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那陳書記既然這樣說,今晚我就厚顏叨擾一頓了。」王麗娟也很爽快的應道。「到時候我借花獻佛多敬梅主任一杯

晚飯安排在湖天一色大酒店,這其實是一家規模並不算大,也不上星級的酒店。但是地處蜂巢湖群湖畔,位置極佳。坐在三樓寬敞明亮的豪華包間里,可以從這裡直接俯瞰落地玻璃窗外的湖水,這一帶地勢低注,多處湖泊和濕地交織在一起,屬於懷慶環境重點保護地區。

曾經有多個計劃開發這個區域的建議,但是都因為環保和擔心破壞生態環境遭到懷慶市人大方面阻擊未能如願,在趙國棟看來,正是顯得有些古板保守的懷慶市人大使得懷慶這樣一個工業城市能夠在城郊結合部保留下這樣大一片風光綺麗的水域,殊為不易。

湖天一色大酒店是在原來的城郊鄉招待所舊址上擴建改造下唯一一座屹立在蜂巢湖群旁的經營性酒店,佔地不過百畝,但是也算是蜂巢湖群旁極為難的的寶地了。

條並不算寬的路面加上兩旁鬱鬱蔥蔥的黑松、槍拍、柳衫小龍拍以及茂盛原生灌木林帶,略有起伏的土帶將兩個湖泊分割開來,而道路就沿著這土帶丘陵而過,正好可以一覽兩岸秀麗湖景。

趙國棟駕車。王麗娟坐車,兩人到也配合默契。陳英祿自然不會自己開車,很穩重的坐在後面那一輛別克新世紀上。

「麗娟,看樣子有門兒啊。」趙國棟透過後視鏡看了看進緊跟在自己車后的陳英祿座駕,市委常委、秘書長蕭潮也緊隨陳英祿而動,這位大內總管尋常也是半步不離陳英祿,對於自己經常和陳英祿長談也有些敏感,不過這是老闆的意圖,他也奈何不得。

「趙市長。現在還說不清楚,陳書記只是對老盛有些好感和印象了。我也專門誇讚了老盛一番,感覺好像有些過了,不知道陳書記看出來沒有?。

微微一聳鼻翼。王麗娟笑起來很甜美,這兩姊妹笑起來都很誘人,這個時候王麗娟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尚未長成熟的女孩子一般。

「哼,你那點心思還能瞞得過他?誇讚不誇讚都一個樣,只要你提了家人名字,陳書記就知道啥事兒了。只怕連我幫你設這個局,找這個,路子,他也一樣洞若觀火。」趙國棟隨意笑笑,平穩的駕駛著汽車,感覺到別克沉穩的車身隨著道路起伏帶來的起落感很舒服,「你以為這個市委書記就真的對下邊啥都一無所知?沒點眼光心思就能坐得下來?。

「那如何是好?!」王麗娟吃了一驚,瞪眼看著趙國棟,有些著急。

「這也沒啥。我就幫你搭個線,表明一下我的傾向性而已,用不用,提不提,那還不是得他來拍板決定,匡楊走通了呂秋臣的路子,老盛大概也去敲了譚立峰的門磚,但是譚立峰知道這事兒他沒有把握,呂秋臣力推的人,也就隱隱代表陳書記的態度,所以不敢給盛克明回准信兒,盛克明才有些坐不住了吧。」

趙國棟一副無可無不可的模樣,絲毫看不出他自己的想法被陳英祿看穿有啥不妥似的,語氣也是那樣平平淡淡。

「嗯,老盛也和我說過,他也努了力,可效果不太好,所以有些灰心喪氣刁」

王麗娟很含蓄的透露了這層意思,其實她是知曉盛克明去敲了卜門磚的,但是盛京明幾度努力!后都沒有得到准信,比引出度比較大,盛克明回來之後有些失落,王麗娟問了問情況之後才知曉其中底細,她想幫城克明一把。一來可以加強和鞏固自己區里的地位和影響力,而來盛克明也的確和她配合得比較默契,所以才會來找趙國棟。

懷州區里並沒有人知曉她和趙國棟之間這層淵源,即便是整個懷慶市裡也只有桂全友和令狐潮知曉,所以王麗娟也不虞別人說啥。

陳英祿微微閉上眼睛,蕭潮妾在一旁,以為對方想要眯一下。

「馬都到社會勞動保障局上班沒有?。陳英祿突兀的一問,讓蕭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怔了一怔之後才道:「文件還沒有出來,下個星期正式報到吧。」

