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需要我的女僕教你如何跟比你更強的人說話嗎?」

一方通行臉色一滯,形勢比人強,雖然還是那副桀驁不遜的樣子,但是說話用詞注意了許多。

「你的女僕把我打成重傷有治好,帶來這裡,只是為了這樣無聊的事情嗎?」

「嗯哼。」

白露哼笑一聲,輕聲道:

「想要變得更強嗎?」

一方通行聞言嗤笑道:

「雖然不知道你的女僕用了什麼手段能夠達到我,但是擊敗我和讓我變強是兩碼事。」

這並非一方通行自大,而是自信,絕對的自信。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他的能力肯定還有開發的餘地,還沒有到極限,但是這隻能靠他自己增強腦計算力來變強,別人沒有辦法幫他。

白露挑眉,淡淡的道:

「那只是你的眼界還不夠開闊,這個世界不行,其他世界呢?」

「···」

一方通行聞言瞬間沉默,深深的看著白露,數秒后,忽然笑道:

「有意思,如果真的有異世界,我不介意給你探路。」

不愧是第一位。

白露暗贊一聲,這份膽魄和定力就不是其他能力者能夠相提並論。

白露沒有否認一方通行的猜測,只是道:

「首先,世界之間,由於規則不同,除非同樣有著超能力力量,否則你的能力將無法使用。幸運的話就算在不同規則的世界,只要找到正確的方法,你還可以用自己的超能力,不過這個概率不高。

其次,世界類型繁多,有的或許還在原始社會,有的卻神佛滿天飛,也有的可能幹脆就是空無一人,甚至不是人類,總之,機緣與危險並存,以你的體格,很有可能會死。

最後,異世界有機緣,只要不是運氣太差落到普通世界,你都會有收穫,至於有多大的收穫,那就要看你的能力了。

野蠻王妃:就是這麼囂張 最後問你一次,願意去異世界闖蕩嗎?」

一方通行冷冷的道:

「你要什麼?」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一方通行很早就明白這個道理,他有了能毀滅世界的超能力,結果就是沒朋友,總是傷害別人,為了獲得無敵的力量不再傷害更多的人,所以他不得不配合那些研究員讓他們把自己分析的的乾乾淨淨。

白露翹起二郎腿,輕笑道:

「你去了異世界就等於幫我開拓新世界,這對我本身就是一種收穫,另外我要藉此證實我心中的一些想法,還有,你的消失會讓某個人不爽,他不爽我就爽了。

一舉三得。」

一方通行冷笑道:

「聽起來好像我給你打工,但是我的收穫只是不確定的機緣。」

白露聳了聳肩,悠然的道:

「世上不存在真正的公平交易,各取所需相對公平而已,我有你想要的,而你卻不是必須的,所以對你而言依然是賺的。」

世界上的事情都是一個道理,等價交換,至於等不等價,那要看各自心中的那一桿稱了。

「···」

一方通行沉默稍許,最終咧嘴笑道: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同意,但是你需要告訴我,你的女僕是怎麼打到我的。」

寵冠豪門:總裁大人求暖牀 「結果還是沒相信我啊,嘛,的確是難以輕易相信的事情,那就讓你看一看好了。」

白露撇了撇嘴,說著站起身面相一旁,瞳孔變成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的樣子,瞳力催動,一扇連通著未知的新世界的跨界之門出現在客廳。

「這就是跨界門,第一次我陪你過去。

黑奈打到你的原理也很簡單,你的能力需要觸碰才能發動,所以在打到你的瞬間,被反射之前把攻擊收回,你的反射就會出現錯誤判斷,然後就自己打自己了。」

說起來簡單,操作難度是MAX級別的,一般人這麼玩最後只能玩死自己。

這個方法也是艾斯德斯開發的,她在研究了一方通行的超能力資料,並親自戰鬥之後就研究出來了,不過操作太麻煩,艾斯德斯有更簡單的辦法,所以懶得用,只是告訴了白露等人。

白露並未感到意外,因為今天被黑奈用尾獸炮噴死的木原數多,在原著中就用過同樣的招式海扁了一方通行···最後因為廢話太多,導致一方通行爆種反殺。

「···」

一方通行默然,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他的能力看似強大,沒想到存在這麼大的漏洞,不過這個他就算知道了已很難辦,因為矢量操控本來就很消耗計算力,然後要做到對敵人攻擊的瞬間變化進行演算,哪怕是他也是很大的消耗。

