,

城主府又不是一個慈善機構,

牧童心中有些感激,顫顫巍巍的接過秦殊手中的令牌,然後便是告辭了,

魔焰山之所以被稱之為魔焰山是因為其山勢陡峭,而這山體的形狀像及了燃起來的熊熊烈火,

此時魔焰山中聚集了一些人,人潮擁擠,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