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黃大人是吧,既然你說萬萬不可,那就請問你一句,本王所說的話,有沒有錯。」

黃中元一口老血差點噴死黎天,有你這麼問的嗎,我怎麼回答,回答錯了,那就是蔑視大明律法。

如果回答沒錯,那是不是要把黃山派殲滅你才罷休。

「平王殿下,你如果非要給黃山派按上一個謀逆的名頭,何需如此費勁,但是殿下你要知道,黃山派也為我大明帝國立下過汗馬功勞,如今還有不少,黃山派的弟子門人,在軍中任職,難道殿下就不怕他們寒心嗎?」

黃中元無奈,只能換一個角度來解決問題,只是黎天是什麼人,現在他可是一個正在惋惜魏徵的影聖。

「黃大人,別說這些沒用的,就告訴本王,本王剛剛說的是否有錯,黃山派有沒有功勞,和他們謀逆不謀逆,有什麼關係嗎?

本王可是聽說,如今的大宋帝國皇帝,原本也是功高震主,現在呢,一個黃袍加身,已經成為新的帝王,如黃大人所說,寒心的應該是父王啊。

有功著賞,有過者罰,這是一個國家的基礎,況且黃山派現在已經有了反叛之心,難道黃大人準備讓這黃山派功高震主,黃袍加身不成。」

「咚咚咚。」

黃中元直接跪了,頭磕的那叫一個狠啊。

「陛下明見啊,老臣保證黃山派絕無二心,對陛下,對帝國,絕對是忠心耿耿啊,請陛下恕罪。

老臣會親自前往黃山派,讓黃山派將其佔據的靈石礦脈和原有的和國家工作的靈石礦,全部交給陛下,聽從陛下安排。」

「叮,恭喜宿主損人利己成功,黃山派靈石資源盡歸皇室,連靈魂還沒有完全復原的朱青平都對你感激不已,既損人又利己,獎勵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619級,化道士九重天。」

我去,系統,不是吧,朱青平還能感受到外面的情況。

系統………………

你不回答是怎麼個意思,如果真是朱青平,那系統你豈不是就暴露了,告訴我怎麼回事。

「叮,請宿主不要擔心,為了使朱青平能在復活后,直接接受過去的一切,系統會自動將宿主所經歷的事情,略做修改,合理的灌輸到他的腦海中。」

呼,這還不錯,黎天可不想自己每天做什麼,不但系統知道,還要有一個外人知道。

黎天正在和系統扯皮,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終於開口。

「既然黃山派有此心,那就如愛卿所說,自今日起,黃山派便別再叫黃山派了,大明帝國境內,不需要有門派的存在,國修院院子院正可在。」

黎天是看出來了,不只是自己要搞事情,連自己的老子只要搞事情啊。

而且自己老子的搞事情方法,就是借著自己來搞,果然是上陣父子兵啊。

只是,作為一個英明的皇帝,難道不知道這麼搞,會致使人中浮動嗎。

不對,不對,一定有什麼我沒有想到的事情,否則自己這個便宜老爹,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黎天突然想到,之前兩個皇子被自己坑害的太容易了,這個黃山派,也一樣。

如今一想,這是皇帝陛下在借刀殺人呢,而自己就是這把刀。

只是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黎天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大殿中,一個中年男子已經站出來,正是修道院的院正。

「臣在。」

「朕命你現在安排最少二十名老師,我再讓五十名神級供奉跟隨他們,立刻去接收黃山派,今後的黃山派,表示修道院的黃山分院,你可明白。」

這是真狠啊,眾人都有一種倒吸涼氣的感覺。

人家都已經把資源送出來了,你卻直接奪了整個山門。

他都一瞬間都知道,事情有些不對了,哪怕反應再慢,也明白,這是皇帝陛下又做了什麼決定。

黃中元幾次張口,最後都不得不閉嘴,他也看出來了,這一次,皇帝陛下準備來個狠的啊。

直到這時,那張家家主才鬆了一口氣,剛剛他一直以為自己會被牽連,現在看來,陛下只是想拿黃山派下手啊。

可惜,皇帝陛下確實只是想先拿黃山派下手,黎天卻不是啊,這麼好的損人利己機會,他如何會放棄。

於是乎,在眾人都不再說話后,黎天再一次站了出來。

在場所有大臣,在這一刻,都感覺自己脖子后刮來一陣冷風。

張家家主更是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已經快要停止,祈禱著不要找自己麻煩。

可惜,事與願違,黎天的眼神這時正轉過來和他對視。

「叮………………」 喬南楚走到車尾,瞧了幾眼:「撞得有點嚴重,叫人來拖車,結束后我送你。」

張子襲搖頭,婉拒了:「不用麻煩了。」

「這次是我全責,」他眼裡是雲淡風輕的,話卻說得強勢,「得負責。」

他這人,和以前一個樣,性子是隨意,卻不怎麼隨和,話里眼裡儘是不解風情,張子襲不再與他爭:「那就麻煩你了。」

喜結良緣之你好,我的王妃 「維修費出來后,聯繫我。」他把車停好,往酒店走。

她站在原地,看著他後背愣了會兒神,才跟上去:「行。」

次日,刑事情報科。

喬南楚外出了一趟,回來后給了李曉東一張帶血的紙條。

「查一下這個編號。」

李曉東鋪開,正著反著看了幾遍:「什麼呀這是?」

「毒販子的情報。」

李曉東沒看明白:「就一串數字嗎?」

「嗯。」是Z還是2,得確認一下。

「不像是交易信息,應該是身份代號之類的。」李曉東自言自語,在嘀咕。

喬南楚沒說話,往轉椅上一坐,目光似有若無地朝門口的方向瞥了一眼。

靠辦公室門口的那張辦公桌空著,平時沒人,堆放了很多資料在上面,還有兩台電腦,其中一台的後面粘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物體。

