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獎勵什……」

他以吻封緘。

最後一個字音,消失在唇齒間。 王勃懶得和這群人扯皮,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道。

「小夥子,雖然你說的很誠懇,但是你這不自覺把欺騙的錢財交出來。可是要被嚴懲不貸,畢竟十萬塊錢不是小數目。」

任吒一聽這話,有些不舍的從懷中拿出了銀行卡,遞給了王勃道。

「大師,還麻煩您把雙腿還給我。」

雖然說這任吒看起來有改過自新的樣子,但是其本性惡徒早已經被系統娘南兒暴露給了王勃。

所以說這一切的表演對於王勃而言,純粹是當做笑劇觀看,並沒有真的放在心上。

「小夥子,不好意思。我雖然是一個魔術師,但是這種人體分離術。畢竟屬於街頭禁忌魔術,這分離時間有點太長了,沒有辦法裝回去了。」

任吒一聽這話,差點沒暈過去。「大師,你是跟我開玩笑的,對吧?」

「好了,我需要去醫院一趟,收集一些東西,才能幫助你把腿裝好。」

任吒不敢計較,只能點頭應道。王勃提著雙腿,把銀行卡交還給了白婕。

然後坐上了白婕的奧迪,說了聲前往縣醫院,汽車發動就開始前往縣醫院。

留下現場一片獃滯的路人,幾個交警同志,都眼巴巴的看著小隊長,等待指示。

小隊長連忙回過神來,這古怪的魔術師,怎麼就這麼跑了?

趕緊對著手下吩咐。「胖虎,德夫。快把車開過來,順便把這嫌犯帶上。」

說完就先坐上了副駕駛位置,讓其他屬下去做事。

圍觀眾人看到這,也知道沒什麼好看的,就通通選擇了離開。

當然也有些人聽到了那所謂的魔術師要去縣醫院,也就開著自己的車,準備前往醫院。

畢竟這種有趣的事情,怎麼能圍觀個半截,就這麼太監了。

這可真不是個好習慣!

