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若是動了他這顆棋子,今古這一盤天地棋局恐怕不全盤皆輸,可現在問題的關鍵是,若是不動他這顆棋子的話,今古這盤棋也可能會全盤皆輸。」

「你方才說古清風沒有路可走,三千大道同樣也沒有路,古清風進退都是絕路,三千大道也是如此,他們的處境幾乎是一模一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古清風心大,放得開,他敢耗著,可是三千大道不敢耗著啊,所以,他們今天走了這一招看似絕妙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一招棋。」 夕陽早已西下。

黃昏籠罩,黑暗正一點一滴的吞噬而來。

此間。

古清風依舊是靜靜站著,一手負在身後,一手把玩著那串古樸的佛珠,略顯蒼白的臉上,面無表情,幽暗的雙眸也毫無任何波瀾。

場內。

玉龍飛星、萬花雨、無涯三人癱在地上,想站起來,身體卻不聽使喚的在劇烈顫抖,是被嚇的,古清風方才那一道聲勢浩大的怒吼,不僅震的他們仙靈受挫,也震的他們心神潰散,靈魂都受到極度驚嚇,仿若從身體脫離出去一樣,渾身上下更是疼痛不堪。

無涯很後悔。

後悔沒有聽鬼老的勸說。

癱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樣子。

他知道古清風的肉身很強大。

是的。

他知道。

不過,在他想來就算再強大的肉身,也始終有限,更何況今時今日古清風的人息還是那麼虛弱。

他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

他想賭一把。

這一把他不奢望能夠抹殺古清風,甚至不奢望能夠在一招半式上勝過古清風,只求能在氣勢上壓古清風一頭,便足以讓他名揚天下。

他以為憑藉自己的實力,既有仙道詔書,又有天命在身,在氣勢上壓古清風一頭並不難。

所以。

他不顧鬼老的反對終究還是站了出來。

知道古清風強大,他一直告誡自己小心行事,可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古清風強大遠遠超出他的想象,僅僅是一聲之威,便將他震的癱瘓在地上。

直至被古清風一聲怒喝震的癱瘓在地上,他才知道自己錯了。

錯的很離譜。

也是這一刻他才意識到鼎鼎大名的赤霄君王是何等可怕。

一直以來,他都是世人眼中的天之驕子,人中之龍,自幼成名,一飛衝天,他也享受著世人的讚美,他心比天高,不屑屈居人下,故此,才一直沒有投靠上清宗的大掌儲,也拒絕仙朝三皇子以及赤字頭紫霄王一而再再而三的盛情邀請,他本想藉此機會名揚天下,向大道證明自己的潛力,向天下人表現自己的實力。

現在呢。

被古清風一聲之威震的口鼻噴血癱瘓在地上,不僅無法向大道證明自己的潛力,也未能在天下人的面前表現自己的實力。

名揚天下?

或許今日過後會名揚天下,但這個名卻是恥辱之名。

堂堂一個身具仙道詔書,是乃大天命的星宿之子,竟然被人一聲威喝震的連站都站不穩。

無涯知道自己完了。

一切都完了。

這一戰,他輸的太徹底了,不僅輸掉了他辛辛苦苦經營的人脈名氣,也輸掉了自己的前途與未來。

這讓心高氣傲的無涯根本無法接受!

可謂萬念俱灰。

連他都是如此。

更莫說萬花雨、玉龍飛星,二人或許都沒有無涯那般心比天高的野心,但是,他們高傲的自尊,根本不允許如此奇恥大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自打出生以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得到大天命之後,連仙朝的仙人都不敢在他們面前放肆,若說打鬥,他們連出手都無需出手,因為沒有人敢與他們動手。

