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事就這麼定了,賭了。三年為約。唐春啊唐春,我倒是親眼見見你這五品將軍怎麼樣拿到手。我們走。」洛輕塵一行人的腳步聲遠去。不久,聽到了鳥的尖叫聲傳來。據說是連夜往京城去了。

大虞王宮專門養得有一批能馱人的大鳥,叫飛鷹,其個頭大如大象,翅膀展開足有十幾米長度,能同時托上二到三個人飛行,那速度也是奇快。

不然,以大虞王朝如此遼闊的疆域又沒電話等現代手段傳一道聖令豈不是要到猴年馬月才到,真到那個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你個混蛋,劣子!」唐家人全憤怒了,要擠進來衝進來揍死唐春。因為,唐春把唐家全族人都牽連上了。

唐家人心裡都清楚,以唐春的身手怎麼可能在三年內達到8段位,而且還要拿到五品將軍之職,這無異於痴人說夢。

所以,唐家人都認為唐春心惡,為了多活上幾天居然把唐家一族人都拉進來了。一時之間,群情激奮。

「散開,我們要帶他走了。」留下的一個帶刀侍衛趙錢站門口兇巴巴的一聲吼,唐信沒辦法,只好帶著族人離開了。

「走吧小子。」趙錢像老鷹拎小雞一般拎起了唐信直奔不遠處的一匹紅色駿馬而去。

因為能馱人的飛鷹也著實難找,也很難養,只有重要事或皇室中人或者重量級貴族階層之輩才有這個資格乘坐。而唐春當然沒這種待遇了。被趙錢捆在馬上當一麻袋嗒嗒著飛奔而去。

「父親,母親,兒子不孝,我不能再伺候你們了,保重……保重……」唐春的聲音嘶啞的喊著遠遠傳來。

「春兒……春兒……」唐信聲音也嘶啞的小聲吶吶道,母親梅蘭早就哭得成淚人了。

「雜碎,我們都給他害了,你還好意思哭。」唐宏不滿的罵了一句,叭地一聲這傢伙居然給唐信甩了一巴掌。

「給老子注意點,雜碎是你能罵的嗎?他是我唐信的兒子,是你哥,再怎麼也輪不到你來罵他。」唐信沖這個兒子吼道。

「老爺,唐春惹下大禍可是禍及唐家滿門。梅蘭也是一罪人,得把她趕出去。不然的話,給三公主知道了咱們家還得繼續倒霉。咱們要作作樣子給三公主看看才行。」宋芳極力慫恿開了。

「這個……」唐信有些猶豫。

唐春那是給顛得都快散架了,再加上全身的傷,那是痛得死去活來。

「大哥,能不能先給我簡單包紮一下?」唐春問道。

「呵呵,你還想舒服著騎馬嗎?我呸,你一個被判了死刑的犯人有何資格提這個。給老子老實點,不然,我這馬鞭可是不饒人滴。」趙錢陰笑著,一抽馬屁股,跑得更快了。

知道這傢伙故意整自己,沒準兒還是公主交待在路上就整死自己。大虞王朝雖說有著好幾十億的民眾,但相對於巨大的版圖來講那也真稱得上是地廣人稀。

其森林覆蓋率估計能達到90%以上,所以,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原始叢林。

野獸出入,飛鳥亂飛,毒蟲更是滿天都是。就是稱之為官道的路也不過四五米寬的碎泥巴路。一路過去就是塵飛土揚,嗆得唐春差點嗝屁過去。

就在這時候,唐春腦子突然一震,他想起來了。前世時唐春在華夏國也是國家龍組的一名高手。

要論實力的話也達到了這個帶刀侍衛的境界,而在一個偶然情況下唐春從武當派藏經閣中得到過一本典藏書叫——《九天浩世訣》。

當翻進去後唐春頓時就是欣喜若狂,因為,《九天浩世訣》居然不是講練武的秘笈,而是一本關於世間修士修仙的秘訣。

唐春自認為得到了寶貝,可是自己那忘年交好友,也就是武當派掌門天塵道長卻是不屑的瞄了那本書一眼。笑道:「是不是覺得得到了超級寶貝?」

「的確好東西啊,怪了,你們武當派有這種好東西怎麼不去修鍊。這修真的修士可是比武者要強大得多啊。」唐春說道,也有些疑惑。看道長那神情,貌似人家天塵道長把這寶貝當根草似的。

