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死也不讓你得到!」姜元白,腳踏虛空衝到了黑色的界尊強者身前自爆,星辰閣第一老祖自爆,黑暗神殿老祖自爆。

如同一陣元氣風暴,朝著那金色的紀元之書衝去,他們知道,即使他們這些人一起自爆,也不可能對那個界尊境的強者造不成致命的傷害。

但是他們卻能夠阻止那本金書落入這個界尊的手中,十幾名凝魂巔峰,七八名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老祖們,衝到了金書的身前,有默契的自爆起來。

這些人已經是修為驚天的大能,自爆起來,威力何等之大,即使是那名界尊境的強者,也心神震動,避其鋒芒。

這些老祖的自爆之力,形成一股風暴,朝著金色的書籍席捲而去,整個天道山在這一股風暴之下,瞬間消失不見,無論是天道宗的弟子,還是黑衣界尊的手下,都湮滅在了這狂暴的風暴之下。

洛天獃獃的看著風暴的席捲到天空之中,強烈的悲傷之感瞬間瀰漫在洛天的心神之中,雖然洛天早就知道,這一切可能是虛幻,但是也是在天道宗呆了不短的時間,早就拿天道宗當成了第二個家,此時家園被滅,洛天哪裡能夠不心痛。

「該死!」一道冷哼之聲出現在天空之中,黑衣的界尊強者臉色蒼白的站在那裡。

雖然姜元白等老祖的自爆,不至於要了界尊強者的性命,但還是對其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噗……」黑衣界尊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血液遁入到虛空之中,不知道飛向何處。

「嗡……」畫面截止到此,便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之下,不過洛天也能猜出,整個仙古大陸,已經徹底被滅。

意識慢慢的回歸,洛天終於恢復了自己原來的狀態,周圍的景象也是變成了剛進入仙古遺地之時的破敗景象。

「吼……」洛天仰天長吼,兩行血淚順洛天的眼角流淌而下,狂暴的氣息在洛天的身上升起,周圍本就不多的小山,在這股氣息之下,轟然破碎,化成塵埃,飄散在天地之間。

與此同時,洛天方圓百里之內,也是陸續的出現了人類的氣息,聽到這一聲長吼,紛紛心中驚嘆。

在這仙古遺地之中,十萬天元大陸的天才,現在只剩下幾萬人,這幾萬人大部分都同洛天一樣,臉上露出悲傷之色,也有人目光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像在洛天幾百裡外的一身黑色的年輕人,嘴角則是微微的翹了起來,此人正是來自西域的天才。 第六百四十四章對天起誓

洛天此時的狀態極為不穩定,識海之中許久沒有動靜的紀元之書,隱約間有著開啟之意,一絲絲血紅色的元氣,從紀元之書中最後一頁流淌出來,朝著洛天的丹田匯聚而去。

「回去!」洛天冷哼一聲,目光中露出冰冷之色,此時洛天對於紀元之書,已經不帶有絲毫的感激。

當初紀元之書,帶走了自己的絕世體質,如今,紀元之書,又帶走了仙古大陸之上所有的生命,這讓洛天心中對紀元之書忌憚的同時,也多了一抹恨意,雖然洛天知道,這一切,都是人類的貪婪所至,並不怪這個絕世的寶物。