「唔,秋臣的意思是讓秋輝接替馬邸的位置,你覺得呢?,小陳英祿睜開眼睛掃了蕭潮一眼。

蕭潮有些語塞。呂秋臣和匡楊關係一直不錯,匡楊想讓秋輝上自然要找呂秋臣幫忙,但是老闆一直沒有表態,呂秋臣也有些拿不準,還問過自己是不是老闆有別的人選,蕭潮也不清楚陳英祿在這個問題上的態度,也從沒有聽陳英祿在自己面前提及過這個,問題。

他腦子裡飛速的旋轉。琢磨著老闆這個時候突然詢問這個問題的涵義。

前面車坐著趙國棟和王麗娟,王麗娟找老闆多半也是為了馬都走之後空出來這個懷州區常務副區長位置,據說王麗娟和譚立峰意見一樣,都屬意盛克明。

盛克明此人要說人品質算是本分,工作也很踏實,上這個常務副區長,和王麗娟搭配也比較合適,只是呂秋臣徵詢過自己意見,言外之意也就是希望自己在合適時候幫忙美言,但這會兒老闆主動問及這個,問題,他就不得不琢磨二三了。

「陳書記,秋輝人品質能力沒的說,勝任一個常務副區長不是問題,但是他的性格過於強勢外露,往好的說叫有魄力,往不好的說叫網恢霸道,關鍵在於王麗娟是區長,作為一個女性區長如果選擇這樣一個。常務副區長作搭配。很容易發生喧賓奪主的情形,到時候王麗娟和秋輝之間的關係我擔心會影響懷州班子的團結

蕭潮思索再三。雖然只是短暫一瞬間,他就做出了如實表述自己的

「嗯,我也聽說秋輝此人性格剛強好勝,在懷州區里好像就只聽匡楊一個人的,這種性格要不得,秋臣多次在我面前提及,我沒有表態,就是覺得現在都已經這樣1如果讓他在政府這條線上去干,那還不知道會引發多少不必要的矛盾,我覺得還是讓他在現在位置上繼續呆一段時間,磨礪一下更好,你可以把我的意見轉達給匡楊同志和秋輝同志本人

陳英祿相當明朗的表態讓蕭潮也是大感吃驚,這相當於直接否定了呂秋臣的意圖。

「好的,我一定轉達到。小。這個時候當然不能有斑點含糊,蕭潮一點頭。

晚宴氣氛相當熱烈。除了朱國平這個老熟人之外,其他幾位也都是從事汽車配件生產的企業家,其中還有兩個,主要生產汽車用電子元器件的生產商,是準備到安都碧池工業園投資建廠的,這也引起了趙國棟的一些興趣。

開發區的規劃的主要內容就是要將電子信息產業列為開發區的主要發展產業,趙國棟甚至專門從市財政撥出了兩千萬用於鼓勵電子信息產業企業落戶開發區,但是萬事開頭難,開發區要想打開局面就得尋找一個契機和突破口。

來的幾個企業家都主要從事汽車配件中的鑄件、塑膠產品等配件生產,對於懷慶來說固然重耍,但是趙國棟更希望那兩家能夠從事車用電子元器件產品的生產商能夠被吸引到懷慶來落戶。

朱國平也注意到了趙國棟的態度變化,他知道這位老朋友是見縫插針,有一點機會希望都絕不會放過,雖然自己那兩位朋友已經看好碧池工業園的條什,但是他還是竭力邀請對方來懷慶一行,對方也是抹不過面子才跟隨前來。

朱國平一直很欣賞趙國棟1趙國棟這個人雖然年輕,但有一股獨特的人格魅力,每到一處都是一門心思投入到地方經濟發展中去。而且從無那些地方官員伸手暗示的劣習,同時也是真正把來投資的客商當作誠心相待的朋友來交往。這也是朱國平願意幫對方的主要原因。

怒火中燒求票,第三更了,看看兄弟們後續的月票還能砸出多少! 由國棟很快就在朱國平的介紹下和兩位客人熟悉了。兩片川一小一位是溫州人,一個是台州人,一位是車用照明系統和儀錶系統的生產商,一位是生產車用感測器為主的車用電子元器件企業家。

兩人和朱國平關係都很熟悉,但是都是初次入安原,對於安原情況並不熟悉,都是在朱國平的介紹下才對趙國棟有些了解。

淅商素來比較抱團,在各地淅商的商會,安都也不例外,朱國平現在的鳳凰精密鑄件有限公司經過幾年發展已經成為安汽大宇的主要供貨商之一,而且還成為長安、貴航等幾家汽車企業的供貨商。幾年之內鳳凰精密鑄件有限公司已經完成了兩次擴建,產值已經突破了七千萬,成為江口縣首屈一指的利稅大戶,而朱國平本人也成為安都淅江商會的副會長。