「書是好書,不過嘛,有用嗎?你看看咱們現在的地球,到處都是污染,垃圾倒得一塌糊塗。空氣質量已經壞到無法容忍的地步了。這天地之下根本就無一絲天地元氣可尋。

而要修鍊仙術的基本就是天地元氣中的靈氣,沒靈氣你拿啥修鍊。難道用工廠排出來的廢氣。汽車尾氣修鍊,真能成的話那還真為國家幹了一件大好事兒。

咱們國家就不用建污水處理廠了,直接叫一群修士去吸收了就是了。所以嘛,唐老弟,這書雖說好,在千年前的確算得上是寶貝。

不過嘛,現在,它就是一雞肋的垃圾。不信你拿回去修鍊修鍊,看看能否成功到鍊氣第一層。真能成的話再回來教教我,我天塵把這掌門之位讓與你。」天塵道長譏諷著笑道。

唐春當然不信這個邪,好東東當然得試試,因此就拿回去修鍊了,不過,修鍊了幾年連一點仙氣的感覺都沒有。知道這玩意兒的確是個雞肋,看著好看其實對於以地球人來講就是一垃圾中的垃圾貨。

不過,在滿天的飛塵中唐春卻是感覺到了這個平行空間的大虞王朝國土上有著濃濃的天地元氣存在。

剛才試了試,那元氣居然如潮水般的就涌了進來,經馬上那一劇烈顛簸,隱隱的居然有突破到鍊氣第一層的感覺了。

沒準兒在地球不成的事在這裡就能辦成了,所以,唐春才敢誇下三年之約的。

當然,拖延到惡山軍營中報道的時間那是必須的。得利用從狼州郡到惡山這段漫長『旅程』至少得修鍊到第一層才行。

「我說大哥,你這樣子一直跑下去我得給顛死了。到時,你可是向公主交不了差的。」唐春故作嚴厲的叫道。

「哈哈哈,顛死了你活該。你本來就是一死犯,你還真把自己當附馬爺了是不是,我呸!」趙錢又惱火的罵了一句。覺得接到這苦差事全是給唐春招來的,自然心裡不滿了。

「你錯了。」唐春冷哼道。

「噢,我錯了,我倒要聽聽你給個我錯了的解釋。不然的話,你就得吃本爺十馬鞭。」趙錢氣得都勒住了馬頭停了下來,一把把唐春扔到地下盯著他。

關於老書《官術》我也想說一下,因為一直有書友在追問為什麼停了,甚至相當多的書友在罵狗子爛尾。

其實,狗哥四年心血,比你們痛苦得多。四年了,狗哥基本上沒斷過更的,怎麼會爛尾。

說一下,那就是『大方向』的特殊原因暫時被屏弊了,等以後放出來后我會繼續更新的。

不過,在官術中的一些內容在新書《武尊道》里會有一定的揭密的。所以,先支持狗哥的新書。

因為,有些書友根本就不明白什麼叫『大方向』。還以為是狗哥故意為之。這是狗哥的無奈。

希望各位先收藏新書,砸推薦票共同推進《武尊道》,狗哥拜謝了。

很鬱悶的就是第二章了新書還沒一個盟主產生。 「你想想,三公主為什麼不一下子就把我給斬首了?那是因為她不想我一下子就死去。而且,她明曉得我在三年內突破不了第八段位,也絕拿不了五品將軍位置的。那她為什麼不一下子就殺了我還來得痛快?」唐春問道。

「是啊,為什麼?如果說是三公主好心,不可能。她現在恨死你了,因為你壞了她名節,這對女子來講比什麼都重要。」趙錢還不笨,說道。

「沒錯了嘛,那是因為她要活活折騰我三年後再讓我死。你信不信,她肯定有交待你叫惡山那邊的將軍們照顧著我。一定要保住我一條命,不能戰死了,但是,受罪是必須的是不是有這話交待下來?」唐春問道。

