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給你們拍張全家福吧…」

然後取名為沒用的上神繼承者們。

「哎喲我說,想不到沒讓他走,還多來了兩個人?」鳳皇摘了摘眉心,心裡只想著這回又是龍族中人嗎?若是,那不好對付。「你這結界雖說結實,但是好歹他們現在人多,一個不小心就會有露餡的可能……而且,麒璘跟大湫靈力不足…」一個神經兮兮(連結界是什麼都不知道),一個年紀尚幼(連自己是什麼種族都不知道)。

虛空里的古樹也嘆了一聲氣。

——

龍二子睚眥和龍三子嘲風看到自家妹妹的時候,妹妹正騎在別人家的肩上。

「湫……」那彷彿是一個很和諧的一家三口畫面,讓本來來勢洶洶的睚眥噎住了自己要說的話。怎麼回事?小妹怎麼跟你說的那兩個女人呆在一起?這個眼神遞交給了老三嘲風,但是嘲風卻是一個勁搖頭,表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睚眥停頓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喏喏地開口:「小妹……」

「咋啦!」大湫笑嘻嘻。

「你好,我是湫寶的姐姐。」

「你好,我是湫寶的大!姐姐。」

「……」

睚眥再次懵住。

莫非,這是那兩個女人的惑敵之術?又或者說,眼前這個大湫並不是親妹妹,只是幻術之象?

「小妹……」嘲風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試探性地開口:「你離開家裡那麼久,我和二哥來找你了……你、你最近沒出什麼意外吧?」如同廢話一樣的問題,讓睚眥心中一緊。他忍不住用元神私底下和嘲風對話:哎呀三弟,說不定對面的不是咱妹妹!女人的招數可多了,說不定是因為知道咱們是龍族後裔,所以想迷惑我們,嫁入龍族的……

啊,那麼複雜?嘲風忍不住深呼吸。

龜的孫子太玄倒是一直默不作聲,只靜靜地站在一邊,看他們眉來眼去。

鳳皇,為什麼他們一直沒動靜啊?

別急,說不定正盤算著怎麼從我們手裡把大湫搶回去呢,笑幾聲知道嗎,禮貌點。

哦哦哦,好的。

「那個……」睚眥剛要開口。

「呵呵呵呵呵呵。」麒璘發笑。

「挖這個女人笑得好詭異,二哥,可能真的被你猜對了!」嘲風壓低著聲音,整個人都焦躁不安起來,「我的天啊,她看起來好傻啊,對你笑得那麼開心,是不是看中了你啊?」我就知道三界中人覬覦我們龍族很久了,為了攀附關係,竟然還用這種卑鄙到不行的手段!無恥,真是無恥。

「我心裡也毛毛的,不過,我覺得她是看中你了…」睚眥默默地把鍋甩到了嘲風身上,抬眼再看了一遍麒璘的笑——咦惹…搞得現在看她肩上的大湫都變得有些虛假。「咱們三個小心一點,說不定這兩個女人靈力超級地高,不是我們能應付的。這樣吧,咱們還是想個辦法脫身,不然,我怕我們會有殺身之禍…」

「我贊同!尤其是那個笑著的,可能喜歡吃龍!」

「既然二位都這樣說,太玄自當跟隨。」

……

而在鳳皇的眼裡,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她本來只是打算大大方方背大湫出來見親戚的,考慮到自己人能力太渣,所以已經做好了被打敗的準備…只是這兩位龍子怎麼好像腳下生了根一樣不動彈?莫非……「二位要找的妹妹,就是湫寶吧?你們…」難道還想讓我們把湫寶遞過去給你帶走?這些人真是好懂得利用怪力少女我家麒璘哦。

「不!」

那龍二子睚眥反而是拒絕了,一看到麒璘靠近他,他們三個就自覺地退了半步。

「這位高人,我們的確是出來尋找小妹的,不過今日看到小妹和你們一起笑得那麼開心,我們心裡也挺放心的…」睚眥話剛說完,嘲風跟太玄就『是是是是』地點頭,搗蒜一般。「這個,事情也不是很急,我們也只是要看到小妹安全而已…呃天黑了,我們還是先行離開吧,然後,很感謝二位,就這樣吧。」

