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老鯊,就算我提升到魔尊級別,我到哪兒去找他呀?」蕭寒古怪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這麼說的。」

「老鯊,你是不是壽元將至?」蕭寒雖然不能夠進入虎鯊體內查看,但從虎鯊的修為和年紀推斷,老虎鯊王很有可能到了壽元耗盡的時候了。

任何一個智慧生物到了壽元耗盡的時候,如果不能突破晉級的話,那下場只有一個,老死,一生修為全部回歸大自然,而且修為越高,天地就越難容他以其他的方式存活下去,也就是說,修鍊者在獲得更強大的實力的同時,也會失去一些,這些東西平時看不出來,也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到死亡的那一刻就會顯l出來

老虎鯊要是隕落,他的神魂將會消散於天地之間,不留下一絲痕迹。

普通人或許可以保持靈魂不滅,進入魔界,來時有可能成為絕世高手,等到修鍊到一定境界,或許可以找到之前的記憶,但老虎鯊是不可能了。

老虎鯊的死是真正的從天地之間消失

「小兄弟目光如炬,我確實壽元將近了。」老虎鯊無比落寞的語氣說道。

「老鯊,你有沒有想過再晉一級?」

「小兄弟的好意老鯊心領了,若是幾年前,老鯊或許還有一拼的雄心,可現在不行了,我的力量已經不足巔峰時候的一半兒了,就算給我機會,我也沒有辦法衝擊晉級了」

「事在人為,老鯊,現在魔界的通道就在怒島上,你隨我一起進魔界,我助你晉級」蕭寒道,老虎鯊修為不弱,而且活的夠久,就算放在身邊做個參謀,那也抵得上百萬大軍。

「小兄弟,我感覺到你的氣息無比的強大,但是我現在這幅身體已經老朽了,不動的話還能活幾百年,這一動的話,就沒幾年好活了,老鯊我不怕死,可我還有些後人,我還想……」

老虎鯊的意思,蕭寒一下子就聽明白了,這老頭真的是一位無ī的好長輩,他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幫助自己的後人撐過大劫,然後才放心的離開這個世界。

通道每開放一次,三百年

也就是說老虎鯊最多只有三百年的壽命了,這還是他拚命爭一下的結果。

「你放心,老鯊,你的後人我來照顧,只要我不死,他們就會活的好好的」

湖底深處傳來一陣猛烈的動很顯然老虎鯊聽到蕭寒這句承諾,jī動的忍不住動了起來。

「小兄弟,此話當真?」老虎鯊蒼老的語氣之中飽含了一絲難以言明的jī動。

眼前這個小人類可是有衝擊魔尊的資質,就算達不到魔尊的級別,未來肯定是三界一尊大高手,而他的後人庇護於這樣一位高手之下,遠比自己親自守護要強太多了。

「當然,老鯊,是不是這三萬年的安逸生活把你的雄心壯志都磨滅了?」蕭寒尖銳的質問道。

「屁」老虎鯊到底還有些火氣,「老子要不是被困在這裡三萬年,又怎麼會落到今日的地步?」

「困?」蕭寒一驚,「老鯊,你說你是被困在這裡三萬年?」

「小哥兒,說起來你可別笑話我,當年我才幾百歲的時候,也就是你們人類七八歲的年紀,因為貪玩,不小心就來到了這裡,來了之後,卻發現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於是我就在這裡一住就是幾千年,我一個人孤零零的,每天都想著找到回家的路,但最終還是沒能找到,後來我也就不想了,直到你義父蚩尤大人被關進湖底的m宮,那一戰,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整個風馬湖的水都染紅了,我躲在湖底的淤泥里不敢l頭,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我,或者沒覺得我有什麼威脅,結果我活了下來

很幸運的是,那些圍攻的強者中間居然還有一個我們虎鯊族,她受了重傷,別人都走了,她走不了,可能是大家以為她隕落了,就沒有帶走她。

我救了她,發現她還有一息尚存。

蕭寒靜靜的聽著老虎鯊回憶那段讓他甜蜜辛酸的往事,同時也了解為什麼只有老虎鯊一個人,卻可以有了這數百虎鯊族後人,原來這當中還有這麼一段辛秘

老虎鯊救了那個虎鯊族的高手女子,於是人家報恩,兩人結了婚,生了孩子,本來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有一天,妻子離開了,就只剩下老虎鯊和一群小虎鯊。

