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真的?你認識左耳咖啡的老總嗎?」

「嗯,算是吧。」

「那可再好不過。我知道左耳咖啡,也一直想要認識他們的老總,不為別的,就為了我能夠喝上正宗的香醇咖啡,你可得幫我問下。能不能加盟他們,在天州市開家連鎖咖啡館。」

蘇沐只能報以感嘆。

世界就是這樣的現實和殘酷,湖羊村那種山村中的孩子都在為了能不能上學為發愁的時候,像是白雅這樣的天之嬌女卻為了能品嘗到純正的咖啡而不惜開一家咖啡館。

有開店的錢,絕對夠山村中的孩子讀完初中。想到這裡面的差距,蘇沐心底就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覺。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被他控制住,沒有流露出來。

現實如此,蘇沐能做的就是坦然面對,然後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去改變這個現實。

車子很快就是駛進茫茫車流中。

「你真的非要喝咖啡嗎?」蘇沐充當著司機,目光留意著路邊兩側店面隨口問道。

「怎麼,難道不行嗎?」白雅側頭笑容嫵媚。

「不是不行,只是感覺有點像是做夢。你我認識這才一個多小時吧,你就敢和我出來,難道就沒有點防範心理嗎?」蘇沐不禁調侃道。

「我說你想得太多了吧?我敢和你出來那是因為相信你,要是說堂堂嵐烽市的市長都敢做出來什麼壞事,那這個世界就徹底亂套了。至於說到防範心理的話,你放心,我不但有,還多的是。我可是跆拳道高手,知道我是幾段嗎?不告訴你,怕說出來嚇著你。一般色狼根本就沒有機會近我身,在酒吧中我都不知道廢掉多少色狼的命根子了。」白雅說起這話的時候,忍不住掃了一眼蘇沐的小腹處。

這種眼光讓蘇沐本能的一陣哆嗦,趕緊夾住雙腿。

尼瑪,這個白雅實在太生猛,要不是通過官榜已經知道她的性格有點潑辣,我都要懷疑她是不是一個熱浪奔放的女人。蘇沐就這樣在白雅的咯咯笑聲中,和她隨意閑聊著。

兩個人沒有任何利益關係,說出來的話自然就會少了很多忌諱。而就是這種隨意的聊天,讓白雅驚愕的發現,蘇沐對經濟的掌握是那樣精深,隨便指出來的幾個點,赫然都是她公司現在急需要解決的關鍵。

這個市長不簡單啊。

蘇沐成功的將白雅的興趣調動起來,她開始迫不及待的詢問起來有關商業上的問題。只要是白雅詢問的,蘇沐都會簡明扼要的給出答案。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說誰是孤立的,不要說白雅的身份有點特殊,即便她不是白修明的閨女,你敢保證她不會將蘇沐的這種大才說給其餘人知道。越多的人知道蘇沐能耐不凡,就會有越多的人站到他的身後,聽從他的調遣。

這也是蘇沐願意和白雅閑聊的原因。

通過白雅沒準能和白修明之間搭建一座橋樑,當然蘇沐也不會真的就認為一定能走通,走通也好走不通也罷,反正自己是沒有什麼損失。權當這樣是指點白雅,指點剛結識的一個朋友。

蘇沐和白雅一邊聊著,一邊慢慢開車尋找咖啡館。在相反方向上,郭輔則開車送陳莎回家。

來到嵐烽市后,郭輔並沒有住在政府辦安排的房子,不是說非要裝什麼清高,而是因為這邊安排的房子檔次有點高,他不喜歡太過張揚,所以才會想要在外面租房住。

說是租房,其實也就是一個過渡,等到市政府那邊有合適的普通房子后,他還是會搬回來。

「你說白雅跟著蘇市長不會有什麼事吧?」陳莎蜷縮在後座上,慵懶的問道。

郭輔透過後視鏡看到陳莎的模樣后,不由笑道:「我說你胡思亂想什麼呢?白雅跟著蘇市長怎麼會出事?你不會認為蘇市長會對白雅做出什麼過分舉動吧?他可不是那樣的人。」

「你說錯了,我擔心的不是白雅,我擔心的是蘇市長會被白雅欺負。」陳莎幽幽道。

郭輔微愣后哈哈大笑起來。

「咦,你聽到有沒有什麼聲音很奇怪?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轟鳴聲?你們這嵐烽市難道有地鐵嗎?」就在這樣的說笑聲中,郭輔的車停到一個紅燈前面,這是個還算偏僻安靜的路口。

