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楚無生來了!」

「白齊輸了?!」余長安愕然,一個上仙居然敗給九品大妖了?那以後廁所豈不是要蓋到妖界去?!

正胡思亂想着冷簾一把抓住她的手就衝進旁邊的城隍廟,知卿後面跟來還火速閂了門,他望着余長安就道:「娘親我沒有白菜幫子給容廿九怎麼辦?這下輸慘了……」

一聽這話容廿九立即從知卿衣領爬出來探出半個腦袋就說:「我現在支持兌成肉包子!」

「肉包子太貴了!十斤白菜幫子換一個包子!」余長安沖容廿九小聲說,語畢還趴在門縫往外瞧,見冷簾一聲不吭開口就問:「你不怕嗎?」

冷簾兩手抱在懷中,冷漠睨着她:「你們都這麼臨危不亂了,我還怕什麼,楚無生抓的又不是我。」

此話出口余長安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尬笑着挽住冷簾的胳膊彎就說:「好簾兒,一會兒我要是又被抓了你記得再去找我師父救我……」

「楚無生不會進廟的,放心好了。」說罷冷簾將胳膊抽出來靠在門上,撓了撓有些紅的耳尖繼續說:「主人一出事就想到姬幽奈,可有細想過我昨夜找來的救兵不是她而是楚無生嗎?」

得知沒有生命危險,余長安長舒一口氣,想到早上沒了後續的話題她這才問:「早上我們逃的匆忙,後來一路游耍我也忘了這回事,所以為什麼呢?」

「因為姬幽奈不願意救娘親,還是尐築殿下給我們指路去找楚無生的。」知卿搬來蒲草糰子放在余長安身後,隨後自己跑去一邊玩。

冷簾接着他的話補充道:「從一開始收主人為徒,到後來假意給您法術,然後放出您體質特殊的消息給六界眾生,為了就是逼您走上修鍊道路,日後為她所用。這個女人卑鄙至極,千年過去劣性仍存,主人,您再別指望她對您做什麼好事了。」

得到知卿和冷簾兩人的雙重證詞,余長安是不驚訝的。早在第一次見花月夜的時候她便對姬幽奈生了疑心,後來又發現她對自己的監視,如今知道這些確實也不是什麼難以相信的東西。

「她多次救我性命,在我恩情未報之前,她便還是我師父。」余長安牽上冷簾的手,看着她們掌心之間相連的劍氣說。

她確定劍氣會讓她們心意相通。

以及在姬幽奈無時不刻的監視之下,她不能說一句壞話,否則敵人就不止楚無生和白齊了。

「主人既有自己的打算,我自然不會幹涉,眼下當務之急是——」

。陸瑤提著彈弓邁步向前,一路小心翼翼的豎起耳朵聽著周圍的風吹草動,走了差不多十來分鐘的樣子,她突然看到前面的草叢裡有什麼東西在晃動。

她定睛一看,那是一個白白的,球狀的生物,它那小身影在綠色的草叢裡顯得異常顯眼,讓人一目了然,想不被發現都難。

陸瑤一看就知道那是一隻肥碩的雪兔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208章好用的異能 轟!

外邊傳來一陣抖動。

北陰酆都山平穩落地。

北陰酆都山門大開。

兩人飛了出來。

「老夫回去閉關了,你也回去吧。」玄老黑帝握著青蛇,目光轉向陸謙,「以中元紫君的性格,辰道人肯定是死了。」

所以不必擔心辰道人的報復,就看中元紫君什麼時候查到他們了。

玄老黑帝覺得要不了幾天。

畢竟誰都知道宙絕城主是過來報復陸謙的。

如今死在域外星辰,其中必定有陸謙本人的鍋。

再順藤摸瓜一查,肯定查出事情緣由。

這個過程要不了幾天。

「你儘管放心閉關,老夫必定能成就洞真。」

至於為什麼,玄老黑帝沒有細說。

陰景天宮的五斗靈君都有自己的秘密,玄老黑帝肯定也有屬於暗手。

陸謙也沒有細問,每個人都有秘密。

或許玄老黑帝私底下有個時間與外界比例幾百倍的小洞天也說不定

說罷,玄老黑帝消失在原地。

陸謙想了想,也飛回神門城附近。

閉關之前,還有事要做。

距剛剛宙絕城主尋仇,再到這個傢伙身死,也不過短短兩個時辰。

他那個兩個兒子還在神門城附近等候父親的好消息,現在陸謙過去把他們滅了。

神門城。

剛才那一場爆炸,使得城牆倒了大半,城內的居民拼了命跑出門外。、

看到城外冒出的火光,又嚇得跑了回去。

勾離王朝的鎮守使和城主都飛上天空,看着酆都府邸的方向。

爆炸第一時間,他們就把消息上報,上頭也沒讓他們插手,而是靜觀其變。

據說是宙絕城的人尋仇,不關勾離王朝的事,他們只需要維持秩序,不讓戰鬥的餘波波及城池就行。

神門城主望着熊熊燃燒的大火,說:「沒動靜了?結束了嗎?」

不到兩個時辰,宙絕城主還真是雷厲風行。

「酆都跑了,宙絕城主追了過去,應該差不多結束了。」

有心算無心。

對方一來就是殺招。

酆都一個不察,直接中招,僥倖逃跑也是帶着傷,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聽到宙絕城主斬殺酆都的消息了。