虎鯊族不忌諱兄妹結合,虎鯊們也有了後代,但虎鯊族修鍊不容易,老虎鯊的兒子、女兒們都已經先一步離開了,孫子輩的也走的差不多了,往後兩萬多年,由於各種原因,老虎鯊這一支也就維持著,發展壯大是不可能。

被救的虎鯊族女子修為比老虎鯊高多了,聽老虎鯊自豪的講,他是被逆推的,就算是重傷,他都不是老婆的對手。

「老鯊,你難道不知道你妻子的來歷?」蕭寒很奇怪,同為虎鯊組,就算沒有見過面,總聽過一些。

「我可以肯定她是我虎鯊族的老祖宗之一,但是誰,我就不知道了。」老虎鯊靦腆的說道。

「你難道沒問過?」蕭寒一頭栽倒道。

「問過了,她說時候到了自然會知道。」老虎鯊再說了一句讓蕭寒栽倒的話。

「她走了之後,就再也沒回來過?」

「沒有,她傷好了,就離開了,而且還是不辭而別」

「好狠心的女人,連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不要」

「小兄弟,請你不要詆毀她,我覺得她是有苦衷的,很多時候我看著她一個人靜靜的在流眼淚,眼神很憂鬱」老虎鯊道,「看得我心疼不已。」

「那你就沒出去找過她?」

「我不認識路,而且家裡還有孩子要照顧,我實在是走不開」老虎鯊尷尬道。

「你是說你修為很弱,根本配不上你妻子,所以你不想去找她,怕她為難是嗎?」蕭寒一語戳破了老虎鯊內心的濃烈的自卑感,他當時確實是這麼想的,身份不對等,實力不對等,要不是救命之恩,她又怎麼會看上自己呢?

在他想來,她嫁給自己,給自己生了一群孩子,已經償還了所有的恩情了,自己若是追過去糾纏不休的話,豈不是自取其辱?

老虎鯊的想法倒是很對蕭寒穿越之前的脾氣,富家小姐與貧窮公子之間根本不會產生愛情,即便是在一起,那也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施捨。

所以國人講究當戶對,這不是沒有道理。

對老虎鯊而言,他就是一個窮小子,而受傷的虎鯊組女高手則是高高在上的權貴家的千金小姐。

這兩者結合,也許並沒有任何感情,一方想要報恩,一方則懵懂的接受了下來

於是就奇怪的做了幾年的夫妻,最終兩人並不在同一個境界上,分開是肯定的,如果位置轉換一下,老虎鯊修為遠高於妻子,也許就不是現在這個情形了。

老虎鯊沉默了半晌,一聲嘆息傳來。

蕭寒說的沒錯,不說他能不能找到妻子,將她追回來,就算找到了,他有資格要求嗎?

讓一個主神級別的高手跟自己一個剛踏入小神級的小字輩回家過日子?

這不是自不量力嗎?

「老鯊,這麼多年,你就沒想她,或者讓她再回到你身邊?」

「老弟,我……」

「老鯊,你就說你想不想?」

「想,老弟,我做夢都想,可是我也害怕,你知道就算我巔峰時候的修為也比不上她一根手指頭,我救他的時候,她告訴我,她是二級主神巔峰修為,兩萬多年過去了,此刻的她怕是已經晉級一級主神了」

「只要你還想就行」

「可是萬一,她已經嫁人了呢?」

「嫁人,難道你就不會把她搶回來嗎?」

「可萬一人家夫妻感情和睦,我這麼做豈不是拆散了她的幸福,她不會恨我?」

「我說老鯊,以前怎麼沒覺得你這麼嘮叨,像個老太婆似的」

「不是,小老弟,我就是有些害怕……」

「怕什麼,人還沒見到,你就怕,難怪你這麼多年都沒有突破」

「行了,這事兒先押后,你先告訴我,你是怎麼來的風馬湖,怎麼又回不去了呢?」蕭寒心中始終惦記這個疑問,老虎鯊的家鄉無疑不是風馬湖,虎鯊族是海族,自然生活在大海中,一個海族在m路的情況下居然意外的來到一個內陸的湖泊當中,雖然還不確定這個湖泊是不是連著大海,但這事兒本身就透著一絲不尋常。

