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龐博還要走多久!」小查理一會兒靈巧地攀上枝頭遠眺,一會兒又跑進一旁的灌木從,過一會兒才從另一邊的樹林里跑出來。

他看上去很興奮,但與此同時他的耐心在一點點被消磨。

反觀龐博倒是不慍不火,慢卻堅定地往著某個方向行徑,還時不時拿出行囊中的測繪地圖研究一番:「不遠了。」

「不遠了?」

小查理輕盈地躍到龐博的身邊,歪著腦袋湊過去看那張地圖,奈何卻看不懂上面一圈圈的線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剛才就說不遠了!剛才的剛才你還說不遠了!剛才的……」

龐博淡定地看了喋喋不休的小查理,此刻彷彿年長的小查理才是一個小孩:「你沒到一沙的時間問了我三遍。」

一沙是這個世界特有的計時方式,曾經一位偉大的工程師發明了沙漏來計時,並且設定了一種標準的計時沙漏,它們之間計時的差距幾乎看不出來,而這種標準沙漏走完一邊所用的時間便是一沙,實際上大約等於一刻鐘。

小查理也沒不好意思,抽出了別在腰間的匕首,隨意地拋接著:「龐博呀我的小龐博,我就是隨口問問。」

龐博則收起了地圖,指了一個方向:「不遠了。」

小查理歡呼了一聲,漂亮地接住了翻飛的匕首收回了腰間的刀鞘里,向著那個方向跑去。

龐博看著小查理跑出去的背影,卻在此刻感到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縈繞在心頭,甚至恍若感覺在樹林的某處有人正在窺視著他們,但他仔細地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后,卻沒發現什麼異樣。

他警惕地環視了一圈。

「但願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吧。」

他剛準備跟上小查理,卻只聽得來自小查理的驚呼:「啊!」

龐博到不擔心小查理會遇到什麼危險,這樣一驚一乍地多半是因為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自然是不慌不忙邁開了步子,小心翼翼地躲過那些帶有倒刺的藤蔓荊棘,繞過稀鬆的爛泥,走了過去。

就這樣,這麼一個面無表情的小孩就在昏暗的林間緩慢而行。若是此刻有什麼不知情的人看見了,怕是會有一段關於林間魔童的傳說吧。

……

正如龐博先前所講的,少年們離他們的目的地確實很近了。

返回2006 才沒走多久,周身的樹林就開始稀鬆起來,樹與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而青苔之下不再是不規則的黝黑岩塊,而是一些分明經過雕琢的灰白色巨大石料,由於雨雪的侵蝕,這些石料上面的圖案已經模糊不清了,蕨類植物和灌木橫生在其間。

而小查理正站在不遠處。

那裡是一小片林中空地,同時也是巨石堆砌的終點,那裡是一段斷牆和一些林立的石柱,陽光籠罩在那片空地上,細小的塵埃在空氣中廢物,而隱約間好像還有一尊雕像佇立在這些巨石的中心。

小查理正站在那座雕像的下面。

龐博快走了幾步,也看見了那尊雕像。

這是一個沒有頭部的女性雕像,打造她的石材應該是主要是某些光滑的白色礦石,連龐博都無法辨認這些礦石具體是什麼,但一眼就能看出雕刻她的絕對是一代大師:

她身材豐盈曼妙,前凸后翹,身上只披了層薄紗,但這層輕紗就像是沾了水一般緊密地貼合在她的身上,只有私密的部位由於紗布的褶皺只能略微看清些許輪廓,而膝蓋和手肘等部位卻利用石料本身的顏色漸變做出了近乎於膚色的效果。

雕像一隻手拄著一把長劍,另一隻手指向樹林中的某個方向,端莊地靜立在一座爬滿雜草的大理石基座上,恍若是一個真人。

小查理看的眼睛都快直了,龐博也愣住了。兩個少年對於異性身體的初步印象,便由這尊無頭的石像深深地留在了他們的腦海里。

異於常人的龐博從這塊石料上聞到了前所未有的芬芳,他下意識地伸手摸向了石像的腿。

小查理被龐博著突如其來地一摸嚇了一跳,再看這小孩的臉上還掛著痴痴地笑,下意識以為龐博是中了什麼魅惑法術的陷阱,當機立斷地打開了龐博撫摸著石像的手,厲聲道:

「你在幹什麼!」

龐博手被打得不輕,看上去倒也清醒了幾分,不過他眼中的狂熱並沒有減去絲毫:「查理哥哥,你也來摸一下吧?」

小查理還沒反應過來。

龐博抿了抿嘴:「查理哥哥,這塊石頭,是有溫度的。」

石頭有溫度?這可是在日照稀少的林間!而且時至深秋,大多數時候白日里太陽甚至只是發光不發熱,這裡的石頭怎麼可能會有溫度?

