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句話立刻點燃了房間內所有人的怒火」那些黑衣手下立刻全部伸手入懷,似乎要這個膽敢侮辱他們老大的人碎屍萬段了。

楊奇咳嗽了一聲,所有人立刻恢復了原裝」當做什麼都沒有聽到過一樣。

「有點意思,既然你猜到了不是上面的意思。那麼能猜到其他的嗎?楊奇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總要聽一個人的。我只是好奇是誰丟給你一塊骨頭讓你辦事的?」陳青雲吐了一口煙霧,淡淡的說道。

楊奇被陳青雲說做是狗,也一點沒動怒」反而嘴角翹起了一絲弧度。

「陳青雲,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

明明知道今天是條不歸路,你竟然也敢來。而且還是一副毫不畏懼的模樣。實話跟你說了吧!我今天還真沒有打算要了你的命。我的一個朋友被你欺負了,我只不過想為他討點公道。」

「哦,看來你應該收了不少的好處。是你哪個朋友?我想他應該也在這裡」不如出來見見吧!」,「這麼說,你是願意道歉了?」楊奇還真沒有想到剛剛語氣很強硬的陳青雲突然就軟了下來,似乎有求和的意思了。

陳青雲笑著點頭說道:「道歉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我要看看值得不值得道歉。讓他出來吧!解決了他的事情后,也好解決我們之間的事情。」

很快的,錢多多出現在兩人的面前。聽下面xiao弟說陳青雲願意當面給他道歉,差點當場就笑了出來。

他知道這是陳青雲服軟的表情。如果對方一旦道歉了,那麼事情不會輕易結束,反而會升級。他要將陳青雲帶給他的雙倍奉還給對方。

這就是壞人,一旦你服軟」他不會放過你,反而是加倍的欺負你。所以對付壞人的最佳方法就是握緊拳頭,狠狠的一拳揮過去。

一看到陳青雲,錢多多的尾巴都要翹起來了。他也不想想,陳青雲就帶著一個人過來,這種氣勢像是服軟人幹得出來的事情嗎?這點不僅僅是錢多多,就連楊奇也忽略了。

「這位就是你朋友?」陳青雲笑著問道。

「對,就是他!」

「我說過」有一天一定讓你跪在我面前道歉。而且我還不原諒你!看來,你也很害怕槍子(子彈),別客氣了我就站在這裡,來吧!今天讓我滿意了,你還可以活著離開。否則就準備跟這個世界說拜拜吧!」現在的錢多多,要多牛bi就有多牛bi。

難道壞人都是這麼沒公德心嗎?讓人道歉,然後他還不接受。這狗娘養得孩子,到底是誰教育出來的產物?

陳青雲笑著搖搖頭起身來到錢多多的身邊,突然抬起一腳揣在對方膝蓋上。後者吃痛,立刻跪倒在陳青雲面前。

「不是讓我給你道歉嗎?你怎麼先跪下了。實在是太客氣了。」

「我井…………」

砰……,陳青雲一拳轟在了錢多多的臉上」後者鼻子立刻塌陷進去,身子也隨之非了出去。

陳青雲的力道使用得剛剛好打斷對方的鼻粱,卻又不讓對方昏過去。

「不讓老子道歉,老子就打到你同意讓我道歉。」,陳青雲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單手掐著錢多多的脖子,將其舉了起來。

這就是陳青雲」作風依然是那麼彪悍不講究常理。

楊奇的所有手下全不將槍拔了出來對準陳青雲。酒吧很大,這一圈人怎麼也有幾十人。所有的槍口對準了陳青雲,就算這廝動作再快也是不可能躲在這種luanshe的。只要楊奇一聲令下」陳青雲肯定會立刻被打成蜂窩煤。