好在白露說的操作不是什麼人都能用的,而且他只要注意,不要被人輕易近身攻擊就可以了,以後慢慢彌補就行。

一方通行選擇掠過這個讓他難堪的話題,看向不斷旋轉,猶如星河漩渦的跨界門道:

「這就是異界入口?」

「過去就是,走吧。」

白露點了點頭,率先走了進去。

一方通行見狀一咬牙,跟了過去。

——————

盛開~的野花呀~人們為什麼彼此傷害呢···

少女曼妙柔弱的歌聲伴隨著淡淡憂傷的旋律在空氣中傳遞,令人不由自主的側目,在繁華大街最亮眼的公共屏幕上。

身材纖細,柔弱無骨,身穿紅裙的少女置身略顯陰森的環境,還有頭戴白骨面具身穿黑衣的舞伴,截然不同的反差帶給觀眾與眾不同的、記憶深刻的感想。

白露看了一眼屏幕上播放的MV,笑了笑,環視四周,對於科技發展水平有所了解,對身旁剛剛穿越異界還有些愣神的一方通行道:

「這就是異界,你的運氣不錯,第一次穿越居然也是科技類的,而且科技水平比學園都市還要強一點,也就是說,這個世界很大概率有能夠幫助你更強的東西。」

計算沒有問題,但是無法發揮超能力,這就是所謂的規則壓制?

一方通行捏了捏拳頭,正在想著自己超能力的事情,聞言抬起頭道:

「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原本他對於白露的話是將信將疑的,空間能力者他是知道的,最多也就空間移動,而且對他根本沒用,但是現在他卻真的來到了異界。

白露笑了笑道:

「我對於你而言也是異界人,很幸運的擁有穿梭異界的能力。」

一方通行眉梢一挑,饒有興緻的道:

「這麼說你和你的女僕用的不是超能力?那麼所謂的規則壓制呢?」

啪!

白露打了個響指,輕笑道:

「做個比喻,世界就是電腦,但它們用的軟體系統並非微軟,而是各自獨特的規則,世界相似程度越高,規則越相似。」

「所以你就是網路病毒,能在系統中開後門也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一方通行的比喻對象有點糟糕,白露一直都不認為自己是壞蛋,但是這個比喻還是很恰當的。

白露沒有反駁,點了點頭道:

「正是如此,不過還有另一種辦法,那就是偽裝自己,讓自己成為系統兼容的小程序就好了。

前提是你能夠進入系統。」

一方通行疑惑的道:

「那要怎麼做?」

「這個對於你有點困難,給系統開後門不是我的能力,做偽裝那需要長久的學習···可惜我沒有辦法將這方面的知識全部灌輸給你。」

白露無奈的聳了聳肩,給系統開後門是萬花筒做的,他到現在都弄不清怎麼回事兒,他的魔術基礎是師匠用『魔境的智慧』直接灌輸給他的。

師匠交給白露的魔術基礎是遠古魔術版本的,需要接通世界基盤,和現代魔術在自己體內建立魔術迴路完全是兩碼事,要更加困難,常規方式教導學習,沒有幾年功夫學不完。

『魔境的智慧』需要到世界外側的深淵才能得到,白露還沒有自身打破世界壁壘,站到世界外側的能力。

so···

一方通行一臉不耐煩的道:

「那就別廢話了。」

轟!

