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艾姐,那個小姑娘就是天使哦。」

叮!

噹啷!

刀光一閃,半截鋸條從白露眼前落地發出脆響,艾斯德斯的軍刀不知何時擋在了白露面前,隨手一揮,向『問題』少女項圈包裹的細嫩脖頸而去。

咔嚓!

熟悉的凍結聲響起,卻不是艾斯德斯的手筆,而是『問題』少女製造的不規則黑色冰晶,試圖做盾牌阻擋,然而艾斯德斯軍刀沒有絲毫停滯的切開了黑冰,令『問題』少女瞳孔一縮,製造更多黑冰防禦,同時迅速抽身後退,向海邊衝去。

艾斯德斯露出高興的笑容,笑贊道:

「用冰戰鬥,很不錯。」

說著腳下彈出一截斜著的冰柱,如同蟒蛇出洞一樣,推著艾斯德斯極速前進,在『問題』少女頭上緊追不捨。

上條當麻一臉懵逼的道:

「什麼情況!?」

神裂火織板著臉,肅然的看著白露道:

「我們需要一個解釋。」

白露走到沙灘,隨手拿出一些遮陽傘、躺椅、飲料、點心準備好,抱著爆米花躺在躺椅上,看著艾斯德斯和『問題』少女的追逐戰,淡然的道:

「安心,不就是天使掉下來了么,直接的幹掉施術者、破壞魔法陣,或者把天使送回去,殺掉天使保持人類數量,等等好多辦法都可以解決的。」

漩渦奈亞子等女也各自找了張躺椅坐上去,拿著自己想吃的零食看戲,對於她們而言,有白露處理,沒什麼好擔心的。

神裂火織被白露一家子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姿態給氣到了,差點拔刀,忍著性子嬌喝道:

「你說的輕鬆!」

白露輕笑道:

「放鬆放鬆,我跟你講,就算你是『聖人』,這樣也會老得快。」

神裂火織:

「···」

上條當麻看著已經被冰封一片雪白的海岸,風帶來寒氣一吹,不禁打了個哆嗦,真·冷汗直流的道:

「現在是談論這個的時候嗎?白露你有解決的辦法快說啊。」

白露擺了擺手,不悅的道:

「別打擾我,要麼坐下來看看,要麼自己去找線索。」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看錯你了。」

神裂火織冷冷的說道,她之前還因為白露救了茵蒂克絲,感覺欠了白露人情,但是現在白露的表現讓她很失望。

白露是雙重標準,對待當麻先生愛理不理,對色氣御姐聖人的話就和顏悅色的多,聽到神裂火織的話,好奇的道:

「你之前感覺我是什麼人?」

漩渦奈亞子等女也將目光投向了神裂火織,她們能夠感覺到這個穿著開放的御姐的強大,同樣也感覺和白露有些她們不知道的故事,因此很好奇。

神裂火織是個性格耿直的女人,於是說道:

「你救了茵蒂克絲,是個熱心腸的好人。」

嗡!

魔力波動在空氣中一掃而過,夜幕降臨,事件毫無徵兆的變成了晚上,太陽變成了月亮,一輪明亮的有些過分的月亮掛在天際。

『問題』少女背後展開了一雙白色的翅膀,下一刻羽翼飄落,化作了黑色冰翼,瞳孔周邊泛著一圈紅光,手中的撬棍舉過頭頂,與月亮重合,月光大方,如同閃光彈一樣明亮,光芒褪去,以月亮為中心,複雜精密但也美麗的巨型魔法陣展開,將整座城市包裹了起來。

神裂火織神色凝重道:

「強制入夜以強化自己的屬性,水的象徵,司掌藍色,在遠方保護月亮的守護者,其為代表神之力的『大天使』。

這個魔法是『毀天滅地』,昔日將墮落文明一舉燒盡的火焰豪雨!」

簡而言之就是,敵人來頭很大很厲害,魔術也很強,足以滅世···然後令神裂火織三觀崩潰的一幕就出現了。

只見艾斯德斯打了個響指,直徑百餘米的冰隕石從天而降,傳說中的天使身後黑色冰山拔地而起,結果沒能擋住,被冰隕石寸寸砸碎。

艾斯德斯站在原地,掃了一眼天上的魔法陣,冷冷的道:

「被人小瞧了啊,就算是天使也要付出代價的!」

和她戰鬥的時候還有敢把大部分力量用來釋放那個不知名的魔法,就算是傳說中的天使,未免也太小看她艾斯德斯了。

轟!