可是現在,卻被古清風一聲之威震的癱瘓在地上。

萬花雨接受不了,玉龍飛星更加接受不了。

他們不但接受不了,內心深處更是不服。

醫妃遮天:嫡女不好惹 尤其是玉龍飛星,在他想來,自己根本沒有準備好,連天命星宿都未曾祭出,便著了古清風的道。

他不服,更加不甘心。

強忍著渾身的頭疼,咬著牙,顫顫巍巍的站起來,死死盯著古清風,怒吼道:「好一個鼎鼎大名的赤霄君王,趁我不備,竟以聲勢音威暗算於我!!!當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

玉龍飛星心神已經潰散,仙靈也受挫不小,靈魂都在顫抖,精氣神乃至一身造化也都受到影響。

通常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會繼續動手。

因為強行動手的話,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不僅留下後患,輕則修為停滯不前,重則神志不清。

然而。

玉龍飛星此刻根本顧不得這些,他現在只想打敗,不!是親手斬殺古清風,挽回自己的顏面。

「啊——」

玉龍飛星怒吼一聲,縱身躍起,躍至當空之中,周身綻放出耀眼的光華,光華明亮,宛如璀璨的星辰一般,將上清宗腳下照的通亮。

「姓古的!今日我玉龍飛星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今古天命,星宿下凡!」

嘩!

當玉龍飛星雙臂抬起的時候,從他身上暴射出一道白光直衝天際,一時間,漫天的星辰仿若得到召喚一樣,竟然閃爍起來。

這一幕不得不令人嘆為觀止。

漫天的星辰璀璨閃爍,而那玉龍飛行真的就宛如星宿下凡一樣,不再像剛才那般狼狽至極,而是變得威武不凡,宛如天神一般。

「星宿之神!給我化!」

玉龍飛星一聲怒吼,夜空之中群星閃爍,嗖的一聲,一道光華折射而下,籠罩在他身上,緊接著又一道,十道,百道……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星辰折射光華而下,玉龍飛星再也不是玉龍飛星,而是變成了一位真正的天神!

那真的像一位天神!

身高九米之巨,手持長劍,身著銀白盔甲,周身點點星光遊動,就像一位光明聖潔的天神下凡一樣,威勢之強,無與倫比,猶如天威一般,浩浩蕩蕩。

「我乃上天擇選的大天命星宿之子玉龍飛星,這就是我的星宿之神,森羅,更是即將復甦星宿統領,憑你小小一個廢人也妄想與我爭鋒?真是自不量力!」

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甚是威武狂怒,伸手之時,那柄三米之長的星劍指著古清風,怒喝道:「給我上來受死!」

死字落下。

轟隆隆——咔嚓!

大自然仿若被他這一聲威喝都震的發生變化,整個虛化也都在劇烈顫抖起來。

好可怕的威勢!

好強大的力量!

難倒這就是身具大天命星宿之子的真正力量嗎?

自從九年前天命降臨之後,雖然都知道三十餘人得到了天命,但大部分人都沒有見過今古天命星宿下凡的真正力量,今天是第一次,都被玉龍飛星的強大威勢與力量嚇的不輕,完全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狂霸的星宿威勢,鋪天蓋地的爆發出來,宛如壓在所有人心頭的一座山嶽一樣,令人舉步艱難,倍感壓力,隔著老遠的仙人都能清晰感覺到,而站在上清宗腳下的真陽酒仙也都不例外,驚嘆星宿威勢的厲害。

不過更加令他震驚的是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的力量,僅僅一聲之威都能夠影響大自然雷鳴炸響,這種力量不可謂不可怕。

要知道聲勢音威只是一門仙藝神通。

很多人都懂也都會,但是能夠一聲之威就能影響大自然的絕對不多見。

莫說普通修行之人,縱然是仙人也沒有幾個能做到,哪怕是那些羅天仙境修鍊到大圓滿,以及歷經十八劫的大散仙,包括修鍊了成千上萬年的真陽酒仙,他們或許也能一聲之威影響大自然雷霆炸響,但他們通常情況下不會這麼做,因為太消耗力量了。

反觀玉龍飛星,一聲怒吼,力量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非但沒有,反而威勢更加狂霸,力量也變得更加強大。

然而。

真正令真陽酒仙感到可怕的是,他發現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一呼一吸間,都如狂風暴雨,那感覺就像一尊來自洪荒的巨神一般,實在無法想像,此刻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究竟擁有何等可怕的是力量。

人息虛弱的古清風能夠抵擋嗎?

