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走,跟著扁樂」。

必心子帶著眾靈者走出大殿。輕影輕閃,赤霄出現在殿門前。

「老祖,時間改為五日後」。

五日?必心子搖搖頭。「還是騙局」。

眾靈者到了傳送殿,一抬頭看到殿空中的光屏。「荒天石,三日後競拍」。

必心子停了下來,回首對青風子說道:「你留下,我去鬼靈族」。

青風子應了聲,帶著幾位靈者要走。遠處傳送陣閃動不停,數只大蟲出了光門。

「九頭咒主」?必心子大驚,九頭這麼快趕來了。

九頭咒蟲斜眼掃過必心子,呵呵呵的陣陣冷笑。二話不說轉身走了。

必心子眼神微變,只見光門內又走出一隻飛蟲。嗯!九禽飛蟲。這回必心子有點荒了,這麼多族主來了,看來,事情是真的。

抬起的腳又落了下去。「青風子,你去跟著,我去會會這些族主」。

青風子也沒轍,師父就是師父,說什麼是什麼。帶人進入光門中。

魔邪抱著懷中的美人,有點想入非非。手動了下,上移了那麼一星點,到了峰緣邊。

秦姬低頭瞄了眼,沒有動,感覺到魔邪的手緊了緊,后腰被一物懟著。

唰!秦姬的臉色變得青白,又漸漸的紅了,孩子似的眼裡閃過驚芒,夾著驚疑的光。這種氣息好熟悉,熟到她能感應到莫邪的存在,但這不可能,為了月兒,吃點豆腐也認了。

臉上的紅暈顯得更鮮艷了,且蔓延到身後頸間,溫柔甘美的肉息慢慢的煙發。

魔邪手哆嗦下,扶過微突的峰緣,有種不能自己的衝動。

嗯!魔邪突然鬆了手,凝視著千里空域,魔獸也隨之放慢了速度。

魔邪猶豫會兒,取出「幽冥神鏡」凝視著鏡中的黑點。

千裡外,十九子抱著穿著內甲的神笑一路飛逃,身後「玉麒獸」四蹄騰空,獸背上的神廷少主手持「戳骨孤形鑰」指著逃遁的十九子破口大罵。

「十九子,你個淫賊,放下神笑」。

十九子狠夾烏砣獸,回頭嘿嘿的笑著。「大舅哥,我與神笑,它情我願,你何必苦苦相逼」。

神廷少主與十九子只有百里,就是追不上。「玉麒獸」與「烏砣獸」速度不相上下,難分高低。

神廷少主又不敢下死手,就怕傷到神笑。 很多時候,人的潛能沒有激發出來,只是因為沒有到達那個地步而已,以至於連自己本人都會因此忽略了自己真正擁有的力量。

至少,在此之前,尤妮斯沒有想過自己會這般果斷地殺掉這兩個無辜的守衛。他們只是奉摩根副隊長的命令,將自己帶到這個安靜的會議休息室冷靜一下,順便有監視自己的意味而已。當然,這本身也是出於總首領大人的意思,原是不可反抗的。但是,尤妮斯,她還是果斷地了結了這兩人。

屏蔽了自己身上的死亡氣息,以其中一位守衛的死神之珠解封,走出這個房間的以黑光封印的門,向右拐,直走數百米,便是會議室大廳的前殿。

雖然,凱撒隊長的屍身可能已經被收走了,可是,尤妮斯仍然覺得自己有必要再仔細地檢查看看。

跟隨亞瑟隊長這麼長時間,她是深知亞瑟的為人的。

亞瑟,絕不會偷偷摸摸地偷襲凱撒並殺死對方。那樣做,對他而言,太沒有意思了!

老實說,尤妮斯不相信只有她了解亞瑟的這一點。一定還有別的人,明白這個不對勁的地方的,甚至,其中包括總首領康納德和摩根副隊長。他們沒有在明面上提出這一點,也許只是為了給之前極有可能便在眾隊長之中的那個內奸喝一碗迷魂湯,以此迷惑一下對方罷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尤妮斯,也絕不願意被守衛監視在休息室里乾等著事件的結果。

她也要參與其中,找到真正的答案!