凍結的大海轟然碎裂,黑色的冰晶衝天而起,倒金字塔結構,像是豎起來的翅膀,轟然解體,卻不是崩潰,而是鋪天蓋地的打向了艾斯德斯。

「這才有趣。」

艾斯德斯不怕敵人強,就怕敵人不能讓她愉悅的戰鬥,面對數以萬計的冰晶攻擊,艾斯德斯毫不示弱,身邊源源不斷的製造白色冰梭反擊。

艾斯德斯無法,或者說沒有足夠的時間製造數以萬計的冰梭,但她畢竟比水系天使對冰、對凍結的力量掌握更深,哪怕白色冰梭數量不足黑色冰晶的百分之一,但是每一枚冰梭的爆炸都足以影響到半徑十米之內的黑色冰晶,距離近的直接被凍碎,劇烈遠的也會受到影響失去動力從空中掉落。

以戰場為中心,附近的氣溫瘋狂下降,房屋外圍都被凍上了一層冰霜,白露所在的位置卻不受絲毫的影響。

土御門元春看著聲勢浩大,堪稱天災的人與天使之戰,而且略佔上風的艾斯德斯,抽了抽嘴角,感慨道:

「她們到底誰才是天使啊,不過在這麼打下去,這座小鎮就要被滅掉了。」

這話不是誇張,艾斯德斯和天使的戰鬥導致氣溫急劇變化,整個小鎮和一部分海域都受到了影響,銀裝素裹,看起來蠻漂亮的,實際上卻是裹上被子都能凍死人的低溫,照這麼下去,就算是躲在房子里的人也會死。

熱心腸的上條當麻不甘心的捏著拳頭砸了一下掌心,咬牙道:

「可惡!『天使墜落』的魔法陣到底在哪裡?」

神裂火織卻是一臉平靜,沒好氣的瞪著白露道:

「你在等什麼?」

白露眉梢微挑,有些驚訝的道:

「咦,被發現了。」 徐康有一些搞不明白。

就算他想破腦子,也沒有想清楚那一個愛上自己的傢伙到底是想要搞什麼東西。

難不成只是想玩弄一下自己而已。

哪一個強者會有這樣無聊的心思,這裡面一定有自己還沒有發現的地方。

徐康現在再一次的警惕了起來,他緩緩的打量了四周,想要發現這四周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但是,隨後便讓他失望了,這個地方和一些普通的小世界完全沒有任何的區別,根本就沒有任何一點讓自己感到危險的地方。

就在他在腦海當中認為那一個愛上自己的傢伙會不會是真的閑的無聊的時候,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

然後只過了那麼一瞬間的時間,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從這一道時空裂縫當中突然出現了兩個人。

不過徐康看到這一道空間裂縫,看到從這裡面出示了兩個人之後,臉色頓時的就不好了。

自己好像被人給徹底的愛上了,而且還有可能是萬劫不復的那種。

那個傢伙到底和自己什麼仇什麼怨,有必要這樣還愛上自己嗎?為了自己不惜驚動時空管理局的人。

徐康看到那時空裂縫裡面出色的兩個人身上穿的制服之後,就感覺到整個人都不好。

因為這兩個人身上穿的制服就是那在這個世界當中所有強者都無比厭惡的時空管理局的制服。

畢竟,時空管理局管的實在是有一些太多了,穿越時間也就罷了,這畢竟也是違反規則的事情,但是你穿越世界這樣的事情他都要管。

畢竟,沒有哪一個強就喜歡永遠的待在自己那已經被自己探索完的世界當中。

但是,一旦他們想去另外一個世界的時候,就會想到一個恐怖的存在,那就是時空管理局。

時空管理局在那一些有能耐穿越時空的人的眼裡,完全就是一個讓人無比憎惡的龐然大物。

雖然在內心當中無比討厭這樣的勢力,但是他們卻沒有那一個實力,能夠把這個討厭的勢力給抹除掉。

因為,時空管理局裡面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而且據說裡面還有一個站在了世界巔峰的局長。

至少還從來沒有哪一個人見過時空管理局局長出過手。

徐康看到這兩個人出現之後,頓時的就明白那一個愛上自己的傢伙到底對自己動了什麼手腳?

