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東西能讓嚴立變身,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如果自己還在龍魂,就可以通過組織,交給技術科,查出這東西的成份。」

「可是,自己已經不屬於龍魂的人,再也沒有必要回去了。」葉雄喃喃自語。

正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正是楊心怡的電話。

「這個工作狂,總算完成了。」葉雄將黃液收好,掏出手機接聽。

「去豐華酒店打兩個飯回來,我已經叫人訂了,你直接去拿回來就行了。我還有些事情沒忙完,還要加一會班。」楊心怡在那邊道。

葉雄看了下時間,已經七半了,如果現在吃飯,回到家裡,也九多了,洗完澡后,那也十了,如果兩人是真正夫妻,啪一啪,睡覺正是時候。

「這種毛病,必須要改。」

葉雄沒有去打飯,而是徑直走向楊心怡的辦公室。 推開門,不顧楊心怡詫異的目光,葉雄將桌面上的文件夾合起來,將她手中握著的鋼筆奪過來,放到筆盒裡。

整個過程,他像個機器人了一樣沒有表情。

「你幹嘛?」楊心怡嚴肅地問。

「賺那麼多錢幹什麼,最後還不知道便宜了那個混蛋男人。以你現在的條件,何必過得那麼辛苦,應該好好享受人生才對。」葉雄一邊收拾一邊道。

「再給我十分鐘。」

「一個時之前,你讓我給你二十分鐘。」

楊心怡嘆了口氣,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她對這個男人已經有一些了解,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只好任由他亂來了。

她站了起來,哪知道剛站起來,突然感覺到雙腳一麻,整個人趴在桌面上,眉頭緊皺起來。

「怎麼了?」

「坐得太久,腳有麻了。」楊心怡連忙坐下來。

「我給你揉揉。」

不等她答應,葉雄就蹲了下來,將她的高跟鞋子脫掉,問道:「哪裡麻了?」

「腿。」楊心怡鬼使神差地回道。

潛意識裡,她覺得自己應該拒絕的,但是此刻怎麼都不出口,甚至有期待,想知道葉雄是不是真的用按摩就能讓自己舒服起來。

這是葉雄第一次摸楊心怡的腳,腳如其人,楊心怡的腳跟她一樣,巧玲瓏,皮膚非常白嫩,估計是穿六碼鞋子。

腳趾非常乾淨,趾甲也整理得很整齊,一看就知道是個非常講究衛生的女孩。

被葉雄捏著,那種又麻又舒服的感覺,讓楊心怡忍不住輕聲哼著,臉色潮紅起來。

突然,她快速縮回腳,羞紅著臉地:「行了,不用了。」

葉雄一把拉過她的腳,笑道:「還沒好呢,你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你敢。」楊心怡哼了一聲,不過沒有繼續抽腿。

腳麻是由因為長久坐著,氣血不通而引起的,葉雄在她腿上按了半晌,血氣就通了,腳也不疼了。

「老婆,你身上還有哪裡不舒服,我學過按摩,保證按過之後,全身都舒服,比圈圈叉叉還舒服。」葉雄笑道。

她不提還好,一提之下,楊心怡頓時有蠢蠢欲試的衝動。

由於長期坐在辦公室,她的腰有輕微的職業病,去看醫生的時候,醫生沒大問題,但是要她坐半時到一時左右,一定要站起來走動一下,鬆鬆筋骨,但是她常常工作起來,就什麼都忘記了,一連坐幾個時,也不是沒有試過。

「算了,走吧!」

楊心怡最終還是沒給機會這貨,別看這傢伙現在一本正經的,如果真的讓他按摩腰的,指不定按著按著,就按到胸口上了。

這傢伙,信不過。

葉雄笑了笑,也沒執意,跟在她後面,兩人一前一後,走出辦公室。

已經是晚上七多了,整幢大樓,靜悄悄的,沒多少人。

葉雄讓楊心怡在大樓門口等,自己去車棚取車,剛剛走進停車場,突然一鼓危機生了起來,他突然站住了。

「出來吧。」他突然朝其中一根柱子喊道。

片刻之後,從柱子後面,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鳳凰一身末世殺手的模樣,出現在他面前。