不過陳青雲也可以拉個墊背的。錢多多肯定也好不了哪去。

「我勸你們最好還是把槍放下,否則我要是一不xiao心啟動了開關。我敢保證」房間內所有人立刻會變為灰燼。」進到酒吧后一句話都沒有說的唐淵南終於在最關鍵的時候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是石破天驚,一個人居然威脅一酒吧的人。

他到底有什麼依仗」當眾人看向他時,徹底的明白了。這廝脫掉了上衣」要上捆了一圈的炸藥。這個分量的炸藥如果爆炸了,酒吧內絕對不能有一人倖免。

所有人都傻了」將目光放到了楊奇身上。這個時候也是他這個老大該發表一下意見的時候了。

「對方是客人,怎麼把槍都拔了出來,都收起來。」,楊奇板著臉說道。

這會」錢多多因為被提著時間過長,臉部已經變成了青紫色,恐怕馬上就要被憋死了。

「我想你可以放他下來了。他應該非常願意接受你的道歉。」楊奇淡淡的說道。

解青雲笑著將錢多多放了下來,問道:「你願意接受我的道歉了?」

錢多多坐在地上,使勁的用手rou著脖子」使勁的咳嗽。不過他沒有忘記跟陳青雲點頭,生怕這牲口再次抓起他。

「啪!」

陳青雲甩了錢多多一個耳光,奇怪道:「你說道歉就道歉,你說不道歉就不道歉。老子憑什麼聽你的 陳青雲已經囂張到了極點」可是楊奇一點辦法也沒有。他不知道唐淵南身上的炸彈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恐怕酒吧內所有人會炸得連骨頭渣都不剩。

他之前預料的陳青雲會暗中帶著人過來」可是他得到消息,對方居然真的只帶來唐淵南來赴約」還周身背著炸藥,真是一個暴力的瘋子啊!

錢多多被抽得天昏地暗,滿眼睛都是星星,嘴中一個勁的求饒」哪裡還有紈絝大少的風範。

陳青雲抽得爽了,回到了沙發上坐下,點燃了一根煙,問道:「歉我已經道完了。不知道楊老大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商談嗎?」

「我想應該沒有什麼談下去的必要了。門口在那邊,請便。」楊奇知道今天討不到什麼便宜,所以乾脆放陳青雲走人。他雖然也有些懷疑唐淵南身上的炸藥〖真〗實性」但是他賭不起。如果是真的」可沒有後悔葯吃。

「飯都沒吃,就打算趕我走了?碎可不行,你沒事了。我們的事是不是該算一算了?」陳青雲的嘴角露出一個冷笑,問道。

「我們有什麼事?」楊奇平靜的問道。

「你打傷了我的手下,不會是想讓我就這樣忍了吧?」陳青雲煙頭突然一彈,直奔楊奇面門。

楊奇怎麼說也是跟唐淵南同級別的高手」這種程度的攻擊自然可以輕易的躲過。腦袋一歪」躲過了煙頭。可是他沒有想到陳青雲居然這麼快的速度就竄到了他的面前,坐在沙發上移動自然不方面被陳青雲一拳轟在了肩膀上。

房間裡面每個人都沒有想到陳青雲會對楊奇出手,而且是在這麼多槍口頂著的情況下。難道這傢伙真的不怕死?不管怎麼樣,這些人算是對陳青雲的勇氣折服了,這爺們夠狠。

一招得手后陳青雲拍了拍手回到了座位。

「楊老大果然英雄豪傑,居然躲都不躲。行,今天算是服了你了。我們的帳一筆勾銷。以後我們還是好朋友。」

那些拿著槍一直對準的黑衣人手都顫抖了,這傢伙真不要臉,誰跟你是朋友啊!

