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瑾月懷孕了。」戰亦寒微微勾唇。

小妖聞言,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開心的看著蘇瑾月的肚子,「主人,你懷孕了?小主人什麼時候生啊?」真好她不僅見到了主人和男主人,還得到了這麼好的消息。

「你們是誰?」靈樹打量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為什麼小妖要叫那名女子主人?

蘇瑾月輕輕地拍了拍小妖的肩膀,看向靈樹,「你想娶我家小妖?」

靈樹微微皺眉,「沒錯。」他反正都要結婚的,娶了小妖強強聯手豈不是最好的選擇,那樣不管是古木族,還是精靈族都會變的更加強大。

蘇瑾月看向小妖,「那你喜歡他嗎?想要嫁給他嗎?」

小妖連忙搖頭,「主人,我不喜歡他,我討厭他,他是個卑鄙小人,他威脅我。」她不知道主人現在是什麼修為,但是在她的心中,主人永遠是最強的。 蘇瑾月拍了拍小妖的手,眼眶也有些泛紅,「都已經是精靈國的女王了還哭鼻子,就不怕被人看到笑話嗎?」

「我才不要當什麼精靈國的女王呢,我只想和主人在一起,嗚嗚嗚…」小妖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只要一想到馬上就和主人分開了,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真的好捨不得和主人分開,真的好想不顧一切的跟著主人走。

「小傻瓜,好了,不哭了。」蘇瑾月吸了吸鼻子,控制住不讓自己的眼淚流下來。

「那主人可以可以留一天,就一天好不好?」小妖舉起一根手指,滿是淚水的雙眸期待的望著蘇瑾月希望她可以答應。

蘇瑾月無奈的一笑,點了點頭,「就一天。」

小妖立即破涕而笑,「主人,那你跟我去我的房間吧,我們好好聊聊。」她有好多好多的話要跟主人說。

拉著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自己的寢殿,小妖將大門關了起來,跑到桌旁拿起茶壺,幫蘇瑾月和戰亦寒各倒了一杯靈花蜜,「主人!男主人!這是我們精靈國的靈花蜜,你們嘗嘗看好不好喝。」要是主人喜歡,她就將倉庫里的靈花蜜都送給主人。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伸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股花香立即溢滿了整個口腔,「挺好喝的。」

「那我等一下將倉庫里的靈花蜜都送給主人。」小妖開心道。主人喜歡她就高興。

「好。」蘇瑾月也沒有和小妖客氣。

「主人! 神医嫡女 我可不可以去你的金葉界,我好久沒有見到小金和火鳳了。」小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她也知道自己的這個要求有些不合理,她現在已經不是主人的靈寵了,再進入主人的空間有些不太合適。

「好!」蘇瑾月笑著應道。她也有這個意思,雖然她和小妖已經解除了契約,但是小妖在她的心中還是她最重要的人之一,不然她也不會特意來看她了。而且在金葉界中修鍊,也比外面修鍊的效果要好。

「謝謝主人!主人真好!」小妖開心道。雖然她和主人已經解除了契約,但是在她的心中,主人永遠都是主人。

蘇瑾月意念一動,下一刻,三人就出現在了金葉界中。

「小妖!」小金和火鳳看到小妖,快步跑了過來。好久沒有見到小妖了,他們也很想小妖。

小妖激動地看著小金和火鳳,「你們的變化好大啊!」

現在的小金已經是一位翩翩美少年了,他現在是四級仙獸。火鳳也已經化形成了一位美少女,她現在和火凰一樣都是二級神獸。

「你的變化也很大,我們都快認不出你了,已經有了女王的風範。」小金笑道。

小妖笑著白了小金一眼,「我才不要什麼女王風範呢,我羨慕你們可以跟主人在一起。」在她看來,只有和主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開心。

「小妖,那你不要當什麼女王了,回來跟我們一起吧。」火鳳提議道。

「我也想啊,可是我沒有辦法,我必須替我母親守護好精靈族。」小妖無奈的嘆氣道。如果可以選擇不當女王,她絕對會毫不猶豫。 火鳳和小金同情的看著小妖。不是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幸運,可以一直跟在主人的身旁。蘇瑾月與小妖,火鳳他們聊了一會兒,看到戰亦寒已經布置好了陣法,對小妖說道:「小妖,你先去修鍊吧。」小妖要想管理好精靈族,實力是必須的。