洛天輕輕的撫摸著地面,雖然時間不知道過了多少年,但是洛天還是能夠在這裡感激到一絲天道宗的氣息。

「這裡是天道宗的遺址,雖然經過多年的磨礪,但是真正的寶物絕對不會被埋沒塵封!」有人低吼,將洛天的喚醒。

「對,這裡是天道宗,有著師祖的傳承,我不允許任何人,觸碰師祖的傳承!」洛天低吼,目光中露出堅定,隨即想到了那個為了弟子付出了一切的老人,眼中不禁又有些濕潤起來。

洛天感傷的同時,身體之中也是傳來了陣陣的轟鳴之聲,由於之前那些狀態,自己被封印起來的三魄,也是緩緩開啟,身上的氣勢,再次陡然攀升起來。

「吸!」洛天大口一吸,天地間的元氣再次朝著洛天匯聚,龐大的元氣漩渦,不斷的衝進洛天的身體之中。

仙古大陸雖然破滅,但是那比起天元大陸還要濃郁的元氣,卻是沒有消散,在洛天這麼一吸之下,百里之內的元氣頓時一空。

「有人晉級了?」洛天附近的天元大陸的天才們臉上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剛剛從那個世界之中出來,便有人晉級。

「祭魄後期……祭魄巔峰!」洛天身上的氣勢一直攀升到祭魄巔峰才停了下來,目光深沉的看向四周,臉上露出一絲柔和之色。

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了祭魄巔峰,洛天沒有絲毫的喜色,臉上露出猙獰,大吼一聲:「天屍宗,我洛天今日在此立誓,此生,必滅天屍宗!」

「那是洛天,天道宗的張道天小祖宗?」人們隨著元氣的流動和洛天的吼聲,來到了洛天的身前。

此時,無論是哪一域的天才,看向洛天的目光也不在是那麼敵視,因為他們之前也是深深的融入到了那個世界之中,又是天道宗的弟子,對於現在的洛天完全是另外一種眼光。

「洛天!」人們紛紛沖著洛天打著招呼,眼中露出一絲柔和之色。

看到周圍一個個熟悉的臉龐,洛天也是難得的露出一絲暖意,輕聲開口:「眾位,想必眾位已經猜到了,眼下,我們最大的敵人,便是天屍宗,仙古大陸,已經被滅,但是天元大陸還在!」

「想要不讓天元大陸發生同仙古大陸一樣的慘劇,那麼我們的實力就要變強,這天道宗各個老祖的傳承,我不會同你們爭搶,但是丹祖的傳承,我必須要拿到,還有天道雷霆劍,我要找到,帶給我的師尊,張道天!」洛天的話音清晰的停留在人們的耳中,讓這些人心中升起一絲迫切的感覺。

「洛天!」鄭欣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難過的心,有些恢復過來,看向化成一道流光出現在自己身前的鄭欣。

鄭欣難道的沒有話嘮,臉上露出悲傷之意,同洛天一樣,鄭欣跟任宏志這一群人已經產生了深刻的友情,看著任宏志等一干人,自爆而死,鄭欣恨不得馬上去跟天屍宗拚命。

但是鄭欣此時已經徹底的明白過來,天屍宗的強大,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人們的想象,比起仙古大陸來,天元大陸的實力,卻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要不是有著仙古大陸的阻攔,天元大陸,想必會比仙古大陸更加凄慘。

「去吧,大家去搜尋一下!」洛天臉上露出笑意,沖著周圍已經圍攏在身邊的幾千人喊道。

「還有,請大家不要因為一些不必要的東西出手,自相殘殺,畢竟現在我們要保存實力,回到天元大陸之上,天屍宗,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洛天再次叮囑了一翻之後,便帶著鄭欣朝著天道宗的遺址飛去。

其他人見此,也是紛紛朝著天道宗的遺址飛去,不斷的尋找著自己熟悉地方。

洛天和鄭欣飛在遺址,雖然天道山已經崩塌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有洛天強大的神識在,地面之下幾萬丈也逃脫不了洛天的尋找。

「找到了,這裡曾經是慕容誠老祖的住處,你去吧,想必得到了慕容老祖的傳承,你的實力會升起一大節!」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拳轟出,一個黑色的洞穴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