只要過了這個路口再向前開幾百米,就到了郭輔租房的地方。當初他選擇這裡,就是相中小區的環境優雅僻靜,他想要讓陳莎在輕鬆寧靜的氛圍中安心待產。

不過現在的確是有點奇怪,郭輔也已經聽到那種低沉的轟鳴聲。

地鐵?

嵐烽市哪裡有地鐵?那根本不是地鐵的聲音。郭輔透過前窗玻璃看過去,驚愕的發現轟鳴聲的製造者赫然是一輛沉重的水泥攪拌車。

只是如此的話也就算了,偏偏這輛水泥攪拌車出現在視野中后,竟然像是一頭髮瘋的公牛似的,無視掉眼前的紅燈,就沖著前方直衝過來,那架勢分明就是鎖定郭輔的車,想要將他們徹底的碾壓成碎片。

雙方的距離不斷被拉近,眼瞅水泥攪拌車就要衝出白線處,碾壓著十字路口逼近。郭輔都能夠看到司機有些猙獰的面孔,坐在後排的陳莎,也被眼前的情景嚇住,整個嬌軀不斷顫抖的同時,臉色煞白,驚呼聲中沖著郭輔就喊道:「趕緊下車,咱們不能再留在車裡面,郭輔,快下車。」

說話間陳莎就要拉開車門跳出去。

砰。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從原本是綠燈的路上先後開出來兩輛汽車,他們也沒有想到在旁邊的路口會斜斜的衝出來一輛無視紅綠燈的大車,想要趕緊踩剎車,卻已經是遲了。

沒有任何意外,兩輛車分別撞上水泥攪拌車,巨大衝擊力下,硬是將水泥攪拌車的方向給撞偏。原本沖著郭輔開過來的路線,變成斜了過來。

然而即便如此,司機也是當機立斷,猛地打起方向盤,將車身狠狠的撞過來。既然沒辦法從正面碾壓,那就從旁邊將你壓扁也成。司機獰笑的望過來,通紅的雙眼充滿著暴虐和瘋狂。

這要是被攪拌車撞到了,絕對是難逃一劫。

形勢千鈞一髮。(未完待續。。) 測干張孝瓏介紹宗情況,輩承毅並沒感到驚李存勛介紹國內外情況的時候。裴承毅就意識到,決定局勢展的不是李存勛,上面已經對這場衝突的性質定了性,衝突結果肯定不會是某一方大獲全勝。也就是說。皇家海軍特遣艦隊不會全軍覆沒,也不會安然無恙。說直接點,因為美國肯定不會拋棄英國,如果讓英國政府下不了台,只能讓美國政府下不了台,而美國下不了台,就會讓阿根廷當局吃不了兜著走,從而使共和國當局在兩難中做出選擇。為了避免出現這種結局,所以在襲擊特遣艦隊的時候,肯定會有所保留,終極目的是讓皇家海軍意識到對手的實力,在沒有傷筋動骨的情況下主動撤退,最終被迫放棄通過武力收復福克蘭群島的衝突,在談判卓上與阿根廷當局磨上二十年到三十年。

