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汪哥,我覺得,那些老闆在你的面前,不算什麼的,就算是他們很有錢,看見你了,還不是要賠上笑臉的,否則,他們過不好日子的。」

孫思維已經習慣了汪曉兵高人一等的神態,沒有辦法,他如今的一切,都是依靠著汪帆,才有可能得到的,就算是在市委辦表現不好,但上面的領導,也不會怎麼說,畢竟要顧及到汪帆的面子。這種拉虎皮做大旗的事情,孫思維是不會錯過的,直接和汪帆接觸,孫思維還沒有資格,不過,能夠時刻和汪曉兵攪在一起,效果是差不多的,至少市委辦的人都知道了,他是汪帆很欣賞的幹部。

汪曉兵是不會喝一般的酒的,要麼就是茅台,要麼就是五糧液,這年頭,茅台酒和五糧液,都是限制供應的,不過,汪曉兵還是能夠隨時喝到的,孫思維就沒有這樣的本事了,所以說,汪曉兵早就有準備,帶來了茅台酒。

孫思維鬆了一口氣,他確實請不起客,也料想到汪曉兵不會要他請客。遭遇這樣的情況,汪曉兵的內心,並不是很舒服,甚至是有些厭惡,在這種情況的刺激下,孫思維特別想出人頭地,想著掌握權力,他知道,汪曉兵沒有什麼真正的能力,不就是有了一個好父親嗎。

「孫科長,怎麼想到請我吃飯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喝下了第一杯酒之後,汪曉兵很快開口說話了,其實,他也不看重孫思維,感覺到孫思維總是有些陰,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心裡想的卻有些齷齪,和自己不是一類人。

「沒什麼,就是想著請汪哥吃飯,這麼長時間,沒有在一起聚聚了,單位上的事情多。」

「好了,你就實話實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我可不願意動心思猜想,我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的,懶的想那麼多的,我可比不上你啊,在市委辦工作,時時刻刻跟隨領導。」

「真的沒有什麼大事情,就是前兩天,看見周天浩寫入黨申請書了。」

「哦,你說到的是這個情況啊。」

汪曉兵臉上的神色沒有多大的變化,孫思維有些奇怪,這不符合汪曉兵的性格,想當初,周天浩剛剛到市委辦那會,汪曉兵很是不服氣,對周天浩看不慣,現在是怎麼了,難道說汪曉兵不在乎周天浩了嗎。

「汪哥,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情,我就是隨口說說,市委辦的工作很忙。」

汪曉兵沒有繼續說周天浩的事情,要孫思維喝酒。汪曉兵在市委辦,還有其他的關係,超過了和孫思維之間的關係,他已經知道了,孫思維對周天浩很不感冒,一方面,是因為兩人是競爭對手,周天浩對孫思維,已經形成了威脅,另外一方面,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不過,汪曉兵不蠢,市委辦發生的事情,他大都知道,也判斷出來了,孫思維對付周天浩,多半是出於個人的利益,現在,孫思維找到自己了,說到周天浩的事情,無非是想著自己在後面幫忙造勢,通過上面來打擊周天浩,這樣的事情,孫思維不會做。

汪曉兵做事情,並非是愣頭青,畢竟在財政局工作,加之父親的教育,他其實明白很多的事情,孫思維居然想著利用自己,來對付周天浩,這令他很不爽,感覺到自己被人利用了,面子有些掛不住了,但汪曉兵不會直接發脾氣的,在孫思維面前發脾氣,沒有必要。

孫思維很聰明,看見汪曉兵不感興趣,也就沒有說話了。

一直到吃飯結束的時候,汪曉兵才開口說到了周天浩的事情。

「孫科長,你和周天浩在一個辦公室工作,這是緣份啊,我覺得吧,有什麼不好說的話,大家在一起吃頓飯,娛樂娛樂,一切的事情都解決了。」

汪曉兵說的雲淡風輕,孫思維卻很快明白意思了,他忽然覺得眼前開闊了,原來辦法還是有的,只是自己沒有想到。

周天浩對孫思維的意見很大,但還沒有到那種必須要翻臉的地步,依照周天浩的見識,早已經看出來孫思維的意思了,實話實說,兩人是競爭對手,自己到市委辦來了,肯定對孫思維形成了威脅,這種競爭,如果是在良性循環的基礎上進行,周天浩願意接受挑戰,兩人從工作上比拼,有了這樣的一個競爭對手,反而是好事情。

