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念及此,戾烈不由得仔細的打量張青雲,心中瞬間轉過無數念頭。省委秦書記判斷連副總理取道黃海過港城,是因為最近京城對華東官場排外關注比較多,張青雲在港城可能面臨困境。

度烈當時認為秦書記的判斷很有道理,但現在通過和剛才班子幾個關鍵成員的初步接觸,他不得不修改自己的判斷。連副總理考察港城,是占刀:淺對華東議論多是有可能的,只是連副總理並不是禾硼「卞此人的,說不定就想看看張青雲在港城的表現而已。

一直以來,連副總理對華東的印象不壞,而且有親華東的傾向。現在京城不是到處輿論沖華東開炮嘩說什麼華東排外,華東不和中央步調保持一致等等,歸根到底不就是京城某些派系往華東塞的人混不下去了灰頭灰臉滾回去了嗎?

這能說明什麼問題呢?這隻能說明這些人水平不行,華東只需要高素質的幹部,只要是能力和素質過硬的幹部,華東完全是歡迎的這其中港城的張青雲就可以做一個鮮活的例子嘛!

腦子裡轉過這些念頭,度烈的心思也活分了起來,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應對目前華東公關危機的好招,心情馬上大好,道:「好!張副市長這一點說得非常好。老實說今天我連夜趕過來,就是秦書記擔心你們自信不足,看來你們班子中有人已經清醒的認識到了這一點這很好!

這說明省委低估了我們港城班子的智慧,我們是應該用平常心來面對領導的視察,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港城已經有了太多的光環和成績,這些都是我們自信的源泉嘛!」

度烈這樣一說,等於就給張青雲剛才的話定了調子,一時會議室氣氛詭異到了極點。

閏淵、車小小偉和孫學全三人固然是面面相覷,就連張青雲也摸不準這位度秘書長的意圖。張青雲剛才即興說出這句話,其實也是實話實說,最近為了籌備這次領導接待,全市上下勞民傷財,下面很多基層幹部是怨聲載道,這分明就是閏淵有些緊張過度了。

以前張青雲考慮到自己和閨淵之間關係的敏感,這話一直沒說出來,今天被庚烈一激,他忍不住就實話實說了。說完了以後他心中隱隱有些後悔,覺得當著省委領導的面讓閏淵難堪有些過了,自己說的雖然是事實,但是既然早沒有在班子內部說,今天就不應該在這種場合嚼舌根子。

可是他沒想到自己的這幾句話一出口,竟然得到了度烈如此高度的肯定,硬是把自己的觀點放到了和省委秦書記英雄所見略同的高度,這讓張青雲很不自然。

而閨淵等三人更是不自然,看戾烈如此做法,分明要捧張青雲嘛!張青云何德何能能讓省委秘書長捧他?這更能說明這次連副總理視察港城就已經確定是沖著張青雲來的!

「咳,咳」。閏淵咳嗽了兩聲,按了一下坐席上的服務按扭,道:「好了,秘書長,各位,我們開了這麼久的會,我建議休息一會兒,我安排酒店給大家上點點心,大家放鬆一會兒先

為了緩和屋裡尷尬的氣氛,閏淵作為東道主,主動將話題引開,提議休息一會兒。他這一說,大家都不好反對,於是會議室氣氛一下就緩和了。

閏淵的秘書王賀進來,閏淵叮囑他出去安排點心給領導服務,車小偉和孫學全兩人低頭說話,度烈則饒有興緻的和張青雲攀談。他對張青雲目前的工作很關心,問了很多問題,張青雲一一的回答他。

通過這樣近距離的溝通,戾烈對張青雲的印象更是深刻,作為省委秘書長,一年上頭不知要聽取多少工作彙報,長期的領導經驗走就讓他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張青雲彙報雖然沒有腹稿,但是信手拈來卻能夠抓住問題的重點和關鍵,他似乎很明白領導的關切所在,有些問題戾烈沒有問題,他已經主動給他提到了,和張青雲溝通,讓度烈感到特別的輕鬆。