「??」麒璘蹙眉,說話的時候剛好喉嚨里卡了一口口水,然後就變成了怪異的口音:「二位哥哥這就走了?」

「!!!!(男的!)」

「!!!!(真的嗎!可是我們也是男的!)」

睚眥跟嘲風的反應頗為激動,就好像突然打了一管雞血,然後腳下生風地拔腿就走。「哎哎哎,等等我!」太玄也跟著他們狂奔起來,怪倉促的。

就這樣,本來好像要開戰的第一次會面,莫名其妙地結束了。

「啊,發生了什麼。」麒璘緩過來神,又變回少女的聲音:「湫寶,你的哥哥,怎麼這樣?」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他們雖然不確定那個『大湫』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大湫』,但是憑著這地方隱約透出的龍族氣息,還是決定留下來繼續觀察。說到底,三界地方那麼大,如今有那麼點線索,難道還要放棄?睚眥可不想白白錯過這一次機會,龜族的人都請來了,怎麼可以在外族人面前丟自己種族的臉。 家里有門通洪荒 至於那天落荒而逃……意外,都怪敵人太棘手了。

「太玄兄弟,勞煩你了。」

「哪裡話。」

他們三個自昨天離開梧桐林子,便在梧地找了個山洞落腳。這山洞位於遙望梧桐林子的地方,後頭有瀑布也有一片湖,底下環繞小樹林一片,鹿鳴魚游,山清水秀,實在是景色怡人。(麒璘:鳳皇!我的老窩山洞好像被奇怪的人住了!)今天,睚眥特意帶了太玄和嘲風出來,打算找個合適的地方讓太玄展示一下龜族的本事,也讓自己胞弟開開眼界。

「二哥,要表演啥,縮頭嗎?」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三弟,他不是烏龜。」

「哦……」不都是龜嗎。

完全事外的嘲風百無聊賴地站著,他承認自己不如睚眥見多識廣,只是龜族…真的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印象(雖然自己也是第一次見龜族的人),以前就在想為什麼龜族會和他們龍族並稱四靈,攻擊力又不高,敏捷性又不好,一直覺得只是因為龜族壽命特別長~~~~罷了。「唔…」真無聊,二哥跟那龜孫子在幹嘛呢。嘲風慢吞吞地跟在後頭,對於太玄即將展示的本領提不起興趣。

「三弟,趴下!」突然前頭一聲吼,嚇得嘲風忙蹲下去。

張望四周,只見他們三人已經走到河邊,而因為河邊雜草旺盛足半人高,所以可以很好地把他們的身影隱蔽起來。嘲風小心翼翼地跟到睚眥身後,看到他們兩個正看著某一處出神,注意力意外地集中。「二哥…你們在看什麼呢……」河中央是兩頭成年雄性黑熊,嘲風感應得到他們身上的靈力,只是太過微弱了,他們雖能口吐人言,但變幻人形的資格都未到。嘲風覺得奇怪,二哥跟這龜孫子幹嘛偷看別人洗澡?而且是偷看兩頭雄性黑熊洗澡??

二哥斷袖???

「太玄兄弟,這兩個?」

「可以,可以的。」

睚眥和太玄完全沒理會嘲風,自顧自地對著兩頭黑熊詭笑。

「……」偷看別人洗澡還笑得那麼變態……嘲風略嫌棄地後退了半個身位,說不定二哥跟這龜孫子私底下有點什麼關係。

睚眥又笑了,臉上表情還帶著一絲興奮。他回過頭看到自家胞弟不理不睬的模樣,忙拉過他身子,讓他把頭湊到跟前來:「三弟,你肯定沒見識過龜族人的『武成疊』吧?你有福氣了,記得待會兒眼睛別眨!太玄兄弟這就給咱們展示這犀利的本事!」武成疊,之前睚眥有說過,那是龜族能力最高級別的禁錮手段。

「在這裡展示?」嘲風還是有些不懂,武成疊和那洗澡的黑熊有什麼關係?

四靈,即龍,龜,鳳凰,麒麟。

四族本事不一,其中以龍族人能力最為多變,有行雷入水百般幻化之術;鳳凰族則與麒麟族相似,皆親近陽火,以天生真火為精;而相比之下的龜族並無多強悍的攻擊能力,為了保住四靈之位,龜族從始年便捨短取長,以自身優勢修鍊武之術,最後,成為四靈之中防禦性最為堅固的一支。

武之術招式繁多,其中『武成疊』便是最高級別的一項能力。

它慣用于禁錮生靈,鎖住難以對付的敵人,以達到全體防禦並拖延戰機的功效。而武成疊經過多代發展,現今更可以以此腐蝕被禁錮者的心智,注入施法者靈力,讓被禁錮者靈魂受牽制,聽命於施法者。但是又由於武成疊的使用有損陰德,為了防止族人濫用法術,龜族如今獨有族長一支得知其方,同時下了禁令,不得隨意使用此術。

「你年紀小,不知道。」睚眥介紹武成疊的時候一臉得意,彷彿這是自己練就出來的看家本事,「你可知兩千年前那麒麟族族長是如何被打敗的?事實上麒麟一族靈力也很高,單憑那時候的龍族,是鬥不過的。只是蒼天有眼,龜族協助了我們龍族,更是使用了武成疊一術,才讓麒麟一族節節戰敗……」

「……」老三嘲風一時語塞,兄長這幾句話似乎有點問題。為什麼是蒼天有眼?「麒麟族……」麒麟一族做了什麼對不起蒼生的事情嗎?