不知道。

真陽酒仙張望過去,發現古清風依舊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一手負在身後,一手把玩著那串佛珠,冷峻的臉上仍然面無表情,而且,更加令真陽酒仙想不通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古清風竟然閉上了眼睛。

他在做什麼?

同樣沒有人知道。

「姓古的,你方才不是警告我,若我不滾,便宰了我嗎?」

「為何不動手?」

「你是害怕了嗎?」

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在當空之中狂傲叫囂著,每一道都伴隨著強大的威勢,震的大自然雷聲隆隆,而夜空的星辰卻變得愈發的璀璨,越發的明亮,整個未央大域都被照的恍若黑夜變白晝一樣。

「姓古的!受死吧!」

見古清風沒有反應,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手持星劍直襲而去,猶如一顆流星,一顆耀眼的流星砸向古清風。

古清風沒有動。

自始自終都沒有。

先前當玉龍飛星化身星宿之神時他沒有動,此刻當玉龍飛星一劍刺來的時候,他依舊沒有動,甚至當玉龍飛星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同樣沒有動,只是閉著眼,只是把玩著那一串古樸的佛珠。

所有人都緊緊盯著這一幕。

都想看看身具大天命的星宿之子如何斬殺鼎鼎大名的赤霄君王。

但是,當玉龍飛星出現在古清風的面前時,讓所有人都無法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竟然……竟然也靜止不動了。

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玉龍飛星閃身出現那一刻就莫名其妙的靜止在那裡,手持星劍,指著古清風。

不止他靜止不動。

連大自然的雷聲也都停止炸響。

連夜空中的群星也都停止閃爍。

一個夢境者 就連風聲,甚至就連時間都恍若在此間定格。

這一幕就恍若一幅畫一樣,驚險又絕妙。

https://tw.95zongcai.com/zc/66999/ 所有一切的一切都靜止了。

不!

沒有。

很多人發現靜止的只是化身星宿之神的玉龍飛星,而對面的古清風並沒有靜止不動,至少,他的右手還在把玩著那一串古樸的佛珠,從未停止過,就那麼用拇指在一顆又一顆的佛珠上反覆劃過。

這一刻。

整個未央大域瞬間陷入一片靜寂。

靜是幽靜。

寂是死寂。

各大宗門的宗主長老雖未被靜止,他們誰也不敢動,就那麼愣在那裡,瞪著雙眼,驚恐著,駭然著,也顫抖著,連呼吸都不敢,所有人的心神都緊張到了極點,這種感覺就像墜入了地獄深淵,而地獄深淵裡面睡著一位死神,他們誰也不敢吵醒更不敢打擾這位死神。

是的。

就是這種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在所有人的眼裡,古清風就是死神。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沒有人知道究竟過去了多久,只知夜空之上璀璨明亮的星辰漸漸暗淡,直至消失。

黑暗再次降臨。

伴隨而來的是更加強烈的靜寂。

也是絕對的靜寂。

那種幽靜讓他們恐懼的感到窒息,那種死寂讓他們的靈魂都為之扭曲。

站在上清宗腳下的真陽酒仙也倍感壓力,那種絕對的靜寂感不僅令他渾身不適呼吸不上來,也令他渾身冒冷汗,想祭出仙靈抵擋,卻是根本無用,心神怕的要死,精神緊張的要命,想離開這裡,走一步都萬分艱難,好不容易頂著壓力,走了三步,真陽酒仙已是感到精神崩潰,天旋地轉,強大的威勢,讓他感覺自己的肉身都快要被壓爆了一樣。

這時。

砰!

一位仙人終於承受不了屬於此間黑暗的靜寂,應聲倒地。

砰!

又一人。

暗帝的禁寵 砰!砰!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