彙報工作能做到這種程度,張青雲首先耍對自己分管的工作非常的了解和熟悉,另外,對自己的工作方向思路要非常的清晰,這兩點缺一不可。

而能做到這兩點的幹部,怎麼也不可能是一個受到排擠被架空的幹部,度烈看得出來,張青雲不僅是在港城站穩了腳跟,而且還真得活得很滋潤,這從他工作彙報的顧盼之間就可以看出來,那種自信的味道不是打腫臉充胖子能裝出來的,港城的張青雲的確是個人才,戾烈的內心已經給張青雲定了這樣一個調子。

求月票、推薦票!!!鞠躬感謝大家支持,年度作者和作品投票開始了,在作品簡介上面有投票按扭,希望大家支持!

南華雖然不敢奢望能評為年度作者,但也想看看大家對俺的鼓勵,真正是一年一度啊!!!, 列寧被汽笛聲驚醒,放下手中的鋼筆,抬頭仰望窗外的黑夜,一種若有若無的哀思湧上心頭,讓他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嘆息。這一路上他都在思考一個問題,他的路線是不是正確的。曾幾何時,當獲知哥哥亞歷山大被沙皇槍斃之後,他以為自己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推翻沙皇的同志,這不僅僅是理想更是為哥哥復仇。

對於這條路該如何走,列寧認為自己是堅定的,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動搖自己的決心。但是這一個多月以來,不管是黨內還是黨外,不斷的有人在他耳邊吹風,不斷的有人側擊旁敲,目的只有一個——讓他放棄已經醞釀多時的武裝奪權道路。

如果是一般的人在他耳邊這麼叨叨,那列寧敢肯定,自己絕對會用唾沫淹死對方。但是前來說和的都不是一般人,有黨內高層、有親密的學生和助手,甚至國外的一些老朋友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三人成虎,哪怕是再剛愎自用的人也經不起這麼輪番轟炸。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列寧不禁反思,難道真是自己錯了?難道武裝革命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的共和國真的不可行?

這兩個問題,就像根大刺,深深的卡在列寧的喉嚨里,不吐不舒服,想吐還吐不出來。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拿起筆,列寧胡亂的在稿紙上畫畫寫寫,思緒卻遠遠的飛出了窗外,彷彿回到了1905年革命失敗被迫第二次流亡國外的時候,那時候革命的形勢一片暗淡,陪同他一起起義的同志們死傷慘重,巨大的挫折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在那種絕望的氣氛下,他也沒有懷疑過自己,堅定的認為自己腳下的道路一定是正確的。而倖存下來的同志也團結在他周圍,並沒有因為一時的失敗灰心喪氣,可以說革命的前景是灰暗的,但是革命的鬥志卻愈發高昂。

想想1905年的失敗,再看看如今的大好局面,為什麼在失敗的時候上下一心,而在革命形勢一片大好之時,卻面臨一場分裂呢?

列寧覺得苦澀無比,他覺得自己沒有錯,1905年在絕望中他看到了希望,但是在如今的希望之中他卻看到了絕望。他真想大吼一聲,喚醒那些看不清局勢的同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們仍需努力啊!

不過列寧更清楚的是,哪怕他仰天長嘯也改變不了很多人的想法,黨內的同志們太沒有遠見,以為革命已經勝利,剩下要做的只是保衛革命的果實,怎麼保衛?反擊俄國唯一的敵人——德國鬼子的侵略就可以了。

想一想這將是多麼的美好啊!擊敗了德國鬼子,那是保家衛國,不僅能贏得英雄的榮譽,更可以獲得大把的戰爭紅利,這樣的好事為什麼不做。反對這麼做的就是投降派,就是膽小鬼,就是敵人!