幹掉幾艘潛艇不是什麼問題。不管怎麼說,公眾不可能知道海面下生了什麼事情。

關鍵在於如何重創杴航母。毫無疑問,這正是華劍鋒安排阿根廷潛艇衝鋒陷陣的根本原因。準確的說,是軍情局做出這一安排的根本原因。想明白前因後果后,裴承毅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整個作戰行動是由軍情局安排的,或者說是華劍鋒等人按照軍情局的授意安排的。母庸置疑,梁國翔與秋泊清與華劍鋒一樣,也是由軍情局派過來的,在安排阿根廷空軍的作戰行動時,肯定聽從了軍情局的吩咐。再往細處一想,裴承毅猛然明白了過來。軍情局的身後是元,也就是說,從一開始,這場衝突就在元的控制之中,或者說一直接照元的意圖在

。淚書吧甩凹廠告少,噩斬由,噩多

想到這個問題,裴承毅突然冷靜了下來。

雖然他不太願意相信,但是他不得不相信。這潭水太深了。

從一開始,也就是李存勛讓他去阿根廷擔任塞隆的最高軍事顧問的時候,裴承毅的主要作用就不是替阿根廷當局出謀划打手策,更不是幫助阿根廷打贏這場戰爭,而是用他的名聲與影響力,讓美國當局做出錯誤判斷,即認為共和國會全力以赴的幫助阿根廷,從而迫使美國不得不展開積極行動,而最重要的結果就是布蘭迪諾把杜奇威派往倫敦。如果布蘭迪諾與杜奇威的反應再慢一點,結果肯定與元設想的一樣,即美國幫助英國收復福克蘭群島,共和國則藉此機會造勢,讓拉美國家背棄美國。 閃婚替嫁:病驕總裁別亂來 真要走到這一步,二十到三十年後的世界格局就很好想像了,就算美國不肯認輸,都會迅丟掉世界霸主的寶座,說不定能夠用不流血的方式完成霸權交接。事實是,布蘭迪諾與杜奇威在最後關頭認識到了犯下的嚴重錯誤,從而使元的安排完全落後。準確的說,是無法達到最高目的。由此可見,裴承毅在這一系列鬥爭中扮演的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角色。不管他願意相信還是不願意相信。他在阿根廷遇到的所有事情都與元有關。因為他沒能準確理解元的意圖,到了阿根廷之後就想著幫阿根廷打贏這場戰爭,所以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麻煩,而這些麻煩的飾造者不是阿根廷當局。而是軍情局,準確的說是軍情局按照元的意圖在糾正裴承毅犯下的錯誤。

想明白這些事情,裴承毅不免有點氣有

關鍵不是他有沒有理解到元的意圖,而是他被當作了棋子。換句話說,就算他理解到了元的意圖,遭遇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從他在北京見到阿方索的那一玄開始,他的阿根廷之行就註定是一次享受高額補貼的旅行。

毫無疑問,李存勛此行也是元安排的。

朝軍情局長看了一眼,裴承毅控制住了情緒,沒有讓心情表露出來。

李存勛似乎沒有注意到裴承毅的神態變化,而是在與張孝瓏談著外面的戰局。

「抹香鯨,號與「座頭鯨,號還沒有聯繫上。」

「海軍司令部的報告?」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已經詢問過兩次了,還詢問過潛艇司令部,在我過來之前,沒有收到這兩艘潛艇的戰鬥報告。」

李存勛是眉頭鎖到了一起,沒再多問。

張孝瓏看了眼手錶,說道:「我再奔問一下。說不定已經有消息



李存勛點了點頭,讓張孝瓏起身離去。

裴承毅聽得很清楚,也想得很明白。

「抹香鯨」號與「座頭鯨」號是一支潛艇戰隊里的兩艘「虎鯨」級攻擊潛艇,而該戰隊的巡邏海域在阿根廷海盆東北,也就是特遣艦隊的北偏西大約2o度方向上。該潛艇戰隊在哪裡巡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潛艇戰隊的巡邏海域也是由軍情局安排的,準確的說,是由軍情局間接安排的。通過提供的情報,就算華劍鋒與軍情局沒有任何關係,軍情局也能按照自己的意願安排潛艇戰隊。