「你小子不笨啊,真給你猜中了。原來公主就是為了折磨你,這下子我倒沒想到。

不行,得先給你包紮一下。不然在路上給我折騰死了的話還以為是我趙錢故意的,三公主之怒可不是俺所能承受的。」趙錢這傢伙一拍自家那粗笨的腦袋說道。

那傢伙說干就干,馬上就掏出金創葯之類的東東幫唐春包紮了起來。再加上特殊的封穴之法,不久,唐春感覺痛苦去了一大半。

跟小爺玩心計,你丫滴還差得遠。唐春在心裡冷笑著,盤腿於一株巨樹之下開始修鍊起《九天浩世訣》來。

發現這地方天地元氣還真不是蓋的,濃得像淡淡的薄霧狀似的。九天浩世訣飛快的運轉了起來。

轟然一聲。

成了!

唐春知道,第一道天地元氣成功的進入了丹田之中了。這就意味著自己身體能夠接納天地元氣成功了。

這是最重要的一道門檻,在修士中稱之為『種道』。也就是說你從此後有了修仙的本錢。

不過,不一陣子,趙錢又拎起唐春就要上路了。氣得唐春心裡直咬牙,轉爾眼珠一轉,說道:「趙哥,我傷剛好一點,疼得很。如果你急著趕路我到惡山後馬上就要投入戰鬥的。要是在第一場戰鬥中就死了那三公主肯定會想到你在路上不是折磨我過度了。到時,趙哥也有麻煩啊。」

「嗯,有道理啊,倒是麻煩。」趙錢愣了一下,一摸腦殼,倒有些猶豫了起來,唐春一看,就知道這貨色心裡比較直,沒多少彎彎繞繞的,好騙!

「不如咱們慢慢走,反正公主又沒規定要多長時間到惡山是不是?

慢慢走的話一路過來也可以欣賞美景。二來,到小鎮上還可以去逛逛**,那裡的美女妹子可是不少。

人生嘛,不快活豈不白活一世了。而且,在宮中你肯定也很不自由的。皇室中人個個都是寶貝,稍不如意輕則鞭刑,重則砍腦袋也是時有的事。

不如外邊逍遙快活著。這種機會可是很難得滴。」唐春施展著他那三寸不爛之舌。

「倒也有道理,你小子這歪點子還不少啊。」趙錢貌似動心了。

剛到青山鎮門口,就聽見有人老遠叫道:「大公子,大公子,你怎麼在這裡?」

「是木叔啊,你好。」唐春說道,給趙錢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唐家二管家唐木,這幾天他到下邊收賬去了。估計還不曉得我的事,等下子給我留點面子,請趙哥嘴下留情。」

其實,唐春明白。唐木肯定是母親支使來的。這年月,什麼都可以走後門的。

到時關照好了趙錢至少路上能讓自己舒服一點的。但是,這事又不能明目張胆,要是給皇室知道了還不要命。所以,只能是故意如此找了個由頭罷了。

「是唐木啊,這次收了多少賬啊?」趙錢這傢伙這問話可是有些問題了。貌似在暗示啥的。

「不多,就幾百兩黃金。還抵押了一批野山參王。」唐木拉了拉斜背著的一個大麻袋說道。

「木叔,我要出遠門,剛才走得急忘了帶盤纏。你這些錢跟老山參就先留給我用度了。回去后你跟父親講一聲就是了。」唐春說道。

「這個,這麼多,會不會給候爺責怪?」唐木表演也很成功,還猶豫著配合得相當的默契,不愧為唐家二管家,老狐狸一個。

「怕什麼,以後唐家家產都是我的,就算是我先借來用度的。你記在賬面上,以後分了錢我還了就是了。」唐春霸氣的說道,一把就把唐木背上的大麻袋給扯了過來。

「唉……這……算啦,就當是先借的。不過,你最好是給我留個字據,就怕老爺不信就麻煩了。老奴我可是擔待不起。」唐木急著說道。

「中中,就留字據吧。真是的,還不相信我,我看你這眼長哪地兒去了。」唐春嘀咕了一句后立了字據。唐木拿了字據走了。

「趙哥,這錢反正我一時也用不上了。就存你那裡。咱們在路上吃喝就是了。不過,這老山參王能不能給我留下一半,這傷也好得快些是不是?」唐春說道。

「既然這樣子我就暫時先替你保存一段時間吧,當然,這路上吃喝你的也正常。這裡有老山參12株,給你三株吧。」趙錢翻著麻袋,扔給唐春三根兒臂粗的老山參王其它的九根當仁不讓的收下了。

