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龍千華你不要太過分,他們是我的朋友。你要殺他們,有沒有經過我的同意!」龍泗帶著青青大伯也出現在這裡,楊恆身上的壓力也頓時消失。

龍千華的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冷聲說道:「你們考慮清楚了,你們敢忤逆我的話,我可以將你們逐出神獸禁地!」

龍泗和青青大伯同時一怔,臉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楊恆的心也跟著沉了下來,如果龍泗不幫他的話,他決定把九爪金龍的事說出來,那樣才能有活命的機會。

「爹,你一定要救救他們啊!」青青突然從遠處跑了過來,搖著龍泗的手臂祈求道。

「大伯,你也就救救他們吧!」阿虎也焦急地說道。

楊恆扶著冥崆站了起來,走到龍泗旁邊說道:「這件事就不勞煩前輩了,我自己來解決就行!」

他接著轉頭對龍千華冷聲說道:「你不是要殺我嗎?怎麼還不動手?」

「這神獸禁地再呆下去也沒意思了,既然你這麼想我們走的話,那我們現在就走。希望你以後不會後悔!」

「哎,走吧走吧!」青青的大伯無奈嘆道,然後帶著楊恆和阿虎他們朝著傳送陣走去。

楊恆就這樣糊裡糊塗的從神獸禁地被傳送出來。

只是他出來的地方,不是他之前進來的燎壁城,而是一個蔥鬱的樹林里。

他把神識釋放出去,發現這個地方完全是陌生的。

楊恆也沒心情去管現在在什麼地方,帶著歉意對龍泗說道:「剛剛的事謝謝前輩,其實前輩不用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他只是借題發揮而已。你也不用往心裡去。走,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龍泗說完就帶著人朝著森林外面飛去。

一路上,楊恆向青青大伯打聽了一下,才知道他們現在在的這個地方是玉曲大陸,跟亞元大陸已經相隔了好幾個大陸。

「我從亞元大陸進來的,怎麼出來的時候會這麼遠?」楊恆不解的問道。

「基本上在光明大世界的每一個大陸都有神獸禁地的傳送陣,進去的時候是固定的一個地方。但是出來的時候,神獸禁地的人可以隨意選擇傳送到哪個地方。」

楊恆聽完心驚不已,即使他現在已經可以布置出七級陣法,也不能布置出這樣的傳送陣。

沒過多久,楊恆就跟著龍泗來到了玉曲大陸的玉曲城。

「我在城裡有一處府邸,我們先在這裡住下來吧!」龍泗說完就帶著人朝著城裡走去。

楊恆一路往城裡走去,在街上看到不少的神人境後期修士,看上去比光明帝庭都差不了多少。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這麼多厲害的修士?」楊恆對青青大伯小聲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青青大伯笑道。

沒多久,一行人就來到了一出豪華的府邸里住了下來。

楊恆把冥崆和小翼等人安頓下來之後,找到了臉色有些凝重地龍泗,問道:「前輩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

「也沒什麼,只是沒有經過你們同意,就把你們帶到這裡來了,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你們?」龍泗笑道。

「我們現在也沒什麼事,到哪裡都一樣。」楊恆問道:「我想問問前輩,你們神獸禁地有沒有九爪金龍?」

龍泗臉上表情微微一愣:「九爪金龍是龍族裡面最強大的存在,也有著至高無上的威望,只是九爪金龍極其稀少。」

「不過我只聽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出現過一條九爪金龍,而且已經在一場大戰中隕落了。之後最多都是五爪金龍,也就是龍千華他們這一脈。」

楊恆心中正在考慮,要不要把九爪金龍的事說出來的時候,龍泗接著說道:「我們龍族在這個世界上最鼎盛的時候,就是九爪金龍現世的時候,後面就一落千丈。」

「其實那條九爪金龍並沒有隕落!」楊恆突然說道。

「什麼?」龍泗頓時滿臉的震驚,問道:「你怎麼知道?」

楊恆直接走到一片巨大的空曠之地,布置了一個陣法,然後把那條被冰封的九爪金龍從萬道玄玉里移了出來。

「這應該就是你說的那條九爪金龍,只是他用秘法把自己冰封了,不過並沒有死!」楊恆對著已經目瞪口呆的龍泗說道。

過了好大一會兒,龍泗才回過神來,緊張地對楊恆說道:「你趕緊把他收起來!」

楊恆依言把九爪金龍收了起來,然後跟著在龍泗後面來到了一個密室里。

「你是怎麼找到這條九爪金龍的?」龍泗的聲音依舊帶著一絲顫抖。

楊恆接著便把他進入虛空秘境,發現這條九爪金龍的經過說了一下,然後問道:「前輩有沒有辦法將他表面這層冰弄掉。」

「這件事很難辦!」龍泗的表情再次變得凝重:「我雖然有辦法可以弄掉那層冰,但是他的實力比我高很多,要花費很多時間。」 這數月的療傷讓白毅斷了與外界的聯繫,如今一重天的格局他也無法知曉,心中依舊擔憂,那方家最終如何收場自己定要打探個清清楚楚。

來到一重天集市的白毅,看着人來人往的修士,心中多了一絲無奈與感慨!