「你又來找我幹什麼?」葉雄不耐煩地問。

「把你在嚴立身上拿走的東西交出來,這是首長的命令。」鳳凰走到他面前,嚴肅地道。

「什麼東西?」

「基因催化劑。」

冰山一角的陽光 「這東西嗎?」

葉雄從身上掏出那瓶黃色的液體,在鳳凰面前揚了一揚。

鳳凰正想接過,葉雄一縮手,將東西從牛仔褲袋裡塞進襠.部,笑道:「想要的話,自己來拿。」

「你……還能再無恥一嗎?」鳳凰瞥了眼他藏瓶的地方,拿又不是,不拿又不是,進退兩難。

「你不是過,為了國家安全,任何事情都敢做嗎,怎麼現在連拿一瓶黃液的勇氣都沒有了?」葉雄挺了挺屁股,一副毫不反抗的模樣,笑道:「拿不拿,不拿的話,我可走了。」

「葉雄,你嚴肅一。」鳳凰厲聲道。

「不拿算了。」葉雄沒理會他,走向自己的車子。

鳳凰猶豫了片刻,終於忍不住道:「站住,我拿。」

葉雄嘴角露出一撇邪笑,站住了,舉起了手。

鳳凰伸手過去,抖得非常厲害。

這輩子,她還從來沒做過這樣尷尬事情,就算是生平第一次拿槍殺人,那時候的手也沒抖得這麼厲害。

為了不難堪,她只好別過臉去,伸手朝葉雄的褲帶伸去。

「咦,你臉紅了。」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望著鳳凰那萬年不變的臉上,露出少見到潮紅之色,葉雄彷彿發現新大陸一般,大聲叫了起來。

她不還好,一之下,鳳凰更加羞愧了。

如果不是因為他是死神,如果不是因為欠他一個人情,鳳凰此刻早就出手硬搶了。

為了不讓尷尬繼續下去,鳳凰只好加快速度,準備從他的褲帶里伸手進去。

哪知道,葉雄突然尖叫了起來,一連退後幾步,大聲叫道:「色狼,流氓,你以為我是那樣隨便的男人嗎,告訴你,我不是那麼容易吃虧的?」

鳳凰臉色一黑,這尼瑪到底是誰吃虧。

「別再羞辱我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鳳凰憤怒地喝道。

「這委屈就受不了,想當初老子活活被折磨了三天三夜,在地底下埋了大半個月,出來之後都忍受得住沒去把你一槍給崩了,你這一,算羞辱?」葉雄臉上頓時換回一副冰冷的模樣。

鳳凰原本發怒的臉,瞬間就冷卻了下來,目光獃獃地望著他。

葉雄從褲子里抽出黃液,放在地上,道:「黃液你可以拿走,但是你必須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有什麼作用?」

「這東西叫做基因催化劑,是一種生化實驗藥品,主要是用來催化基因戰士,提升戰鬥力的,具體的成份還沒研究出來。這東西,對我們來很重要,所以首長讓我必須帶回去。」鳳凰解釋。

「如果是你想要的話,我可能會給你,他想要的話……」葉雄突然抬起腳,狠狠地踩在瓶子上,頓時整瓶黃液留了一地。

「你……」

「回去告訴龍天涯,他想要的東西,我不心打碎了。」葉雄完,回到車子上,揚長而去。

鳳凰呆立良久,才嘆了口氣,掏出了電話撥打出去。 車子開出停車場,葉雄從衣服里掏出另一瓶黃液,嘴角露出一撇得意的笑容。

在嚴立身上搜出黃液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龍魂肯定會派人來將黃液拿回去,所以他偷偷讓人做了支一模一樣的。

如果讓鳳凰帶黃液回去,他們肯定會發現黃液被掉了包,將黃液踩碎的話,那就沒人知道黃液還在自己身上。

「不知道這東西注入我身上,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這種想法,只在心裡生起而已,真的做的話,他根本就不敢。

他可不想變成那種醜陋之極的巨型怪物。

當然,能不能變,都是個未知數,他自己身上有沒有帶著基因,連他自己都不敢確定。

「怎麼這麼久?」楊心怡見他姍姍來遲,奇怪地問。

「在停車場撞見到個美女,搭訕了一下。」葉雄笑道。

「德性。」楊心怡白了他一眼。

「你準備去哪吃飯?」葉雄問。

楊心怡想了一下,道:「城北河邊,有間西餐廳,是正宗法國西餐,挺不錯的。」

「法國西餐,好久沒嘗過了。」葉雄笑道:「是你請,還是我請?」

「你呢?」楊心怡白了他一眼,這麼沒品的話,他也問得出口。

葉雄嘿嘿笑,一腳油門,朝西餐廳那邊去。

「下次需要下鄉接人,跟我一聲,別開這輛車子去。」楊心怡突然道。

「你怎麼知道我下鄉接人?」葉雄傻眼了,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肯定是車上裝了定位。