唐春明白,趙錢識貨。這老山參王絕對是有著三十年年份的了。這是唐家的家底子,對於武者來說也是大補之物。經常服用也有利於突破的。

趙錢這傢伙也許是憋得太久了,吃過飯後就帶上唐春去了依紅院,這當然就是古代的**了。

裡面還真是花枝招展,十幾個漂亮女子排成一排任你翻牌挑選。不久,趙錢挑中一個后抱著上樓猴急去了。而唐春給他用了封穴之術給扔到了房間一個角落處。

趙錢還不笨,逛窯子也沒忘了把唐春帶上。而且,還控制在自己的視線之內。唐春可就遭罪了,趙錢跟那女子在床上翻龍倒鳳上下其手,唐春只能是乾瞪眼,下邊早就一柱擎天可就沒地兒泄去。

這貨氣得乾脆閉目練起了九天浩世訣,隨著天地元氣不斷進入,唐春的心境平復了下來。

而且,唐春震驚的發現。在下邊那東東一柱擎天而不泄的情況下修鍊起來好像進度特別的快。

幸好手還能動,唐春拿出老山參王像啃地瓜一樣啃了起來。趙錢也不怕你唐春會跑,因為你根本就跑不掉的。

可惜的是這事急不來,大虞王朝這個唐春的身體太差了。得另外想些辦法快速提功才行。

不然,按這種進度即便是到了惡山估計還不能修鍊到鍊氣第一層。那還有個屁用,沒準兒一上戰場就給折騰得差不多了。

晚上開飯了,就在依紅院的大堂吃飯。剛喝了兩小杯,突然外邊有人大喊道:「詩王到了。」

頓時,大堂里沸騰起來了。全部客人都引頸看著門口。不久,一身白衣的一個中年男子瀟洒的走了進來,其人手中還搖著一把紙扇,彼有股子唐伯虎的味兒。就連依紅樓這些姑娘窯姐兒們都驚動了,全從房間里跑出來依在木欄杆上看著下邊。

「詩王,趙哥,你聽說過他嗎?」唐春問道。

「當然,他在我們大虞朝是很有名氣的。傳說他有一次跟人斗詩,十杯酒一邊喝一邊揮毫潑墨。

十杯酒一完揮出了10首詩。像著名的《古蘭詩》、《**花》都是相當有名氣的傳唱佳兒。

有一次還受到了七皇子的邀請到宮中即興寫詩。逗得那些貴妃娘娘們宮女們開心不已。

有人云,詩王李北一到千米街上都是人。」趙錢貌似也有追星的架勢。

「今天即興賦詩一道,盼能得卓姑娘一見。」詩人李北站在大堂中央,扇子指著樓上大笑道,「紅塵一現百媚生,千嬌萬求盼卓出。」

隨即有人擺上了筆墨,李北大步到了一道屏風前揮毫瀟洒的寫了下去。唐春發現,其人筆力飄逸,字剛勁適當,相當的帥氣。而且,鐵勾鷹筆,好像字活脫脫的要跳將出來似的。

「卓姑娘是誰?」唐春問道。

「不清楚,也許是依紅院的頭牌。」趙錢搖了搖頭。

「老弟,連大名鼎鼎的卓依姑娘你們都不知曉,真是少見識了。」這時,旁邊有個傢伙譏諷著笑道。

「難道這個卓姑娘很難見到嗎,不就是依紅院頭牌嗎?而且,你們這裡就一個鎮,又不是都城。」唐春問道。

「那當然,雖說是頭牌,但卓姑娘是賣藝不賣身。而且,就是賣藝的話她只讓看得上的客人聽她的琴音。」那傢伙說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