戰天闕,白髮皇妃 霎時,小查理背後冷汗都下來了,頭腦再度清醒了幾分:「你說石頭是有溫度的?」

龐博看了小查理一眼,他笑著搖了搖頭,顯得有些詭異:「不對,我剛才說的不準確……」他轉而一隻手再一次摸住了這尊雕像,這一次他肆意地撫摸著,另一隻手翻出了行囊中的小石鎬:

「我能夠感覺到,這尊雕像是活的!」

小查理不是第一次見到龐博看見礦石后狂熱的表現,但卻是第一次看見龐博像是失去理智般的模樣。

這尊雕像絕對有問題!

還沒等龐博舉起石鎬砸向雕像的時候,小查理一把把龐博抱了起來,企圖將他帶離這裡。

但龐博瘋了一般地掙扎著,嘶喊到:

「啊!!放開我!」

手裡的石稿狠狠地砸向了小查理。

好在小查理身手敏捷,一下子前撲卧倒在了雕像邊上,堪堪躲過了龐博的突然襲擊,但他也發現了一個駭人的事實——雕像投下的陰影處堆放著被砍斷的藤蔓枝條,而那些枝條的斷口看上去分明是新的。

小查理腦海里瞬間閃過三個念頭:

這個地方不久前有人來過!

或許這個人還沒有走遠!

就在某處監視著我們!

龐博卻正好趁著這個空檔,再次舉起石鎬砸向了雕像。

這一次,小查理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哐當!」

龐博這麼一砸,雕像的大腿上便多出了一個細小的白點。

小查理趕緊翻身撲倒了龐博,扯住他的衣領,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小子!你清醒一點!」

小查理的這一下不可謂不輕,龐博稚嫩的小臉立刻就腫起了一塊,嘴角還裂開絲傷口。

大概是疼痛的刺激,龐博眼中的狂熱這才消退,恍恍惚惚地看著小查理:「唔……查理哥哥……怎……么了?」

小查理見龐博恢復了正常,當下鬆了一口氣,但又看著龐博腫起來的臉和嘴角溢出的血跡,心裡又有些愧疚起來,剛準備扶起龐博趕快離開這裡。

龐博突然間眉頭一皺,也不知道哪裡來那麼大的力氣,一下子就把小查理掀翻在地,還推出了一小段距離,自己也滾到了一邊。

正當小查理挺身想要一把拉住龐博的時候,卻見頭頂一片陰影籠罩下來,緊接著一道白影狠狠地衝擊在了原本他和龐博待著的地方,激起了一片煙塵。

盜賊傑洛特多年的嚴苛訓練在此刻體現了巨大的作用。

小查理身體先於他的思維動了起來。

少年一個側手撐地便翻身而起,緊接著便是兩個側滾翻,瞬間拉開了自己與白影的距離,視野頃刻間就開闊起來,然而眼前的一切卻讓他一個激靈,站都沒有站穩,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那個雕像,動了!

那道白影不是其他,正是她手裡的那把劍!

而那座雕像本身還保持著紮下長劍的動作!

從龐博砸出的那個白點開始,一道道裂紋遍布在雕像的上身,裂紋之中是暗紅色的光芒涌動,索性雕像的小腿以下還沒有太多裂痕,致使雕像還不能立刻移動。

小查理趕忙站起來跑向還有些發懵的龐博。

但沒跑幾步,大地卻開始震動起來,雕像一隻腳已經離開了石頭基座。

一番震動下,少年好容易穩住身形,卻見地面自雕像基座為中心,隨著震動迅速裂開了一道道巨大裂隙,這些裂隙看上去像是什麼組合在一起的紋路,遍布這片林間的空地,而且有跡可循絕非是隨機裂開來的。

體能相對較弱的龐博還沒能緩過來,正伏在一條急速擴大的裂隙之上。

「抓住我的手!」小查理撲了過去。

龐博聽見后,抬頭看著小查理,平日里沒有絲毫表情的小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驚恐,他向著小查理伸出了自己的手……

此刻的地面再一次劇烈地震動了一下,那個雕像徹底從基座上走了下來!