對於此種想法,列寧嗤之以鼻,革命他媽的根本就沒有成功,沙皇是倒台了,但是上台卻是沙皇的餘孽。作為一個marx主義的革命戰士,他絕不接受一個換湯不換藥的政府,更不允許一群卑鄙的小人竊取人民的果實。

而更讓他憤怒的是,某些曾經的同志的政治眼光比老鼠強不了多少,根本就沒看出來這個臨時政府是向著哪一邊的,不結束戰爭、不解決農民的土地問題,不改善工人的待遇,怎麼可能穩定局勢,怎麼能夠收拾人心,又怎麼坐得住江山!

列寧從一開始就不看好臨時政府,不然也不會在獲知二月革命勝利的第一時間就做出警告,他本以為一封又一封的《遠方的來信》能喚醒國內的革命同志,誰想到這幫人不知吃了什麼牌子的迷魂藥,被暫時的勝利迷得五迷三道,都忘了魂忘了本。

列寧真想破口大罵國內的那些豬頭,你們怎麼不看看二月革命是怎麼勝利的,暴起的工人和士兵已經被放開了枷鎖,手裡有槍有炮的他們,能推翻一個讓他們不滿意的沙皇政權,就不能再推翻一個掌控能力更差的臨時政府。你們這群豬頭怎麼就不明白,得罪誰也別得罪彼得格勒的士兵和工人,他們才是爺才是根本。

去舔臨時政府的臭腳丫有什麼好處?真以為這群白痴就是俄國的主人了?這不是**的行為么!如果不是因為身在國外,列寧真想把加米涅夫、捷爾任斯基和斯大林抓起來抽嘴巴。

讓列寧沒有想到也很鬱悶的是,他本以為這種**的想法是國內那幫傻蛋被人帶低了智商,但哪裡料得到,在國外由他一手掌控,親自培養出來的高材生也是一樣一樣的**。

你說列寧怎麼不憤怒,怎麼不失望,怎麼不懷疑自己。與其說他實在懷疑自己的路線錯誤,不如說他懷疑自己看人的眼光,怎麼帶出了一幫小白加傻蛋,難道這就是他一次又一次革命失敗的根本原因嗎?

如果可以的話,列寧真想把這些傻蛋全部開除,他丟不起這個人,一想到自己嘔心瀝血帶出來的學生和革命的闖將,被一點點蠅頭小利忽悠得找不到北,列寧就覺得臉皮發燙;一想到這群傻蛋無論怎麼敲打都不醒悟,反而還起了二心,他更是鬱悶加煩躁。

難道高手真的是天生寂寞的嗎?為蝦米就沒有理解我的人呢?列寧彷彿化身為武俠小說中的獨孤求敗,對一群低能的手下充滿了怨念——怒其不爭。

秦公子很傲嬌 噔噔噔。

清脆的敲門聲將列寧從憤懣和糾結的心境中拉了出來,雖然很討厭面前手下的傻蛋,但他還是耐著性子的問道:「請進!」

敲門的李曉峰可不知道偉大的列寧同志正在忍受折磨,也不知道導師對帶著豬一般的隊友下副本,爆臨時政府的這個大boss覺得無比的蛋疼。不善於察言觀色的某仙人倒是心情愉快,不光是因為調戲了曼納海姆,更是對即將返回彼得格勒充滿期盼。

穿越以來,盼星星盼月亮,他李曉峰同學等的不就是這一天,歷史書上怎麼寫的,列寧同志帶著主角光環回到彼得格勒,一呼百應不費吹灰之力就爆了資產階級的臨時政府的菊花,那真是曙光女神(音譯:阿芙樂爾)一聲炮響,殺出了個布爾什維克和列寧,攪得整個二十世紀天翻地覆。

在某仙人看來,只要搭上了列寧同志這艘大船,等於成功了一大半,至少什麼十月革命,什麼平定白軍都是小菜一碟。接下來他需要做的就是緊跟列寧同志,保衛好列寧同志的安全,只要有他老人家在一天,自己在黨內就是穩如泰山。