朱國平邀請一干淅江商會的朋友再加上兩位剛網進入安原考察的朋友一起來懷慶。兩人原本不太想來,因為他們已經基本選定了在碧池工業園區猛的建廠。雖然地價貴了一些,但是碧池工業園區的基礎設施和配套體系都相當健全,而與主用用戶安汽大宇也可以緊鄰,條件比較合適。

但是趙國棟的熱情和坦誠還是贏得了兩人的相當好感,他們兩人原本就從朱國平那裡知曉趙國棟的為人,而陶氏兄弟與他們關係也很密

陶宗星、陶宗漢兩人的星漢公司也是在趙國棟手上進入寧陵花林的麒麟圇山風景區進行開發,現在已經進入穩定的收益期,而星漢公司也與滄浪集團進一步合作組建星浪公司在進一步加大對麒麟觀

囫圇山開發的同時,也取得了賓州滄浪縣的滄浪河谷和滄浪湖景區開發資格,準備在賓州大幹一番。

正是因為這多層原因,趙國棟的話語還是讓他們有些意動。

趙國棟沒有多餘話語,只希望他們多花些時間在懷慶考察,不要匆忙做出投資建廠決定,看看懷慶開發區或者懷慶市轄下的其他區縣社會自然環境,以及地方黨委政府的服務理念和態度,是否值得投資。

說實話,兩人對於懷慶的社會自然環境以及懷慶開發區的基礎設施條件還是相當滿意的,尤其是懷慶生態環境相當好,湖泊濕地處處,市區綠樹成蔭綠的遍布,走進這座城市就像走進入了一座森林湖泊之城。

但這並不足以讓他們倆改變在什麼地方投資的決定,只是趙國棟提出的請他們倆多花一些時間在懷慶逗留,看一看,了解一下情況,如此誠懇的態度,這個要求實在不算過分,他們倆也不好意思拒絕。

在碧池開發區。對方雖然也十分歡迎到碧池投資建廠。但是畢竟這幾年碧池開發區發展速度很快,每年像他們一樣到碧池投資建廠的企業多不勝數,你耍指望碧池方面以多麼高的規格多麼看重的姿態來對待他們,顯然不可能。

夜色如水,碧波如鏡,圓弧形的拱橋形成一道優美的曲線橫跨兩岸。踩在泥地上吭吸著荷塘傳遞過來的淡淡水汽味道。這份悠然委實讓人有些不忍打破。

湖天一色大酒店條件不算差,但是也算不上太好,但是客人們都喜歡上了這裡的月白風清,紛紛要求就住在這裡,市裡邊也只有勉為其難的滿足客人們的要求。

這吃完飯之後,沿著這一連串如珍珠項鏈一般綴起來的湖泊大小不一小的如幾畝荷塘,大的浩瀚煙波無限,閑適愜意的行走在其間的法畔土坎上,陣陣涼風讓一天的疲勞頓時消散退去。

「老朱,你的鳳凰精密鑄件規模都已經達到了那樣規模,難道就沒有打算在其他地方擴建增設?。趙國棟背負雙手隨意的道。

「國棟,我的廠已經兩次擴建了。現在的產能已經可以滿足需要,至少兩三年內我沒有在擴大的想法,你就不用打我的主意了,我知道到你們這個份上。招商引資來多少代表你們的政績。這不我把王老闆和芮老闆帶來了,不就是希望你們懷慶能打動他們么?若是早知道你要到懷慶,我還真不擴建,直接在懷慶設一家分廠好了。」

朱國平一邊笑,一邊打趣著趙國棟。

「王老闆,茵老闆,懷慶其他我不敢說,但是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絕對一流。碧池開發區我也去考察過多次了,說實話碧池開發區很成熟了,各種基礎設施和條件也都很完善,但是正因為各方面條件都很完善,你去那裡投資建廠,肯定難以享受到最好的政策待遇和土地政策,而且也因為每年有太多的企業去那裡投資,你也很難得到令的對待。我相信二位都應該有感貨才對門小沁

見兩人都是含笑不語,趙國棟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說到了他們內心的痛處,便自顧自的道:「懷慶工業開發區的基礎條件有目共睹,雖然不敢說超越碧池開發區,但是也相差無幾,道路硬化、十地平整、三通設施,這些都一應俱全,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懷慶開發區已經把電子信息產業作為我們開發區的主導產業定位,也就是說,凡是在懷慶開發區從事電子信息產業的企業。都將得到開發區最大限度的支持。除了其他開發區都能提供的政策之外。我們市裡邊也拿出了兩千萬來作為企業貸款貼息補助,用於鼓勵企業投資,也就是說,:年內,企業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或者購買設備擴大再生產的固定資產投資,均可享受貸款貼息政策