而正是因為這次震動,小查理抓了一個空。

在他面前只有一道緩慢擴張的黑色裂縫,隱約有水聲沖刷石壁的聲音激蕩了上來。

至於那尊雕像,她輕而易舉地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那把劍,緩步向著小查理走來。

一時間,無數的念頭像是流星般滑過小查理的腦海。

此刻再去懊悔也來不及了。

少年一咬牙,抽出了腰間的一把匕首向著空地外的樹林用力地飛擲了出去。

就在雕像舉劍將要猛刺來的那一刻,少年深吸一口氣,一閉眼,翻身跳入了那條吞噬了龐博的裂隙中。 滴答。

一滴沉重冰涼砸在了小查理的鼻尖上,來自水滴的撞擊和侵入肌膚的寒意,讓少年的意識從層層黑暗中蘇醒。

滴答。

水滴再次滴落在他的鼻尖上,這一次蘇醒的不只是少年的意識了,一併蘇醒的還有深入骨髓的刺痛,像是一團在少年體內野蠻生長的荊棘叢,讓他忍不住低聲地呻吟。

滴答。

小查理抬手抹去了自己臉上的水,由於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此刻的小查理感到一股寒涼就像是一條將他緊緊縛住的巨蟒,伴隨著的是呼吸困難和喉嚨口火燒火燎的疼痛。

而此刻,他的眼前漆黑一片,根本沒有絲毫的光源。

裸露的肌膚告訴小查理,他現在身處冰冷堅硬的岩石之上。

「……嗬……嗬」

他試圖呼喚龐博,但由於喉嚨的原因卻一時間難以發聲。

滴答。

黑暗中,恐懼、懊悔的情緒在小查理的胸腔里肆意綻放著。

按照原來的預想,這一次探險其實只應該是一次遠足,然後在回來的路上可以獵只兔子之類的小動物和龐博開個小灶。

會動的無頭雕像?

地面之下的巨大空間?

這都不在小查理的計劃里。

現在龐博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少年畢竟是少年,思來想去間,竟然蒸騰起一股火氣短暫地驅散了內心的黑暗,他艱難地站了起來:

「……龐博……」

小查理的聲音雖然並不響亮,但是在這片黑暗空間里橫衝直撞后變得響亮了許多,卻也憑添了幾分可怖的氣氛。

少年拖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地在黑暗中摸索著:

「龐博,你在這裡嗎?」

回聲陣陣,自然沒有人聲回應。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喊了多久。

小查理的身子已經不再凍得哆嗦了,但卻開始慢慢地升溫,而且有著停不下來的趨勢。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少年絕望地靠在一側濕滑的岩壁上休息,身上的火絨盒因為先前跳下來墜進暗河的緣故,已經濕透了,現在也沒辦法生火。

不知道怎麼的,小查理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將要燃盡的蠟燭,此刻的燭焰已經走到了最後將熄的時刻。

說起來如果不是自己的軟磨硬泡,他們根本不會來到這個鬼地方。

一想到龐博有可能在下落的時候就已經遭遇不測,小查理的心就揪了起來。

「龐博!你到底在哪裡!」

少年拼盡全力地大吼了出來,這是發泄,這也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龐博!你到底在哪裡!」

「龐博!你到底在哪裡!」

「龐博!你到底在哪裡!」

「……」

聲音在岩壁上衝擊回蕩,一遍遍地重複著小查理的話,但是語音語調變得越來越古怪,變得像是在嘲笑戲謔,就像是黑暗中有著什麼東西在學小查理說話。

然而意料之中的,依然沒有其他人聲。

但小查理機敏地抓到了一絲異常——他聽見好像有什麼東西拍水的聲音。

「嘩啦!」

「嘩啦!」

雖然很輕,但是很有節奏感。

傑洛特曾經蒙上小查理的眼睛,訓練他用耳朵來分辨聲音的細微差別和方位。

沒想到在這裡居然再一次用到了這個盜賊教他的東西。

大佬拯救計劃 總而言之,小查理能判斷出那絕對不是水波拍擊岩石的聲音,而是有什麼東西正渡水而來。

「該死的,我要是活著回去,我一定會好好謝謝那個老不死的。」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