「主人,我不想修鍊,我們想和你們聊天。」小妖搖頭道。好不容易才和主人他們團聚,她真的不想將時間浪費在修鍊上。

「亦寒布置的是時間陣法,你突破后,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和我們聊天。」蘇瑾月笑道。她當然知道小妖拒絕她的原因。

「真的嗎?」小妖問道。她不是不相信主人,只是她更想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和主人他們的相聚上,浪費一秒,她都覺得好可惜。

「當然!」蘇瑾月笑著點頭。

「那好吧。」小妖點了點頭,站起身,走進了陣法。她一定要儘快突破,爭取和主人多相聚一會兒。

閉上眼睛,小妖進入了修鍊狀態。

靈樹回到古木族,就立即召集了古木族的長老開會。

「王是想要我們歸順嗎?」聽完靈樹的所說的經過,古木族的太上長老開口問道。

「我自然不想,只是對方的實力太過可怕,我擔心就算我們古木一族都出動,也未必是對方的對手。」靈樹搖頭嘆氣道。

他要是想歸順精靈族,又怎麼會等到這時候,他要娶小妖也是為了將整個精靈族的權力都握著手中,想要讓他們古木一族更加強大。

只是小妖那個主人還沒出手,就已經讓他受了重傷,而且還是在他開啟血脈傳承之力的時候。這讓他怎麼去對抗?

「那王的意思是我們只能歸順了?」大長老皺眉看著靈樹。他們古木一族一直都是獨立的,如今要讓他們歸順精靈族,他真的不願意。

「大家有什麼意見嗎?」靈樹看著在座的眾人。

「王,我覺得我們可以暫時歸順,等到精靈族女王的那個主人離開,我們再一舉攻下精靈族。」二長老提議道。反正讓他歸順精靈族他是不願意的。

「這個辦法好,我贊同二長老的提議。」四長老道。

「我也贊同。」

「我也覺得這個辦法好。」眾人紛紛贊同。

靈樹想了想,開口道:「這個辦法好是好,只是小妖的手中有著那名強者給的符籙,我擔心想要攻下精靈族沒有那麼容易。」那名強者之所以當著他的面給小妖符籙,就是為了給他一個警告。

「王,我們不試試怎麼就知道不行。」太上長老有些失望的看著靈樹。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

「王,我覺得太上長老的話沒有錯,我們到時可以先試試,實在不行再歸順也不遲。」二長老說道。

靈樹沉吟片刻,點了一下頭,「好,那就按照你們的辦法做,明天我們先假意投降,等那名強者離開后,再做打算。」為了古木一族的將來,這個險他必須要冒。

「好!」眾長老笑著點了點頭。他們明天倒是要見識一下精靈族女王的那個主人,到底有多厲害。 火鳳和小金同情的看著小妖。不是每個人都像他們一樣幸運,可以一直跟在主人的身旁。蘇瑾月與小妖,火鳳他們聊了一會兒,看到戰亦寒已經布置好了陣法,對小妖說道:「小妖,你先去修鍊吧。」小妖要想管理好精靈族,實力是必須的。

「主人,我不想修鍊,我們想和你們聊天。」小妖搖頭道。好不容易才和主人他們團聚,她真的不想將時間浪費在修鍊上。

「亦寒布置的是時間陣法,你突破后,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和我們聊天。」蘇瑾月笑道。她當然知道小妖拒絕她的原因。

「真的嗎?」小妖問道。她不是不相信主人,只是她更想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和主人他們的相聚上,浪費一秒,她都覺得好可惜。

「當然!」蘇瑾月笑著點頭。

「那好吧。」小妖點了點頭,站起身,走進了陣法。她一定要儘快突破,爭取和主人多相聚一會兒。

閉上眼睛,小妖進入了修鍊狀態。

靈樹回到古木族,就立即召集了古木族的長老開會。

「王是想要我們歸順嗎?」聽完靈樹的所說的經過,古木族的太上長老開口問道。

「我自然不想,只是對方的實力太過可怕,我擔心就算我們古木一族都出動,也未必是對方的對手。」靈樹搖頭嘆氣道。

他要是想歸順精靈族,又怎麼會等到這時候,他要娶小妖也是為了將整個精靈族的權力都握著手中,想要讓他們古木一族更加強大。

只是小妖那個主人還沒出手,就已經讓他受了重傷,而且還是在他開啟血脈傳承之力的時候。這讓他怎麼去對抗?