悄然走進前殿的大門,望向凱撒隊長之前被害的那根巨大柱子的所在。

這一看不要緊,她頓時張大了嘴巴,一時間竟合攏不回去。兩隻大眼睛瞪得溜圓,黑玉般的眼珠子差一點從雕刻起來一般的眼眶中凸起而掉出。她渾身瑟瑟地發抖著,恐懼,盈滿了她的眼眶,以及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經。

******

死亡晶石礦物管理處。

從數百裡外的中心管理區域那廂,已經開啟的控制戰時防禦系統的那台龐大機器處傳送過來的無形傳送帶,正源源不絕地將管理處多年以來積累起來的死亡晶石吸收到半空中,一直吸收到機器內部,從而將那股防禦性能量輸送到整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任何一個角落裡去。

看著這些得之不易的死亡晶石就這樣逐漸消失,副隊長蜜雪兒眼波流動,心痛地幾乎要哭出聲來,委屈地道:「姐,總首領大人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真的到了開啟戰時防禦系統的時候了么?當初建立這樣的一個系統,不是為了防止王者再度襲來的時候準備的么?不是為了避免數千年前的『黑珠之亂』的悲慘結局再度發生的么?而現在……」

索菲亞略帶憐愛地看著身畔的蜜雪兒,摸了摸她的頭,微微嘆了一聲氣。她二人相處萬年,形影不離,親勝姐妹,私底下的時候便以姐妹相稱,不分你我。

「阿雪,你看這天。光明已現,為什麼卻反而出現亂局?」

「為什麼……那不是代表著,王城,已經毀了么?王者,已經死了么?」

「莫讓這表面的光明,迷惑了我們內心的判斷。美好的外象,往往包藏禍心。」

蜜雪兒微微點頭,道:「你的意思,總首領的決定並沒有錯?」

索菲亞道:「雖然我也有所疑惑,但是,總首領為了守衛整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心思,絕沒有錯。」看著大廳內巨大的顯示屏上的數據的變化,她的臉色稍微有些凝重,道,「不知道整個事件何時能夠終結。死亡晶石的儲備未必會足夠。阿雪,這邊交給你吧。我要去一趟『死亡晶石礦場區域』,將最近這百年的產量,給接收過來。」

蜜雪兒面色稍變,道:「姐,你自己去嗎?」

索菲亞「嗯」一聲,道:「不知為何,總有一些不祥的預感。這一次,我自己去。」一面轉身,一面道,「你,要多加小心在意一些。」

蜜雪兒重重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姐!」

索菲亞離去不久,忽然門外的守衛進來報告道:「蜜雪兒副隊長,昆娜副隊長求見。」

蜜雪兒神情微微一滯,暗道:「昆娜啊……我還以為她需要一段時間來調整情緒的。」說道,「請她進來吧!」

與昆娜的關係,說不上熟。但是,源於凱撒隊長經常性地覥著臉來向索菲亞隊長示以情意,蜜雪兒與昆娜也就難免會有所接觸。只不過,出於對凱撒為人的厭惡,至少表面上看來幾乎是一個德行的昆娜,蜜雪兒對她也難以生出好感來。今日凱撒突然遇害,看著昆娜傷心欲絕的模樣,蜜雪兒內心竟不由生起兔死狐悲的憂傷。以為凱撒身亡,近期是不會再見到這個同為副隊長的人的,誰知沒過多久,她竟會前來拜訪。