趙國棟這一句話一出口。的確讓包括朱國平在內的幾人都有些意外,政府提供貸款貼息,也就意味著將為企業在銀行貸款支付利息,這對任何一個企業來說都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王、茵二人和朱國平都交換了一下眼神,還是王姓老闆啟口問道:「趙市長,您說的這個貸款貼息,包括所有固定資產投資么?嗯,我是說既包括廠房建設也包括設備購置這些么?」

「對,懷慶開發區雖然確定了要將電子信息產業納入我們的主導產業,但是實豐求是的說,現在我們還處於起步階段,比起其他大城市來說,我們條件並不好,所以要吸引電子信息產業來我市投資,我們必須要拿出更好的條件來,貸款貼息只是其中之一

趙國棟點點頭,很平靜的道:「其實就我個人來看,倒是並不覺得這凹萬貸款貼息有多麼重大的價值,我倒是覺得能夠利用這個姿態表明我們懷慶是真心實意希望把電子信息產業在我市打造起來,讓外地投資商可以放心大膽的來投資建廠,我們連力四萬貸款貼息都可以一諾而出,那其他困難對於我們來說。還有什麼不能幫企業解決的?」

趙國棟這一番話很是讓幾位淅江客商感到震動,這位趙市長大膽豪放的魄力讓人心生敬佩。但是誠懇樸實的態度更讓人心折,難怪朱國平說對方人雖然年輕,但是其風範絕對不是一般見到的那些地方上的領導所能比擬的。

這個話題一拉開,賓主都少了許多拘束,言談間也就隨意起來,從沿海經濟受到衝擊,到內陸地區感受不到亞州金融風暴的威力,客人們都在臆測著這場危機什麼時候離去,而趙國棟則是很技巧的提醒著客人們,隨著沿海地區勞動力資源價格不斷上漲,內陸消費市場也會漸漸興盛起來,提早布局到內陸投資應該是最明智的選擇。

荷塘邊這一夜的交談讓幾位淅江客商都對趙國棟的看法極為深廢,朱國平也很是為趙國棟的日益成熟感到欣喜,在他看來這位昔日官場上的小字輩幾乎是兩三年就是一個飛躍性的變化,眼見得就在這安原地盤上越走越高,越走越好。這無論是於公於私,都是令人高興的。

接下來的幾天里幾位淅江客商又陸續考察了懷州、慶州和歸寧幾個縣區,地方政府的熱情也讓一幫淅江客商感受到了懷慶這一方熱土的確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樣。

趙國棟知道要想振興懷慶的經濟是一條任重道遠的漫長之路,一個市不像一個縣那麼簡單。每個縣區都有各自不同的自然條件和經濟基礎,每個縣的黨委政府也各有各的思路和想法,怎樣讓每個縣區的發展思路凝聚到全市這個整體方略上來,這就要考較市委市政府的工作藝術,你不能老是依靠行政命令來實現自己的目的,就算是調整人事,那也是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願意出此下策,誰當到這一步也不容易不是?

徐徐圖之,欲速則不達。這是趙國棟給自己有些浮躁的心隨時提醒著,提醒自己不要過於急躁和粗有

懷慶市不是西江區,自己也不是區委書記而是一個理論上第四把手的常務副市長,要想實現自己的意願,除了靠自己埋頭苦幹外,也得學會怎樣依託領導,同時利用下屬和同事們的主觀能動性,只有把大家的集體智慧和力量都凝聚在一起,你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作用。

月票數還不是不太滿意,但是老瑞還是很感激諸位書友們的支持小老瑞也在盡最大努力爆安。還望繼續支持投票! 到程若琳的電話時趙國棟已經討了永梁,在得知趙國標盯開回花林度假休息兩天時。程若琳羨慕得差一點就要丟下手中工作跟著去了,她自己去不成卻給趙國棟另外墜了一個任務,要讓趙國棟把羅冰叫

趙國棟有些發憷。和羅冰有過那一次差點出格的舉動之後。他就特別注意,盡量避免兩人單獨相處,他知道自己一面對豐乳肥臀而又關係密切的御姐們,抵抗力就會直線下降,最後未雨綢繆。

可是程若琳嬌嗔著要趙國棟必須把羅冰帶著,說是為了趙國棟跑回寧陵去拈花惹草,這讓趙國棟也是相當的無語,你這不是玩一出抱薪救火么?本來沒火,你抱著一堆薪來,沒準兒就要烈火熊熊了。

八月的安都氣候可不是說著玩的,即便是室內有空調,但一出門就是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而且室內空氣悶,一冷一熱又極易感冒,若是能到花林山區中享受一番自然清涼解暑的溫泉和冷泉,那份滋味當然難以言喻。