「老婆,你這是信不過我,車子都借給我了,你還怕我拿去亂來不成?」 黏上被拐新娘 葉雄笑道。

「我這輛車子,在江南大學一停,隨便就有無數漂亮的學生妹上車,約炮那是一約一個準,你我有能放心嗎?」楊心怡冷冷地。

「開玩笑,全是開玩笑。」葉雄尷尬地哈哈笑。

尼瑪,這車子不但有定位,還有竊聽功能,還好沒跟王童去約炮,不然的話,這可是抓了個現形。

「有些話,下次別跟人亂。」楊心怡哼哼,有些不高興。

「我沒有亂啊!」

「還沒有,你跟我還有跟杜月華,白天一個,晚上一個,喂都喂不飽……」起這些話,楊心怡臉上又是氣又是怒,看起來特別嬌人。

「你跟杜月華愛怎麼搞就怎麼搞,別污辱我的名聲。」

「你現在是我名份上的老婆,如果我跟王童,我們沒啪啪過,他相信嗎?」

「反正以後不許你亂,特別是這種噁心的話題。」楊心怡警告。

「這有什麼噁心,男歡女愛,不是很正常嗎?」葉雄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瞥了她嬌艷的臉龐一眼,笑道:「如果你爸跟你媽當初不噁心,現在會有你?」

「你還。」楊心怡怒目圓睜。

「老婆,你現在這個模樣,我懷疑你有病!」葉雄認真地思考,一本正經地:「你很有可能,患了傳中的性.冷淡。」

「懶得理你。」楊心怡見他越越離譜,索性不管他。

原本以為,她不話,葉雄就會沒趣,哪知道這貨一到這些沒節操的下流問題,整個人像打雞血一樣興奮起來,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他:「老婆啊,你看你的潔癖我治好了,吃帶我口水的雞肉不吐了;愛無能也治好了,現在已經愛上了我;現在這個性.冷淡,我是不是應該找時間幫你治一下。」

「你別瞪眼,這個性.冷淡,比愛無能危險更加大,那可是關係到下一代的大事,不如我今晚回去,好好幫你治一下。」

「你不能諱疾忌醫,有病,得治……」

聽他得越來越沒節操,楊心怡索性不理她,戴起耳塞聽音樂,耳不聽不煩。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果然,葉雄的激情冷卻下來,著著就沒再了。

楊心怡聽完歌,將耳塞拿了下來,葉雄突然道:「老婆,這附近有沒有男性用品店,我想去買一盒tt,你想想啊,我們現在還年輕,太早要孩子不好。」

楊心怡纖纖玉手,突然摸到他的大腿上,狠狠一捏。

車子里,頓時傳來葉雄殺豬般的尖叫聲。

二十分鐘之後,兩人來到西餐廳,叫了兩名牛扒,正準備吃。

「老婆啊,吃完飯,我們去看電影如何?」葉雄掏出兩張電影票,揚了揚,道:「我知道你最喜歡看科幻片,這可是最新上映的電影。」

「座位是連在一起的嗎?」楊心怡一邊切牛扒,一邊問。

「肯定是連在一起的了。」

「不去。」楊心怡挑眉白了他一眼,道:「電影院是男色狼作案的第一跟據地,你以為我會給你機會?」

這都讓她發現了,這老婆還真是聰明。

葉雄沒想到自己心底的九九,全都被發現的,頓時沒有了脾氣。

「老婆,你真是以君子之心,度人之腹,我是那樣的人嗎?」葉雄堅決不承認。

一頓飯,吃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其間葉雄一直撩撥著,希望能將楊心怡這座冰山融化,哪知道任他什麼,楊心怡就當是狗吠瘋,根本就沒把他的話當回事。

回到別墅,已經差不多九多鍾了,葉雄停車子停進車庫,突然發現別墅背後的泳池傳來水聲。

這三更半夜的,誰在游泳,難道是?

葉雄跑到泳池邊,停在一顆大樹背後察看。

只見游泳池裡,燈光通明,此時一個人影正在水池慢慢地游著,從那身影來看,跟胸殘妹唐寧有幾分相似。

「表妹,是你在遊戲嗎?」葉雄大聲問。

泳池裡,一個腦袋露了出來,唐寧見到葉雄,高興地道:「表姐夫,你終於回來了,快換衣服,我等你。」

「你等著,我馬上來。」

葉雄一溜煙跑進房間里,準備換衣服,哪知道找來找去,都找不到泳褲,沒辦法之下,只好穿一條四角褲叉跑下去,來到泳池邊,一個飛躍,像跳水運作員一樣,一個優美的動作,跳了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