楊奇的表情波瀾不驚,淡淡道:「你應該知道剛剛所做的是什麼意思?這個時候跟惡虎堂開戰沒有一點好處。」

「我知道,雖然你我實力相差不多。但畢竟你有名聲,大多小幫派和牆頭草都會選擇你。而那些還算有些實力的大幫派也會借著這個機會虎視眈眈,就等著你我相鬥好坐收漁翁之利。」

「既然知道你還真么做?」楊奇皺起了眉頭,從現在開始,他才感覺到陳青雲這個敵人的強大。不僅僅是功夫的實力」心計也是超一流水準。

恐怕他打算進來來赴約就是帶唐淵南,沒有想多帶一個人。在惡虎堂的總部傷了錢多多,然後又讓自己吃了啞巴虧,最後安然無恙的離開。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恐怕很多人會對惡虎堂失去信心。

那些牆頭草恐怕就不會那麼爽快的一邊倒了。

媽的,上當了啊!這明顯是自己給他創造的一個非常好翻盤的機會。楊奇心中惡狠狠的想著,暫時忍n忍。只要陳青雲離開,立刻派人圍追,就不相信他能跑得掉。

「我為什麼這麼做,你應該很清楚。現在我也做完了看來你也不打算讓手下開槍了。所以,我準備離開了。」陳青雲笑呵呵的說道。

「請便!」楊奇淡淡道。

「不過,都說楊老大好客。你肯定不好意思就讓我這麼走了。好吧!我接受你相送的請求。小南,扶著你哥們,他肩膀骨折了。我們回家了。」陳青雲率先站起身。

唐淵南走到了楊奇的身邊摟著對方的脖子,笑道:「我們兄弟也好長時間沒有見面了,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敘舊一下。」

楊奇真的想破口大罵,這廝怎麼能如此的無恥。奶奶的」明明是用自己當人質,居然還堂而皇之的說是相送。誰想送你誰就是賤人!

因擔心傷到楊奇那些手下只敢跟在身後,卻一點動作都不敢做。

來到樓下上了車,陳青雲拿出了一套炸彈裝置給楊奇穿上然後讓其下車,並在其胸前的按扭上按下來開關。

「這個是目前最先進的水平裝置的炸彈只要你動一動,那麼立刻就會爆炸。請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否則等我安全的到達了中海,自然會告訴你破解的辦法。千萬不要試圖找人去碰,我可沒時間跟你鬥智斗勇,根本沒有留活門。只要一碰」立刻就會爆炸。」陳青雲笑呵呵的解釋。

楊奇咬咬牙沒有說話,狠得眼神直泛殺機,偏偏他什麼都不敢做。能活著」比什麼都強。什麼炸彈解不開,只要給老子足夠的時間」你們就倒霉了。

楊奇的願望是美好的,可是陳青雲立刻就打破滅了他這個想法。

「哦」忘記告訴你了。這個是有時間的。2個小時得不到〖答〗案」也會爆炸的。所以,千萬不要試圖在途中讓你手下干擾我。那麼,後會有期了。」陳青雲關上了車門。

看著陳責雲離開,一干手下立刻就圍了上來。

「老大,怎麼辦?用我帶人跟上去嗎?」一個手下問道。

楊奇搖頭道:「不用了,沒有那個必要。這個時候他不會選擇炸死我。這裡畢竟是省城,光天白日的」他不會做這種傻事。」

望著開遠的車子,楊奇一動不動的站在門口。看著屏幕上的數字在一點一點減少,他並沒有多少憂慮。這份氣魄讓下面一干小弟佩服得要死。這才是老大的風範,在這種要涉及到自身安全的時候,居然還能如此波瀾不驚。

這個時候,大家都希望時間過得慢一點」這樣就有更多的時間來解決炸彈的問題。可是時間是無情的,要多快就有多快的。眨眼間兩個小時要過去了,只剩下可憐的十分鐘。

「老大,一路尾隨的幾個兄弟來了電話」他們已經進入到中海市區了。可是還沒有打過來電話,是不是他反悔了。要不讓懂得拆彈的兄弟試驗試驗吧?」,一人問道。

儘管楊奇沒有吩咐找懂得拆彈的手下過來,但是其他人還是把工作都做到位了。人是來了,只不過楊奇一直沒有吩咐,他們也不敢貿然上前。

楊奇搖搖頭,他相信陳青雲肯定會打過來電話的。

五分鐘……四分鐘「…………三分鐘………………兩分鐘…………

十……九……八……七……六……

炸彈馬上就要爆炸了,楊奇的身邊突然變得孤立無援。開什麼玩笑,能好好活著,誰想死啊!反正老大要死了,他們總不能跟著一起陪葬吧!