當王麗娟看到一輛不熟悉的別克新世紀停在自己面前時還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趙國棟的座駕。見趙國棟放下車窗向她揮手,她才反映過來,趕緊鑽上車。

兩人約好到寧陵。那邊尤蓮香、簡虹、王麗梅都已經約好了,就等他們一到就一塊兒去花林,住麒麟觀大酒店,在花林山裡好好休整兩

王麗娟一上車就把背包往車後座一扔,舒展了一下身體,調整了一下座椅,舒適的靠在椅背上,「嗯,今天我可是享受了一次國家領導人待遇,副廳級幹部替我當駕駛員,值得慶賀,趙市長。我就好好休息了,到了站你就直接叫我行了

趙國棟啼笑皆非,「麗娟,你不知道這樣開長途很容易疲勞么?就算你不願意分擔,那你也得和我說說話啊,免得我一不留神就睡著了,一下子就造成一車兩命,這交警真要來看現場,發現我們倆屍體,還不轟動?保不準兒,懷慶就得炒得沸沸揚揚,副市長和區長兩人衣冠不整在車裡風流快活,結果變成一對同命鴛鴦,我記得好像有過這方面的事例報道啊

先前還想埋怨趙國棟是烏鴉嘴,後來聽得趙國棟的話,王麗娟臉禁不住就燙了起來。「趙市長1哪有你這樣說話的,人家不過是搭你便車去寧陵看我妹妹而已。哪有你說的那樣不堪入目?烏鴉嘴,什麼衣冠不整,什麼同命鴛鴦?!」

「嗨,我只是說熱衷此道的人們會牽強附會的加以發揮而已,你想真要出了車禍,那不是肯定得把我們掏出來或者拖出來,這難免就不會牽挂著,看看你我穿得這樣單薄,一拉一用勁兒,就成了衣冠不整了。」趙國棟一邊啟動車駛入快車道,一邊開著玩笑,這也是避免疲勞的最好辦法。

「行了,行了。趙市長,我算時服你了,你這張嘴可真是啥忌諱都不怕。」王麗娟一邊搖頭,一邊嗔怪道:「開車還是要講求一些吉利,你日後可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了

「嗯,哪有那麼多忌諱?麗娟你不也是**員么?甭信這個。小。汽車已經奔入快車道,沿著湖濱大道疾馳。

「不是信不信的問題,你不去犯忌諱,難道就不行?這是一個心理暗示問題。」王麗娟笑著扭開口香糖瓶蓋,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喂到趙國棟嘴邊。

趙國棟一怔之下。也就不客氣低頭用唇把王麗娟指尖的口香糖叼住,盡量避免觸及對右手指,但是淡淡的幽香還是讓趙國棟心旌微動。

也許是覺得毛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曖昧,王麗娟把頭扭向窗外,「老盛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匡書記有些不太高興,不過他大概還不清楚是你在其中使了壞。」

「我使了壞?我使啥壞了?在正常不過的反映自己的看法和意見了,市委常委會上大家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攤開來,我還怕誰知道不成?。趙國棟哂笑,「他知不知道對我沒有多大意義,我得罪人還少了,還怕多他這一個?」

「你當然不怕。可我怕王麗娟說出這話之後才覺得有些語病,「也不是怕,是擔心關係弄僵了,不好開展工作。」

「麗娟,作為女幹部,幹事情千萬不要瞻前顧後,畏首畏尾,一個女領導幹部本來在性格方面就容易受到男性幹部的偏見歧視,如果你不能表現得更果敢一些。就更容易被人詬病了趙國棟目不斜視,駕駛著汽車,「當然果敢不是網慢自用,也不是魯莽草率,這其中的度你自己能夠把握。」

王麗娟默默點頭。

她得承認趙國棟所言是至理名言,大力使用女性幹部,儘可能為女性幹部提供發揮自己才幹平台,這些口號都喊到天上,但落實下來卻是舉步維艱。

千年傳統延續下來的心理定勢就把女性定性為弱者,要讓弱看來領導強者,自然會有一些不適應,這也是為什麼女性幹部以副職居多,而且多半也是管一些教科文衛民政農業這一類的在整個政府工作中地位偏輕的部門小像自己這種擔任一區之長的情況並不多見,而像副市長許喬現在分管城建、國土和交通工作更是罕見,尤其她還是一個民主黨派人士。

「老盛很感激您。他和我說想要抽個時候來拜會一下您良久王麗娟才道。

「行了,他現在是常務副區長了,我是常務副市長,和他這個常務副區長打交道時間多了去,隨時都可以到辦公室來拜訪我,不用單獨特別搞什麼,你知道我這人不喜歡那些俗禮。若是真覺得欠我情,那就記在麗娟你的頭上吧小讓他對你工作多支持就行了。」