當初對付劉光俊,周天浩沒有絲毫的猶豫和愧疚,後來對付申言昌,周天浩同樣不後悔,只要是對手採取低劣的手段,危機到自己的前途了,周天浩就會毫不遲疑的下手,這是他的原則,不會動搖的原則,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何況是正當防衛。

孫思維前兩次的小動作,周天浩完全都識破了,在閱歷豐富的他看來,這都是一些小兒科的動作,算不上什麼真正的計謀,周天浩也認識到了,在市委辦這樣的單位,依據自身的地位來看,還不會經歷多少的驚濤駭浪和殘酷的鬥爭,除非你達到了一定的地位,除非你威脅到了他人的權威,除非你擋住了他人進步的階梯了。

孫思維的小動作,目前來說,沒有對周天浩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威脅,相反,周天浩通過了一些看似簡單的解釋,很輕易就戳穿了。所以,周天浩認為,孫思維不會有什麼很突出的動作,也想不到什麼好的計謀,不值得考慮。鑒於這樣的情況,他完全沒有必要,直接和孫思維翻臉的。

修改了入黨申請書和思想小結,周天浩想著交上去了。

孫思維抱著一疊文件,進去了辦公室。

「周科長,下午有沒有什麼事情啊?」

「沒有什麼事情啊,孫科長是不是有什麼指示啊。」

「哪裡敢有什麼指示啊,你看,我們在一個辦公室,都這麼長時間了,你到市委辦來,我也沒有請你吃飯,下午沒有什麼事情,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吃飯。」

周天浩有些奇怪,孫思維怎麼說到了請自己吃飯的事情,難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要說孫思維這樣的性格,想著和自己緩和關係,那是沒有多大的可能的,不過,兩人在一個辦公室裡面做事情,抬頭不見低頭見,一起出去吃頓飯,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好啊,那下午就一起出去吃飯,不過我是新兵,要向孫科長學習,下午我來請客。」

「誰請客的事情,我們就不要爭論了,我雖然先到市委辦來工作,其實也沒有學到多少的東西,就說這起草材料,兩年時間了,我還是有些不適應。」

周天浩笑笑,沒有說話,看來孫思維沉不住氣,自己到市委辦來的時間不長,就開始起草材料了,而且寫的還不錯,孫思維不服氣,這也難怪,重生之前,周天浩不知道見過多少的材料,也寫過不少材料的,進步當然快了。

「周科長,說定了,下班的時候,我們一同出去,我還有些事情,你先忙著,現在快到下班時間了,我還要給唐秘書長送材料去。」

孫思維從辦公桌裡面,拿出來一個文件夾,邊說話邊將所有材料夾好了,對著周天浩笑了笑,拿著文件夾出去了。

接連被孫思維算計了兩次,周天浩有著充分的警惕,不過,這吃飯的事情,太過於普通了,就是周天浩和孟風朗一起,就出去吃了好幾次的飯了,市委辦裡面也是這樣,關係好一些的,或者和市直單位有些聯繫的,經常邀約出去一起吃飯,綜合科的事情有些多,大部分的時間,大家都是忙於工作,再說了,能夠在綜合科工作,表示有能力,都是被另眼相看的,對自身的要求也是有些嚴格的。

下班時間很快到了,周天浩是嚴守時間的,這是他的習慣,不管什麼時候,都要堅持的。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不過,孫思維並沒有馬上出現在辦公室,五分鐘過後,孫思維才出現在辦公室。

「周科長,不好意思啊,剛才唐秘書長要看完材料,我等了一會。」

周天浩笑著站起來了,他覺得,孫思維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是一個稚嫩的小青年,唐元坤是什麼身份,簽署文件的時候,怎麼會要你在旁邊等著,又不是急需批閱的文件,都是常規性的工作。孫思維這樣做,不過是想著顯示一下,自己很忙,很受領導器重。 那些女兵本來看到小軍第一個跑回基地,都認為他是這個部隊中的尖兵,這麼年輕的尖兵,真的很少見,直到龍三跑到他的身邊,大聲的喊出局長這個職務時,才真正讓她們震驚,他是軍安局的局長?真是不可置信。

