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為什麼……為什麼!」鍾吾詩瑤眼神無助,傷心欲絕的哭泣道:「為什麼,唐姐姐會是唐永生的女兒!」

「為什麼唐姐姐是穆姐姐仇人的女兒……嗚嗚……」

這時,薛紫嫣看著澹臺仙兒不知所云的樣子,便傳音告訴其,穆夢囈是穆風聖朝的公主!

澹臺仙兒立即明白了這其中的血海深仇與穆夢囈、鍾吾詩瑤之間的關係。

「真的好殘忍。」澹臺仙兒喃喃自語,「老天為何如此殘忍對待詩瑤姐姐……」

「嗚嗚……」鍾吾詩瑤左手捂著胸口,她哭泣的看著譚雲、穆夢囈,「譚雲,穆姐姐,怎麼辦……怎麼辦?我知道你們將來會覆滅唐尊聖朝,我只想你們能不能別殺我唐姐姐,好嗎?」

穆夢囈、鍾吾詩瑤對於譚雲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第一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穆姐姐,我知道作為妹妹的我,不該這樣為難你,可是唐姐姐她是我的親人啊!」鍾吾詩瑤哀哀欲絕的看著穆夢囈,就要朝穆夢囈跪下! 「詩瑤妹妹,你這是做什麼?」穆夢囈心亂如麻,急忙將鍾吾詩瑤攙扶起來。

「穆姐姐。」鍾吾詩瑤泣不成聲的撲倒在穆夢囈懷中,緊緊地抱著穆夢囈。

穆夢囈美眸中噙著淚水,輕聲道:「詩瑤,姐姐無法給你準確答覆。」

「姐姐能答應你的只有,若當年唐馨盈未參與屠殺我穆風聖朝之事的話,姐姐可以不殺她。」

「若她參與了,姐姐無論如何都得讓她和整個唐族、唐尊聖朝皇室陪葬。」

「詩瑤,我顧你我姐妹之情,但姐姐也要為我穆風聖朝失去的千萬生靈負責!」

「你……能理解嗎?」

聞言,鍾吾詩瑤哽咽道:「妹妹理解,都理解。」

同時,此刻鐘吾詩瑤,也極為擔心唐馨盈的安危。

因為她從信的內容,便看出唐馨盈在其父皇面前話語權,不是那麼強大。

她清楚記得,唐馨盈是十五年前,將信讓自己轉交給譚雲的。可十年前,唐尊聖朝並未攻來,說明唐馨盈在她父皇面前,最終阻止了這場戰爭!

可是至今唐馨盈,並未返回皇甫聖宗,恐怕是因她阻攔父皇攻打皇甫聖宗,而被幽禁,甚至遭到了不測!

鍾吾詩瑤能想到這些,譚雲的確也能。

拋開唐尊聖朝與穆夢囈的恩怨,譚雲對唐馨盈為了自己的所作所為,的確感到深深的觸動。

可是,譚雲清楚,他不想和唐馨盈在產生任何瓜葛。

當然,譚雲也從未喜歡過唐馨盈,若非她是詩瑤的姐姐,自己也斷然不會將十六系、三十二系丹術,傳授給她。

此時此刻,譚雲還真有些煩躁!

他既不想傷了穆夢囈的心,也同樣不想傷了鍾吾詩瑤。

同時,他也祈禱,唐馨盈如今安然無恙,還在人世。他更希望,唐馨盈跟唐永生攻打穆風聖朝無關!

若有關係,譚雲絕不會放過唐馨盈!

第一次,譚雲和幾女在一起時,氣氛如此的壓抑,壓抑的令一向大大咧咧的薛紫嫣,也有些喘不過氣來。

「兩位姐姐,皇甫聖宗如今大敵當前,我們還是靜下心來,暫且閉關吧。」這時,澹臺仙兒左手牽著穆夢囈,右手拉著鍾吾詩瑤,輕聲道。

「嗯。」二女應聲后,和譚雲告別,與薛紫嫣、澹臺仙兒一起,騰空而起,消失天際……

「唉!」譚雲長嘆一聲,旋即,將極品玲瓏聖塔從懷中拿出,叮囑金龍神獅、弒天魔猿,努力在六層、七層內修鍊后,便將聖塔放入了裝飾花瓶內。

隨後,譚雲閉目凝神,等待夜幕降臨。

他本想將自己和沈素冰之事,坦白告訴夢囈、詩瑤、仙兒,只是方才發生了唐馨盈之事,他便未說。

……

八個時辰后,夜已深,月色愈濃。

功勛仙山峰巔,皎潔的月色下,依稀可見,一名美撼凡塵的少女亭亭玉立。

少女著一身金色碎花長裙,娥眉丹鳳眼,肌膚如雪,身體玲瓏有致,通過半透明的裙角,可見她那筆直的雙腿,時隱時現。

她很美,但唯一的缺點,則是有些過於瘦了,不過,卻瘦的並不違和,給人的只有憐香惜玉的骨感美。

此女不是沈素冰,又是誰?