喜麗娟也知道趙國棟不喜歡這一套。

她聽得尤蓮香就說過。趙國棟出手相當豪爽大方,甚至達到了一種令人無法想象的地步。曾經因為一自玩笑話,沒多久,就買了一個普拉達的包送給尤蓮香。後來又送了尤蓮香和簡虹一人一個路易威登的手提包,說是朋友從東京帶回來的,雖然不清楚價格,但是誰都知道那些時尚名品不是工薪階層可以承擔得起的。

而王麗梅也常說。趙國棟在擔任區委書記期間嚴令下邊不準送禮,而且這個。習慣是從花林帶過來的,尤其是紅包這一類的東西一概不收,除了在逢年過節時對下邊送來的一些諸如山臘肉、山珍野味這一類的土特產不怎麼拒絕外。其它東西送去多半都是被打回票。

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趙國棟經濟條件非同一般的寬裕,你自己用路易威登沒啥。但是隨手送給朋友兩個路易威登的包,那其中含義就大不一樣了。

但是趙國棟尚未結婚。而據尤蓮香和麗梅說他父母好像就是普通工人,只是他的幾個弟弟好像在沿海那邊做生意,看樣子應該是他的弟弟們十分多金,只是趙國棟才三十歲不到,他弟弟們又能多大,又能掙多少錢?他弟弟有錢,也不可能無節制的供他揮霍啊?

趙國棟給她有太多的疑問,當初麗梅在他手下時她就充滿好奇,以為自己到了他的麾下。應該對他比較了解了,但是越是熟悉,他身上層出不窮的疑點就更多。

除了對他本身的工作作風和能力的敬佩之外,王麗娟也對對方私生活充滿了興趣,麗梅也隱隱約約提及過有傳言說他好像有些風流,只是在西江工作時卻表現得十分傳統,她真想了解這樣一個人究竟是怎樣做到這一切的。

趙國棟自然不清楚旁邊這個女人小腦瓜里會對自己那麼大興趣,這一次回寧陵不敢說是衣錦還鄉。也算是堂堂正正了,只是搭了個王麗娟在車上就得注意一點影響。免得引起不必要誤會。

兩個。小時后,別克新彬已已經駛過了永梁,一路上來來往往的重型貨車排列成一條漫長的鋼鐵巨龍,趙國棟甚至能夠感受到永梁蓬勃發展的脈搏跳動,但是遠遠望去永梁市區都似乎被灰濛濛的煙塵所籠罩,宛如艷陽下的一層霧霄。

永粱崛起的代價就是環境污染,這已經引起了省委省政府和永梁市委市政府的注意。上一次開會時提及應東流去永梁考察,這話是沒錯,但是應東流考察永梁企業發展的同時也對永梁自然環境的急劇惡化提出了嚴厲的批評。

據內部消息說小應東流對於永梁市委書記和市長的批評毫不留情,甚至可以說到了怒聲斥責的境地,要求永粱務必在最短時間內拿出整治環境的方案來。務必要在今年年底見到實效,否則省委省政府將啟動問責機制,考問永梁市的兩個主要領導。

經濟發展和環境破壞是一對孿生兄弟,你想要最大限度實現經濟發展卻又想要不承擔一點環境破壞的後果,那決不可能。無論你發展那個,產業,都必定會帶來一些負再的東西,如何趨利避害,既要發展經濟又要讓其對環境影響降低到最小和可控範圍內,這才是考驗的方領導長遠意識和政治頭腦的關鍵。

新的一天小新的開始。求票!雙倍支持,雙倍鼓勵,俺也加倍努力! 王麗娟注意到趙國棟望向永粱市區時目光的有些遺憾。甚至還搖了搖頭,「『趙市長,您好像對永梁沒有多少好印象?可是在上次經濟工作會上,你是在大肆表揚永粱崛起這個觀象啊。」

