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郭雲的狗腿子還真多啊。」

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鹿羽心裡好笑,這三個人,也是二元化形境的實力,竟然甘心在郭雲手下當一個狗腿子,實在是讓他有些不恥。

雖說修行之間,一個境界,有著極大的跨度,但能成為二元化形境,也算是頗有實力的存在了,甘心屈居人下,而且馬首是瞻,這未免太讓人難以想象了一些。

「你一定很好奇,怎麼有這麼多人,甘心為郭雲辦事,對么?」

鹿羽周圍,有著一人,瞥了一眼那隱隱包圍住鹿羽的人,笑著說道。

詫異的轉頭,鹿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會在這個時候與自己說話。

剛剛在台下,與郭雲之間的小交鋒,雖然不甚引人注意,但畢竟一個是黑馬,一個是奪冠的大熱門,肯定會引起注意。

而與鹿羽走得近,自然便會因此得罪郭雲。

「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那人咧嘴笑道:「我對郭雲不感冒,他手下雖然有著一些狗腿子,但都是趨炎附勢的人罷了,我叫程濤,我看好你,最好能在決戰的時候,把郭雲給狠狠的按在地上錘。」

鹿羽有些好笑,這個叫程濤的人,還真是直言不諱啊。

「看好我有什麼用?」鹿羽笑道:「對你有好處?」

「那倒不是,我只是看這裡三個人圍攻你,替你感到不公平罷了,這樣,我與你聯手將這對付這三個人,但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如何?」程濤直接了當的說道。

鹿羽就知道,這程濤肯定不會沒有任何目的的幫助自己的。

他笑了笑,說道:「三個雜魚罷了,我一人足以。」

「別介啊。」程濤頓時有些急了,道:「你想一下,現在還沒有一對一對決呢,過早的暴露實力,對你沒有什麼好處啊。」

「直接說目的。」鹿羽淡淡的道,如果對方的事情只是舉手之勞,幫助一下倒也是無妨。

「嘿。」程濤頓時笑了笑,伸手撓了撓頭,頗為不好意思道:「我看見你給玲兒姐恢復靈力的丹藥了,也想要給你討要兩枚,你知道的,十強爭奪,靈力的恢復極其重要。」 原來是想要恢復靈力的丹藥。

鹿羽心下恍然。

不過他沒理由平白無故給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丹藥。

略微眯眼,上下打量了一番程濤,見其隱隱之間,透露出來的實力,極為強橫,雖然還只是二元化形境,但距離三元化形境,已經不遠。

按照這個實力,是有望爭奪一下前三的。

難怪會需要恢復靈力的丹藥。

若是有了丹藥,前三幾乎穩了。

鹿羽目光微微閃爍,忽然笑道:「給你也不是不行,不過,只有一枚。」

程濤想了想,咬了咬牙,道:「一枚就一枚!」

他太想要進入前三了,第三名的獎勵,雖然不如第一名第二名,但也頗為難得,若是得到的話,對他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也是為何,他舔著臉過來向鹿羽討要丹藥的原因。

鹿羽揮了揮手道:「先別急著答應,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程濤說道。

鹿羽淡淡一笑,道:「一枚丹藥,其價值不菲,你若是想要丹藥,那麼,我在擂台之上的時候,任何人,不得靠近我,而這,就全靠你了。」

能不動手,就盡量不動手,保留著實力是其一,其二,鹿羽根本不願意與那些雜魚們動手。

「你……」程濤頓時瞪著鹿羽,道:「我一個人?」

「你若不答應,我自己動手對付他們便是。」鹿羽淡淡的說道。

「我……」程濤為之一滯,旋即狠狠道:「我答應!」

兩人交談之間,其餘的擂台之上,各個人都已經準備就緒,就等著開戰。

而那些圍繞著鹿羽的三人,此時的臉色,卻很是難看。

他們本來是打算對付鹿羽的,可是現在,程濤與鹿羽兩個人,竟然當著他們的面在討價還價,而討論的內容,還是誰來對付他們三個!

這是赤裸裸的無視啊!

根本不將他們放在眼裡啊!

「程濤,我勸你最好少管這裡的事情!」

三人之中,有著一個人臉色陰沉的說道,對上程濤,他們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即便是三人聯手,也不敢保證,自己能打敗程濤!

「不管?」程濤瞥著他們,道:「可以,讓你們的主人給我丹藥,我立馬不管這裡的事情。」

那三人頓時火冒三丈!

不說程濤言語之間的嘲弄,光是那一句你們的主人,就已經深深的刺入了他們的心頭。

這等於毫不客氣的罵他們是狗!

「程濤,你敬酒不吃吃罰酒!」

三人幾乎同一時間,將目光死死的鎖定在了程濤的身上。

「要是郭雲這麼對我說,我可能連屁都不敢放,你們三個?還沒這個資格。」

程濤淡淡的撇了撇嘴,滿不在意的道。

不得不說,程濤還真是一個耿直的傢伙,無論說什麼話,都直截了當,沒有絲毫的拐彎抹角。

「第二輪,十強戰,開啟!」

而在這個時候,那三人還想要說些什麼,中央高聳的擂台之上,老者洪亮的聲音,直接響徹在整個演練場之內。

「轟!」

一瞬間,那三人想要說的話,在這一刻,盡數化作了攻擊,靈力一震,便是同時對著程濤疾馳而去。

「來得好!」

程濤嘴角一揚,絲毫不懼,迎了上去,眨眼之間,便是與對方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一道道肢體碰撞的聲音,不斷的從他們的戰鬥之中響起。

