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個消瘦的身影攔在了他的面前,抓住他的脖子,就像擰小雞一樣擰起,漢子想要反抗,可他不知道為什麼,雙臂雙腿感覺無比沉重,完全動不了!

漢子想要轉為內息,可就像什麼枷鎖鎖住了他,除了瞪大那雙死魚眼瞪著眼前那相貌帥氣俊朗的少年,他什麼也做不了!

漢子的呼吸越來越微弱,最後徹底消失,他的心臟也停止跳動,最後,少年將漢子當垃圾一樣扔在地上,看也不看一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漢子,轉身看向了一臉驚愕的美婦。

自始至終為什麼漢子的小弟沒來幫忙呢?那是因為他們都倒在了地上,脖子無一例外的都被扭斷,可怕之極!

「您們等下。」少年擠出一絲微笑,走進那座宅邸,之後便是凄慘的聲音響起。

「南宮雪父母?」少年走了出來,飄逸白衣不見一點血跡,和善地詢問著美婦與中年男人。

「嗯。」兩人同時點了點頭。

「那就行,你們就在這等著,一會會有人來幫助你們的。」少年呵呵一笑,身影漸漸淡泊,直至最後完全消失。

「旭哥,我們留嗎?」美婦問著。

「嗯。」中年男人點點頭。

……

「到底到了沒啊!」南宮雪催促。

「到了!」龍魂無奈搖頭,減速降低。

落在離開前的那個前台之上,發現葉毅龍他們還在,那個傢伙竟然樂呵呵地接過一張銀卡!

「毅龍,那銀卡里有多少錢額啊?」龍魂叫喚。

「啊?啊魂,你回來啦!」葉毅龍小跑過來,開口說,「我和亦非是第四名,有五十萬金幣的獎金。」

「怪不得你笑的合不攏嘴,第四名都這麼多獎金,那第一名肯定很多,帕斯學院真大方!」龍魂感慨。

「可恨的是只能在帕斯學院旗下的產業花錢!」葉毅龍苦笑。

「帕斯學院有產業?」龍魂驚訝。

沒聽說過那個開學院的旗下會有產業的,學院就是學院,就是教人的地方,怎麼會做生意呢。

「那些不是他們開的,而是合作!帕斯學院每年畢業的學生很少,但都是精英,他們全都要麼回了家族,要麼當上了某某城的城主,但那些是外院和內院的學生,至於職院的,大多數人都是接受學院派發的資金,去經營,每年都要上交部分錢財,所以那些也可以說是帕斯學院的產業。」葉毅龍滔滔不絕地解釋著。

「唉!我們要去看望下雪兒的父母,就先不進入學院了。」龍魂提出正文。

「可以啊,因為還要再過十天我們這群學生才能進入學院。」葉毅龍攤手。

「為什麼?」龍魂問。

「不知道。」葉毅龍很簡潔地回答,就走回到領獎那處了。

「這個猥瑣的傢伙。」龍魂搖頭。

卻是內丹分發完畢,可還有大堆等級偏高的內丹沒有發完,所以那群人在那把內丹拋下,讓下面的學生擠來擠去爭搶,不搶白不搶,更何況這些內丹吸收了可是可以提升修為的!而葉毅龍則是在一群美女當中。

「你是不是也想去啊?那就去咯!」南宮雪笑眯眯地看著龍魂。

「當然不想!」龍魂義正言辭地推脫,拖起南宮雪的滑嫩玉掌飛上高空。

時間在流逝著,龍魂與南宮雪飛在千米高空,離中年夫婦越來越近。

「咦?雪兒,你家宅邸怎麼亂糟糟的?」龍魂問。

「是嗎?」南宮雪懸在空中,到了乾坤級,視力自然很強!

大大的宅邸此時亂糟糟的,一大堆東西凌亂地被扔出大院,多個小建築被火燒得乾乾淨淨,僅留下大堆廢墟,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地上密密麻麻地睡滿了人,不!他們不是睡,而是死了!死人密密麻麻地鋪墊在大院里,覆蓋成厚厚的屍體堆,血染紅了大地,猩紅至極!

「他們全都是我家的下人!」南宮雪花容失色,猛然掙脫開龍魂的手,急速俯衝下去!

輕輕點地,南宮雪站在了自家宅邸之前,不敢步入其中!不是害怕,而是震驚!