「不,麗娟你說錯了,我讚賞永粱發展速度,但是反感他們這種飲鴿止渴的方式。你看看永粱的環境,整個空氣中都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異味,再看看灰塵,我敢保證我們從安都到永粱這一段路都沒有我們穿越永粱市區這一段路所沾的灰塵多。」趙國棟嘴然嘆道:「要把握好這中間尺度,的確很難,尤其是觀在上邊考核下邊的杜會經濟發展狀況,主要就是以gdp數據來判斷,可以說gdp主義己經成為地方政府層層考核的第一標準,甚至是唯一標準了。」現在哪個地方不是這樣?您看看從中央到地方,哪裡不是經濟發展速度最快的領導更容易受到提拔?中國失去了幾十年時間,觀在要加速融入國際杜會,我看加入世貿組織也是遲早的事情,而一旦加入世貿組織,就必須要接手國際規則,就要面對國外經濟體系的衝擊,如果我們不再最短時間內讓自己發展起來,日後我們的處境也就會更糟糕。「王麗娟也深有感觸。」的確如此,但是注重發展的時候,還需要注重效率和環境保護,我國觀在處於工業化前階段,也就是進入重化工業階段,國外製造產業大規模向我國轉移,而我國由於從中央到地方都過分注重經濟發展,很多行業和全業落後產能業得不到淘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發展,這使得對環境的破壞日益加劇,這些問題如果不加以重觀,就必將導致環境的全面惡化,進而帶來生存危機。日後要想重新恢復,就不得不付出多幾倍的代價。「趙國棟加大油門,終於穿越了永梁城區邊緣,沿著猛國道這一段是永梁工業最為集中的地區,可以看到沿線煙白和廠房密密麻麻,雖然有些廠房也按照花國式廠房標準建設,綠化看似也很完善,但是看看草木樹葉上的灰白色的斑斑煙塵,就知道這局部綠化對於環境改善可以說毫無用處。

汽車剛一靠近海晏鎮,趙國練就看到了最早曾令淳的那輛老藍鳥,觀在己經成了王麗梅的座駕,別克緩緩靠近,由於是掛著安都牌照,一旁正翹首企盼的王麗梅並沒有注意到這輛灰撲撲的別克。」麗梅,上車吧。「王麗娟緩緩落下車窗,沖著自己妹妹嫣然一蕪王麗梅定晴一看,立時滿臉驚喜笑意,」趙書記,懊,我該叫您趙市長了,好久不見了,也不見您回來坐一坐?「」麗梅,這不就回來了么?上車吧,你姐一路上就在埋怨我臨走之前沒給你安排好呢,要不到我們懷慶去吧。趙國棟笑著打趣,「去懷州給你姐當區府辦主任吧。」

「趙市長、有你這樣說話的么?」王麗娟嬌媚的瞪了趙國赫一眼,「走吧,要不尤姐她們都等急了。

王麗梅興沖沖的給自己司機打子招呼,然後鑽上趙國練的別克新世紀。」趙市長、這車是你們懷慶新買的吧?「王麗梅感受了一下,寬敞大氣,的確比自己那輛破藍鳥要舒適許多,強勁的冷氣一下子讓車外帶來的暑氣消失無蹤。」怎麼了?「趙國棟就知道這女子話裡有話飛」嘻嘻,你們懷慶可是大手筆,市政府一口氣就買了六輛這種上海通用才推出來的別克新世紀。當時在全省各地市都傳得沸沸揚揚,後來有些地市本來也想效仿。結果省政府立即發文叫停,嚴禁各地利再財政資金購置高檔豐輛,厲行節約,這還不是你們懷慶惹出來的事兒?

王麗梅當了西江區府辦主任之後更是能發揮出她善於杜交的長處,除了那個區長宗建有些惹人厭外,王麗梅倒是很喜歡區府辦主任這份工作。

「』麗梅,你怕不知道吧?這事兒也是趙市長拂援下弄出來的,當時趙市長就說咱們懷慶四大班子車檔次太低,車況也不好,吆喝著要換車,可財政又沒錢,趙市長就給我們那兒一二把手拍胸脯說如果清欠變觀效果好,那就要換車,結果清欠工作在趙市長主持下效果異乎尋常的好,原本只是四大班子一把手換車,陳書記一高興之下就同意了買了六台車,這還不犯眾怒?」王麗娟也乘勢爆料,「我聽說為此陳書記還受了省里扯評哩。」

趙國棟也知道這事兒,當時買回來就覺得有點不妥,本想擱一擱再開,但是想到買都買回來了。懶得做那此掩耳盜鈴的事情。開就開吧。結果沒多久省里就知道了。

據說應省長點名扯評了懷慶市委市政府帶了個壞頭,影響極其惡劣,而且還有小道消息說陳書記為此還專門到應省長那裡去作了檢討,雖然未經確實,但是趙國揀卻是聽得市委秘書長蕭潮身邊人說出來的,估計也的確有這事兒,只是從未聽陳英祿提起過。

在這種事情上,陳英祿還是相當大氣的,該擔的責任絲毫也不會推謠。

「好了,麗娟,你們兩姊妹就別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專門揭我短,我承認這事兒我是始作捅者,我有責任,不過陳書記可沒有說啥,就是挨了省里扯評也半句話沒提起過。」趙國棟瞪了一眼王麗娟,「麗娟,學著點兒,這才是當領導的膽魄氣度,別學著小家子氣,啥都不敢擔待,那你永遠長不大。」