鄭欣也不客氣,飛身鑽進了洞口,與此同時其他人也是紛紛尋找到了天道宗各老祖的以及各長老的地方,一時間,這片遺地之中轟鳴四起。

洛天龐大的神識不斷的搜尋著,時間緩緩流逝,一道漆黑的洞口,引起了洛天的注意,神識順著洞口掃了進去。

這一掃之下,洛天的臉上立刻殺意瀰漫,目光之中帶著冰冷,一拳轟在地面之上。

「轟隆隆……」地面在洛天這滿寒殺意的一拳之下,頓時被掀開了一大片,露出了地面之下的景象。

一個黑衣青年,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感覺到洛天的存在,黑衣青年,眼中殺意一閃,隨後消失不見。

而青的身前,幾名天元大陸之上的天才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青年的身前,臉色露出青紫之色。

「西域!」洛天冷哼一聲,目光冰冷。

「洛天,我沒找你,你卻自己送上門來了,之前你無緣無故殺我西域同伴,這筆賬得算!」青年身上紫氣瀰漫,陡身飛起,落在了洛天的對面,輕聲開口。

「說,你們這些人,跟天屍體到底是什麼關係!」洛天輕聲開口,在他的眼裡,這名黑衣青年,已經是個死人,單單青年平白無故的斬殺天元大陸之上的天才,洛天便不會放過他!

「呵呵,你認為我會說么?」青年雙手微張,紫色的毒氣,從青年的身體之中散發而出,與此同時,陣陣的蟲鳴之聲,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第六百四十五章再遇蠱毒

「毒?「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他接觸過毒的可怕,古雷便是毒屬性體質,當初在煉體境的時候,自己一不小心都是招了古雷的道,讓他痛苦不堪,如今再次遇見使毒之人,而且還是祭魄後期的毒屬性的西域神秘的天才,洛天也不得不加起十二分的小心。

但是洛天也是有著自己的本錢,那就是毒的剋星,碧晶琉璃火,現在已經不在那個世界當中,洛天的任何手段都可以施展,當然也包括那恐怖無比的碧晶琉璃火。

「殺!」洛天抽身而動,化成七色的長虹朝著黑衣的青年衝去,瞬間出現在青年的身前,滅生一拳轟出,轟向已經被紫意包圍的青年。

青年怡然不懼,臉上也是同樣冷淡無比,紫色的拳頭狠狠的迎上了洛天的滅生拳。

「砰……」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如今已經是祭魄巔峰的強者,無論是肉身還是元氣,體質方面都是完全碾壓青年,一拳滅生,祭魄初期的天才都抗不住。

兩拳相撞,黑衣青年,臉上露出一絲驚詫,整個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倒飛了出去,彷彿一座小山一般砸在了裡面之上,捲起大片塵土的同時,一個深深的大坑也隨之出現在青年的身下。

「嗯?」洛天眉頭微皺,目光之中露出一絲疑惑,雖然自己剛才看似佔了上風,但是洛天卻是明顯的感覺到,紫色的元氣順著自己的毛孔鑽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讓自己的元氣一頓。