「雪兒!」婦女叫住了背對著她的南宮雪。

「母親?」南宮雪驚喜地轉過頭,見著自己那淚眼婆莎的母親,奔跑過去與美婦緊緊相擁。

苦澀的淚水從她的眼角劃下,不同於抱住龍魂時的感激,此時卻是深深的驚懼。

「母親,怎麼會這樣,他們怎麼全都死了!」南宮雪哭訴著。

感受到懷中嬌軀的陣陣顫抖,美婦嘆了口氣,輕撫著南宮雪的背部,以此安慰著南宮雪。

「岳父岳母!」龍魂也落地,走到兩人面前稱叫。

「嗯。」夫婦兩人點點頭。

「這是?」龍魂詢問。

「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南宮閆旭開口。

「嗯。」龍魂凝重點頭。 「前幾天,林家和葉家合作,叫我們交出南宮家!」南宮閆旭說著,「他們懼怕我父親,所以就合作,而且還要我們交出龍魂和南宮雪!」

「葉家還存在?」龍魂驚訝。

上次自己為救葉毅龍,殺到了葉家,那群高層不是全都死了么?龍魂覺得那些老弱婦孺也翻不起什麼分浪,這才饒了他們一死的。

「嗯!那個葉家的背後老不死突破了元神界限,成為了那什麼乾坤人階一級的強者,還有林家的兩個老不死也是,可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了另外一個家族,聽說他們那裡有什麼乾坤人階三級的,厲害之極,那三個老不死聯手也無法打敗,可他們只要啊魂你和雪兒,所以現在局勢說好聽點是三足鼎立,說難聽點是葉家和林家是那個神秘家族的走狗!」南宮閆旭說。

「看來他們已經有所察覺了,雪兒,我們要小心點!」龍魂說。

「嗯。」南宮雪點點頭,又問,「那為什麼他們要殺光我們家族的人?而且父親你為什麼不找爺爺回來呢?」

「唉!你爺爺和我大吵了一架你也知道的,你爺爺那時留下了一塊通訊玉佩,可被他們搶去了,我們根本沒有機會向你爺爺他求救,而且聽說你爺爺留下了一件很厲害的武器在家族裡,可我們根本找不到,後來他們得知,兩家吵了半天,覺得平方武器帶來的利益,便派人來要挾我們交出整個家族的控制權,說給我們五十萬金幣!我們不交,他們就派人來攻打,我們已經戰了幾次了,每次都損失慘重,不過也擊退了他們,只是沒想到家族裡出現了一堆叛徒,在我們猝不及防之下偷襲,最後整個家族也只剩下我和你母親還活著,只是我們之前被那個叛徒下了葯,實力也被封鎖了,根本發揮不出任何戰力,那個混蛋還想要凌辱你母親!」南宮閆旭說得聲淚俱下,堂堂鐵血男兒,也會流下眼淚,可見這恨是恨到了骨子裡!

「那母親你?」南宮雪急問。

「我沒事!」美婦拍了拍南宮雪小手,開口說,「當時一個少年救了我們,只是他後面讓我們呆在這裡,說有人會來幫助我們,我們就留了下來,想必也是你們!」

「少年?」龍魂沉思。

「那現在我們的南宮家族只剩下我們和姐姐四個了嗎?」南宮雪低聲抽泣。

「嗯。」美婦也抹抹眼角淚珠。

「魂,你去哪?」南宮雪拉住要離開的龍魂。

「一把火燒了南宮宅邸,安葬那群為你們家族拚命戰死的鐵血下人!至於那群死去的敵人,就當是為那群忠心耿耿的下人陪葬,後面會有更多的人回下去給他們道歉!」龍魂冷冷說著。

「我和你一起去!」南宮雪請求。

「可是……」

「從現在開始,我不再是雪白仙子,而是個只想復仇的深淵女鬼!」南宮雪也凝重。

「可是他們很強!全都是那傳說中的乾坤級!」南宮閆旭勸說。

「放心吧!」龍魂開口,「接下來就是鮮血的狂舞了!」

「你們就在這裡等著我們的回歸,這裡是最安全的了!」南宮雪微微一笑,手一揮,一道雪白屏障出現於南宮閆旭和美婦的周圍。

一股狂暴的殺機從龍魂的身上散發,南宮雪也不再流淚,強悍的氣息由她的嬌軀里爆發!