楊奇突然十分憤怒將身上的炸彈扯了下來,狠狠的摔到地上。

「陳青雲,算你狠!居然拿個假的炸彈騙老子,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雙倍奉還回去。」

炸彈是假的,所有人都木了。一切人暗自惱火」白白浪費了一次討好老大的機會。相信剛剛如果幹人站在楊奇身邊的話,那麼那個人一定會平步青雲的。不過很可惜,陳青雲創造了機會,沒有人能把握得住。

沒有辦法,權勢和生命比起來,就會變得一文不值。

就在這個時候,楊奇的電話響了。

「我猜這個時候你一定在心裡罵我吧?哎,我的心很疼。其實」我這都是為了你好。看看你的身邊」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一個個都躲了起來」沒有人在你身旁。我這讓你看到你的那些手下是多麼的廢物。好了,再說你該罵人了」再見。」

「……」楊奇拿著電話愣了半天,緩和過來后,直接將電話砸向了地面。

「哈哈,太牛逼了。「一直很狂妄,今天這次栽得不輕啊!」唐淵南開著車,大笑道。

「他既然敢單槍匹馬,就證明了他是一個狂妄的人。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打擊這種人的方法就是要比他更加的狂妄。」陳青雲淡笑著說道。

「這次讓惡虎堂吃了癟,事情一旦傳開了,對他們可是相當的不利。我們這麼輕鬆的出來了」簡直是對他們致命的打擊,相信他們會很快做出最大程度的報復」否則顏面掃地。看來」省內的黑道要引起一撥腥風血雨了。」唐淵南說道。

「那也沒有辦法,這件事情總是要來的。現在我們佔了先機,至少勝算要大上了許多。」陳青雲笑著說道。

唐淵南說道:「你說有沒有可能他忍了。等籌備得差不多了再來找我們麻煩。畢竟忍下來,他們可以謊稱謠言都是假的。」

陳青雲點頭道:「非常的有可能。不過我不會給他機會。他會老老實實按照劇本來進行的。」,說完,陳青雲從胸口的紐扣卸下了一個微型攝像頭。

「〖我〗日,都錄下來了啊!」唐淵南驚訝道。

「對啊!都不知道我抽錢多多的時候造型是否帥氣。觀眾們不會失望吧?」,陳青雲笑著說道。

「帥啊!特別是打在楊奇肩膀上那一拳。帥呆了!如果我是小姑娘,肯定會歡呼的。可惜……我不是。」唐淵南玩笑道。「哦,對了。那一拳的後果是什麼?」,「最輕的是胳膊脫臼。」陳青雲很肯定的說道。!~! 兩道可怕的力量,在虛空中碰撞在了一起。%「轟!」的一聲。一道璀璨的光暈從兩人碰撞的地方爆發了出來。那巨大的碰撞之力,在虛空之中,將秦浩天整個人凌空的給撞飛了出去。

秦浩天感到從自己握劍的地方,傳導而來,一股強大的衝擊力,那強大的破壞力,從秦浩天的手柄處,傳導進入了秦浩天的身體內。

感受到那巨大的衝擊力中的那強大的破壞力,秦浩天連忙的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將那衝擊進入自己身體內的玄氣給排除了出去。凝視著眼前的黑衣男子,秦浩天全力的戒備著。轉頭一看,秦浩天發現小龍已出了峽谷。這才讓秦浩天稍微的放下了心來。雖然可以說,出了峽谷,這倒也未必就說明他們現在安全了。但是進入了森林當中,相對的來說,隱藏性還是比較強的。

