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你為什麼不跟他成親。」

火炎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跟姥姥說,但是她知道,越解釋越說不清楚。

解釋得越多,姥姥反而說得更多!

「炎炎,我知道你心高氣傲,但是你也要為族裡想想,咱們已經到了不得不低頭的地步。這些年,咱們族內有多少女修去到飛升台,都要低下高貴的頭,我現在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如果你還無法做到,那我只能讓鳳兒去了……」

「姥姥,你別讓鳳兒過來,我一定能做到的。」火炎連忙說道。

「我再給你一百年時間,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就讓鳳兒去飛升台,到時候她也必須要為族內犧牲,無論是犧牲身體還是生命,都不足為惜,功法,一定要找到。」

「姥姥,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的。」

「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姥姥說完,直接就掛了。

火炎獃獃地站著,陷入沉思之中。

她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自己的使命,就是找到一個足夠強大的人,幫族內找到失落的功法。

這幾千年來,族內叫了數名女子前來飛升台,她們為了結識絕世強者,不惜一切代價,哪怕付出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命,也不足惜。

相比起她們,自己好得多了。

「葉大哥,他真的會幫我嗎?」

「我跟他非親非故,他願意幫我,最多也就是順手幫忙而已,如果遇到非常困難的事情,甚至有生命危險,他會不顧一切去幫嗎?」火炎想來想去,覺得僅靠口頭承諾,是遠遠不夠的。

必須要讓他對自己刻骨銘心。

既然成不了他的女人,那麼就只能……

火炎獃獃地站在山中,腦海裡面想了很多,很多。

……

接下來日子裡,葉雄都呆在道門山,頓悟佛魔掌第三式,備戰雷劫。

神界是修士最後的殿堂,飛升難度,可想而知。

飛升台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人飛升神界了,最近這幾百年,唯一飛升神界的就是神帝的轉世者葉問天。

剩下的不是殞落,就是被雷劈得修為大跌的,下場悲慘。

桃源仙子死之後,葉雄在飛升台已經沒有了對手,算是安全了。

陸晨,無心和尚,跟他現在已經是朋友了,也不會跟他抬扛。

這天,葉雄正在後山看日出,頓悟佛本是魔。

突然,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他面前。

來人是一名陌生少年,背著劍,外貌看起來最多十七八歲左右,修為他探測不出來。

「這位可是葉雄施主?」少年問。

「我是,你是?」葉雄疑惑地望著他。

少年沒有回話,從身上掏出一個信封,遞了過去。

「我家主人給你下戰書,一個月之後他會前來道門山,你好好準備一下。」少年說道。

「你家主人是誰?」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在他心裡,這少年的主人怕是為了飛升令而來。

現在已知道擁有飛升令的,就只有他,幽冥,無心和尚跟劍神陸晨了,對方選擇挑戰他,這很正常。

「你拆開就知道了,我家主人留著署名。」少年說完,轉身就走。

葉雄折開信封,看了一眼,只見上面寫著一行字:八月十九,挑戰汝等九人。

葉雄翻了翻去,沒有任何署名,只有這區區一行字。

「喂,小少年,你說有你家主人署名呢?」葉雄朝那少年的背影大喊。

「我家主人下挑戰書,從來不署名。」聲音漸去漸遠。

不署名,沒有名字。

葉雄眼睛頓時一亮。

以一挑九,他是無名! 葉雄剛將戰書收起來,一道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他身邊,正是幽冥。

「阿雄,收到戰書了嗎?」幽冥馬上就問。

葉雄點了點頭:「收到了,是無名。」

「無名三千年沒現身,現在突然現身,會不會沖著咱們來的?」

「不是沒有可能,畢竟這幾千年飛升台排行榜排名沒有什麼變化,咱們一來,榜單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咱們倆個是他沒有挑戰過的。」葉雄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他怕是想看看新的排行榜,第二第三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幽冥覺得有道理。

「我們的實力比起桃源仙子都強不了,這一戰必敗無疑。」葉雄苦笑。

不過他倒想看看,這個傳聞之中的無名,這個被飛升台傳成神一樣的人物無名,到底是何方神聖,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咱們還戰不戰?」幽冥問。