他從來都不會過問龍族成為上神的緣由,可是今天,讓他很是疑惑。

「三弟,看!」

嘲風隨著睚眥的話抬起了頭。

那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力勁,嘲風感覺自己只是呼吸了一回,便有一道力量從太玄的身上發出,砰地一聲打向了河中央的一頭歡樂黑熊。「嗚——」那黑熊在被擊中的時候仰天哀嚎了一聲,緊接著,便是畫面被扭曲的禁錮感。嘲風因這一幕呆在了原地,因為他能清晰地看到那黑熊翻白的眼球,上面沒有半點血絲,像是被抽幹了靈魂一樣。

「武之術,成靈禁錮,疊!」

而那駭人的情景不過只是個開頭。

隨著太玄念出武成疊的咒語,嘲風隱約看到空氣里自行凝固出千古龜殼的透明形態,一剎那,千古龜殼緊緊地嵌合在那頭黑熊的身體前後。而這被稱為『八十一道禁錮之術』的武成疊,也就在龜殼嵌合之後,再次從空氣里凝固出八十一根獸頭骨,從不同的方位和角度,齊齊穿透了那被龜殼鉗制的黑熊身體,那頭進去,這頭出來,在血肉里來回穿刺。

「啊——」

這大概是那頭黑熊最後有意識的叫喊。

「收!」太玄手掌拉回,那千古龜殼和八十一根獸頭骨復又從那頭黑熊身上回到了空氣之中,變成了供人呼吸的存在。嘲風還沒回神,看著那猛然跌入水中的黑熊軀殼,在空氣里好像聞到一股腐臭的血腥味。

「大熊!」和那頭被禁錮黑熊一起呆在河裡的黑熊二號,明顯嚇得不輕。他慌亂非常地撲到黑熊一號的身上,嚎得聲嘶力竭。「你怎麼了,別…別這樣,你醒一醒!」臨時拉到最高點的危機感讓他察覺到草叢裡的睚眥三人,黑熊二號崩潰到整個身子都在顫抖,看著那嘴角帶笑的綠袍男人,眼裡溢出了血。「什麼來路,為什麼要對他施法!」

被用過武成疊的黑熊,現在就是一副沒有靈魂的屍體。

他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沒半點記憶,所以也不存在半點對他人的情分。

棄少歸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畢竟,你也沒有認識我的資格。」太玄笑了,手指一挑,便讓那黑熊軀殼自己起身。「你們很熟絡對吧?如果,他現在要殺了你,你會不會反抗?」

嘲風心下一沉,想伸手去攔。

「三弟,幹什麼。」

「不可以……」

「做大事,怎麼可以婦人之仁?」這句話讓嘲風心裡寒了一把,而讓嘲風心裡更感到恐懼的是,他的兄長臉上也浮現出和那太玄一樣的狡黠笑容。 ?因您VIP訂閱比例不足,無法即時閱讀本章,請等候替換,謝謝!現在麒璘好像好受多了,沒有剛才那麼瘋狂。

鳳皇浮在水裡望著麒璘的模樣,想起方才的互相親昵,不禁雙頰泛紅。

不同種族,也會相互吸引嗎?

尤其,她們還共為雌性。

——

「唔,為什麼她最近都不理我啊?」

「我可不知。」

「是不是我做了什麼惹她生氣的事情?」

「呵呵呵…」

……

麒璘的尷尬時期過了之後,她們兩個就恢復了以前的正常作息。只不過這一段時間以來,鳳皇一直強行讓自己和麒璘保持距離:畢竟有了之前那一次的教訓,她真的很害怕她們兩個會出什麼事情。好歹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既然終有一日會離開,現在就不要太過留戀了。