昆娜的眼睛有些紅腫,使得原本便很大的眼睛,更大了些,只是並無太多的光彩。

「昆娜,凱撒隊長不幸遇害。我知道你心情定然不好。你該好好歇著的,其他諸事,只管交給我們便是,怎麼想著跑到我這裡來呢?」

「是么?蜜雪兒,我還以為你對凱撒隊長與我二人心有成見的。原來你也關心我的啊!」昆娜神色有些黯然,帶著微微的感激之意,道,「凱撒隊長的仇,本該由我來報才對。只是,亞瑟隊長太過強大,我……我自知,自己無能為力!」說著,她眼眶中不由又滾落出幾滴淚珠。

「啊!昆娜,你放心吧,霍金斯隊長他們已經去追截亞瑟隊長,必然能將亞瑟隊長拿獲的!」蜜雪兒信心十足地說道。

「但願如此吧!」昆娜抬起頭,似乎有些無意識地看了看左右。

大廳中此刻並無旁人,守衛們都盡忠職守地守在門外。

「那麼,蜜雪兒,在此之前,對不起了!」

「對不起?」蜜雪兒疑惑地看著對方,不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

「黑暗——鬼哭!」

當蜜雪兒明白過來的時候,昆娜的招式,已經攻入了她的心魂。那鬼哭之聲,震懾了她的視聽。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死了!蜜雪兒!」 「黑暗——幽火焚心!」

當昆娜的鬼哭招式震懾住蜜雪兒的一瞬間,蜜雪兒心中萬分迷惘。可是,即使驟遭襲擊的她,畢竟是副隊長級別的人物,實力並不是吹噓出來的。腦子裡始終掛著一絲清明,一個反殺的絕招在念頭中產生,直接攻向對方的身軀。

而與此同時,昆娜的下一記殺招也已攻到,只因是心中早有預想,這一招緊跟著「鬼哭」之後,竟比蜜雪兒的反殺更加快速。

「黑暗——暗夜絕殺!」

蜜雪兒的口中,鮮血噴出。可是,她竟帶著一絲笑意。雖然未能搞明白昆娜為何對自己痛下殺手,可是她自認為自己的「幽火焚心」也絕對不會讓昆娜好受。對方為了殺自己,竟然完全不顧自己的反擊。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可是,直到彌留之際,她竟發覺昆娜毫髮無損地站在面前,然後,當她看到門口進來的一個人時,才恍然大悟。是這個人,暗中以防禦類的黑暗招式,幫昆娜擋住了自己的殺招。

原來,內奸是這個人啊!唯一不能理解的是,昆娜,為什麼會跟這個人聯手?

可惜,這已經不是蜜雪兒能夠再去繼續思考的事了。雖然好想去提醒一下親如姐妹的索菲亞隊長,可是,已經沒有這個可能了。

「索菲亞姐姐,你……一定要好好的!」

這是她留在這個世上最後的一點念頭了,然後,她的屍身,倒在了地上。

******

站在通往「死亡晶石礦場區域」的傳送門前,索菲亞靜靜地整合著腦海里的各種最近發生的事的各種信息。她的手裡,緊緊握著眼前這道傳送門的傳送牌——一把唯一通向「死亡晶石礦場區域」的鑰匙。

死亡之星,是一個很獨特的星球。它擁有無數個維度(這裡的維度,跟書外的維度概念不同),每一個維度對應具體的一個死神管理區域,或者其他類別的區域。如地球管理區域、艾克斯星管理區域,以及索菲亞即將前往的死亡晶石礦場區域,它們同屬死亡之星的範疇,同在一個宇宙的中心點,卻互不相連,僅有的快速來回穿梭方式,便是傳送門。或者,利用死亡之魂通過死亡通道,同樣也能到達目的地,只是,卻需要走上一條複雜的環形之路。以普通人類短短數十年的生命而言,自是不可能完成這條路的行程的。

站在這條直通另一個區域的傳送門面前,身為死亡晶石礦物管理處總長的索菲亞,竟然有些猶豫,甚至有些害怕了。

她不是害怕那個區域里來自其他維度的管理區域內的各種異星人死神。擁有著極其強大實力的艾克斯星管理區域,長期霸佔著礦場區域內的許多礦產,索菲亞是沒有任何理由害怕那些怪物一般的異星人的。

