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破天兄,不好意思,我肖家這丫頭清白被毀,只能說與你雷家孩子無緣了。」犁天聖尊淡淡道。

「你是要撕毀協議了?」破天目光逼人。

「協議,什麼協議?當時只不過一句戲言罷了,何必當真。」犁天聖尊冷聲道。

「好,好得很。」破天聖尊氣極反笑,目光掃向了楚南,在警告他若是敢點頭,他不會有好果子吃。

楚南這人卻偏偏受不得激,犁天聖尊脅迫他還找了個冠冕堂皇的借口,這個倒是刺刀要見紅了。

「負責,我楚南豈是不負責的男人,從今往後,肖小小就是我楚南的女人了,誰敢打主意就廢了誰。」楚南大聲道。

「哈哈哈,就這麼說定了。」犁天聖尊大笑著,卻是看向了玉芙蓉。

「我這弟弟決定了,我做姐姐當然沒意見。」玉芙蓉淡淡道,與犁天聖尊交換了一個眼神,又齊齊看向了撼天聖尊。

「沒想到看一出熱鬧,還看到了一出好事,我就做一個見證人吧。」撼天聖尊笑道。

楚南一看三大聖尊這態勢,哪還不明白怎麼回事,他與肖小小的事情只是一個由頭,犁天聖尊借著這個由頭與破天聖尊決裂,從而與玉芙蓉和撼天聖尊抱團,三大聖尊結盟,共同打壓破天聖尊,瓜分利益。

肖小小卻是木偶一般站在一邊,至始至終,沒有人問過她的意思,她只是一個可以任意交易的籌碼。

對楚南逼親這事,她的自尊早就被自家老祖踩在腳底下,以後,她才再也抬不起頭來。

破天聖尊臉色鐵青,帶著滔天怒火而去。

其餘三大聖尊也都齊齊離去,只剩下站立的楚南與肖小小,當然,還有暗處那一片片驚駭莫名的目光。

那雲無敵本來以為犁天聖尊是來找楚南麻煩的,卻沒有想到他根本就是來強迫楚南結親的,而且玉聖尊當眾承認楚南是她弟弟。

可以說,楚南身後一下子多出兩具聖尊為靠山,那可是真正的靠山,中間沒有彎彎繞繞的關係。

雲無敵厲吼一聲,只覺胸口沉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隨即他頹然坐在地上,只願這是一個惡夢,醒來后一切都沒有發生。

https://tw.95zongcai.com/zc/35905/ 楚南看了雙目空洞的肖小小一眼,嘆息一聲走了進去。

肖小小卻抬起頭,跟了進來。

一進屋子,肖小小突然間寬衣解帶,將自己脫個精光,將完美的身軀赤條條的展露在楚南面前。

「你幹什麼?」楚南驚聲問。

「做你的女人啊,我不美嗎?」肖小小凄涼的笑道。

「穿起衣服。」楚南正色道。

肖小小卻是沖了過來,撲到了楚南身上,雙手用力的扯著他的衣服。

楚南呆了呆,肖小小的一隻手已經直搗黃龍,握住了他的下體。

「你犯賤嗎?」楚南用力推開肖小小,怒聲道。

「我就是犯賤啊。」肖小小看著楚南,輕輕的扯起嘴角,但目光的焦距卻恍惚穿過了他,眼角有兩行淚水忽然流下。

楚南有些躁動的在屋裡走了兩圈,然後輕輕嘆了一口氣,他拿出一件長袍,替肖小小披上。

如果當時在她那個位置,估計沒幾個人不受打擊。

「你是很討厭我的對不對?我知道,在聖月樓時我就看出來了。」肖小小緊了緊衣襟,感覺有些冷。

「原本是不討厭的,甚至覺得和你還是很投緣的,但你禍水東引也太不夠意思了,我一個沒有根基的三層聖子,你給我惹來一個聖尊之子的嫉恨之火,你想過我會有什麼下場沒有?」楚南道。