是竊聽器。

「什麼呀這是?」

「毒販子的情報。」

「就一串數字嗎?」

「嗯。」

「不像是交易信息,應該是身份代號之類的。」

沙發上的女人摘了耳機,把蜷在腿上的貓放到地上,拿了手機起身,到落地窗前,撥了一通電話。

她說的是英文:「史密斯先生,那批貨可能要推遲了。」橘黃色的餘暉透過窗,落在她的側臉,漂亮得看似毫無攻擊性,她解釋說,「我這邊出了點狀況。」

又說了幾句,她才將電話掛斷,折耳貓在腳邊蹭,叫個不停。

她又撥了一個電話:「幫我訂一張飛T國的機票。」

「好的,張總。」

快年底了,江織的新電影都排在了年後開拍,這陣子便空閑了起來,當然,有很多電影宣傳的通告,只是他懶得去,天天就想著跟著周徐紡去擺攤。

周徐紡已經兩天沒帶他出去擺攤了,這也就算了,人也見不著,電話也不給打,微信都沒有幾條!

這個女人不在乎他了!

這個女人變心了!!

這個女人不愛他了!!!

咣!

空牛奶罐被他扔了個拋物線,狠狠砸到了垃圾桶里,江織從沙發上坐起來,撈到手機,把周徐紡的微信拖出來,備註名——紡寶小祖宗,前幾天剛改的,還用了情侶頭像,Q版的,他的是一個黑不溜秋的小人,周徐紡的是這個絕頂貌美的藍發小人,拼在一起還有一顆粉紅色的心心。

紡寶男朋友:「徐紡。」還有一個表情包跟在後面——

【你的小祖宗上線了】

就等了三秒。

紡寶男朋友:「周徐紡!」

大概十秒吧,周徐紡才回復。

紡寶小祖宗:「嗯。」

紡寶男朋友:「我們多久沒見面?」

紡寶小祖宗:「兩天。」

果然不在乎他了!變心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7429/ 不愛他了!!!

江織被晾了兩天的心,涼了。

紡寶男朋友:「是五十六個小時。」

又是十秒沒回復。

江織扔了個表情包過去:【按在地上親哭你】

周徐紡回了。

紡寶小祖宗:【不可以發句號,要忍住】

紡寶男朋友:「你不是說中午之前能回來嗎?」

事情是這樣的,兩天前周徐紡接了一個跑腿任務,要去臨市送一個重要快遞,江織當然想跟著去,被周徐紡果斷拒絕了,理由是臨市在下暴雪,江織不肯,怎麼也不放心她一個人出門。

結果,周徐紡晚上偷偷摸摸地走了,就這樣,江織被撇下了。

當時周徐紡是說兩天就能回來,昨天晚上也發了微信彙報行程,說今天中午能到,現在已經一點多了,江織有周徐紡家的鑰匙,十一點就來等人,都兩個多小時了,還不回來,也不讓他去接,電話都沒一個。

他能不氣?!

紡寶小祖宗:「我已經回市裡了。」

紡寶男朋友:「那你怎麼沒回家?」

紡寶小祖宗:「我在火車站的時候,看見有人在招卸貨員,我就去卸貨了。」

紡寶小祖宗:「五毛錢一箱。」

江織:……

不回家,不聯繫他,不接他電話,居然是忙著打工去了!

打工比他還重要?!

那跟打工過吧!

還有,幹什麼不好,去給人卸貨,就不知道心疼自己一點?這麼累死累活的活兒也干!他們家短了這幾塊錢是揭不開鍋還是怎麼?!

他要氣死了!

紡寶男朋友:「你卸了多少?」

紡寶小祖宗:「三百多箱了。」

三百多……

他氣不起來了,開始心疼。

紡寶男朋友:「別卸了,回來。」

紡寶小祖宗:「不辛苦,非常輕。」周徐紡還發來一張她一隻手搬五箱的圖片過來。

她以前在工地上搬磚是不是也這麼賣力?

江織心口疼。

紡寶男朋友:「回來!」

紡寶小祖宗:「不行,我要打工。」

她對打工一直很沉迷,幾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不然江織也不會懷疑打工比他重要。

不過,他覺得周徐紡打工是為了養他。

江織想起了前幾天他要車要房要手錶的事了,心口更疼了。

紡寶男朋友:「手錶不要了,車子也不要了,我以後不亂花錢了,而且我錢多,都給你,你別打零工了,回來成不成?」

紡寶小祖宗:「我答應老闆了,幫他卸完。」還有,「你沒亂花錢啊,是我想給你買。」

紡寶男朋友:「在那等著,我現在就過去。」

紡寶小祖宗:「你別過來,我不要你搬。」

紡寶男朋友:「等著。」

紡寶小祖宗:「。」

紡寶男朋友:【再發句號親哭你】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