她害怕的,是來自自己內心的某種感覺,某種來自自己這個管理區域內的不可揣摩的極其不妙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似乎與她的身份,有著極其重要的聯繫。

她沒有注意到,在她停滯不前的時候,一雙帶著戲虐般色彩的雙眼,正凝視著她。

******

此時,遠離死亡之星的宇宙空間某個星繫上,亞瑟身上的死亡氣息盡情地泄於身外,環繞自己身周,形成一個黑色球形的實體。他漂浮在這黑色球體的正中間,站在一顆直徑數萬公里的行星上。與行星緊挨的死亡氣息實體,大小並不比那顆行星小多少。

另三人,霍金斯、邦尼、阿諾德,也是同樣的狀態,只是三人的死亡氣息實體較亞瑟要小上一號,他們分立在離亞瑟的行星十數萬公里的宇宙空間,死亡之眼嚴密監視著亞瑟的一舉一動。

這四人從死亡之星上交手起始,那方受空間局限,不能大展身手,乾脆施展神通,飛身到外太空之中,方得全力一戰。

礙於亞瑟的暗影能力,霍金斯等三人在既不影響黑暗技能的使用效果,又能隨時有退身餘地的情況下,儘力與對方保持住最合適的距離,形成包圍模式,如此,即便亞瑟有心要以暗影能力襲擊他們其中一人,另二人便會伺機以強力招式反擊。

亞瑟若要執意傷一人,便勢必付出重傷的代價。他雖然好戰,卻不想與這同樣十分強勁的三位同僚同歸於盡。到最後乾脆放棄使用暗影能力,死亡氣息盡展,肆意使用起各種超強黑暗招式,雙方各展所能,攻擊類的、侵蝕類的、幽鬼類的、輔助類的、防禦類的,各樣招式層出不迭,一時間,竟是哪方也沒有佔到大便宜,誰也奈何不了另一方。

這可以說竟變成了一場消耗戰,隨著時間的推移,哪一方的死亡氣息先耗盡了,另一方便贏了。

只是,大家的死亡氣息能量都是極其龐大恐怖,這般下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盡頭。雖然霍金斯等三人根本不著急,但亞瑟可耐不住這個性子。他將上身的黑袍忽然一扯,甩向一側,露出滿身的肌肉,以及肌肉上盤結的道道傷疤,咧嘴一笑,道:「痛快!只是,咱們到此為止吧!」哈哈狂笑之聲,被另三人的死亡之眼接收過去后,令那三人面色微變。他們已經知道亞瑟打得什麼主意了!

「黑暗——群星粉碎!」

所謂「群星粉碎」,這是一招極其誇張的黑暗系招式,乃極少數的宇宙空間類招式之一。 狂少皎皎 一經使出,億萬公里內所有的宇宙星體,接連爆炸,且能量濃縮到被攻擊者的身遭,任對方施展防禦類能力也好,逃跑也好,沒有神器法寶,都難逃死傷。只因此招消耗死亡氣息過巨,施展之後,連帶自己也未見得能夠及時逃脫,因此習得此招的人少之又少。即便學會了,也基本不會施展此招,除非是擁有足夠的能力控制此招,或者是準備同歸於盡了。當年阿修羅大戰伏羲時,也是施展此招之時,便及時遠遠逃了開去,以防被自己的招式傷到。

「這個混蛋,真是瘋了!」霍金斯等三人都是大驚失色。

亞瑟半低著頭,長長的舌頭舔舔干到泛白的嘴唇,殘酷地喃喃笑道:「都特么給老子去死吧!」 ?嗖!魔邪輕拉魔魑獸,獸光閃過,擋住十九子的遁路。

十九子遠遠的停了下來,額頭綳著青筋,眯著眼睛。還以為誰這麼大的膽子,敢擋它的路。原來是魔邪,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神廷少主收了術法,看到魔邪也是一驚。「多謝魔邪友」。

十九子呲著牙,真想把魔邪撕碎了。神廷少主才煉識一階,想擋住它太難了,它就是逗著玩,大舅哥總不能傷了感情,不然以後不好辦了。

魔邪?它多少有點懼意,雖然沒交過手,名頭響呀!