「為什麼不戰,雖敗猶榮。」葉雄笑道。

三千年前,無名曾經出過手,只傷不殺,按照這方法,應該是沒有生命之危。

「我也很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可戰勝。」幽冥目光熾熱。

「新的排行榜出來的沒有?」葉雄問。

上次,肖國龍的排名他見過,但是還沒有定下來,不知道有沒有定數。

「排行榜出來的,基本沒什麼變化,只有一個變化,換了一個人。」

「誰?」

「排第六的,變成了申箭。」

葉雄愣了一下,很快就釋懷了,以申箭的實力,排名第六,並無不妥。

妖帝孟迦已死,魔帝任縱橫被葉問天打傷,連道真都不敵,怎麼可能打得過申箭。

以申箭的實力,排名還會繼續上漲的。

「現的排名是:第一,無名;第二,;第三,我;第四,陸晨;第五,無心和尚;第六,申箭;第七:任縱橫:第八,鬼帝七殺;第九,花樹;第十,紅蓮。」幽冥將排行榜的名字說一遍。

這排行榜上的人,葉雄除了最後幾名,別的都認識,對他們的實力也了解。

至少這榜單最後的三個人,估計實力也就一般般。

當然,這一般般,是相對他來說的。

「無名在飛升台只出過兩次手,兩次都只出一劍,兩次都敗掉九大高手。」葉雄沉思片刻,這才繼續道:「咱們這一次只要能擋住他的一劍,就算贏了。」

「有把握嗎?」幽冥問。

葉雄搖了搖頭:「若是我修為未失,別說擋住他一劍,跟他一戰之力都有,但是現在我真的沒多少信心能擋住。」

「連桃源仙子都擋不住,咱們還真是有些難。」

「桃源仙子跟咱們不一樣,她雖然有桃花翎,但桃花翎是主攻的,防禦力弱,跟咱們不一樣。」

「剛才,無心和尚跟劍神陸晨,都溝通我了,他們說已經往道門山來了,她讓我找,到時候一起商量對策。」幽冥說道。

「我先考慮一下,等他們人齊了,再來告訴我。」

幽冥點了點頭,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葉雄背手而立,依然看著東方日出,腦海之中,依然是第三式的佛魔掌,佛本是魔。

……

半個月之後,幽冥來天道門之巔找葉雄,說人齊了,此刻都在大殿之上。

葉雄來到大殿,此時大殿之上,已經聚集了九個人,都在等他。

申箭看著他一眼,見葉雄的目光掃過他,他當下低下頭,沒敢繼續看他。

自從葉問天一事之後,申箭跟葉雄之間處境非常尷尬。

他選擇站立葉問天,葉雄原本應該殺了他的,但是卻沒有,這讓他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葉雄出現之後,大家寒磣一片之後,就開始討論起來,無非是怎麼應付無名一劍。

「陸晨,也是修劍道的,對於劍道了解,覺得咱們應該如何擋這一劍?」魔帝任縱橫問。

陸晨伸手,在面前劃了一道水鏡,上面正是三千年前,無名大戰九大高手的一幕。

他循環播放,從各個角落,他收集了很多人錄的影像。

「們看,他這一劍有什麼特點?」陸晨問。

周圍的人,都看了起來,都沒有說話。

葉雄也看著,從陸晨給的這些角度,能看到更面。

「這一劍威勢驚天動地,所向披靡,簡單無法阻擋。」幽冥細看了片刻,震驚道。

「這一劍似乎是法無之劍。」無心和尚突然說了一句。

「沒錯,這一劍是法無之劍。」陸晨看了無心和尚一眼,似乎意外他知道法無之劍。

「法無之劍是什麼?」七殺奇怪地問。

「法無之劍,我在籍典上看過,這是一種傳聞之中的劍,這種劍道極是厲害,不但威力強大無比,還能穿透元氣防禦,一般元氣防禦對於法無之劍沒有用。」陸晨說道。

此言一出,周圍的修士都臉色大變。

大凡神通,都是由元氣所驅,自然可以被元氣防禦,現在陸晨說元氣防禦對於法無之劍沒有,那豈不是說,對付這一劍,真元護體根本就沒有用?

「如果元氣防禦沒用,這一劍還怎麼擋啊?」花樹花容失色。

修士之間的戰鬥,無法是元氣之戰,現在突然說元氣對法無之劍無用,那還怎麼防?