肖小小咬著下唇,道:「我知道錯了,其實我也很後悔,但也不知道該怎麼挽回。」

「現在說這個也沒什麼用了,你傷心你無助你心如刀割,你感覺沒有人尊重你,老祖把你當棋子,但你也不想想你從小到大有多少資源,享受過多少玄修夢寐以求的待遇,每個人都是棋子,或明或暗而已,你以為今天這種局勢是我說了算嗎?三大聖尊有這個心思,我區區一個三層聖子能阻擋得了?」楚南大聲道,帶著難以發泄的邪火。

「我……」

「你的起點已經夠高了,既然擁有了這麼多,總是需要有所付出的,要不然,你早就反抗了,你不敢反抗,是因為你害怕失去家族的支持,害怕一無所有,說到底,是你心中的懦弱造成了如今的後果。」楚南的話如刀子一般。

「我……」肖小小嬌軀輕顫,當時雲水瑤也提過這個問題,她不敢面對。

「所以你應該知足了,或者說你早該有心理準備,就算沒有這一出,背棄自己的內心與雷鳴結親,你看似風光,內心還不是與現在一樣,不同的是,現在的情況沒有偽裝,太**裸了而已。」楚南大聲道。

深深吸了一口氣,楚南平靜了一些,目光至始至終堅韌,他緩緩道:「造成如今身不由己的原因只有一個,實力不如人,就要受制於人,若想再不受制,就要拚命提升實力,直到所有人,包括如今高高在上的四大聖尊也只能仰望。」(未完待續。) ?肖小小被楚南一段接著一段的話直擊心靈深處,破開她看似堅硬華麗的外殼,裡面是血淋淋的柔軟。隨-夢-.lā

她俏臉蒼白,差點癱軟下去。

「你好好想想,我既然當眾說了你是我楚南的女人,你就永遠是,但是有些事情你明白我也明白,你要站起來還是自怨自哀,全靠你自己。」楚南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破天聖尊在自己的獨立空間里,直接將一整幢建築夷為了平地,殺了數十個聖仆,上上下下都噤若寒蟬。

一番發泄后,破天聖尊平靜了下來,目光卻如實質射出,所過之處,空間都一片片扭曲。

「把雷鳴給本尊找來。」破天聖尊吩咐了下去。

不多時,雷鳴出現,一看到破天聖尊就忿忿不平的大叫道:「爹,他們太過份了,這口氣不能忍。」

「啪」

破天聖尊一巴掌甩在雷鳴的臉上,直接將他扇倒在地,臉上印上五個清晰無比的手指印。

雷鳴有點懵了,他惶惶抬起頭,根本不明白怎麼突然就挨了一耳光。

「都是因為你這沒用的東西,一個女人都搞不定,還怎麼做大事。」破天聖尊大聲訓斥道。

雷鳴一聲不吭,爬了起來。

「現在犁天要撕毀協議,他們三個抱團來對付你爹,你爹倒下了,你這混小子估計都會被人玩死。」破天聖尊道。

「爹,你準備怎麼辦,我豁出去了。」雷鳴道。

「好,他們不仁,別怪我們不義,老六,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大哥有沒有死嗎?」破天聖尊沉聲道。

雷鳴赫然抬頭,顫聲道:「大哥,他真的沒有死嗎?」

雷鳴與他大哥雷震一母同胞,雷震曾為了他怒闖永夜分堂,屠了永夜分堂一百多人,名震聖地,但後來卻在一次行動中失蹤了,生死不知。

「不錯,你大哥一直活著,這一枚芙蓉令你拿著,跟著玉聖尊前往中天門,你若要見到你大哥,給我夾著尾巴做人。」破天聖尊說著,拿出了一枚他花了大代價從玉聖尊那裡得到的芙蓉令。

雷鳴接過芙蓉令,神情激動。

而後,破天聖尊用神念將信息封入雷鳴的神魂海。

……

楚南正重新布置楚南的陣法禁制,有了五桿天陣陣旗,速度快了數倍,威力也是增強了不少。

這時,肖小小的身影出現,來到了楚南跟前,她的神情平復了平靜,只是眼睛里,多出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楚南。」肖小小開口喚道。