只是她此刻的著裝,乃是她第一次與譚雲相見時的樣子。

當初她還是內門丹脈首席,與兩名內門八脈首席,前往外門選拔弟子時,便是此刻的裝束。

不多時,在沈素冰翹首以盼中,一抹黑影從天而降,飛落在峰巔上,化成了身穿龜息寒紗的譚雲。

譚雲望著顯然精心打扮過的沈素冰,眼神中流露出深深地愛意。

「師父,您怎麼現在才來?」沈素冰一副幽怨的樣子來到譚雲面前,「上次一別,十五年已過,當時您說的,過十年就來看人家,結果,卻是十五年。」

「素冰,為師這些年有些事耽擱了。」譚雲皺了皺眉上前一步,摟住了沈素冰的束腰,低聲道:「你真美。」

「師父嘴巴越來越甜了。」沈素冰盈盈一笑,輕輕地推開了譚雲,「師父,您還記得十五年前,我們的約定嗎?」

「什麼約定?」譚雲隨口道。

「當然是要讓我,目睹你的廬山真面目了。」月光下,依稀可見,沈素冰臉頰上布滿了霞紅。

「當然記得。」譚雲話罷,輕聲道:「素冰,你若看到為師的樣子,希望你不要生氣。」

話罷,譚雲深吸口氣,欲將掀起龜息寒紗時,被沈素冰突然打斷,「等等,再打開前,我給你講個故事。」

「哦?你說。」譚雲頗為好奇。

然而,沈素冰接下來的一席話,讓譚雲呆立當場。

沈素冰直勾勾的盯著譚雲,道:「曾經我還是內門丹脈首席時,有一個膽大妄為的弟子,在拍賣行里,讓我給他下跪,讓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了他的徒兒。」

「後來,這名弟子屢次在我危難之際,幫助我鼓勵我安慰我。」

「我清楚的記得這名弟子,煉製了丹藥,讓我救治當時還是仙門丹脈首席的唐馨盈無果,我被關押了起來,遭人鞭打。」

「當時他來了,救好了唐馨盈,又在峰巔上,將鞭打我的長老擊殺。從那刻起,儘管我不知道師父的模樣,但我卻對他動了情。」

「在後來,這名弟子,又幫我爭奪了無數的榮耀,讓我成為了仙門功勛長老,後來又成為了仙門功勛首席,讓我平步青雲,步步高升……」

沈素冰話音未落,譚雲便將龜息寒紗褪下,緊緊地將沈素冰摟在懷中,不解道:「我何時被你看穿的?」

沈素冰美眸中噙滿了幸福的淚水,「很久之前我便知道是你了,譚雲,你知道嗎?我等你以真面目面對我,等的太久了!」

話罷,沈素冰和譚雲緊緊相擁,彼此腦海中此刻浮現出,從彼此相遇后,在長達四十多年中,相知、相愛的點點滴滴美好回憶。

良久過後,譚雲鬆開沈素冰,看著她那委屈而幸福落淚的模樣,面帶歉意道:「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沈素冰淚水模糊了視線,再次依偎在譚雲懷中,羞澀的不敢直面譚雲。

二人就這樣相擁,感受著靜謐與幸福……

一刻后,二人並肩坐在月光下,談論著彼此間美好的回憶。

說著說著,譚雲躺在了沈素冰筆直的雙腿上……

直到天色逐漸褪去,蒙蒙亮時,沈素冰這才依依不捨的將譚雲送走。

讓譚雲以大局為重,儘快閉關修鍊,應付金族!

譚雲離去前,在沈素冰耳畔輕吹口氣道:「素冰,待我出關滅殺金族,然後我在仔細查看,蟄伏在你腦海深處的那股力量,究竟是什麼!」 「嗯。」沈素冰心甜如蜜、依依不捨的送走了譚雲。

「嗡!」

峰巔上虛空微微漣漪,沈素貞憑空而出,看著沈素冰,娥眉一挑,「你真不介意,他有幾個女人?」

「曾經介意,現在不介意。」沈素冰喜滋滋的說道:「姐姐,走吧,該前往功勛道場了,我們和弟子們一起閉關。」

話罷沈素冰開心的凌空飛離了峰巔。

「瘋了,真是瘋了!」沈素貞頗為無疑的自語一聲,便凌空緊隨而至……

譚雲回到一號仙谷后,徑直邁進大殿,右手一揮,極品玲瓏聖塔便從花瓶內飛了出來,在殿內化為三十丈之巨。

隨後,譚雲進入了八層,盤膝而坐,施展鴻蒙凝氣訣,瘋狂的吞噬著濃郁的靈氣。

譚雲清楚,自己肩負著庇護皇甫聖宗的重任,若自己實力不濟,一旦秘境之門被金玄子等人攻破,皇甫聖宗便會被屠殺!

他篤定主意,儘快突破神脈境大圓滿,只有如此,自己晉陞神域境一重后,方能開啟極品玲瓏聖塔第九層、第十層!