遠方最亮眼的高塔位置有爆炸聲響起。

白露掃了一眼高塔方向,輕笑道:

「看來這個世界不怎麼和平,祝你好運。」 「局長!您怎麼在這?」

周北帶著剛剛從那一個節點所抓的這一個想要試圖穿越時空的傢伙來到時空這輪面前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他們的頂頭上司,也就是時空管理局的局長。

時空管理局的局長,哪怕是在時空管理局裡面也是無比的神秘的,平時一般人根本就很難見到幾面,但是沒有想到在今天自己竟然有幸的見到了局長一面。

周北看到了這一位他的頂頭上司,過來的有一些激動,身子也不由的開始站直了起來。

如果在這一位的眼裡留下一個好印象,那麼對於他來說無疑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甚至還有可能一飛登天,徹底的擺脫著一個苦命的執法者的身份,前往更高層。

「嗯,最近閑來無事過來看看。」

「最近的情況怎麼樣?」

時空管理局局長隨意的看了一眼跟在周北後面的那一個傢伙。

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點時空之力來看這個傢伙很明顯又是一個膽敢的違抗他定下的規則傢伙,對於這樣敢光明正大的違抗自己的規則傢伙,他是一點好臉色都想給,要不是因為他們身上所殘留的那一次時空之力對於他來說還有一點用處,說不定他現在就一巴掌把他給拍死了。

「局長,最近有一些麻煩,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在世界當中又多出了一些敢於違抗我們施工管理與定價的規則的人,而且,人數還比以往要多出了幾倍。」

「這個傢伙已經是我這個月來抓的第六個傢伙了。」

周北對於這一位他們最大的上司的問題,自然不敢隱瞞,如實的說了出來。

而且在他的情緒當中,還帶著一絲束縛的請求。

說不定這樣的話語能夠引起這一位強大的存在的注意,然後好好的教訓那一些有那個膽子來違背他們時空管理局定下規則的人。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自己以後的工作也會輕鬆了很多吧。

畢竟,有了局長的警告,恐怕這個世界當中再也沒有任何人敢當違抗了吧。

畢竟他們局長可是這個世界當中最為強大的人,而且還是沒有之一。

「哦,看來又有一些不安分的傢伙在蠢蠢欲動了,看來這件事要嚴加看管一下了。」

局長眉頭皺了皺,露出了一副不悅的表情。

但是在內心當中也在暗想道:「嗯,放出去的那一些傢伙又開始動手了,又能為我提供一些龐大的時空之力,或許等到那一個日子來臨的時候,時空之輪也就能夠成為完整形態吧!」

他雖然在內心當中是如此的想的,但是在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意思不對的表情,畢竟,他這一個計劃在這個世界當中除了那一個已經被自己弄死的傢伙之外,還沒有任何一個人知曉。

而他也並沒有打算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計劃。

「行了,過一段時間我會親自管一管的,現在帶他去走流程吧。」

局長說到這裡也不由得失去了一些興趣,對著周北吩咐道,然後他直接離開了這裡。

他同樣也並沒有在這裡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

…… 闖蕩異界從來不是什麼安全的事情,不過白露並不是很擔心一方通行的安全問題,能夠擁有矢量操控這麼BUG的技能,並且成為270萬人頂點的存在,氣運不比主角差多少了。

如果真的有個萬一掛掉之類的,那隻能說一方通行命不好,白露並不在意,他只是給一方通行一個機會而已。

至於說拐跑第一位,倒吊男的反應···白露更不需要在意,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既然要試探他,不付出代價怎麼行。

想必亞雷斯塔同樣清楚這一點。

更何況,白露是掌握著主動權的,他有著毀掉學園都市和弒殺神靈的力量,不想玩的時候隨時可以翻盤,儘管會付出一些代價,但是對於白露而言在可承受範圍內,毀掉學園都市卻未必是亞雷斯塔能承受的起的了。

白露回到了別墅,他的嬌妻們已經開車回來了,正在做著各自喜歡的事,最終之作在和漩渦奈亞子玩跳棋,看到白露,揮舞著小手道:

「泡在罐子里很難受,御坂御坂不喜歡那種感覺,對你提出抗議。」

白露將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芳川桔梗。

芳川桔梗面色如常的道:

「她的身體沒有發育完善,提前脫離培養槽不利於她以後的成長。

不過每天只要進去三個小時,而且持續半年就可以了。」

白露對最終之作聳了聳肩道:

「聽到了吧。」

最終之作聞言低下小腦袋道:

「好吧,為了御坂的未來。御坂御坂悶悶不樂的答應,希望得到安慰。」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