楚南停下了手中的活,轉過身,看到她目光中那一道光亮,他心中暗暗點了點頭。

「我要一枚芙蓉令。」肖小小開口道。

「你這個時候去問犁天聖尊,他一定會把芙蓉令給你的。」楚南道。

「我知道,那個時候他還沒做出決定時,就傳達過與雷鳴結親就能得到芙蓉令的訊息,現在他心思變了,我又達成了他的目的,他當然會給我,但我不想要他的,我是肖家女,血脈沒法改變,但我的心卻可以改變,與其讓肖家決定我的命運,我寧願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肖小小與楚南對視,堅定無比。

楚南笑了笑,道:「結果卻是一樣的,不是嗎?」

「不一樣,因為心不一樣。」肖小小道。

楚南點頭,卻是抱著雙臂道:「你知道一塊芙蓉令的價值嗎?瞿一一用一條九品能量源泉,一幅末開封的太古聖靈圖都沒能換到。」

「我知道,但是我堅信,我會回報你更多。」肖小小握緊拳頭道。

「記住你說過的話。」楚南神念一動,一塊芙蓉令飄到了肖小小的面前。

肖小小伸出手,握住芙蓉令,很用力,如果這是一次命運的轉折,她絕不會放手。

楚南去見了聖傀殿的謝俊林,芙蓉令當然不可能給他,不過卻也給了他不少好東西,並且承諾不久后的晉級試煉,他百分之百可以升到四層聖子山。

謝俊林自不敢奢望芙蓉令,但是有了楚南給的幾樣寶物,又得到了百分百晉級四層聖子山的承諾,他已經做夢都會笑醒了,他無數次慶幸自己當初義無反顧的選擇。

而有人慶幸,自然有人悔恨,諸如雲無敵,諸如花彩蝶,雲無敵悔恨當初不該與楚南為敵,花彩蝶悔恨不該做牆頭草。

但是,機會往往就是一瞬間的決定,沒有抓住,就永遠錯過。

愛上病嬌秦先生 隨後,楚南前往第三聖窟,先是找了金袍老祖尹冉兒。

尹冉兒看著楚南的目光,亮得驚人。

「臭小子,挺能啊,最近南嶺聖地雞飛狗跳,事事與你有關。」尹冉兒粉拳在楚南胸口捶了一下,嬌笑道。

「哈哈,還好還好。」楚南嘿嘿笑道。

尹冉兒看著楚南,笑道:「你真是個妖孽,姐姐若是年輕一些,一定想方設法把你辦了。」

「冉兒姐,你還不年輕啊,就你這模樣身段,多少美女會自慚形穢,弟弟我每每看到你,晚上一準兒夢到你。」楚南哄起女人來也是張嘴就來。

「滾蛋,你這張嘴,還不知道要讓多少女人跳下火坑,姐年紀大了,可不吃這一套。」尹冉兒笑著道。

「唉,沒讓冉兒姐跳下火坑,終究是個遺憾啊。」楚南嘆息道。

尹冉兒忍俊不住,咯咯嬌笑,她道:「你跟玉聖尊怎麼搭上關係的?竟然讓她認你為弟弟,還給了你六塊芙蓉令,該不會也靠這張嘴吧。」

「說到這個,我自個兒也奇怪,說不定是她看上我了。」楚南道。

尹冉兒卻似是想到了什麼,道:「那可是玉芙蓉,我猜最有可能的是因為你傳承了元天成的混沌神鍾,據說玉聖尊得到過元天成的幫助,視其為偶像,之前元天成失蹤時,有不少聖子陰陽怪氣的說閑話,結果玉聖尊一怒之下將數十名聖子打殘了。」

「原來如此,我說我魅力怎麼這麼大呢,原來是愛屋及烏啊。」楚南有些酸溜溜的道。

「咯咯,你知足吧。」尹冉兒嬌笑道。

兩人聊了小半天,楚南去二聖窟找寧甯。

「滾。」二聖窟,一處參悟聖靈之像的廣場上,寧甯一甩火紅的秀髮,冷冷對一個糾纏他的高級聖徒喝道。

見寧甯如此不給面子,又被不少聖徒圍觀的這男子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他厲聲道:「寧甯,你別給臉不要臉,不就是有一個什麼三層聖子做靠山嗎?」