想明白這個道理,裴承毅就不難猜到接下來要生什麼事情了。

「其實,我們並不想干預你的指揮工作。」李存勛這時才把注意弈放到裴承毅身上,說道,「沒有絕對必要,我們不會插手作戰行動。只不過,你在安排作戰行動的時候。忽略了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

裴承毅下。瑰道!「熱怕不僅僅是忽略那麼簡「我早就說了,你沒有犯什麼錯誤。不管誰在你的位置上,在獲得的情報非常有限的情況下,都難以對局勢做出準確判斷,也就無法採取正確的應對措施。」李存勛笑了笑,說道,「先得承認,在如此極端的情況下,你把握住了大方向,在細節問題上有所忽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成敗在於細節,不在乎細節,永遠別想獲得勝利。」

「確實如此,至少從軍事上來講,細節很重要。」李存勛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別忘了,我也是軍人,至少懂愕最基本的軍事常識。但是你必須明白,對我們來說,馬島問題絕對不是個軍事問題,而是個政治問題。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沒有反駁李存勛這個觀點。

「雖然政治鬥爭也很在乎細節,但是更注重總體方向。如果連大方向都搞錯了,細節工作做得再好,也於事無補。你在大方向上的選擇沒有錯,細節上暴露出的問題,是你缺乏足夠的經驗。」說到這,李存勛突然話鋒一轉,說道。「也許,你會感到疑惑,既然是個政治問題,為什麼要派你過來?」

裴承毅朝李存勛看了過去,他確實想到了這個問題。

「我很想告訴你,可是這不是我應該回答的問題,也不是我能夠回答的問題。」李存勛看了眼手錶,說道,「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了

「我要回國了?。

李存勛點了點頭,說道:「我這次前來的主要任務就是接你回去,當然,前提條件是你在阿根廷的失明已經完成,沒有必要繼續呆下去了

裴承毅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他開始猜到的事情肯定沒卑錯。

這時候,張孝瓏趕了過來。

「有消息了?」見到張孝瓏那急匆匆的樣子,李存勛就站了起來。

「已經有消息了,雖然有點波折,但是結果相差不大,「抹香鯨。號與「座頭鯨,號已經在返航途中。」

「目標呢?」

「目標已經達到。」張孝瓏看了眼手錶,說道,「專機起飛前,就能看到相關報道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在路上看新聞吧。」李存勛呵呵一笑,回頭對裴承毅說道,「我們馬上去機場,你已經沒有必要留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了。」

「我的家人

「我已經安排好了。他們將搭乘今天的第一架航班回國。」

裴承毅愣了一下,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在軍情局長面前,他這個6軍上將簡直就是個小兒科。

「時間差不多,上了飛機再吃早飯

李存勛一邊說著,一邊走出了裴承毅的辦公室。淚書吧甩凹廠告少,噩薪由,噩多

回顧了一眼這間原本屬於特雷塞斯庫的辦公室,裴承毅突然產生了一種什麼都不值得留戀的感覺。對阿根廷來說,他無非是個過客而已。

布宜諾斯艾利斯時間月飛日7點馮分,載著李存勛、裴承毅與張孝瓏的商務專機離開了國際機場,向著東北方向飛去。

飛機還在爬升的時候,阿根廷的幾家電視台率先報道了最新戰報。

阿根廷海軍的電動潛艇在阿根廷海盆東北海域巡邏時,遭到不明身份的反潛巡邏機與反潛戰艦襲擊,隨即用魚雷起反擊,並且重創了數艘反潛戰艦,其中一艘很有可能是美國海軍的級航母。戰鬥中」艘阿根廷海軍的攻擊潛艇被反潛巡邏機擊沉,另外打手艘潛艇成功避開所有攻擊。

這下,全球新聞媒體炸鍋了。

大約舊分鐘后,始報道相關消息。

雖然與阿根廷電視台報道的方式不一樣,即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在前往麥哲倫海峽的途中遭遇不明身份的潛艇,要求對方立向無果后,用主動攻擊聲納鎖定了潛艇,而不是先用魚雷起攻擊,直到對方射重型魚雷,航母戰鬥群的反潛巡邏機與反潛戰艦才起反擊,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出現在了不該出現的海域,而且與潛艇生過戰鬥。更重要的是,刪沒有提到美國航母戰鬥群的損傷情況,也沒有提到美國航母戰鬥群前往麥哲倫海峽的目