「什麼是法無之劍,就連神界都沒有聽說過這種劍。」幽冥說道。

「咱們是神將轉世者,在修真一道最高的殿堂,也沒有聽說過什麼法無之劍,這書上記載的會不會是胡說八道?」申箭說道。

周圍修士,聽到幽冥跟申箭都這麼說,不由得紛紛討論起來。

「連神將轉世者都這麼說,這法無之劍會不會就是杜撰出來的?」紅蓮問。

「未必是杜撰。」葉雄突然說道。

剛才他一直都沒有說話,始終在看著水鏡上的重播。

現在發話,周圍的人,目光紛紛落到他的身上。

「這一劍威勢,極有可能是以天空元氣驅動的。」葉雄說道。

「天空元氣,那又是什麼鬼?」幽冥奇怪地望著葉雄。

「天空元氣是有別於普通修士元氣的一種元氣,確鑿來說,稱之為星辰之力更貼切一點。」葉雄繼續說道。

見周圍的人,目光疑惑地看著自己,葉雄當下解釋起來。 「你們之中,有些人應該清楚,我元氣沒有被毀之前,身上有一門神通叫做《梵聖功》。此功法一種有九層,我已經修鍊到第七層。跟別的功法修鍊不同,這門功法修鍊主要是頓悟,頓悟之後能得到大地元氣,大地元氣入體形成元氣。但是從第六層開始,大地元氣已經不能滿足修鍊的要求,需要天空元氣……我一直在想,無論是大地元氣還是天空戰氣,歸根到底都是星辰之力。只不過大地元氣吸收的是一顆星辰的力量,而天空元氣需要去宇宙之中吸收更多星辰的力量……」葉雄緩緩地解釋著,最後得出結論:「星辰之力是比元氣更高一層的修鍊內氣,無名這一劍,就帶著星辰之力。」

周圍的人,全都傻眼地看著葉雄。

特別是幽冥,陷入了深思之中。

先是半聖器,再是星辰之力,難不成這宇宙之中,除了神界,還真有更高的殿堂?

「我的《梵聖功》修鍊到了第七層,對於這種力量比你們熟悉。」葉雄一邊說,一邊指著水幕之上,那驚世一劍,說道:「你們看這劍上,是不是散發著如同星光一般的光暈,凝聚在其表,看起來若隱若現?」

陸晨將水幕播放暫停,眾人再次仔細地盯著那劍身。

雖然很模糊,但是還是隱隱看出來,跟普通的元氣之劍確實不太一樣。

陸晨心念意動,一劍射出,手指一道劍道射了出去,落到半空之中。

只見,那道光劍懸浮在半空,光芒大盛,體表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單從劍道外在表現形式上來看,劍道跟無名那一劍是完全不同的。

「果然,劍道的本源是不一樣的。」陸晨喃喃道。

「我就奇怪,無名這一劍怎麼這麼厲害,怎麼也防不住,卻原來是星辰之力,跟咱們的元氣不同。」七殺不由得罵了起來。

「他這一劍,我們的防禦沒用,還怎麼打,根本就打不過。」花樹道。

「我還道無名真的如此逆天,以一打九,還只出一劍,卻原來還是佔了技巧。」劍晨鬆了口氣。

這裡的九人,已經代表飛升台最強大的九人,幾乎都有飛升神界的力量,是合體境界之下最強的高手。

結果,被無名以一打九,還只出一劍,個個都很喪氣,現在聽說了,心裡還好受一點。

如果他不是佔了星辰之力的便宜,這架還是有得打的。

「阿雄,你既然知道星辰之力,想必也知道應付之策了?」幽冥問。

「如果我元氣尚存,以我自己的星辰之力跟他一戰,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呢,但是現在我修為還沒恢復,元氣不能使用,只能再想想辦法了。」葉雄低頭沉思片刻,說道:「諸位遠程趕來,也勞累了,且先住下,待我再想想,等我想到應付之策,再跟你們商議。」

周圍的人,紛紛點頭,都下去了。

申箭看了葉雄一眼,欲言又止,最後也下去了。

大殿之上,就只剩下葉雄跟幽冥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