「可怕的毒啊!」洛天輕聲呢喃,光是一絲元氣就能讓祭魄巔峰的洛天修為運轉的有些緩慢,若是一般的祭魄境的強者,在這一拳之下,絕對受到不輕的創傷。

「怎麼這麼強,看來不能硬拼!」黑衣青年也是心中駭然,他已經很高看洛天的,卻是沒想到,洛天僅僅一拳,就讓自己狼狽無比。

洛天眼中的殺意沒有絲毫的減弱,身體之中火屬性元氣一震,將那絲紫色的毒氣祛除,飛身再次朝著黑衣青年衝去,一拳滅生,一拳輪迴,相繼轟出。

「該死!」黑衣青年臉上露出猙獰之色,知道肉身不是洛天的對手,雙手開始飛速的變化起,雙手周圍紫氣瀰漫,化成一隻紫色的大手,朝著洛天狠狠的拍去。

「滾……」洛天低吼,聲音之中彷彿帶著天地之威,調轉身軀,兩拳狠狠的迎上了天空之中紫色的大手。

「砰……」沉悶的響聲再次響起,在洛天的兩拳之下,黑衣青年使出的地級中階武技,轟然破碎,化成陣陣的紫氣,飄散在洛天的周圍。

「呵呵!上當了吧!」黑衣青年臉上露出冷笑雙手狠狠的一抓。

在這一抓之下,被洛天擊散的紫氣,瞬間將洛天包圍起來,不要命了一般順著洛天身上的毛孔鑽進洛天的身體之中。

「嗡……」陣陣的蟲鳴之聲隨後響起,青年隨後大手一揮,無數的身上帶著紫色的小點,從青年的手中飛出,鋪天蓋地,朝著洛天圍去。

「呵呵,五行門的天才,不過是個莽夫而已,不知道將你擊殺,回去之後會得到什麼天大的賞賜!」黑衣青年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此時洛天也是感覺到了自己的大意,進入到祭魄巔峰,讓洛天有著不小的自信,完全有信心,碾壓所有祭魄境的強者。

無數的紫色氣息,鑽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身體之中的元氣立刻運轉緩慢起來,一股冰冷的氣息在紫色的元氣之中傳出。

洛天連忙催動身體之中的火屬性元氣,去抵禦那有些恐怖的毒氣,但是隨後,洛天便聽到了蟲鳴之聲。

無數的小點,瞬間將自己圍了起來,與此同時,還在洛天身體之外的紫色毒氣卻是消失一空,被這些紫色的小點所吞噬。

洛天神識中那些紫色的小點根本就數不過來,如果只是單一一個的話,肉眼也是發現不到。

「蠱蟲!」洛天低呼一聲,他曾經幫陸鯤鵬祛除蠱毒之時,便跟蠱蟲打過交道,此時看見如此多的蠱蟲,洛天也是心中凝重,當初一隻蠱蟲,便元靈境的陸鯤鵬差點沒命,如今這數不輕的蠱蟲,若是進入自己的身體之中,會讓自己變成什麼樣。

就在洛天愣神的一瞬間,將洛天周圍的毒氣吸收一乾二淨的蠱蟲卻是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一股貪婪之意,傳遞在洛天的心神之中。

「它們是想吞噬掉我身體之中的毒!」洛天隨後明白了過來,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

雖然蠱蟲們圍繞在洛天的周圍,但是同時也似乎有些猶豫,總感覺洛天的身體之中,有什麼讓它們恐懼的東西一般。

「嗯?」黑衣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這些蠱蟲是他一直培養起來的,花費了他幾十年的心血,黑衣青年用這種方法不知道陰死過多少祭魄巔峰的強者了。

眼下這些每次一看見自己發出的毒氣,就興奮無比的蠱蟲們,居然沒有朝著洛天的身體之中鑽,這讓青年有些疑惑起來。

「給我死!」黑衣青年臉上露出狠色,奇怪的音調從青年的口中傳出,讓洛天周圍密密麻麻的蠱蟲一陣,隨後沒有絲毫的猶豫朝著洛天衝去。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隨後丹田之中那許久沒有動用過的綠色火苗,砰然而動,一絲灼熱的氣息從洛天的身上散發出來,碧綠色的火焰化成道道細微的長龍,不斷的遊走在洛天的經脈之中。

而進入到洛天身體之中的毒氣,在綠色的火焰之下,轉瞬間便消散一空。

與此同時,那紫色的蠱蟲也是剛剛鑽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剛一進入,便迎上了碧晶琉璃火,在碧晶琉璃火下,直接化成了紫色的粉末,留在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片刻的時間,無數的蠱蟲便化成了粉末,留在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心神一震,臉上露出一陣大喜之色。

蠱蟲雖然死去,但是讓洛天沒有想到的是,蠱蟲死去之後那紫色粉末一樣的東西,卻是化成了滾滾的元氣,讓洛天祭魄巔峰的修為,再次增加了一絲。 第六百四十六章天屍宗的目的

「看來大危機之下,也是隱藏著大機遇這句話是沒錯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手中則是打出了一條條的火龍,將沒進入自己身體之中的紫色蠱蟲給圍了起來。