楚南隱在暗處,不急著出現。

「滾。」寧甯依然是這麼一句,但卻嗆得這惱羞成怒說著狠話的男子差點背過氣去。

一個簡簡單單的「滾」字,加上那無視的神情,殺傷力確實巨大。

「你……」

「滾。」

「賤人,找死。」這男子厲喝一聲,失去理智的一爪朝寧甯抓去。

寧甯手中九泉血煞鞭如靈蛇一般卷了過去,纏住他的手,那鞭尖卻是瞬間掉頭,直刺這男子的眉心。

男子大驚,直接啟動防禦神寶,這才擋下這一擊。

圍觀的聖徒也都一臉震驚,寧甯只是中級聖徒,但這林如龍卻是高級聖徒,但兩人剛才那一次交手,就像是身份掉了過來一樣。

寧甯手中長鞭卻是不停,化為道道血影攻了上去,她已經有些煩了,最近被各種無知聖徒糾纏,今兒就拿這人立威,看看還有人敢來糾纏她嗎?

九泉血煞鞭蘊含著一層血光,似乎還有神秘的力量凝聚。

「啪,啪,啪……」

幾聲脆響,幾聲慘叫,就見得這林如龍臉上身上臉上全是嚇人的鞭痕,就連嘴都被抽爛了,一口牙齒掉得只剩下幾個了。

圍觀的聖徒連連後退,震驚無比的盯著寧甯,這麼恐怖的實力,在高級聖徒中也都是頂尖的一批了。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降落,那聖子袍耀眼的令所有聖徒都摒住了呼吸,竟是一位四層聖子。

林如龍看到這人,凄聲道:「表哥,你來得正好,她仗著有一個三層聖子做靠山,將表弟我欺負成這樣,還說表哥你是****。」

這聖子大怒,直接氣勢壓迫過來,喝道:「豈有此理,區區三層聖子的關係而已,報上他的名號,今天本聖子廢了你,再去廢了你的靠山。」

寧甯正在抵抗這氣勢,但突然覺得身上一輕,竟然沒有任何感覺。

「你要廢了誰?」一個陰冷的聲音在這四層聖子耳邊響起,隨即化為一把尖錐一般在腦海里絞動。

這四層聖子慘叫一聲,捂住腦袋後退,臉色一片蒼白。

那些正以崇拜的目光盯著這四層聖子的聖徒們一片驚愕,這是怎麼回事?

空間一片扭曲,從那波紋中,一個人影一步踏出。

「在下姓楚名南,聽說你要廢了我,我現在就在這裡,要不要動手?」楚南淡淡道。

這四層聖子看到楚南,如被雷擊,他目光驚恐,嘴唇疊蠕:楚……楚南……

突然間,這四層聖子暴起,卻是扯著那林如龍的頭髮,一巴掌一巴掌連續不斷的甩在他的臉上。

這個殺千刀的,竟然招惹到這尊煞神,整個南嶺聖子山,有誰敢去惹他,就連那七層八層巔峰聖子,也得哈巴狗似的捧著他。

林如龍一張臉本來就全是鞭痕,現在直接全爛了,連牙床什麼的都暴露在外。

這四層聖子一邊扇一邊悄悄看了看楚南,卻發現他的目光依舊冰冷,他心中一狠,把林如龍丟了起來,一掌印了過去,直接轟碎了他全身經脈,以及震碎了他的神基。

林如龍流血的瞳孔大張,死死盯著他一向引以為傲的表哥,他怎麼都不明白,只不過一個三層聖子而已,怎麼會這樣。

「你給我惹來殺身之禍,死不足惜,知道他是誰嗎?那是楚南,七層八層巔峰聖子都巴結的人物,兩大聖尊作靠山,你還敢打他女人的主意,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吧。」這四層聖子大聲道。

此話一出,這林如龍瞳孔大張,喉嚨里湧出幾股鮮血,隨即死蟲般倒在地上。

而周圍的聖徒更是呆若木雞,看向楚南的目光就如同看著一尊真正的神袛。

這一天,這一幕的情景,恐怕會永遠印在他們的心底,也永遠烙印在二聖窟的傳說中。

這時,這四層聖子看向楚南,見得他的目光緩和了一些,心中鬆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