「說起來,好像是陛下滅了宙絕城主的肉身,才導致酆都被遷怒。」

「哈哈,想不到這老傢伙還是個欺軟怕硬的角色,酆都這下慘咯。」

眾人皆幸災樂禍。

勾離王朝和陰景天宮號稱合作,實際關係不比以前好到哪裏去。

雖然不像以前打得死去活來,私底下還是有很多摩擦,特別是在兩個門派融合在一起的情況下。

他們是樂意見到陰景天宮的大人物被殺的。

另一邊,一處閣樓之上。

二少主望着燃燒着大夥的酆都山,眼中閃過一絲快意。

「這下看你死不死。」

這時,側邊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身邊的僕從見到這個人影,頓時跪了下去。

「拜見大少主。」

這個人長相和二少主有幾分相似,氣質較為成熟一些。

「好啊,璟光,沒想到你還藏着這一招。」大少主冷笑。

忙活了那麼多天,想不到被璟光摘了桃子。

商人還是他那邊的,得知此消息,大少主當場殺了商人泄憤。

「哈哈,大哥莫怪,小弟也是為父親辦事。」璟光皮笑肉不笑。

宙絕城少主分為兩大派,一個大少主,另一個則是他。

兩人勾心鬥角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贏得父親垂青,成為下一任城主。

「你以為這樣就能獲勝嗎?該死的孽種,別忘了,我的母親是玉京山的人。」大少主聲音忽然低下來,惡狠狠道。

血傳玉皇派後台是玉京山,他們從血脈上都是中元紫君的孫子。

論血緣親近,還是大少主更勝一籌。

「那又如何?別忘了你有把柄在我手上,惹怒了我,拼了命也要把你拉下來。」

聽到孽種兩個字,璟光面沉似水。

旁邊幾個奴僕手下嚇得趴在地上,心裏暗恨自己為何長了一雙耳朵。

「別爭了,本座宣佈,你們誰也別想繼位了。」

兩人耳邊傳來一個男子戲謔的聲音。

「誰?」

大少主聽到這句話,怒火騰地一下起來。

轉過頭去,想要找到聲音的主人,將其碎屍萬段。

身後站着一名黑袍道人。

道人樣貌年輕,面白如玉,烏黑長發如瀑披散身後,一雙漆黑深邃的雙目,彷彿能看穿人心。

「酆都!!」

見到此人樣貌,璟光驚呼出聲。

隨後眼前一黑,等回過神來,兩人已經出現在北陰酆都山。

嘶嘶嘶!

長蛇吐息,扭動着身子從山峰上爬下來。

鐵狗有序地擺出陣型,大軍壓境。

有了天河和通幽兩人率領,長蛇鐵狗顯得極有章法,很快兩兄弟被逼到了死角。

「酆都爾敢殺我?我爺爺是中元紫君!」大少主色厲內茬道,「若不放了我,他日必定滅你滿門!!」

「傻子,我放了你,你就不會報復了?通幽,上!!」

一個比周圍長蛇大了數圈的幽冥天蛇緩緩爬來。

幽綠的豎瞳帶着一絲貪婪。

「不會的,我會親自向父親求情。」死到臨頭,兩兄弟嘴巴也不硬了。

「哈哈,那就多謝兩位少主,下去替我求情吧。」陸謙暢然大笑。

「什麼?」

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隨後眼前一黑,徹底失去意識。

滅掉兩人,陸謙駕馭遁光,在神門城主驚愕的目光下,來到酆都府邸下方。

他把法陣移到了洞府下方的密道,剛才便是從這個地方逃離。

剛一進入密道,看見數百道兵搬運着法陣材料。

第一無量滿頭大汗修復法陣,而姐妹兩人則是在旁邊指揮調度。

「幹什麼?」

陸謙的聲音把眾人嚇了一跳。

「大人,你怎麼出來了?」第一無量也心驚肉跳。

眾人按照陸謙的吩咐,等兩人先後進去之後就看守法陣,下一次陸謙再出來,就迅速毀掉法陣。

由於另一邊的星辰破滅,導致此地法陣故障。

眾人修了半天,發現陸謙就在身旁,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驚訝。

「沒事,宙絕城主死了。」陸謙笑道,「邀月,一會幫我清點一下物資。」

說罷,大手一揮,將眾人收入北陰酆都山。

眾人看到眼前堆成幾座小山的絕世珍寶,當場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我選擇……」郁盼望用蚊子一樣地聲音說。

她瑟縮著身子,眼神在眼前的兩個「人」的影子之間游移。

「你讓那個女人出去。」郁盼望似乎是艱難地作出了決定,然後態度也變得強硬起來。

「黃思佳」輕笑一聲:「到底還是……選擇了……」

她乾脆地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絲毫不在意自己全身上下只有那一雙黃色短襪,徑直走到教室的後門口,一把拉開了門。

而「徐捷」則意得志滿地附身上來。

就是現在!

郁盼望深吸一口氣,使出了全身的力量,踢向了「徐捷」的胯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