那一個傢伙居然四肢的打開了一條時空裂縫,然後把自己給丟了進來。

私自打開時空裂縫,只要人沒進去,那麼時空管理局也不會管那麼多。

但是,這一次很不同,那一個傢伙是真的直接把自己給丟了進來,而且還是趁自己沒有任何意識的時候。

你這哎呀,不讓時空管理局的人察覺到還是一個奢望。

「想必你看到了我們身上的衣服,就應該知道我們來自哪裡吧。」

「不需要我們都廢話什麼了吧?和我們走一趟吧。」

周北看著眼前的徐康,不帶任何的一絲感情的說道。

任何人只要想進行時空穿越的時候,就該想到他們面臨的後果是什麼。

…… 白露向來『天大地大小命最大』的性格,但凡是和戰鬥有關的事情都十分謹慎,面對傳說中天使的存在,怎麼可能會不留兩手呢?

雖然原著當中『天使墜落』並沒有成功,貌似很輕鬆的就解決了,但並沒有真正的和天使戰鬥,唯一和天使正面交鋒的神裂火織也沒有動用『聖人』的力量。

因此白露並不會掉以輕心,早已做好了完全的準備,一旦發現事情脫離掌控就能控制。

不過白露做得很隱蔽,或者說他要施展的魔術本來就是看起來很普通的那種,不需要繁雜的吟唱,也不需要特別顯眼的布局。

然而還是被神裂火織發現了。

白露頗為好奇的道:

「怎麼看出來的?」

神裂火織深深的看了一眼白露,淡淡的道:

「我是『天草式十字凄教』的前任教皇,掌知曉九成以上的本教派魔術。

雖說是十字教,實際上為了躲避幕府的壓迫,融合偽裝佛教、道教的教義,而且在一百年之前的時間,日本一直是天朝的附庸,不論是文化還是經濟都受到天朝很大的影響,所以對天朝的魔術,或者說奇門遁甲有很深的了解。

你施展的魔術被十字教,乃至被整個魔術側都視為禁術、異端,更是被天朝對外嚴格封鎖,我才一時沒有發現。」

「原來如此。」

白露恍然的點了點頭,的確,他施展的是正統的天朝奇門遁甲,當然,西方稱之為魔術,但是這個魔術對魔術側的打擊是毀滅性的,所以在魔術側很有名氣,見過的卻沒有幾個。

日本從隋唐開始大量引進天朝文化,所以對奇門遁甲倒是很了解,日本本土教派的前任女教皇神裂火織看出來不足為奇。

白露忽然冷笑道:

「附庸嗎?你們真是偷走、搶走了不少好東西呢。」

「···」

神裂火織默然無語,無言以對。

土御門元春低頭當做沒聽到,墨鏡后的眼睛四處打量,忽然好像發現了什麼,微微睜大了眼睛,只是帶著墨鏡,沒人看到他的表情變化。

上條當麻聽到神裂火織忽然就和白露打起了啞謎一樣的對話,滿頭霧水的道: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土御門元春拍了拍上條當麻的肩膀,恢復了平日玩世不恭的樣子輕笑道:

「阿上別擔心了,事情全在那位的掌控之中,只要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結束。」

「哈?」

當麻先生一臉懵逼,他完全搞不明白怎麼回事兒。

「你給我解釋一下!」

土御門元春笑嘻嘻的道:

「這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所以上條只要看著就好啦!」

···

天使的強大毋庸置疑,不過在和艾斯德斯戰鬥的時候還要分出大部分力量去支撐滅世級的大魔法運轉,實在是太過自大了,短暫的爆發之後,很快就被艾斯德斯壓入了下風。

一人一天使的戰鬥使得小鎮的溫度持續降低,天使是水系大天使,可以御用冰的力量,卻是不知道溫度越低的環境,對於艾斯德斯越有利。

艾斯德斯察覺到附近區域的溫度已經降低到一定程度,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不再進行彈幕對拼,腳下彈出冰柱借力後退躲開一次攻擊,雙手合十,迅速抽走了附近區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冷氣,然後對著天使的方向推出。

清冷的白色光華噴涌而出,出現的剎那爆發,幾乎無限延長,在天使反應過來之前穿胸而過,很快天際,天幕上的魔法陣被擊中的地方也開始迅速結冰。

月夜忽然消失,恢復了正常的時間狀態,天使臉色煞白的從天墜落。

天使的身體構造和人類不一樣,穿胸而過不算要害,但白色光華中蘊含的寒冰能量對天使造成了重傷,隨後魔法陣遭到破壞,魔力反噬更是讓天使的傷勢雪上加霜。

「糟了。」

神裂火織驚呼一聲,攔在了準備乘勝追擊,徹底打垮天使的艾斯德斯面前,嚴肅誠懇的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