待開啟后,自己進入十層修鍊一日,便可等於外界半年之久!

如今譚雲所在的八層,時間比例是,修鍊一日等同外界五個月。

光陰似箭,歲月如流。

譚雲紋絲不動的在塔內盤膝而坐了整整二百七十年,而外界剛剛過去,一年不足十個月。

就在這時,一號仙谷上空方圓六萬里的虛空,被烏雲吞噬。

烏雲密布、狂風大作,一道道天劫宛如一條條長達萬丈的龐然大物,自烏雲中氣勢駭然的翻滾著!

顯然譚雲的九天十地生死劫,已來臨了!

「嗖!」

譚雲掠出了塔門,飛出大殿後,施展鴻蒙神步,在烏雲下方的虛空中,朝一座座巍峨的山脈閃爍而去。

他每閃爍一次便跨越了三千里虛空,幾息過後,他便出現在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山巒上空!

「鴻蒙霸體之七階鴻蒙金體——啟!」

霎時,譚雲體內傳出骨骼,「咯吱咯吱」聲響,他體型瘋狂暴漲了起來,轉瞬間,變成了百丈巨人,體表泛出瑩瑩金光,一股股狂暴的金之力,從譚雲體內澎湃而出。

實則,譚雲澎湃而出的屬性中,蘊含著除了獸、古之力外的十一種屬性之力,只是金之力過於強大,才格外突出罷了。

旋即,譚雲體內湧出一道道淡金色靈力,宛如巨蟒盤繞於身,遮擋住了他暴露的身體部位,同時也將防禦力提升到了極致!

譚雲怒視蒼穹,巨瞳中迸射出凌厲的目光,口吻霸氣而自負:

「九天十地生死劫,對於別人而言,極為危險,不過對我譚雲來說,不值一提!」

「也只有神域境大劫,和域胎境、羽化境的大劫,才會讓我忌憚!」

「來吧!九天十地生死劫!」

譚雲踏空而立的舉動,以及狂傲的言語,似乎觸怒了上蒼,頓時,蓋頂的浩瀚烏雲,猶如漆黑的滔天巨浪,開始澎湃起來!

譚雲知道九天十地生死劫,分為九道九天天劫,一道十地劫!

譚雲以往渡劫時所遇到的天劫,皆是一次比一次降臨的強大,九天十地生死劫則不同,因為從第一道到第九道天劫的威力,都是強悍而相同的!

此劫被稱為修士羽化飛升前的第一次生死劫,十人渡劫,通常情況下會隕落一人!

從如此恐怖的死亡率便足以看出,此天劫的恐怖。很多神脈境大圓滿的強者,在渡劫剛開始時,便會被第一道九天天劫轟殺!

「嗚——」

「轟隆隆——」

陡然,天穹如泣,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驚天巨響,第一道長達萬丈的九天天劫,帶著狂暴的威能,俯衝而下貫穿了虛空,帶著一方方塌陷的虛空,狠狠地撞擊在譚雲胸膛之上!

「砰!」

沉悶的鑿擊聲中,高達百丈的譚雲,體表淡金色靈力崩潰開來,金光流轉的身體,宛如一枚巨大炮彈,將一座直插雲端的峰頭撞爆!

「咻咻——」

「轟隆隆!」

之前譚雲體表潰散的靈力,和天劫餘威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風刃,朝四面八方飈射開來,立時,虛空如布,被劃出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漆黑裂縫!

剎那間,方圓數百里蒼穹,被餘威撕裂的破碎不堪!

還不待天穹中一道道空間裂縫復原,第二道九天天劫,便自雲海中探出,朝譚雲嵌入的峰巔狂暴的垂直而下!

「吼!」

猝然,一道野獸般的嘶吼,從爆碎的峰巔內傳出,「想滅殺老子,區區九天十地生死劫,你還遠遠不夠!」

下一瞬,小山般的譚雲,嘴角掛著血液,竟然騰空而起,瘋狂的朝降臨的第二道九天天劫撞擊而去!

「砰——轟隆隆!」

振聾發聵的巨響中,譚雲皮膚龜裂,噗出一口鮮血,再次被轟下虛空,身體硬生生的將一座雄峰穿透!

「來吧!吼!」

譚雲雙目赤紅,語氣中透露出他對上蒼的憤怒,與絕不屈服的意志!

「轟隆隆!」

「轟隆隆!」

「……」

在接下來的第三道至第九道,九天天劫接連而下中,譚雲每硬撼一次,全身傷勢便加重一分。

每一次他都被轟下了虛空,但每一次他又不屈不撓的衝上了蒼穹!

如今已渡過九道九天天劫的譚雲,渾身鮮血淋漓、獰笑著凌空而立,語氣中蘊含著霸天絕地的氣勢,「哈哈哈哈!十地天劫,來吧!」

「嗚嗚——」

立時,烏雲極速蒸騰自蒼穹中,形成十口摩天烏雲漩渦,每一個漩渦中,各幻化出一條猶如褐色土龍般的天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