「走走,都散了吧!人都走了,也沒什麼好看的。」

黑鬼從目瞪口呆中回過了神,用胳膊碰了碰旁邊的倆兄弟道。

「兄弟,還要不要跟上去繼續看看?」

「不了,兄弟。我還有事不能耽擱,你們去吧,我就算了。」

「我也不去了,兄弟。我要去打醬油了,不然你嫂子做飯炒菜都沒調料了。」

「好吧!那兄弟告辭,有緣我們再見。」

旁邊的一個初中生,一臉古怪道。

「何必有緣再見,現在的手機這麼普及,加個威信不就行了。」

三人沒有責怪初中生,反而是相視一笑,異口同聲道。

「兄弟,我們著相了啊!」

「兄弟,既然我們如此有默契,不如建一個群,就我們三個人的群,然後我們結拜為兄弟。」

「好啊!兄弟,來掃二維碼加群,群名叫做三人結義!」

「好!這個名字有意思,古有桃園三結義,今有我兄弟三人結義。說不定以後也將會成為一段佳話!」

黑鬼連忙自報家門道。

「兄弟,我叫張毅德。 領主攻略 25歲,燕地人,你們呢?」

「兄弟,我叫關雲常。28歲,本地人,你呢?」

「兄弟,我叫劉軒德。33歲,是中山人士。看來我年齡最長,那麼我就是大哥了!」

關雲常淡定道。「那我就是老二了,不過老二這名字真不好聽,你們還是叫我二爺好了!」

張毅德開心道。「好,好!兩位哥哥,我不用說就是小三。雖然我是燕地人,不過你們可別喊我燕人張毅德。這實在諧音太邪惡了,你們喊的話我跟你們急。」

「好好,兄弟。哥哥們絕對不欺負你,我們是兄弟嘛!肯定要一起洗澡,然後大家互相幫忙撿肥皂搓澡!」

現代版劉關張三兄弟告別,準備辭職合夥干一番大事業。雖然說開始只是擺地攤售賣拖鞋,做大了點就改成賣核桃紅棗,資金充足以後變成了銷售牛羊豬肉的。

看起來小打小鬧,不過後來三兄弟還真干出了一番大事業。取名叫三兄弟集團,成了世界五百強企業。

這裡不多說,王勃在車上坐了差不多十分鐘,就和白婕到了縣醫院。

想自己上次也來過這裡,不過卻被導醫妹紙罵了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

這次走進醫院,雖然王勃提著一雙腿,不過病人和醫生護士都沒有在意,畢竟這雙腿沒有血液滲出,雖然看起來有些怪異,但是造型再逼真,也還是被當成了假肢。

進入大廳之後,服務台沒有見到上次的那個導醫妹紙,王勃不由得舒了一口氣。

看到王勃的舉動,白婕好奇的眨了眨眼睛,詢問道。

「魔術師先生,你好像很怕見到什麼人?」

王勃連忙否定,自己的黑歷史可不能暴露出來,這實在是太有損自己形象。

「沒有!我怎麼可能怕什麼人,這根本不可能嘛!我可是……」

說到這王勃趕緊閉上了嘴巴,差點說漏嘴把自己身份暴露。這可真不是個好消息,還好自己及時發現,停止了繼續說下去。

白婕在一旁,有些遺憾剛才的事情,差一點這魔術師就要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可惜在最關鍵的時候,竟然停止了說話。真的是太遺憾了!

「好了,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也不要試圖套話我的身份。現在你直接帶我去你要救助的少年病房。關於汽車維修的事情,等這件事情處理完以後,你去警察局和那小夥子商議。」

白婕走在前面帶路,挺翹的倆個橢圓扭來扭去,讓王勃心中一時衝動,連忙暗道。

「我沒吃飯,我沒頭髮,我沒褲衩。罪過罪過,非禮勿視,壓住我的小老弟,千萬別衝動,衝動是魔鬼。」

突然白婕停住了腳步,王勃一時沒注意,差點直接從後面頂了上去。還好最後一刻,及時剎住了腳步,這才避免了尷尬。

「魔術師先生,病房到了,我們進去吧!」

等到王勃提這雙腿進入病房,路過白婕身邊時,這女人竟然在王勃耳邊道。

「魔術師先生,不知道奴家的屁股翹不翹,好不好看?」

王勃吞了一口唾沫,這女人可真是個妖精,自己差點張口就回答了。

看來自己要和這女人保持距離,不然被玩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進去病房以後,只有少年一個人躺在床上,奶奶並不在這裡。

「小寶,你奶奶呢?」

「白姐姐,你來了!」

叫做小寶的少年很是激動,想要掙扎著起來,卻被白婕連忙摁住。

「你不能亂動,不知道腿都受傷了,還要動手術呢!」 溫熱的呼吸相融合。

陸眠的心跳再次開始不受控制地狂跳,他也亦然。

哪怕是到了現在,他對她的每一次親近,都有強烈的悸動。

寒風凜冽,吹在耳畔呼呼作響。

凌遇深緩緩鬆開她,將她身子攬進懷裡,將她密不透風地護在懷裡,在這靜謐的夜裡,享受難得的寧靜。

亂世邪君:獨寵逆天弃妃 「我們不能出來太久,一會兒該吃飯了。」陸眠提醒他。

「讓我再抱一會。」

他仍舊不舍放手。

他沒想過她會答應來,更沒想過,她會表現得如此乖巧,給足了他母親面子。

她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

既感動,又心疼。

「委屈你了。」凌遇深薄唇輕吻她的發頂,「以後你想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好不好?」

陸眠輕聲笑了起來,沒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人在感動的時候,就喜歡亂承諾。

能不能做到,另說。

不一會兒,傭人就出來請他們倆人進去用餐。

凌夫人特意安排她坐在身邊,席間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誇她,今晚這頓生日晚餐,算是賓主盡歡。