小軍走到他們的近前,那剛剛被背包帶擋住的肩章,上面閃閃發光的將星,才讓她們不得不相信,這個年輕的男人真是少將局長。

「首先歡迎你們的到來,作為華夏第一批接受特種訓練的女兵,你們勇於前來的精神是值得讚揚的,也希望你們在這裡的日子能夠成為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光。同時,我要告訴你們,這裡不是混日子的地方,能夠從我這裡畢業出去的兵,都是最好的兵。」小軍先揚后抑的說了兩句,對於這些女兵,在他的心中,並不抱太大的希望,不要說是男兵的百分之七十,就是一半,她們都不一定做得到。

看到龍組和蘇國王志等人也跑進了基地,小軍在女兵客套的掌聲中轉身離開女兵的方隊,沒有指示這些女兵應該做什麼,也沒有給她們一個領導應該具備的基本客氣。走到大山的身邊,站立等待著部隊的歸來。

前來受訓的女兵有很大一部分都做過文職工作,心思活動的特別快,從小軍的態度和言行中,她們感覺到了這個年輕的局長好像對自己等人不是很看好。女人總是很小心眼的,幾乎所有的女兵都轉頭白了小軍一眼,有什麼了不起地。哼,看不起我們,以為女兵就不能做到男兵的標準嗎?要知道在普通部隊,我們可都是超過男兵的訓練標準。

龍三走到女兵的面前,身邊是剛剛從樓內走出的宋靜雯。

「同志們,我身邊這位就是基地中專門為你們這些女兵的到來,準備的醫療官和日常生活的領隊,有什麼問題以後你們可以找她。」龍三為大家介紹宋靜雯。

從下車開始,就只看到一幫老爺們,此時見到一個同類。女兵們自然顯得格外親熱。紛紛叫道:「宋領隊好!」

女兵的身體素質限制了他們體力巔峰的幾年,來到這裡集訓地女兵幾乎歲數都在20到23歲之間,與宋靜雯年歲相當,自然比較好相處。簡單地幾句交談,就已經打成一片了。

30公里負重越野的男兵們陸續的跑進基地。高強度的奔跑。再加上其中有一段路是山路,相互之間地比拼,讓他們的體力大幅度地流失,回來後幾乎所有人地衣服都濕透了,在寒冷的冬季,一旦停下來,頓時就開始結冰。

「先回來的可以到食堂統計自己獲得的紙條,可以開飯了!」大山看到了有些戰士已經開始顫顫巍巍。趕緊開口讓他們進食堂取暖。

本來抬腳的一些外來戶剛走幾步。發現除了自己等人,根本沒有人動。龍劍不動,龍組不動,原因只有一個,局長沒動,他穩穩的站在那裡,看著一個個歸來的戰士。

儘管身上的衣服已經漸漸開始發硬,可沒有一個人走進食堂,每當落在最後地戰士歸來時,總有人走上前,把他地背包解下,拿著毛巾為他拭去頭上的汗水。

7點回到基地,是所有人心中地底線,在他們心中,那個時間就是及格線,可以在隊伍中跑到最後,但絕不能超過7點回到基地。

6點45分,所有人歸隊。

「告訴食堂,準備生薑水。洗澡間,熱水開放。全體都有,先不要拿著你們手中的紙條登記,先洗澡。」小軍冷著臉轉過身,對龍三命令。

大家都知道,別看局長冷著臉,可他的心中肯定十分高興。

「是!」

「還有,宋靜雯,你帶著她們去食堂先吃飯!」走過女兵的身邊時,小軍對著宋靜雯吩咐。

「知道了!」宋靜雯對著小軍的冷臉,還是有些害怕的。

看到小軍離開,宋靜雯才走到龍三的身邊問道:「龍總(基地總教官),他們今天早上是什麼訓練啊,怎麼把戰士都累成這個模樣?」

看著周圍女兵露出的不屑表情,龍三知道她們肯定以為這是常規訓練,有心給她們個下馬威,開口跟宋靜雯解釋道:「3公里負重武裝越野,山區、窪地、雪地,三個半小時歸隊,其中折返點有幾十分鐘的尋寶,就是張教官手中的紙條,那上面是每個戰士的早飯!」