“如今自己只有煉氣境的修爲,相當與剛剛入門的弟子,待自己強大還不知何年馬月,此刻的處境也是無比窘迫,也不知該何去何從了······”

彷徨片刻,白毅收起眼中那抹孤寂而不安的神情,一臉堅毅之色再次顯現。

“恩?你可是······白兄弟?”

耳邊傳來一聲疑問,白毅連忙轉身,只見一位身穿白色長袍的青年向自己走來,在他的身後跟着一位身材火辣,長相標緻的女子!

白毅先是一愣,發覺這男子似曾相識,但猛然卻又卻想不起來,露出笑容,點了點頭,心中略有尷尬。

“我是你秦大哥啊!你我在莫疆山脈見過,我們還爲你擊殺了牙狼,你莫非記不起我了?”

聽到這話,白毅猛然一驚,回想起了當天之事,這青年是秦家長子,名叫秦子赫,他身後的女子是他小妹秦曼,想到了這,白毅笑意更濃,因爲這秦子赫人品性格極好,說不定還能幫上自己!

“記得記得!秦大哥爲何會在這集市中?”

“我們剛從重力房出來,結果就碰到你了!”秦曼捂嘴一笑,連忙搶話說道,心情顯得十分愉悅。

“原來是這樣!”白毅點了點頭。

“對了,如今見到白兄,我秦子赫還要當面向你道聲謝纔對!”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秦子赫雙手相托,對着白毅行了一禮。

白毅一臉詫異,趕緊將其扶起,疑惑道“秦大哥爲何向我道謝?”

“你可不知,當日在莫疆山脈我兄妹三人在執行家族任務,在尋找大量的籠離草,族中有人受傷本想用這籠離草療傷,但是聽了你對籠離草的解說,使我家中族中避免了不必要的傷害,因此我定要好好謝你纔是!”秦子赫一臉欣喜。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自己的胡言亂語竟幫了你秦家,實在是僥倖!”聽到這白毅不禁一笑,內心輕鬆了些許。

“咦?爲何你如今的修爲只有練氣境?”秦子赫一臉震驚。

“不瞞秦大哥,小弟煉錯了功法,無奈之下只能散功以來保全性命!如今也是走投無路了······”

白毅話中有話,不但完美的解釋自己的修爲,就連現狀也告訴了這秦子赫,這秦子赫是一個識大體之人,聽到這話定會觸動,少則贈與自己些許丹藥兵器,重則引渡自己進入他秦家!

果不其然,這秦子赫聽到這話,渾身一震,微微皺起了雙眉,臉色略微凝重起來,就連一旁的秦曼也是一臉的憐憫之意。

“原來是這樣,如果白兄弟不介意的話,就暫且隨我回秦家吧!我們秦家在這一重天雖然只是一個小家族,但是我們二重天也有族人,只不過都是附屬家族罷了,但是我秦家老祖人脈極廣,就算放眼三重天之中也有不少修士知道我們秦家!”

“只不過你若去我們秦家的話,你的身份只能是護衛!也只能習得平常功法,核心功法你確習不得,你可願意?”

秦子赫看着白毅緩緩而道,不難聽出這是對於白毅最大的限度,但是對於白毅而言只要有一處住所能夠留下就足以,功法之事他並不在乎!

“如此就多謝秦大哥了!”白毅一臉振奮之情,連忙道謝。

“哈哈,沒事的!既然如此,那你便隨我一同回秦府吧!”秦子赫朗聲一笑,看着白毅點了點頭,便帶領着白毅向前方走去。

許久,白毅跟隨着秦子赫和秦曼來到了秦家,這秦家在一重天坐北朝南,府邸雖不及方家之大,但也足夠宏偉,眼前一片白牆青瓦,不做任何粉飾,牆面盡顯年輪的滄桑,看到這白毅心中驀然一動,這簡約平淡之氣也許就是白毅心中想要的吧······

“這就是我秦家!”秦子赫看向白毅微微一笑,門口站行的幾位修士看到立馬走了上來,一臉的欣喜。

“秦少爺、三小姐回來啦!”一位身形高大的修士立馬開口,眼角之餘掃了一眼白毅。

“恩,趙鑫,這位白兄弟曾有助與我,如今功法消散,處境窘迫,投奔與我秦家,你與他做些交接,從今日起他也是我秦家之人,編與你隊!好生待他!”秦子赫看向趙鑫緩緩而道,再次看向白毅。

“白兄,我這有些許靈石與丹藥,你在我秦家安心療傷,不用顧忌其他,如今我們秦家是徐家的附屬家族,放任整個一重天也沒有幾個家族敢在徐家的地盤鬧事!