九點,陸眠就起身告辭。

凌遇深送她,上車后,她一手按著額角,臉上浮現出了疲憊的神色。

「累了么?」凌遇深伸手攬著她的肩,稍微一用力,就讓她靠在自己肩上,溫熱的指腹,取代她的手指,替她按揉著。

緩緩閉上眼,陸眠任由他替自己按著隱隱作痛的腦袋,漫不經心地「嗯」了一聲。

「睡吧,到了我叫你。」

這一睡,就睡了一個多小時。

等她睜開眼,車已經停在陸家莊園好一會兒了。

她眨了眨迷茫的眸子,揉著眼睛,聲音軟軟低低的,「怎麼不叫醒我?」

「看你在睡,沒忍心叫你。」

剛醒來,腦袋還是混混沌沌的,陸眠點了一下腦袋,剛才短暫的睡眠並未讓她徹底充滿精神,反而想趕緊回去接著睡。

「我走了。」她推開車門,作勢要下車。

手腕一緊,被人拽了回來。

凌遇深捧著她的臉,薄唇覆了上來。

她迷離的眼眸,一點點清明,緩緩瞪大。

快喘不上氣了,她才用力把他推開,凌遇深指腹抹了一下薄唇,低聲笑,「晚安吻。好了,回去吧。」

…………

第二天,凌遇深依舊來文娛接陸眠一起吃午餐。

他似乎有心事,就沒怎麼動過筷子,陸眠問起來,他也是敷衍的笑笑,只說是工作上的事,便不肯再多說了。

那種明知道他有心事,卻瞞著你,不告訴你的感覺,真的很糟糕。

陸眠真的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小脾氣也上來了,放下筷子,「不吃了。」

抬眸,目光掃過她眼前的菜,幾乎都沒怎麼動過,她吃了也沒多少,凌遇深擰眉,「怎麼不吃了?不和胃口么?」

「沒胃口。」

「你想吃什麼,我們換一家?」

陸眠拿著餐巾,擦拭唇角,語調淡淡,「凌遇深,你要麼就把你心裡的事情告訴我,要麼就別表現得心事重重的樣子讓我看出來你有心事。」 小寶這才沒有繼續掙扎著坐起來,對著白婕道。

「白姐姐,謝謝你!不知道這位是?」

小寶詢問著一身古怪的王勃,畢竟怪醫套裝,實在是太另類了。

這麼大的太陽,還穿著黑風衣,就問你熱不熱?

還有這品味實在是無法讓人恭維,粉色的口罩印著哈嘍kiity,帶著一雙燃的五顏六色的手套,腳上的鞋子看不到被衣服遮住了,但是想來也是和這一身打扮風格接近。

「小寶,我給你介紹一下,他是一位魔術師!」

王勃和叫做小寶的少年打了聲招呼,也不繼續廢話。

直接開始了系統任務,讓小寶躺好,他要幫助表演魔術。

小寶很是配合的躺好,不過心臟噗通跳個不停,有點小緊張。不過卻不影響,王勃將把來自任吒得雙腿的半截褲子扯掉。

先以無中生有的魔術由頭,變出了針灸盒。從中拿出心靈神針,對著小寶的腿,施針醫治。

由於小寶是雙腿受傷,所以褲子早就被剪掉了。所以只穿著內褲,這小傢伙被白婕看到了雙腿,臉通紅的害羞了。

「九針刺穴,一針見血,兩針陰陽,三針造化……九針逆乾坤!」

只見王勃手指成影,好似蝴蝶翩翩起舞。看的旁邊白婕目瞪口呆,眼睛跟不上節奏,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被影響的眼花繚亂。

不敢再繼續觀看,不過耳朵卻是模糊的聽到了九針刺穴什麼的,不過沒有聽清楚到底是什麼。因為不到三個呼吸,這王勃就施展完了針灸。並且將針灸盒收回了系統空間,當然在別人眼中就是又變消失了,

結束了以後,王勃嘆了口氣道。

「幸不辱命,這雙腿暫且保住了,不過由於拖延時間太久,還是留下來後遺症。」

「魔術師先生,不知道這雙腿有什麼後遺症?」

「由於這雙腿耽誤的時間太久,一部分出現壞死,即使這次手術治療完成,也會落下殘疾的。」

小寶聽聞話語,一時沒忍住,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道。

「魔術師先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走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