與阿根廷電視台的報道相比,刪的報道明顯專業得多。

不管怎麼說,刪沒有在報道中擴夫美國航母戰鬥群的實力,也沒有把美國航母戰鬥群說得不堪一擊。

問題是,刪的報道中有不少疑點。

先是美國航母戰鬥群為什麼能夠提前現附近的潛艇?如果阿根廷電視台的報道屬實,3艘電動潛艇正在該海域執行警戒任務,那麼很有可能處於靜音航行狀態,而美國航母戰鬥群處於航渡狀態,現潛艇的可能性並不大。其次是美國航母戰鬥群用什麼方式警告了阿根廷潛艇?後面提到,美國航母戰鬥群是在警告無效之後才使用主動攻擊聲納的,也就是說在此之前沒有使用主動聲納,而不用主動聲納,能夠使用的就只有魚雷了。如果美國航母戰州洲記白雷出警告,那就不是警告。而是請動攻心砧,不國航母戰鬥群的航線問題,如果按照報道,美國航母戰鬥群是在前往麥哲倫海峽的途中。那麼美國航母戰鬥群的出地點就應該是加勒比海的某處港口,而不是直布羅陀海峽,也就是說報道根本站不住



結合這三個疑點,一些評論員對美國航母戰鬥群的行動做出了大膽



第四艦隊從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后,沒有前往加勒比海,也沒返回美國本土。而是經維德角群島南下,先在阿森松島西部海域巡邏,然後到里奧格蘭德海丘海域活動,在特遣艦隊南下攻擊馬島的時候,以最快的度南下,到達阿根廷海盆東北海域。擋在了阿根廷本土與特遣艦隊之間。因為第四艦隊距離馬島過刃刀千米。所以某些人認為,阿根廷當局早就知道美國海軍要插手馬島衝突,才派3艘潛艇北若。襲擊特遣艦隊的戰鬥打響后,美國航母戰鬥群肯定出動艦載戰鬥機與反潛巡邏機協助特遣艦隊作戰,阿根廷當局才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讓潛艇偷襲了美國航母。

毫無疑問。只有這樣,才能合理解釋美阿交戰的原因。

當然,這裡還存在一個問題,即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如此不堪一擊嗎?

如果3艘電動潛艇剩,能突破美國航母戰鬥群的反潛防線。那麼美國海軍在共和國的潛艇面前就沒有任何生存能力可言。

正是如此,隨著報道深入,越來越多的新聞媒體將焦點對準了共和



問題是,共和國當局除了希望美阿雙方冷靜處理之外,沒有針對月飛日凌晨的那場遭遇戰表任何態度,只有共和國的軍火商在到處宣傳勁凹型電動潛艇。以及田毫米重型魚雷的優秀性能。

更重要的是。 天命賒刀人 沒有任何新聞媒體有辦法指責共和國。

原因很簡單。作為當時方,美國當局在月飛日上午就對生在阿根廷海盆東北海域的遭遇戰感到惋惜,並且宣布第四艦隊已經放棄了前往麥哲倫海峽的行動,正在撤回加勒比海的途中,負責拉美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在當天上午從華盛頓出,緊急訪問墨西哥、哥倫比亞、秘魯、智利、玻利維亞、厄瓜多、巴西、烏拉圭與巴拉圭等拉美九國。也就是說,美國當局並沒有對航母遭到阿根廷潛艇襲擊的真實情況表任何言論,也沒有把矛頭對準在幕後支持阿根廷的共和國。