我先回大廳,日後有什麼難事你告知一聲,我能幫則幫!”秦子赫依舊是文質彬彬,絲毫不以白毅修爲底下而隨意差遣。

“實在太感謝秦大哥了,日後秦家能用的到我的地方,我白某必定赴湯蹈火!”白毅再次感謝,心中也是極爲激動,然而站在一旁的趙鑫眼中卻多了一絲輕藐。

“好!”秦子赫也點了點頭,向府內走去,秦曼緊隨其後,回頭看了一眼白毅,嫣然一笑,便不在關注。

“你是我秦家少爺收攬的第三百二十一位護衛,我秦家爲你提供修煉資源,你就恪盡職守你的崗位便可,也沒有什麼過多的任務,你若真心向着我秦家也就罷了,若有二心,我趙鑫絕不會放過你!你隨我來······”

趙鑫看了一眼白毅也懶得在說話,雙手背在身後,一臉的不屑之情,白毅倒是有些震撼,他震撼的不是趙鑫,而是秦子赫居然在自己之前收攬了三百二十位修士,此人要麼有宏圖志向,要麼定有所求!

白毅也沒多想什麼,隨着趙鑫來到了一間偏僻的屋前,這一路都走的小路,因此也沒看見這秦家風貌,暗自揣測估計也是秦家的家規了。

“你日後就是我趙鑫編隊的修士了,但是你這修爲太低,居然只有煉氣境初期的修爲,三個月後你若還停留在這階段上,你便離開吧!畢竟這等修爲無法保衛我秦家!

這一屋二人居住,晚間會有修士歸來,不懂得你問他吧!這是我秦家家規,你好好看看!今日你就整理下吧,明日與你的同伴一起站崗好了!”

趙鑫遞給了白毅一份家規條例,轉身離去,再無二話,畢竟白毅修爲太低,不足以引起過多的重視。

白毅也深知這一點,便不去計較了,隨後走進了屋內,開始打掃一番。 就在兩道身影猛然自鴻蒙輪迴珠內浮現的瞬間,一陣透徹地府的莽莽之音傳來:

哈哈,想不到我十二祖巫爭來鬥去,最後竟然讓帝江那傢伙尋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可以傳承自己的靈魂!

是啊,我等未隕落之時,鬥了個不分勝負,卻在死後讓帝江那鳥人撿了個便宜,勝了我六人一籌啊!

年辰於兩道虛影升起的瞬間,急忙舉目而顧,終於從模糊的影像間看出了兩名洪荒祖巫魂魄!

一爲天吳,一爲強良。

體內的帝江巫脈自動激發,年辰隨即便覺得四周壓力盡消,隨手將一旁的楊倫拉在了自己身側!

方纔兩道魂魄所說之事,讓年辰心生不解!

難道十二祖巫之間,也在相互爭鬥不成?

此時,地上原本就已經油盡燈枯的八人,都沒了絲毫聲息。年辰一見,不禁心生憤然!

你二人雖非實體,卻也是曾經傲嘯山河的三界主宰,爲何卻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子嗣後裔死於身前,而無動於衷呢!

呵呵,小子有種!竟然敢在自己先祖面前如此放肆!

強良祖巫魂魄不怒反笑,似乎是對年辰大加讚賞起來。

哼,先祖。

年辰不禁對此言嗤之以鼻,和楊倫對望了一眼,二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戲謔之色。

小子,現在有一個大好機會在你面前,不知你可願意?

那天吳語氣中不帶一絲煙火味。淡淡地對年辰說道。

我不願意!

年辰一句斬釘截鐵的話,將五名巫族和地上已經瀕死的八人都驚了一下,目光訝異地看向年辰。

先祖的垂青,這傢伙竟然絲毫不領情,豈非有病啊!

然而年辰卻不作此想!

這兩個傢伙,年辰從未覺得他們會安好心!

包括自己體內的帝江血脈亦如是!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