透露的信息不多,可女兵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是晨練嗎?這簡直就是虐待啊,2個多小時,要在寒冷的冬季負重30公里越野,地形地貌還那麼的不好,這太恐怖了,剛剛湧起的那一點點輕視收起不見。

「龍總,那局長的實力豈不是很強!」一個女兵顯然還沒有適應自己的身份,隨意的開口詢問龍三。

「不是很強,而是最強!」龍三也不習慣與女兵交流,轉身走進食堂。

女兵們本來對小軍的印象就不好,雖然他是第一個越野結束的人,也不代表他是最強的,這是她們心中所想,何況還有這麼多的教官呢?

當戰士們洗漱完畢,每一個走進食堂的戰士都在門口喝了一碗生薑湯。剛剛訓練歸來時汗流浹背的狼狽模樣,女兵們沒有看清,此時洗漱完畢的龍組成員走進食堂時,這些女兵中就有不少人認識這些各自在自己所在部隊中鼎鼎大名的年輕軍官。

「那個是我們部隊的陳連長,一直是我們師長眼中的寶貝,沒想到也到這裡來受訓了!」

「那個是我們偵察營的副營長,是我們部隊所有女兵的偶像,格鬥、射擊等科目一直都是我們部隊中的紀錄保持者。」

「那個男人是

此時女兵們才真正的發自內心認識到,這裡的訓練可能真的很苦,那些各自心目中的頂尖強者,接受這裡的訓練,完成後都顯得那麼的疲勞,何況自己?心中也對那個小看人的局長不是最強者的懷疑動搖了一下。

統計完所有的紙條,有的人食物多,有的人食物少,但總的來說,按人頭吃飽的話,肯定會有三百多人是吃不到飯的。

那二百個最後到達的戰士,看到大家或多或少的領到食物,忍住飢餓,轉身就想離開。

「局長,我的飯太多了,吃不了,可不可以送給沒有吃飽的戰友吃!」一個龍劍戰士端著手中僅有的3個饅頭和一小盤菜,不要說是他了,即便是個女兵,這些也不夠吃,可他還是喊出來了。

小軍記得這個說話的戰士,當初在yn戰場,還是新戰士的他,在食物匱乏的情況下,接受了一個老兵僅有的食物,導致那個老兵在一場小範圍的狙擊戰後轉移時,體力不支,落在了隊伍的後面,被身後的追兵打冷槍,犧牲了。

從那天起,這個戰士徹底的成熟,他沒有在自責中度過,而是以多多擊殺敵人來為這個老兵報仇,此時,他第一個喊出這樣的話,他不想戰友在接下來的訓練中因為體力不支而被淘汰出去。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到手中有食物的全部戰士。

「局長!!!」

所有人都看著小軍,就連呂浩等教官也感到為難,但規矩就是規矩,沒有小軍這個局長的命令,誰敢違抗。

「規定就是規定,誰也不能違抗,包括我!」

小軍的話讓所有人低下頭,那些女兵更是被剛才的情形感動得眼圈有些濕潤,初入基地,就看到了這樣的戰友情,聽到小軍的話,紛紛對著他怒目而視。

那二百名戰士低著頭轉身準備走出食堂,小軍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今天的訓練沒有失敗者,雖然你們是最後二百名,但也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訓練科目,我很滿意。可是規定不能破,但今天可以變通一下,平日里剩飯的人是要接受處罰的,今天就不懲罰了,至於你們手中食物多的吃不了的人,沒有人有權力處理你們剩下的食物。」