那三人與程濤之間的戰鬥,都是極其的迅猛,攻防之間,渾然一體,三人竟然是有著一種合擊之技。

鹿羽微微一笑,緩步走到擂台的邊緣,盤膝坐下,望著場上的戰鬥,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一枚丹藥呢,不能浪費。

而其他人,也是在瞬間,便戰鬥在了一起。

七號擂台上,倒是沒有什麼人主動找鹿羽的麻煩。

先前的千人戰之時,鹿羽一掌之威,深深的烙印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

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願意對鹿羽動手。

況且,鹿羽與程濤的交談,沒有絲毫的忌諱,讓眾人也略微有著一些顧慮。

戰王寵妃之傾世小狂醫 程濤可是答應了鹿羽,不讓他人近身的。

對於程濤,他們都畏懼三分。

五號擂台。

郭雲身為藍月城第一天才,自然是沒有人找他的麻煩。

他盤膝而坐,目光望著七號擂台之上,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一群廢物!」

郭雲就這樣看著自己派出去的三個人,竟然沒有找鹿羽麻煩,而是與程濤戰鬥了起來,心裡暗罵不已!

明明是對付鹿羽的,結果與程濤戰鬥了起來,這算哪門子事?

三號擂台。

顏玲兒含在嘴裡一枚丹藥,並沒有直接吞服,緊緊抿著自己的嘴唇,與自己的對手交戰在了一起。

她見到了鹿羽的處境,知道鹿羽不會有任何意外,便能安心的戰鬥了。

「砰!」

纖纖玉手摘花采葉一般的向前一伸,不見如何用力,輕輕的印在對方的胸口之上,卻是令得對方,直接倒飛了出去。

很輕鬆的戰敗一人。

但是,另外的地方,卻有著幾個人一起而上。

「玲兒姐,對不住了,我們也想要進入十強。」

那幾個人,都是認識顏玲兒,笑著說了一聲,便是欺身而上。

他們知道顏玲兒的實力,若是單打獨鬥的話,自己絕對不是其對手,所以打算聯手將顏玲兒給打下去,然後彼此在進行一次廝殺。

「本就是戰鬥,來吧!」

顏玲兒絲毫不懼,美眸之中,一片堅毅,不退反進,與對方的幾人,戰鬥在一起。

拳來腳往之間,場間的戰鬥,愈發的激烈起來。

觀眾席之上。

安泰和與王之初兩人的目光,毫無疑問的,具是投放在了鹿羽的身上。

「這……」

王之初望著盤膝坐下,什麼也不做的鹿羽,有些愕然道:「這小子還真是有著一些手段,如果我沒有看錯,那三個人,本來是打算對付他的,但經過他與另一個人交談之後,便都是對付另一個人了。」

安泰和微微點頭,滿臉欣慰之色,道:「上位者御人,中為者獻計,下位者勞力,這個鹿羽可謂是智勇雙全啊,難怪連一向神秘的雲先生,都如此看好他。」 從千人戰到現在,安泰和與王之初,對鹿羽越來有看好,越來越有興趣。

兩位大佬在議論鹿羽。

他們身後的眾人,都是詫異的望著場上的鹿羽。

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陽水洲三大巨頭的兩位,同時這麼看好一個人了。

這一刻,諸多人,心裡都是知道,今後的自己,若是要面對鹿羽,恐怕要收斂一些了。

尤其是衛老,當初鹿羽與郭雲的事情,他處處向著郭雲,心裡委實有些惶惶。

各懷心思的時候。

http://www.educacional.com.br/recursos/redirect.asp?url=https://tw.95zongcai.com/zc/10563/ 場上的戰鬥,愈發激烈起來。

「轟!」

三號擂台上,顏玲兒與三個人戰鬥,嬌軀縱掠,騰挪,不時的發出一道強猛的攻擊。

很難想象,一個看起來頗為柔弱的女子,竟能爆發出來如此狂猛的攻擊!

「咚!」

三人聯手,抵擋了也希望顏玲兒的攻擊,卻是都忍不住的,後退了兩步。

他們的臉龐之上,浮現一抹駭然。

「玲兒姐怎麼愈戰愈勇了?」其中一人驚駭道。

從開始戰鬥,他們三人聯手,便一直穩壓顏玲兒一籌。

可是,在戰鬥進行到中旬的時候,他們便感覺略微的有著一些吃力。

而現在,更是被顏玲兒壓了一籌,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心驚。

「不是愈戰愈勇,是我們的狀態愈發下降,大消耗的戰鬥,維持了這麼就,靈力已經有些匱乏。」

其中一個人搖了搖頭,凝重道:「而玲兒姐,好像沒有靈氣匱乏的狀態,所以才能在後來穩壓住我們。」

「什麼?」

聽得此言,那兩人同時一驚,這麼高強度的戰鬥,竟然沒有靈氣匱乏?

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一些!

「與我戰鬥還分神,你們太大意了!」

而在這時,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顏玲兒的身影,宛如一直穿花蝴蝶,輕飄飄的來到三人面前,手掌快若閃電一般,連續的拍出了三下!

「砰砰砰!」

每一下,都狠狠的拍在了那三人的胸口之上,將他們的身軀,直接拍飛了出去。

這三人正在分神的時候,哪能料到顏玲兒突然出擊?

毫無疑問,他們三人的身影,直接摔到了地面之上,掉出了擂台之上,身體在地上狼狽的滾動了幾圈,方才堪堪穩住自己的身影。

三人起身,都是有著一些不服氣,但最後也只能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玲兒姐怎麼能做到靈力始終保持在巔峰狀態的?」

三人對著顏玲兒抱拳,倒也沒有結下樑子,只是心裡委實好奇,便是問道。

「不告訴你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