「我也不清楚,當時我和幾個小夥伴正在家族駐地附近玩捉m藏,我躲了起來,誰知道他們沒有找到我,我就在水草叢裡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於是我就一邊哭,一邊游,也不知道遊了多長時間,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個圓形的通道,亮亮的,於是我就鑽了進去,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這段離奇的經歷雖然歷時三萬多年,老虎鯊還是記憶猶新。

就這一次,他離開的父母,獨自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環境生存,要不是他神經比較粗大,在這地方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聽了老虎鯊的描述,蕭寒有八成的推測老虎鯊可能是通過某個空間之進入風馬湖,也可能是某個隱秘的空間隧道。

「老鯊,你在風馬湖生活了三萬年,你有沒到過風馬湖所有的地方,還有,你的妻子是怎麼離開的?」蕭寒追問一聲。

「我活動的區域一般在東半湖,至於西面,我很少深入,那裡曾經是一片血海,水裡有一種yīn冷的力量,進去那裡很快全身都會被凍僵,神識也不管用。」老虎鯊心有餘悸道,很顯然它是吃過苦頭。

「血海」

「就是蚩尤大人跟那些高手廝殺之後形成的。」老虎鯊解釋道。

「只是一場廝殺,怎麼會形成如此兇險之地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當時,天空就像下血雨似的,一會兒的功夫,湖水就染紅了,蚩尤大人跟他們戰鬥了七天七夜,但是之前蚩尤大人被人暗算,受了傷,所以才落敗,被擒住,但他們又沒有殺死蚩尤大人,將他囚禁在湖底。」老虎鯊道。

蕭寒知道,蚩尤是不那麼容易殺死的,黃帝五馬分屍都讓他躲了過去,區區幾個小魔神焉能殺得了他?

「那在這之前,你有沒有去過呢?」

「沒有,當時我只是在我醒來的附近尋找回家的路,沒想過要去那麼遠,後來就沒法去了」老虎鯊也有些懊悔,可當時他又怎麼會想到呢?

不能從血海里過去,難道還不能從上面飛過去嗎?

「老鯊,你能變化人形嗎?」

「當然可以,小老弟,你真的有把握讓我晉級?」老虎鯊小聲的問了一句。

「我義父的手段,你是見到過的,幫你晉級二級主神並不太難辦。」蕭寒道。

「好,我老鯊就豁出去陪小老弟你走一趟魔界,對於魔界,我老鯊還是知道一些的。」老虎鯊說道。

「你知道魔界?」蕭寒有些驚訝。

「當然了,我還去過好幾回呢,只不過魔族太強了,我老鯊打不過,就回來了。」老虎鯊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一次魔界的通道就在風馬湖上,老鯊你可要做好打仗的準備。」

「我知道,要不是因為這個,我也下不了那個決心跟你走一趟了」老虎鯊道。

「原來是這樣」蕭寒內心訕訕一笑,這老虎鯊也不是完全膽小,這亡齒寒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湖底一陣攪動,蕭寒神識探查到動靜所在,只見那湖底的淤泥突然凹下去一個大坑,攪得水下滿一片污濁,然後一個人形從污泥下面穿梭出來,快若閃電。

虎鯊族是水下的王者,一手控水能力就算是水系的法神都難以比擬。

「走」蕭寒也不廢話,招呼老虎鯊一聲,便如同一隻劍魚,跐溜一下,在水中滑出去老遠。

「小老弟,在水中跟我比速度,你還差一點兒」老虎鯊嘿嘿一笑,緊隨其後,追了上去。

蕭寒在水下耗費的時間並不長,就是在湖底地宮的時候,查看耗費了一些時間,等到他和老虎鯊趕到怒島的時候,伽羅和波爾多也剛剛到達不久。

「大哥這位是?」伽羅看到蕭寒身後多了一位略顯老態的中年大漢,有些驚訝。

「這位是老鯊,跟我們一起去魔界」蕭寒不想多做解釋,老鯊的身份還是保持神秘一些好。

「嘿嘿,小狼頭,我知道你,不錯」老鯊突然沖伽羅咧嘴一笑出兩顆碩大的虎牙。

「你是……」伽羅一驚,似乎想到了什麼,馬上閉上了嘴巴。

波爾多則一雙眼睛警惕似的朝老鯊身上瞄來瞄去,波爾多是妖獸,還是海妖,而老虎鯊是海族,他們幾乎是天生的仇家。

老虎鯊也發現了波爾多,表情有些古怪,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裡會遇上一隻海妖,而且還是傳說中的蛟龍。