「啊!好!!」戰士們都聽出了這變相的同意。戰士們高興的舉起手中的食物,第一次,來自不同地方的龍劍、龍組、外來戶,真正的互相容納,大家把手中的食物全部集中起來,桌與桌之間互相補足一定的分量,那二百名戰士,都被戰士們紛紛拉到自己的桌上,儘管所有的飯菜加在一起,並不能讓所有人吃飽,但決不至於讓大家餓肚子。 孫思維走出市委大院的時候,突然開口說了,說要帶著周天浩到一個神秘的地方去,那個地方很有意思,完全可以去感受一下的。年輕人的性子都是有些衝動的,喜歡感受新鮮的事物,孫思維這樣說,無非是想著,能夠引發周天浩的興趣。周天浩臉上出現了人畜無害的笑容,表現出來了興趣,孫思維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不過,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太心急了,遇見了非同一般的對手。

兩人坐上了計程車,孫思維不斷給司機說著線路,大約10分鐘之後,計程車停下來了,周天浩主動給了乘坐計程車的錢,孫思維沒有說話,似乎這是理所當然的。下車之後,並沒有大目的地,兩人進入了一個路口,兩邊都是房屋,不高,大都是三層到四層的樓房。這個地方,周天浩沒有到過,暫時不清楚。

往前面走了大約五十米,孫思維停下來了,指著旁邊的一棟樓說,今天就在這裡吃飯。周天浩仔細看了一下,這是一個不大的餐館,門口沒有明顯的標誌,按說做餐飲生意的,都是需要大做廣告的,而且需要在交通便利的地方,餐飲業的競爭是很激烈的,味道不好,或者是地方不好,都有可能影響到生意的,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居然也是餐館。不過有句話,好酒不怕巷子深,這句話用在餐飲業上面,也是比較合適的,有特色的餐館,總是能夠脫穎而出的。

進入餐館以後,周天浩發現,這裡和家戶人家的住房差不多,面積不是很大。

一個中年男人笑著迎上來了,孫思維對周天浩說,這人是這裡的老闆,餐館是開在私人家裡的,接著說找一個包間,就是自己和周天浩兩人,要在這裡吃飯。老闆笑著說沒有問題,接著從身上掏出了香煙。

老闆親自帶著周天浩和孫思維上樓去了,二樓和一樓的結構有所區別,中間是一個客廳,兩邊有三個房間,典型的三室一廳結構,老闆打開了一個房間,周天浩和孫思維進去了。房間裡面,就是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天花板上面是吊扇。等到周天浩坐下之後,老闆打開了吊扇,孫思維說自己去點菜,這裡的菜很是特別。周天浩點點頭,這種開在私人家裡的餐館,具有一定的優勢,主要是省去了房租,老闆大都是主人家,可能是做的一手好的家常菜。

不過幾分鐘,孫思維就上來了,說菜很快就上來了。

兩人聊著天,孫思維主要介紹了這家餐館,說這裡很有特色,至於是什麼特色,孫思維沒有透露,說吃飯的時候,就知道了。

很快,一個女孩子端著火鍋上來了,是三鮮火鍋。

這個女孩子年紀不大,挺招人喜歡的,女孩子臉上帶著微笑,露出一對圓圓的酒窩。女孩子開口說話的時候,那對酒窩閃個不停,似乎說出來的話,就是從那對酒窩裡面發出來的。女孩子放好了火鍋,點燃了桌上的酒精灶,並沒有離開。

老闆和另外一個女孩子也上來了,女孩子手裡托著盤子,裡面有幾個炒菜,老闆手裡拿著白酒。放下酒瓶子之後,老闆說一切都上齊了,可以用餐了。接著就離開了包間,臨走的時候,還帶上了包間的門。

孫思維笑著叫兩個女孩子坐下,臉上帶著酒窩的女孩子,坐在了周天浩的身邊,另外的一個女孩子,坐在了孫思維的身邊。

周天浩有些奇怪,女孩子本來是服務員,難道跟著一起吃飯嗎,沒有道理啊,孫思維沒有介紹兩個女孩子,卻叫她們坐下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裡面有什麼玄機嗎,這裡是餐館,不是洗頭洗腳的地方。在周天浩的印象裡面,有些陪著喝酒的女孩子,大都是代理某種品牌的白酒,為了能夠推銷,或者是從中得到銷售利潤,陪著喝酒的,另外就是舞廳或者是夜總會裡面的女孩子,主動陪著喝酒,從酒水銷售中間,拿到分成。

