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豬圈裡還有豬,我擔心會惹來了那東西,還是殺了的好。」

「千萬要小心,別出什麼事。」

「放心吧,一隻豬罷了。」

男人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壓下心中那古怪的心驚肉跳的感覺,捏著摩的鋒利的魚叉走了下去。

雪白的身影終究撇過了腦袋,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走向了未知的遠方。

「我的路,在何方。」 男人捏緊了自己的衣服,看著太陽已經漸漸的不見了蹤影,心裡變得急迫了起來,迅速的衝到了樓下。

到了豬圈,那隻沒有晚上沒有給食的豬正在哼哧哼哧的舔著食槽了剩餘的豬食,絲毫沒有意識到死亡已經來到。

男主人來到了豬圈外圍。

那豬抬起了頭,他雖笨拙,卻也知道求食,激動的聲音越發大了。

讓豬的聲音驚得自己越發緊張了起來,他搖了搖頭,咬著自己的牙齒,沖著那豬說道:「人尚且保不住,就只能提前送你上路了!」

說著,他撩起了自己手中鋒利的魚叉,沖著豬的脖子死命插了下去!

噗呲!

「昂!」

豬立馬痛苦叫喚了起來,身子瘋了一般的掙扎著。

男主人拼盡了渾身的力氣,將手中的魚叉死死的抵在了地面之上。

這隻尚還小的豬不是他的對手,讓他壓制在了食槽之上。

漸漸地,聲音越發的小了,掙扎的力度也變小,只有血液流逝的速度不曾衰減。

幾隻強壯的豬蹄子輕微的滑動著雜草,漸漸的沒了聲息。

他空出了一隻手,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

太陽已經完全不見,天色突然就黑了下來。

在天山地界當中,行走出了幾道黑色的影子。

他們在深山之中,念著晦澀咒語,操控著未知的神秘力量。

夜空當中,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邪氣,在大陸上飄蕩著,遊離著,尋找一個個的宿主,將那些死亡的身體再度激活。

「總算是解決了,趕緊上去。」

發現了天色已晚,男主人心裡也變得緊張了起來,迅速拔起了自己的魚叉,往門口走去。

就在他轉過身之後,豬欄里死去的豬皮膚漸漸變成了綠色,昔日的豬皮正在潰爛,取而代之的是重新生成的綠皮。

哼!

難聽的聲音從它的喉嚨里傳了出來。

原本已經閉著的眼珠子再度睜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渾濁的白色,帶著濃濃的詭異和恐怖色彩。

走到了門口的男主人停下了腳步,眉頭猛地一皺,心也提了起來。

「那畜生還沒死?」

他心裡有些忐忑。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心裡越發的緊張了。

「還是上去吧。」

往上前走了幾步,又一次的停住了。

想到了上面的妻兒,他終究是邁不動腿。

「算了,再回頭看看吧。」

他咬著牙,提著魚叉轉身,沖著豬圈的位置走了過去。

砰!

那隻豬突然翻了起來,渾身出現了紅綠色的血水,一股極其腥臭的味道瀰漫開來。

捏著魚叉的人走近了,還沒有等他探頭出去看,豬欄的門突然被撞開了。

轟!

一聲響動,變異的血豬出現在了男主人的面前,那慘白的眼珠子,無神的抬起,不知道是否是在盯著眼前的為難的兇手。

男主人吃驚的喊了一聲,挺起魚叉沖著那血豬就刺了下去。

「爸爸!」

聽到了父親的喊聲,那孩子立馬站了起來。

「孩子!」

母親心裡一陣緊張,捂住了孩子的嘴,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沖著下面喊道:「當家的,你怎麼了。」

「我沒事,你們藏好了!」

他回應了一聲,手中的魚叉死死的抵住那隻豬,要將他再次制服。

慘白的眼珠中看不到半點痛苦的色彩,它發出了一聲古怪的叫聲,扭曲著滿是臭血的身子,竟然將那魚叉嘎的一聲弄斷了。

樓上的母子越發的擔心了,但是沒有再出聲了,只是盼著男人早點上來。

「啊!」

男人叫了一聲,丟了手中的魚叉,飛速的往外面沖了出去。

被魚叉刺破了脖子的血豬沒有半點反應,隨即就追了上來,鼻子不斷的抽動著,速度飛快無比。

「當家的!」

女人再也忍不住了,迅速的拔下了木板窗戶,沖著外面看了過去。

下面,一頭渾身壞血的死豬正在追趕著自己的男人。

女人臉上一緊,連忙喊道:「當家的,快上來啊!」

男人驚慌的往屋子裡躥去,然而那血豬的速度竟然快的令人髮指,眨眼就追上了,而後躍起,將男人撲倒。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