「祖火!碧晶琉璃火!」黑衣青年看見洛天祭出的祖火臉上露出震動之色,沒想到洛天居然還有如此逆天的火焰。

青年愣神之間,洛天也是打出了近百條的火龍,將黑衣青年放出的蠱蟲圍的死死的,根本沒絲毫的逃跑的機會。

「嗡……」紫色的蟲群,散發著陣陣的懼意,被碧綠色的火焰圍在那裡,洛天的神識中,那些個蠱蟲有些猙獰的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甚至有些靠近火焰比較近的蠱蟲,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焚天離火陣!」洛天手掌朝著虛空一拍,滿天的火海瞬間將那數不盡的紫色蠱蟲淹沒一空,片刻的時間,便再次化成了紫色的粉末飄散在天空之上。

「可不能浪費啊!」洛天低笑一聲,大口一吸,將紫色的粉末和碧晶琉璃火再次吸進了身體之中。

「轟隆隆……」洛天的身體之中發出陣陣沉悶的響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滿意之色。

「還有么?」洛天臉上帶著玩味,看向青年,腳踏虛空再次朝著黑衣青年飛去。

「噗……」黑衣青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那些蠱蟲是他畢生的心血孕育出來,早就已經和他心神相連,如今被洛天消滅一空,讓青年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創傷,恨不得將洛天生吞活剝了。

「逃!」青年臉上露出一絲果斷,知道現在自己遠遠不是洛天的對手,決定先逃走,尋找到同伴跟其匯合之後,在想辦法除掉洛天。

青年一口精血噴出化成滾滾的修為,同時手中符篆飛動,幾枚黃色的符篆,貼在了身旁幾名之前被他擊殺掉的天元大陸的天才的身上,朝著遠方飛去。

「控屍符?」洛天看見青年飛出的符篆,眼中冷意更勝,當初李修平便是用的這些符篆,這個符篆跟著天屍宗有著莫大的關係,如今青年用出,洛天已經有著不小的把握,這個青年,必然也是天屍宗的一個。

「砰……」一拳轟出,驚天動地,幾名屍體身上的控師符瞬間掉落,洛天腳踏封天步,瞬間出現在了已經逃到了萬丈之外的青年身前,輪迴一拳再次落下。

輪迴通道再現,強大的吸力作用在燃燒精血逃走的青年的神魂之上,讓飛行中的青年,身形一頓。

「給我出來!」洛天冷哼一聲,另外一隻手上傳來恐怖的吸力,同樣作用在了青年的神魂之上,讓青年更加痛苦起來。

如今的洛天實力已經堪稱恐怖,緊緊十幾息的時間,黑衣青年的神魂便落在了洛天的手中,發出凄厲的喊叫。

「搜魂!」洛天雙眼如電,灰色的神魂出從肉身之中飛出來,灰色的大手,狠狠的按在了黑衣青年的神魂之上,讓黑衣青年停止了嘶吼。

與此同時,黑衣青年的這些年所經歷過的事情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讓洛天震驚不以。

十五息后,洛天的神魂回到了肉身,睜開雙眼,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而青年的神魂則是依然停留在洛天的手上,只不過不再低吼,灰色的雙眼之中露出一絲迷茫。

洛天沒有理會青年的神魂變成了什麼樣子,而是雙眼布滿了震驚,剛才搜索青年的神魂之後,洛天的心中便掀起了驚天巨浪。

青年的記憶之中,整個西域,已經完全變成了天屍宗獨有,勢力完全超越任何一個宗門,甚至實力,比起整個北域來也是強了不知道多少,這讓洛天心神震動無比。

而且洛天還從青年的記憶中得知,就在不久之後,整個西域,便會掀起戰爭,要血洗整個天元大陸,其中最重要的一環,便是自己識海當中的紀元之書。

天屍宗血洗整個天元大陸的目的,便是用整個大陸的生靈的血氣,讓天屍宗的老祖去恢復當年在仙古大陸所受到的傷害,也要再次吸引出紀元之書,通過紀元之書,開啟他傳說中的紀元之門,進入到所謂的長生界。