事實上,就聳美國有證據,也不可能扯上共和國。

被魚雷擊傷的「傑弗遜」號航母回到諾福克基地后,立即被拖入船塢進行大修。中雷處在航母左舷距離艦尾大約三分之一的水線下3米處,而這裡是整艘戰艦最薄弱的部位,裡面不但有反應堆艙,附近還有全艦的電力控制中心。換句話說,如果「傑弗遜」號的遭遇與「皇家方舟。號一樣,遭到兩條魚雷攻擊,而且第二條是智能魚雷,那麼「傑弗遜。號肯定回不了諾福克。在提交給國會軍事委員會的調查報告中,美國海軍提到,擊中「傑弗遜。號的是打手條裝藥量在四千克右的重型反艦魚雷。排除了是共和國海軍使用的級重型魚雷的可能性,卻不能排除是共和國海軍潛艇所為的可能性。原因很簡單,雖然不能排除阿根廷潛艇的運氣好到家了,但是能夠一擊斃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擊中航母的魚雷很有可能是線導控制的,而不是自導攻擊,在擊中航母之前由射魚雷的潛艇重新鎖定了命中部位。

裴承毅乘坐的專機到達北京的時候,外界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了。

因為美國當局僅僅宣布撤回第四艦隊,而沒有宣布不會因此捲入馬島衝突,而且美國總統早就向英國相承諾,美國絕不會拋棄英國,而皇家海軍的特遣艦隊幾乎同時在南面海域遭到阿根廷空軍與海軍的聯合絞殺,3艘航母均遭到重創當時「皇家方舟」號還沒有沉沒,所以很多人都認為。在英國無力收復馬島的情況下,美國為了保住歐洲地區的最後一個盟友。很有可能出兵馬島。還有部分人認為,布蘭迪諾將杜奇威派往倫教。就是預料到特遣艦隊會在衝突中遭到重創,提前做好了準備。杜奇威是軍人出身的政治家,面對阿根廷的挑釁,他肯定會有所作為。

重要的是,大肆宣揚美國即將出兵南大西洋的正是美國的新聞媒



如果在以往。裴承毅會感到驚訝,畢竟在美國政府不會出兵的情況下,作為美國當局喉舌的剛等新聞機構不應該炒作相關新聞。

與李存勛談過之後,裴承毅就不覺得驚訝了。

絕地追殺 美國新聞媒體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美國當局上演的「欲擒故縱」的伎倆。只有所有拉美國家認為美國會出兵馬島,對美國極度不滿的時候,美國政府做出截然相反的決定,才能贏得拉美國家的好感。

用俗話說,應該叫做否極泰來吧。 冷靜、冷靜、再冷靜!

從判斷出水泥攪拌車的目標儼然是自己后,郭輔的整顆身心就處於絕對的冷靜中,他沒有像是陳莎那樣驚聲尖叫,從跟隨蘇沐后就開始磨練出來的沉著穩重,讓他並沒有因此而任何驚恐慌張。

他知道惟有冷靜才能活命,而這個時候關鍵不是考慮攪拌車為什麼會撞自己,關鍵的是要想盡一起辦法擺脫這個危機。

因為這種冷靜,救了郭輔他們兩個人的性命。

處於絕對冷靜中的郭輔,看到兩輛車分別撞上水泥攪拌車,硬是將他的方向撞偏後,便果斷猛踩油門,性能極佳的改裝車速度瞬間提了上來,蹭的如黑豹般躥了出去,就在水泥攪拌車即將從側面完全撞上來的電光火石間,成功讓過了路口。

當然,陳莎也沒能打開後門跳出去,第一時間就將車上了鎖的郭輔,怕的就是陳莎著急慌忙中做出的舉動反而會壞事。

砰砰。

幾乎就在郭輔的車從之前停著的地方避讓出去的同時,水泥攪拌車就整個斜著撞過來,碰倒路邊的大樹后轟然翻車。 道聖 而就在水泥攪拌車翻倒的同時,從後面又接連開上來幾輛車,見狀紛紛緊急剎車,以至於造成連環追尾事故,兩邊路口足足十來輛車就那樣前後疊加著相撞。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