「媽的,多管閑事」!

魔邪抱著秦姬冷的看著這個猖狂的傢伙,就因為秦姬在,所以才管,不然他也懶得管。

「放下」。

「還真別說,老子就不放」。說著,十九子拉住神笑的胸甲,啪!甲扣崩開,一對玉兔蹦了出來。

啊!神笑驚呼一聲,護住胸部,嘴唇都嚇白了。

魔邪側臉一邊。十九子趁著他失神,「獠齒彎鉤」橫掃過來。

唰!戰盾擋在身前,鉤鋒嘎的在盾面上蹭出一片火星。魔邪連同座騎向後退去,心裡一驚,三境之差,戰力果然不同一般。

魔邪將秦姬抱到身後,叮囑她抱緊腰。凝出「裂天弓」,嗖!射出一箭。

十九子暗叫,它沒想到魔邪的戰盾這麼硬,這一鉤下去手都震麻了。鉤影收回,又是一技。

鉤鋒斬在箭尖上,瞬間定格在空中,一道青光穿過鉤鋒,飛出數百丈遠,消失在空域。

這是……!十九子嚇得額間微汗,打死它也想不到,念力所化的「獠齒彎鉤」,竟然被魔邪射穿了。不用說,只此一技,強弱已分,魔邪的念力強過十九子一點。別看這一點,要知道,魔邪只是煉識三階呀!

神廷少主驚嘆,心中大喜,只要魔邪能擋住十九子,再加上他,十九子必敗。

不等十九子回過神來,神廷揮動「戳骨弧形鑰」劈斬過去。

十九子腹背受敵,咬牙揮鉤死命的攻防。心裡罵道:「死靈奴,還在遠處看什麼,還不出手」。

幾百技下去,十九子漸漸的不支,被魔邪攻得手忙腳亂。

「停,老子不打了」。

清穿之福晉躺贏了 十九子邊喊邊跳出戰圈,彎鉤插在空中,戰盾將周身圍得密不透風。

魔邪和神廷停了手,打下去,一時半會的占不到便宜。

十九子把神笑放下烏砣獸,彎腰親了口。

神笑護著胸,穿著護臀甲,蜷縮在空中。「哥哥,快來」。

神廷也急了,顧不上太多,飛身落到神笑身邊,抖出戰甲披在神笑身上。

「嘿嘿」! 御寵毒妃 十九子奸笑著,彎鉤直取神廷后心。

噹!鉤鋒錯開,從神廷身邊劃過,戰甲被撕開道口子。

烏砣獸痛吼一聲,飛出數十丈,爆成了血霧,十九子躺在血霧中抱著腿慘叫著。「啊……」!

神廷少主摸著戰甲,臉色微白,愣了下,才回過味來。抱起神笑遁上座騎。它沒想到十九子這麼狠,竟然偷襲它,差點沒要了它的命。

不過,魔邪是怎麼傷到十九子的,它沒看清。明明十九子躲在戰盾里,怎麼飛出去了,還斷了半隻腿。

魔邪拉下韁繩,走向十九子。

十九子嚇得媽呀的向後躲著,嘴裡吐著血。「魔邪,我們是同族,你不能傷我」。

魔邪沒想傷他,只是想嚇嚇它。「神笑少主,你說哪」!

神笑躲在哥哥身後,頭都不敢抬,臉紅的都要出血了。

神廷咬著牙,十九子欺負它妹妹,早想弄死十九子。聽到同族的話,心裡又軟了。「魔邪放過它」。

魔邪見神笑不吱聲,回頭問道:「秦姬,你說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