「那王的意思是我們只能歸順了?」大長老皺眉看著靈樹。他們古木一族一直都是獨立的,如今要讓他們歸順精靈族,他真的不願意。

「大家有什麼意見嗎?」靈樹看著在座的眾人。

「王,我覺得我們可以暫時歸順,等到精靈族女王的那個主人離開,我們再一舉攻下精靈族。」二長老提議道。反正讓他歸順精靈族他是不願意的。

「這個辦法好,我贊同二長老的提議。」四長老道。

「我也贊同。」

「我也覺得這個辦法好。」眾人紛紛贊同。

靈樹想了想,開口道:「這個辦法好是好,只是小妖的手中有著那名強者給的符籙,我擔心想要攻下精靈族沒有那麼容易。」那名強者之所以當著他的面給小妖符籙,就是為了給他一個警告。

「王,我們不試試怎麼就知道不行。」太上長老有些失望的看著靈樹。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

「王,我覺得太上長老的話沒有錯,我們到時可以先試試,實在不行再歸順也不遲。」二長老說道。

靈樹沉吟片刻,點了一下頭,「好,那就按照你們的辦法做,明天我們先假意投降,等那名強者離開后,再做打算。」為了古木一族的將來,這個險他必須要冒。

「好!」眾長老笑著點了點頭。他們明天倒是要見識一下精靈族女王的那個主人,到底有多厲害。 靈樹看著小妖,眼中有著一絲猶豫之色,許久,他緩緩道:「我歸順。」他不敢冒那個險,就算真的要反,他也要等到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才行。

「你們呢?」小妖看向太上長老一行人。

太上長老與眾長老對視一眼。

「我不同意!」二長老開口道。精靈族女王現在的實力是提高了,可是他們未必就會輸。單是太上長老的修為就比她要高,除非她的那個靠山還沒有走。為了古木一族他就冒一次險,他就不信對方敢將他怎麼樣。

小妖看向二長老,沒有任何廢話,直接抬手一揮,丟出一張符籙。

二長老沒有想到小妖會如此果斷,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符籙裹住,隨著一團火焰,二長老瞬間化為了灰燼。

靈樹和太上長老一行人都愣住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更沒有想到小妖會這樣做,根本連話都沒有多說一句,就動手滅了二長老。

小妖微微勾唇,看向其他人,「還有人不服嗎?」

「我們願意歸順!」這次眾人齊齊開口道。剛剛那符籙的威力他們都已經見識到了,哪裡還敢和小妖對著干,除非他們活的不耐煩了。

小妖滿意的點了下頭,看向靈樹,「你和精靈族的大長老交接一下。」

「是!」靈樹應道。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沒有辦法,對方手中的符籙,可不是他可以對抗的。

蘇瑾月和戰亦寒剛剛回到鳳天宗,魏源星和韓冰就帶著孩子來拜訪他們。

「叫伯父伯母。」韓冰對著身旁的一名小男孩說道。

「伯父!伯母!」小男孩乖巧的喊道,他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眼中有著探究和好奇。他一直聽爸爸媽媽說起戰伯父和戰伯母,心中早就對兩人充滿了好奇,今天終於見到他們了。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和魏源星長得有著七分相似的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魏御風,伯母,你和伯父現在已經是仙人了嗎?」魏御風好奇的打量著蘇瑾月。剛剛他媽媽告訴他,戰伯父和戰伯母馬上就要離開天月大陸回仙界了,既然去仙界,那應該就是仙人了。

蘇瑾月點了下頭,走到魏御風的面前,微笑著看著他,「小風以後只要努力,也可以成為仙人的。」從魏御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現在的他應該是鍊氣後期。

「真的嗎?」魏御風滿臉期待的問道。他一直嚮往著有一天能夠變的像爸爸那麼強大,不過他現在有了一個新的目標,他期待有一天,他能修鍊到像伯父伯母那樣飛升仙界。

「只要有目標當然可以。」蘇瑾月笑著揉了揉魏御風的頭髮,拿出一些零食和靈果遞給他。

「謝謝伯母!」魏御風伸手接過,禮貌的道謝道。

「小風,你去和哥哥姐姐他們玩吧,媽媽和爸爸有事要和伯父伯母說。」韓冰對魏御風說道。

「嗯。」魏御風應了一聲,向著外面跑去。

蘇瑾月拿出一壺靈花蜜,給魏源星夫婦和自己,還有戰亦寒各倒了一杯,「我們坐下來說吧。」

「好。」韓冰和魏源星走到桌旁坐了下來。

「瑾月姐姐,你們什麼時候回仙界?」韓冰看向蘇瑾月問道。好不容易才見面,她真的很想和瑾月姐姐多相處一些日子。

「這裡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等魏源星接手后我們就離開。」蘇瑾月喝了一口靈花蜜說道。魏源星對鳳天宗還是很熟悉的,只要交接一下他就可以接手了,應該用不了幾天。