「大人……」

「波爾多,不要多說,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老鯊是不是外人,他是義父派過來幫我的。」蕭寒知道波爾多會說什麼,搶先給老鯊按上一個身份,這樣將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是,大人」波爾多現在對蕭寒是尊敬異常。

「小蛟龍,我對你沒惡意的,海妖與海族本來可以和平相處,是我們海族做的太過分了,何況我已經脫離海族三萬多年了」老鯊知道蕭寒在幫他融入這個隊伍中,忙解釋道,按理說,他活了三萬多年了,比波爾多要老資格多了,他還這麼放低姿態解釋,已經算是給面子了。

聽老鯊這麼一說,波爾多的敵意少了很多,何況波爾多也不能算是真真的海妖,他也沒有真正的跟海族結仇,只是跟著蕭寒跟海族幹了幾仗之後,對海族真的是一點好感都沒有。

怒島不小,島上有山有水,如果不是坐落在這風馬湖上,倒是一處休閑度假的好去處,但是現在就算風景再美麗,蕭寒等人也沒有欣賞的心情了。

五行旗已經在島上駐軍,一半兒的兵力都在這裡,修築了簡易的營房。

島上的靈氣確實比外面濃郁十幾倍,跟理想空間相比雖然有些差距,但亦相差不大。

島上的空間壓制也比別處弱很多,在五原城,蕭寒一身修為十成之中能夠發揮百分之一二就不錯了,到了這裡可以發揮出一成。

越接近魔界通道的入口,他能發揮的實力就越強,相比而言,沒有進階主神的伽羅等人,收到通道入口的空間流的影響,十成修為能夠發揮出六七成就十分慶幸了。f 最大秘密被揭穿出來的那刻,相信沒有誰能夠保持冷靜。哪怕你再如何冷血再如何自負,面對威脅到生命的秘密被揭穿,面對今後可能會讓你一敗塗地的秘密被揭穿,都會瞬間手足無措。

這說的就是現在的董東生。

很為簡單的白紙,勾勒出來的幾行數字卻是再為刺眼不過。每個數字分外刺眼,讓董東生有種想哭的衝動。怎麼會這樣?自己在瑞士那邊開出來的秘密賬戶,自己在天朝這邊,在國外那邊,分別開出來的幾個秘密賬戶,怎麼全都被蘇沐知道。

一行數字就是一個賬戶。

十行數字代表的就是董東生最為隱秘的十個賬戶。

別說蘇沐,哪怕是董東生的老婆情人兒女都不知道這十個賬戶,這是屬於他的最大隱秘,是董東生這些年所收藏起來的最強底牌。而在這些賬戶中,就有這次煙蝶縣自己所貪墨掉的那筆巨款。

董東生如何還能控制住情緒?

如坐針氈就是對董東生現在的最好形容,他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看向蘇沐的眼神分外驚慌失措。要說之前還是咄咄逼人的雄鷹,現在卻是一下就變成萎靡不振驚慌害怕的小白兔。

「你…」

董東生你了半天,硬是沒有敢詢問。怎麼詢問?難不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問蘇沐怎麼知道自己那些秘密賬戶的?他要這麼做,董東生相信不用等到明天。今天他就會被組織帶走。

但不問清楚,董東生卻是坐立不寧。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董東生如此異常的表現當然被其餘人全都看在眼裡,就因為不知道董東生為什麼會如此,所以說每個人全都是莫名驚駭。之前還是那樣強勢,現在卻是如此軟弱,甚至還帶有一種恐懼,這本身就很不正常。

「我說老董,你這是怎麼了?」

「就是,沒有問題吧?」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那張紙上寫著的是什麼東西?」

……

其餘債主開始關心的詢問起來,不過就在他們這話剛問出來后。董東生沖著他們搖搖頭。示意不要再多問什麼后,再次瞧向蘇沐時,神情已經變的平靜下來。很短時間中,董東生已經想明白現在處境。蘇沐握有自己把柄。那麼不想死。不想要成為窮光蛋的話。就必須徵得蘇沐的放過。所以別管蘇沐提出來什麼要求,董東生都只能認栽。

「蘇組長,您想要什麼?」董東生深吸一口氣冷靜問道。

蘇組長?

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