既然小龍已帶著南宮影出去了。秦浩天現在就已萌生了退意。

秦浩天施展起身法,身子如箭一般的向著峽谷外衝去。

不過那黑衣男子卻早就在防備著秦浩天離去了。在秦浩天向峽谷外飛去的時候。他就知道秦浩天要做什麼了。提前一步,擋住了秦浩天的去路。

感到身後那魔龍巨大的爪子帶著撕裂一切的力量,向著自己很好的俯衝了下來。秦浩天展開身法,整個人虛空晃動了一下。堪堪的閃避開了大魔龍的這一爪。但是那撕裂般的氣勁,卻還是讓秦浩天的臉頰有些隱隱的生疼。

就在秦浩天堪堪的避開魔龍的這一爪的時候。那黑衣男子手中的長刀帶著強大的能量,向著秦浩天的身上狠狠的劈了下去。

如閃電的一般,對方那一刀已到了秦浩天的面前。

感到那撕裂一般的力量,讓秦浩天的感到一股窒息的壓力。

「虎嘯龍騰!」

一道道無形的音波向著那黑衣男子的身上沖了過去。

受到秦浩天這音波功的攻擊。那黑衣男子的身子在虛空中不由的頓了一頓。就是這一頓,讓秦浩天的身法順利的閃開了對方這一刀。

「轟!」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秦浩天面前的地上多了一道幾米長的刀痕。

看的秦浩天的頭皮有些的發麻。

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震天教的教眾已從四面八方的圍了上來。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如果真的以震天教那小強般的生命,這麼多人,還真的是有些的麻煩。%

好在,秦浩天此時已不打算和對方硬拼了。

「驚魂鍾!」秦浩天拿出了玄寶。

驚魂鍾破空而起,漂浮在了虛空當中。

「璫!」「璫!」「璫!」的敲擊聲,從虛空中穿了過來。

悠然,無數道的光華從驚魂鐘上射了下來。那些震天教的教徒全部的都被那光華射中。

「啊……!」「啊!」「啊!」那些震天教的教眾發出了陣陣的慘叫聲后,成片的倒在了地上。

「什麼?」那黑衣男子見這驚魂鐘的射線竟然能讓自己的教眾受到傷害。這讓他感到無比的吃驚。而且,那黑衣男子也感到驚魂鐘的光華上傳來了讓他也不禁的感到顫慄的力量。看著幾道驚魂鐘的光華從虛空中向著他的身上射了下去。那黑衣男子展開身法,讓過那幾道光華。

但是看著自己震天教的教眾這麼的慘死在了秦浩天的手上,他還是非常的憤怒。

那黑衣男子極為的憤怒,整個人飛到了秦浩天的正上空,又是一刀向著秦浩天的身上砍了下去。

撕裂般的力量,瞬間的鎖定住了秦浩天的身子。

「移星換斗!」秦浩天大喝了一聲。在自己的面前畫出了一個圈圈。氣旋在秦浩天的面前幻現了出來。擋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那黑衣男子的那一刀狠狠的砍在了秦浩天的氣旋上。

洶湧的刀氣在秦浩天的氣旋上迸發了出來。

「轟!」的一聲,洶湧的玄氣如潮水的一般向著秦浩天的身體內涌去。

秦浩天瘋狂的吸收起了那股如潮水一般的玄氣。感到體內的筋脈被那可怕的氣勁給衝擊的隱隱的有些的生疼。秦浩天的腳在地上狠狠的一跺。將體內那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向著秦浩天的腳下灌輸了進去。

「咯吱!」「咯吱!」的聲音,在秦浩天的腳下傳了出來,他的腳下的大地寸寸的向著遠處龜裂了開去。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