長生界這個名字,洛天很是陌生,但是每個天屍宗的弟子卻是一點也不陌生,大部分天屍宗的弟子,都是被這長生界所誘惑,才選擇的進入天屍宗。

因為長生界,就像他的名字一樣,進入到長生界,就會永遠的活下去。

修士,修士,最終追求的便是長生,但是洛天卻是知道,修士雖然比起普通人的壽命長久了許多,但是終究還是有限制的,就連界尊境,也是有著限制,不可能永遠的活下去。

而傳說長生界,只要進入,便會獲得永久的生命,這怎麼能不讓修士瘋狂。

搜索了青年的記憶,洛天眼中逐漸的凝重起來,他凝重的不是天屍宗將整個西域全部佔領,而是凝重天屍宗若是將這個消息放出去,那麼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選擇倒戈天屍宗,去同天屍宗合作,去血祭大陸,開啟那傳說中的紀元之門。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變強,變強,祭魄巔峰還不夠,只有進入凝魂境,才有一線希望,甚至凝魂境也不可能,只有進入那飄渺的界尊境,才有可能阻止!」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堅定之色。

「當然還要幫一切跟我有關係之人提升實力,而這仙古遺地之中十二道門的傳承無疑是最好的選擇!」洛天低聲自語,目光看向鄭欣的方向,元氣大手探出一把將青年的神魂和肉身捏爆,畢竟琉璃火飛出,將青年湮滅。

隨後洛天便一頭衝進了之前黑衣人呆過的地洞之中,洛天知道,這就是他要尋找的司徒辰的住處!

「嗡……」洛天的身影出現在黑暗之下,強大的神識不斷的擴張著,整個地下的景象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十息之後,洛天雙眼露出一陣喜色,手中發出陣陣的波動,不斷的轟擊著前方的碎石。

片刻的時間,在洛天的轟擊之下,一個寬敞的大殿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讓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柔和,這個大殿,洛天再熟悉不過,這裡正是司徒辰的洞府,洛天變成張道天時,無數次出入過的洞府。 第六百四十七章天道雷霆劍

洛天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象,雙眼之中露出一絲淚光,洛天沒想到,經過了那麼強烈的爆炸之後,司徒辰的洞府居然還存在著。

視線所至,司徒辰的雕像,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洛天倒身一拜,目光之帶著恭敬,帶著回憶,磕下三個響頭。

看著司徒辰的雕像,洛天不由的又想起了當初司徒辰為了讓張道天逃走選擇自爆的一目,心中感動輕輕的嘆了口氣:「師祖,放心,我一定會為整個天道宗報仇!」

站起身,洛天看向四周,發現司徒辰的洞府之中依然非常簡陋,沒有什麼好東西,經過歲月的磨礪,也是鋪滿了塵埃。

洛天沒有思考其他,只是將整個洞府打掃了一遍之後,將整個洞府收進了儲物戒指之中。

「轟隆隆……」洛天將整個洞府收進儲物戒指之後,洛天也隨之處在了地面之下,四周變成了碎石和泥土,讓洛天驚喜的是一道微弱的光芒,出現在洛天百丈之外。

「天道雷霆劍!」洛天眼中露出一絲驚喜之色,雖然被泥土掩蓋,但是還鋒利的氣息,還是讓洛天一眼便認出來了,那一絲光亮便是天道雷霆劍。

閃身來到光亮的近前,一把將其從泥土之中,抽出,將整個黑暗的空間照亮。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