「那不是馬上就要離開了嗎?」韓冰皺眉道。她還以為這次過來能和蘇姐姐他們好好聚聚呢。

「嗯。」蘇瑾月點頭。她回到仙界后,還有著很多的事要做,最主要的是他們來了天月大陸后,他們只能靠仙靈石來修鍊。不管是金葉界,還是混沌世界,裡面的仙靈氣都已經轉換為了靈氣,只有回到仙界裡面的仙靈氣才能恢復。

「我還以為我們可以多聚幾天呢,沒想到你們那麼快就要走了。」韓冰失望道。

「你有沒有想去的地方?我這兩天可以陪你四處去看看。」蘇瑾月說道。她這次離開天月大陸,以後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就當是給自己留個紀念吧。

韓冰搖了搖頭,看向蘇瑾月的肚子,「瑾月姐姐,你現在懷孕了還是不要出去了。」她也來過天月大陸兩趟,只是每次都是來去匆匆,最多和娜娜姐她們在鳳天宗的集市逛逛。

雖然心裡是很想和瑾月姐姐她們去四處逛逛,可是瑾月姐姐的身子現在的確不方便。萬一瑾月姐姐出了什麼事,她可負不起責任。

「沒事,我也好久沒有出去逛了,明天我叫上娜娜她們,我們一起出去逛逛。」蘇瑾月笑道。她是懷孕了,可是她再怎麼說都是一名仙修,哪裡會那麼脆弱。

韓冰看向戰亦寒,見他眉頭都皺了起來,連忙搖了搖頭,「還是不要了。」

蘇瑾月轉頭看向戰亦寒,見他眉頭緊鎖,淺淺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我沒事的,你不用那麼緊張的,我就出去走走,再說還有娜娜她們,她們的實力可是不弱的。」櫻璃已經是渡劫後期,娜娜和悠悠的實力也都已經是大乘期了,在天月大陸可沒有幾個人會是她們的對手。

「可是…」戰亦寒還是不怎麼放心。

「好啦,我保證不會有事的,你就放心吧。」蘇瑾月搖晃著戰亦寒的手,笑著保證道。

戰亦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叮囑道:「你要早去早回,有什麼事就通知我。」

「嗯!」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

「戰大哥放心,我會照顧好瑾月姐姐的。」韓冰保證道。

戰亦寒微微勾唇,點了一下頭,看向魏源星,「源星,我先帶你了解一下鳳天宗。」

「好!」魏源星點了一下頭,站起身與戰亦寒向著外面走去。既然答應了亦寒要接手鳳天宗,他就不會讓他失望。 靈樹看著小妖,眼中有著一絲猶豫之色,許久,他緩緩道:「我歸順。」他不敢冒那個險,就算真的要反,他也要等到自己有十足的把握才行。

「你們呢?」小妖看向太上長老一行人。

太上長老與眾長老對視一眼。

「我不同意!」二長老開口道。精靈族女王現在的實力是提高了,可是他們未必就會輸。單是太上長老的修為就比她要高,除非她的那個靠山還沒有走。為了古木一族他就冒一次險,他就不信對方敢將他怎麼樣。

小妖看向二長老,沒有任何廢話,直接抬手一揮,丟出一張符籙。

二長老沒有想到小妖會如此果斷,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符籙裹住,隨著一團火焰,二長老瞬間化為了灰燼。

靈樹和太上長老一行人都愣住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更沒有想到小妖會這樣做,根本連話都沒有多說一句,就動手滅了二長老。

小妖微微勾唇,看向其他人,「還有人不服嗎?」

「我們願意歸順!」這次眾人齊齊開口道。剛剛那符籙的威力他們都已經見識到了,哪裡還敢和小妖對著干,除非他們活的不耐煩了。

小妖滿意的點了下頭,看向靈樹,「你和精靈族的大長老交接一下。」

「是!」靈樹應道。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沒有辦法,對方手中的符籙,可不是他可以對抗的。

蘇瑾月和戰亦寒剛剛回到鳳天宗,魏源星和韓冰就帶著孩子來拜訪他們。

「叫伯父伯母。」韓冰對著身旁的一名小男孩說道。

「伯父!伯母!」小男孩乖巧的喊道,他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眼中有著探究和好奇。他一直聽爸爸媽媽說起戰伯父和戰伯母,心中早就對兩人充滿了好奇,今天終於見到他們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