婚外女人 「爸爸!(當家的!」

女人和孩子同時大哭了起來。

男人的眼睛立馬就瞪圓了,他伸出了兩手,緊緊的摟住了那豬的脖子,像是一把鐵索,將之扣住。

眼珠中漸漸的失去了光彩,但依舊看著上面的兩道人影,嘴裡赫赫的吐著血沫。

「當家的!」

女人已經瘋了一般的嚎叫了起來,緊緊的摟著自己懷裡衝動的孩子,不讓他下去送死。

「保護……保護好孩子。」

男人最後交代了一聲,才舉起的手臂,重重的落下了。

「爸爸!」孩子痛哭了起來。

村子里的人膽戰心驚,沒有一個人敢出來。

他們知道,悲劇又一次的發生了,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夠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那血豬不斷的甩著腦袋,卻發現這個死去的男人手臂格外的緊,將自己死死的束縛著,無法掙脫。

它似乎有些憤怒了,張開了獠牙巨口,沖著男人的脖子啃了下去!

就在這時候,勒在它脖子上的手力量突然變大!

猛地一擰,整個豬頭竟然落了下來!

男人爬了起來,眼中一片渾濁的白。

「當家的!」

「爸爸!」

女人和孩子欣喜的喊了起來,看著自家突然變得神武非凡的主心骨,心裡疑惑的同時,更多的卻是高興。

渾濁的雙目抬了起來,看到上方的兩人時候,閃過了一絲掙扎之色。

很快,這掙扎之色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抬起了腳步,往自己的屋子裡走了去。

腳步雖快,卻很木訥。

女人非常激動,帶著自己的孩子沖了下去,男人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自己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急沖沖的下了樓。

男人在行走過程中,腳步一度猶豫,最終還是向前。

咵!

放開那個總裁大人 門被拉開了,女人和孩子看到了眼前的人,頓時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男人,渾身皮肉已經全部脫落了下來,遍布身體的是淋漓的紅綠色鮮血,口中的獠牙密密麻麻,兇惡至極。

渾濁的雙眼,正死死的鎖定著母子二人,而後直接撲了上來!

「啊!」

站住,女神探 就在這時候,一道金光從天外而來!

「孽障,住手!」 撲起來的人影,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給凌空提住了。

張開的獠牙依舊不斷的嘶吼著,要摧殘著眼前自己曾經最為重要的人,自己曾經豁出去命也要保護的人。

黑街總裁的小小妻 女人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孩子,絕望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聽到那大吼之聲,感受到了恐懼並未降臨。

睜開了眼睛。

看到了讓人震驚的一幕。

在自己變異的丈夫身後,一位高大的少年撲騰著金色的翅膀,像是神話之中走出來的天神,單臂將變異丈夫舉起。

正是他,救了兩人。

姜亢心頭震動,一股酸澀和內疚之感,湧上心頭。

如果他晚來一步,這個喪屍一般的存在,恐怕就要害了這對母子的性命了。

他來到了此處,那他未曾涉足的地方呢?

心頭憤怒化作了萬丈火焰,全都發泄在了掌心這醜陋的身體之上。

「去死!」

一聲怒吼,一股能量在他掌心凝聚,火焰洶湧而出,將男人的頭顱包裹起來,而後猛地沖著外面甩了出去。

「不要啊!」

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喊了起來,讓姜亢心中有些疑惑。

轟!

火焰一炸,將那顆頭顱炸滅。

掙扎的身體,漸漸的停息了下來,或許再等待另一次的重生。

女人直接從姜亢身邊沖了出去,在他出神的時候。

「爸爸!」

那個七八歲的孩子哭喊了一聲,踉蹌而出。

爸爸!

姜亢身子猛地一震,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了自己。

唰的回過頭來,盯著那兩道撲向火焰依在的身影,心頭狂震。

爸爸!

他們!

那個男人!

姜亢的身體晃了晃,極度的悲傷,像是被醞釀許久而拔開瓶塞的塵酒,湧上心頭。

「當家的!」

「爸爸!」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