……

「唉!你們說南宮閆旭怎麼就這麼頑固呢?五十萬金幣,那可不是小數目啊!」葉家宅邸之前,幾名看門侍衛討論著話。

「不知道,不過聽說南宮閆旭那個傢伙的夫人雖年齡已邁入三十,可風韻猶存,要是我可以享受下就好了!」一個年齡約莫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說著。

「切!沒品位!聽說那傢伙的兩個女兒才是人間極品呢!要是我能夠和她們春風一度,真是做鬼也風流啊!」其中一個少年說著。

「可是好像她們都進入帕斯學院了,我最喜歡那個南宮雪的男朋友,聽說他滅殺了林家的一個明面上的老傢伙,真是太厲害了,長得又帥,要是我能和他邂逅一晚那我就滿足了!」其中一個滿臉風騷的女人說著。

「那個蟲魂?哈哈哈!」一眾男的哈哈大笑。

「你們是在說我嗎?」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眾人扭頭望去,發現一座樓頂之上坐著一名坐著一名少年,一頭飄逸黑髮,如刀削般地堅毅臉龐,雙瞳漆黑如無底洞,笑容如春風拂過!

「龍……龍魂!」其中一名門侍結巴說來。

「怎麼,不是蟲魂?」龍魂躍到他們面前,冷笑著。

「救命啊!」那群侍衛急忙奔進宅邸,龍魂的厲害他們可是知道的,龍魂當初連三級元神都能殺,何況他們修為連這群連元帝都不到的渣渣?

可在他們動的同時,龍魂就淘淘耳朵,手指一滑,三顆人頭飛起,在地上咕嚕嚕地滾動著。

「安靜點不行嗎?」龍魂嚷嚷。

「你怎麼處理呢?」龍魂問著現場沒有受傷的那個女人。

「我……我把自己送……送給你,你不……不要殺我!」女人驚慌失措,急急忙地撕開自己的衣物,將裸露的身軀暴露在龍魂的眼前。

龍魂輕輕一笑,女人以為龍魂同意放過自己,要和自己來場邂逅,覺得自己上了天堂,可下一刻,龍魂說的一句話卻讓她墜下了深淵!

「你太丑,身材也太差,我沒性趣!」

眼前一花,女子倒地,模模糊糊看見比自己美一百倍的南宮雪站在自己背後,手裡拿著還淌著自己血的長劍!

女子閉眼,死去!

「算你乖!」南宮雪笑呵。

「那是!」龍魂也自誇起來。

「葉家裡面的人給我聽著,我龍魂來了!」龍魂大吼。

「龍魂!」葉家現任家主手中茶杯一抖,臉露狂喜。

「來人,給我把那個龍魂給活捉回來!」葉家家主吩咐。

立馬十幾人領命而去,走到葉家宅邸之外,見果真是龍魂,立馬就要動手。

「等等!」龍魂搖搖手指。

那群人疑惑不解,龍魂故意咳嗽幾聲,又大聲吼著,「葉家老賊,你派出這麼幾個爛番薯臭鳥蛋就想把我龍魂給抓住,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呵呵呵。」南宮雪在一旁捂嘴偷笑。

「抓你我們幾個就行了!」看似領頭的一個人怒罵,對著龍魂就是一劍刺過!

「嗤!」龍魂兩指夾住了領頭人的劍尖,冷冷地說著,「不要以為自己很厲害,你只是個小蝦米而已!」

「砰」地一聲,龍魂折斷劍尖,一甩,劍尖穿過領頭人的小腹,刺進後面的一個人的心臟中,一下子兩人死去!

「可惡!」一個人暴怒,和其他的人提劍衝上來,龍魂只是冷笑一聲,紫色流竄在雙掌中,噼里啪啦幾聲炸響,所有的人都倒下,胸口無一例外全都有著一片焦黑!

「太沒挑戰性了!」龍魂擺擺手,將破雷召喚在手,向南宮雪溫柔地說,「將修為氣息改為元神九級,免得把他們嚇跑了!」

「嗯。」南宮雪點點頭,散發出外的強大氣息頓時弱了兩倍。

「葉家狗賊,還不出來受死!」龍魂又大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