可是,鳳皇的冷漠,卻引起了麒璘的不滿。

麒璘每一天都要來打擾古樹一遍,每天除了等著鳳皇見她、便是跟古樹訴說自己的「委屈」。因為她總覺得是鳳皇欺負她,不跟她玩了,所以才這個冷漠模樣。

鳳皇哭笑不得。

但也只好讓她繼續誤會。

「我沒有做一些她不喜歡的事情啊,我怎麼敢讓她生我氣呢?」小乖巧麒璘就這麼獃獃地蹲守在古樹旁,噘嘴道:「我摘了她喜歡吃的嫩竹子,你說她今天會不會見我?」

「我不知,你不要問我。」古樹今天難得跟她多說了幾句話(大概是因為麒璘蹲坐的姿勢太乖了)「我說麒璘,鳳皇這一天天地不肯見你,你還等什麼。」

可巧鳳皇醒來了,剛睜眼就聽到這麼一句話。

「啊,鳳皇不想見我?」

「……不然呢?」(你剛才不是還在說嗎)

「她不是太累了所以才睡了好多天嗎?」麒璘一臉天真,「我每天都有來,沒有看到過她離開哎,我還以為她一直都在睡覺……那我以為她在睡覺,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吵醒她。」

「哎……」你想多了。古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梧桐林又不是只有這一個出口,何況鳳皇還會飛,哪裡去不了?唉,這麒璘怎麼就那麼木呢。

鳳皇躲在梧桐樹后,莞爾一笑。

心地善良,一直都為人著想,不愧是大上之神的後裔。只是鳳皇眼底又閃過一絲失落——如今身子養得差不多了,如果有機會,要想辦法離開這裡了。靈燼還要送到太陽那兒,祖訓交代尋找的角色也遲遲沒有找到。

那麼多任務在身,哪裡是一個玩伴可以為之耽誤的?

「回去吧,麒璘。」

正當麒璘和古樹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鳳皇現身了。可惜一番煽情的託辭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鳳皇就被麒璘捧著的一堆嫩竹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鳳皇你來啦,你看,我給你摘了很多新鮮的嫩竹,都是剛才弄過來的!」麒璘一臉興奮,以至於她徹底無視了鳳皇越來越黑化的臉。「而且之前我看你吃東西,發現你對這種竹子超級挑剔沃,所以我特意認真選了一番,把外面那幾層都給摘了~你瞧瞧,我可以舞弄了大半天的。」

翠綠欲滴,的確新鮮。

鳳皇粗略地往食物上瞟了一眼,表情沒有太大的起伏變化。「謝謝你。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你就先行回去吧。」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麒璘腦袋一歪。

「我不可以跟你玩嗎?」

「我不太想見你。」

「可是我想你,你可以不想見到我,讓我見到你就好了。」

麒璘痴痴地笑了。

「……」

鳳皇有些沒轍。

「麒璘,你聽我說,我這一次離開族地是因為有要緊的事情,我必須要找到一個很重要的人,也必須要將我母親的靈燼帶到太陽那兒。」鳳皇嚴肅地望著麒璘,語重心長:「而當完成了這一切,我會回到我原來的地方生活,並且不會再回來梧地。懂嗎,我不會再回來了,我陪不了你多久,我們認識過,說笑過,就足夠了…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一直來找我,我不希望我離開這裡的時候會有什麼愧疚。」

事實上,現在對麒璘說這樣一番話,就足以讓鳳皇餘生都不好過。

她覺得自己真自私,如果早就能想到自己會離開,一開始就不應該對麒璘那麼好。

如果會走,就不該回頭。

「你…」麒璘微微皺眉,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理解了鳳皇說的話,「你要去哪裡,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我想一直跟著你,我想一直陪在你身邊…」

「沒用的,麒璘,你只能在陸地上走,我要去的地方很遠很遠,你到不了的。」

「那你飛到哪裡,我就跑到哪裡好不好?」麒璘的眼眶有些紅了,興許是明白了離別的悲傷,「我等了你兩千年了,我等了兩千年才盼到你來我的身邊…鳳皇,可不可以不要走……」

鳳皇心生不忍,只好背轉身去。

兩千年的概念她不能徹底領悟,只是麒璘在梧地這兩千年,並不全是為了等一隻鳳凰來,這一點、總不會錯。她以後還會遇到其他陪伴她的人,不會像今日鳳皇那麼無情無義,也不會那麼自私。

不會太久的,鳳皇相信。

「就這樣吧。」

強忍著哽咽說完最後一句話,鳳皇自己都有些崩潰。可是為了不讓麒璘察覺這一種情緒變化,她只能先行離開。沒事的,只是一時間沒能接受而已,時間長了,那小傢伙就會忘記鳳皇這個朋友了。

說不定,也不記得什麼是山雞,什麼是鳳凰了。

鳳皇苦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