周天浩身邊的女孩子笑著拿起了酒瓶子,很熟練的打開了,往面前放著的四個杯子裡面倒酒,女孩子邊倒酒邊說了,今天是貴客來了,老闆身體不好,不能夠陪著喝酒,她們姐妹來陪著喝酒,不過男女有別,男人要多喝一些的。

女孩子倒好了酒,孫思維很快端起了酒杯,請周天浩喝酒,兩個女孩子也舉起了酒杯。

女孩子坐得有些近,現在是夏天,大家都穿著襯衣,女孩子身上的味道,甚至飄進了周天浩的鼻孔,不過,大家喝酒的時候,相互之間,都是隔著一些距離的。

喝完一杯酒,女孩子開始倒第二杯酒的時候,開始活躍起來了,說今天姐妹陪著兩個哥哥喝酒,一定要喝的有情趣,孫思維臉上露出了微笑,大聲說著客隨主便,聽從安排。看到這樣的情景,周天浩猛然想到了一個次:喝花酒。

那是有些遙遠的記憶了,所謂的喝花酒,其實是一種男女之間的調侃,這裡面的度是不好把握的,周天浩經歷過兩次,喝花酒的做法,是從南方傳出來的,分為很多的類型,普遍的情況,是男人抱著女人喝酒,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喝到後面,女人用嘴給男人喂酒,還有一種類型,就是男人和女人拼酒,賭注是相互撫摸,摸什麼地方都可以,大膽的做法是脫衣服,喝不過的人脫衣服,當然,內褲脫不脫,就視開始的約定了。周天浩還聽說過一種很過分的花酒,就是女人將酒倒在了胸脯上,男人在胸脯上舔酒的做法,這樣的情況,他沒有見過。喝花酒的開銷是不小的,當然,喝到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鬼才知道。

女孩子的酒窩開始動了,她低聲嗤嗤笑著,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過了一會,女孩子終於開口了,說今天兩位哥哥想不想喝花酒。孫思維的臉上,不經意的露出了笑容,一閃而過。還沒有等周天浩開口,孫思維就開口了,說聽從安排,不過自己喝酒不行,今天自己請客,是專門請領導來喝酒的,只要陪好了領導,一切都好說。

周天浩的臉上帶著微笑,這個時候,他當然不可能大義凜然的說什麼不喝花酒,其實,喝花酒和從事色情活動,還是有著一定區別的,再說了,自己的表現過於的正統了,豈不是不能夠弄清楚孫思維的真實意思嗎,這花酒也要看怎麼喝。

等到孫思維說完之後,周天浩也開口了,說今天的一切,都是孫科長安排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客隨主便,聽從孫科長的安排。

孫思維沒有客氣,很快和兩個女孩子開始商議了,不出周天浩的預料,女孩子說出來的喝花酒的形式,是拼酒脫衣服的辦法,第一杯酒,可以撫摸身體,但只能是在衣服外面撫摸,第二杯酒,就要脫衣服了,至於後面的底線,女孩子沒有說。

看著孫思維興緻勃勃的和女孩子商議,周天浩內心冷笑,自己正在積極要求進步,準備遞交入黨申請書了,這個時候,孫思維約自己出來喝花酒,是什麼意思,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了,成什麼體統,不要說加入組織的事情泡湯了,名氣也不好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66125/ 但有一點,周天浩還是有些奇怪的,要說孫思維算計自己,他沒有必要跟著喝花酒啊,這傳出去了,豈不是兩人都跟著吃虧嗎,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做法,並非是明智之舉啊。

很快,嘴角帶著酒窩的女孩子出去了,再次進來的時候,懷裡抱著四瓶白酒。

敢於喝花酒的女孩子,一般來說,酒量都是非常厲害的,因為大男子主義的思想,男人往往以為,自己是一定能夠獲得勝利的,殊不知喝花酒,到了後來,首先醉倒的,大都是男人,這也是喝花酒沒有出現多少問題的緣故,至於說摟摟抱抱的事情,睡上一個晚上,第二天全部都忘記了。