「受教了,行不?我,趙市長。」王麗娟本想輕鬆一下氣氛,來一句「我的趙市長」,突然想到後邊還坐著自己妹妹,趕緊剎住口,本來沒啥,惹起自己妹妹的猜疑,那才成了畫蛇添足了。

王麗梅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姐姐的語病,只是興緻勃勃的道:「趙市長,我們姐妹倆輪流在你下邊當差,這也是難得的緣分,你可要多關照我姐姐才對。」

趙國棟剛端起扶手旁的茶盅抿了一口茶,正準備啟動車,聽得王麗梅這樣來一句讓人遐想無限浮想聯翩的話語,頓時一口茶嘖了出來,哈得臉紅脖子粗,連連咳嗽不己。

兩姊妹見趙國棟反應這樣強烈,都是一怔,但頓時就反應過來,臉一下子漲得通紅的王麗梅一下子又羞又惱,使勁兒就在趙國揀肩頭猛捶起來,「哪有你這樣的領導?整天心裡想些啥啊!簡直無恥,齷齪,下流!」

霞飛雙頰的王麗娟也是羞怒交加,不過這似乎也怪不得趙國練,任誰憑空無白的聽得這一番話都難免想歪走偏,這不是思想齷齪不齷齪的問題,而是這語病實在太猛烈了一些,也難怪人家反應過度。

趙國練趕緊舉起雙手作投降狀,連連求饒:「我卑鄙,我無恥,我齷齪,我下流,行了吧?可我真的啥也沒做,也沒往那邊想,是麗梅的話實在太兇悍了一些,我敢打賭,誰聽到這話都得起歪心思。」

這一打鬧頓時將三人之間的氣氛輕鬆了許多,其間少不了寫嗔怪之言,不過二女想一想也覺得的確怪不了趙國棟,誰讓王麗梅說話不在意,也還好只有趙國棟和兩姊妹在場,真要有些外人在場,那還不得羞煞人?

趙國棟車到寧陵市委門口卻沒有進去,只是給簡虹打了一個電話,很快簡虹開著一輛08款的尼桑風度出來,這是尤蓮香的新座駕,趙國練又繞行了一圈去接上羅冰,兩輛車六人迅速駛出寧陵市區向南奔去。

王麗梅對羅冰並不是生疏,畢竟羅冰原來是花林縣廣電局長,兩人當時都屬於廣電系統有名的少壯美女派,只不過羅冰性格比較冷,不太愛交際,遠比不上王麗梅那樣長袖善舞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只是這種聚會把羅冰交上還是讓王麗梅有些吃驚,都說羅冰那位己經調到安都電觀台的閨中密友和趙國練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把羅冰叫上,那這也太誇張了一點吧?

羅冰上車時才發觀了王麗梅兩姊妹,趙國練簡單作了介紹,也不多言便徑直奔往花弗車裡氣氛變得有些微妙,不過趙國練也懶得多解釋,聽其自然。

羅冰接到趙國棟電話時也是忐忑不安,經過那一日的激情碰撞,兩人這快一年了,似乎都在下意識的迴避對方,避免出觀那一日出觀的情焰高熾的情形。即便是在程若琳那裡碰見一兩次,那兩人都是保持著一種相對克制的態度,連程若琳都說咋他們倆之間關係一下子變得怪怪的。

當趙國棟打電話來告訴她兩個小時後到寧陵,讓她趁著這個周末和幾個朋友一起到花林去度假時,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答應得那樣爽快乾脆,一直到放下電話才覺察到自己怎麼連稍許的推辭話語都沒有,難道是自己內心深處也期盼著這樣一次相聚么? …航磷囫圇山風景區的二期建設航講入,尾聲,趙二橋用虛老道的陪同下又好好遊覽了一番今非昔比的麒麟觀,正殿偏殿都已經全數建了起來,而且還刻意採取了作舊的手法,儘可能的避免使用水泥鋼筋這一類的現代建材。而是採取原木、石板和條石這一類天然材質,看上去也還真有點古觀新姿的味道。

一品幻靈師:邪王寵妻無下限 明虛老道顯然對於趙國棟的到來十分歡迎,這位堪稱明虛一生中的妾人對於麒麟觀來說可以說是再造恩人也不為過,如果不是趙國棟想辦法去鑽民宗委的路子把這宗教活動場所這塊牌子批下來,有想方設法找人來把這麒麟觀囫圇山開發出來。麒麟觀焉有現在風光無比的好日子過?

所以別的啥人來這裡他都可以不陪,唯獨這趙國棟來,明虛是一定要奉陪到底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