重生之後,周天浩的酒量不一般了,所以,他還是有些信心的,孫思維的酒量,他沒有見識過,但周天浩相信,孫思維喝不過自己,喝花酒,其實也是拼酒量的。

很快進入了喝花酒的程序了,周天浩和孫思維的表現都有些遲鈍,或者說是放不開,相反,兩個女孩子很是洒脫,時不時的靠攏兩人,身體壓在胳膊上,但都是很快就分開了。

三杯酒喝下去之後,孫思維身邊的女孩子,已經有些招架不住了,臉上閃現出來紅暈,孫思維很是得意,彷彿自己已經取得了勝利了。

周天浩一直都在嚴格控制,那就是不要讓女孩子靠攏身體,喝酒之後,人的情緒本來就有些高漲的,如果身體發生接觸了,發生什麼事情,還真的不好說。

第四杯酒喝下去之後,孫思維身邊的女孩子,已經表現出來支持不支的情形,嘴裡說著告饒的話語了,這樣的情況下,孫思維就可以動手撫摸了,女孩子穿的是襯衣,如果撫摸的話,刺激感覺是很強烈的,周天浩需要觀察,看看孫思維會怎麼做。 這頓飯所有人吃的格外的香,也格外的感覺飽,不是肚子飽,而是精神飽。

前來受訓的女兵們,來到基地的第一堂課,就先學會了團隊、戰友這個看似簡單其實無比深奧的詞句,並且有了粗淺的理解。

「局長,這些女兵怎麼辦?」龍三跑到小軍的辦公室,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怎麼安排這些女兵的訓練。

剛剛把這些女兵安排到早已經空置出來的辦公樓中的大會議室中,嶄新的雙層床在會議室中擺放了30張,50多人睡在這間會議室,一點也不擁擠,床頭櫃、衣櫃、書桌、書櫃等等所需用品,一應俱全,除了是眾人共用一個房間,其餘設施並不差。

會議室對面,給辦公樓軍官使用的20個噴頭浴室,也被徵用給了女兵。

整個2樓左半邊,完全划給了女兵,走廊靠近中樓樓梯處,被用木板暫時隔離開,劃分出女兵日常生活區域。

龍三對於訓練這些女兵,也沒有什麼準確的方案,特意跑來詢問小軍。

「交給葉海,這小子那副溫文爾雅的模樣,溫和的性子,最適合訓練這些女兵了。標準嗎?暫時在男兵的一半或是再少一些,由葉海自己決定,不行的不用心軟,送走!」小軍發自內心的不看好這些女兵,這也就是目前的女兵遠不是未來那麼嬌氣,否則小軍根本連訓練的機會都不會給她們。

當葉海聽到由自己來做訓練女兵的教官時,臉頓時綠了,局長啊局長,你怎麼把這麼大一個包袱交給我了啊。哎。

一上午,宋靜雯都沒有出現在辦公室,小軍知道,她肯定是和新來的女兵在一起,給她們介紹基地的一些事情,並且帶著她們熟悉環境。透過窗戶,偶爾能看到宋靜雯帶著她們出入基地地各個場所。

「一上午的時間,是你們最後的休閑時光了!」小軍吐出一縷煙霧。站在窗口低聲自語。

基地的訓練大體的時間表是這樣的,晨練結束后吃早飯。然後上午是學習各種知識地文化課,中午飯後,頂著外面寒冷的天氣,訓練場中熱身活動,一些訓練肉體強度的訓練和射擊訓練。下午地大部分時間,營連級別大範圍的配合訓練。班排之間地小範圍配合,甚至到三五人的特種作戰,各式各樣小軍和教官們總結出來的戰鬥方式,通通灌輸到戰士們的心中。

每天的晚飯改成一種訓練,適應任何野外生存可以吃地食物進行訓練,晚飯,只保證你吃飽,並且吃不壞肚子。至於味道。沒有。

而晚上,則是馬洪和龐斌的天下。出自他們兩個手中地各種反應訓練比比皆是,時間不固定,方式不固定,一切都在你心裡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發生,除非你一夜保持精神,不睡覺。

下午葉海帶著女兵剛開始訓練,還是最基礎的力量訓練,就出了問題。

天氣的寒冷讓這些女兵穿得都比較多,當葉海下命令做一些基礎動作的數量時,所有的女兵都嚇了一跳。

800個仰卧起坐、200個俯卧撐、100個引體向上、訓練場40米一圈的3圈蛙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