好吧,某個仙人以為未來的道路是一片坦途,殊不知在他寄予厚望的列寧如今卻滿頭是包,坦途什麼的他老人家沒看見,倒是泥濘沼澤和滿地的地雷隨處可見。

這一切李曉峰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活在二b世界中他對未來充滿了希望,興緻勃勃的向列寧報告了一個好消息:

「列寧同志,經過黨中央一致通過,決定授予您第六百號黨員證……」

六百號黨員證,確實是個不錯的號碼,相當於四個六或者四個八的車牌。但列寧真沒往心裡去,這種虛頭巴腦的玩意只能忽悠小白,第六百號黨員證再吉利也沒多大意義,說破天去也就是不錯的號碼。對於講究實惠的政治家來說,只有個象徵意義。

所以列寧強打起精神笑道:「謝謝同志們的厚愛了。」

李曉峰似乎發現了列寧興緻不高,問道:「列寧同志,您這是怎麼了?馬上就要回家了,彼得格勒的工人群眾們都等著您帶領我們鬧革命!您可不能先泄氣啊!」

「我不是泄氣!」列寧似乎找到了傾訴的對象,「我是對黨內一些同志的消極思想感到擔憂。他們對資產階級還抱有幻想,你說我怎麼能放心!」

李曉峰小心思一轉,覺察出了列寧的不滿,心道這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加米涅夫還有斯大林,別怪哥打小報告,誰讓你們得罪了哥呢。

這廝立刻裝出了一副氣鼓鼓的樣子,抱怨道:「列

寧同志,您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國內的某些同志確實不像話,,理所應當應該由工人和士兵組織新政權。可他們視而不見,非要像哈巴狗一樣拍資產階級的馬屁,拱手將革命的果實送給那些吸血鬼。更有甚者,我真是不明白他們到底是什麼居心!」

某仙人的小報告直接撓到了列寧的癢處,讓導師同志甚至生出了一絲知音的感覺。不過表面上列寧可不會助長某人的氣焰,當下板起面孔問道:「你小子這是打小報告吧?我可是聽費利克斯同志說了,你在國內可沒少給他,還有加米涅夫同志找麻煩,聽說你還帶領工人圍攻了《真理報》的編輯部,要求開除一些同志的黨籍?」 恭城濱海大酒店,連副總理來港城就下榻千此。下午兩懶柑,討副總理一行接見港城市部分常委,接見地點在酒店布置的專用會場,國內外過百家媒體過來攝影拍照記錄了這一盛況。

此次來港城的領導除了連副總理外,還有中央政治局委員,黃海市市委書記凌祖紅,華東省省委書記秦衛國,國家改委副主任雜滂台等領導。陣容可以說是非常的豪華。

鬧淵車小偉等站成一排,連副總理領頭,一群領導過來和大家握手,閏淵明顯有些緊張,和連副總理握手時嘴中連連說「連總理好!」。直到和凌書記握手時第一句話還沒改過口來。

車小偉和張青雲相反比他還鎮定點,當然最鎮定的是張青雲,連副總理他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熟悉了,倒也不是很緊張。連副總理在國務院屬於比較年輕的副總理,工作方面以嚴謹和度著稱,對地方基層執行力尤為強調,不太喜歡那種拖拖拉拉的幹部。

另外一方面,連副總理也屬於那種笑容比較少的領導,因為其大部分時間都喜歡板著臉,所以在下面很多幹部都比較怕他。但是在張青雲的印象中,連副總理還是比較和藹的。

連副總理握手很快,只是到張青雲面前的時候頓了一下,道:「聽說你在港城幹得不錯,再接再厲!」

「謝謝總理,謝謝總理!我一定繼續努力。」張青雲道,心中有些感動,說完這句話,他再抬頭竟然看到連副總理臉上露出了微笑。

這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其中包括閏淵和車小偉,閏淵此時才終於的信張青雲沒有撒謊,他的實和連副總理很熟悉,而且很可能不止是熟悉,有更深的關係都難說。

而相比閏淵,車小偉心中就更堵,堂堂的國務院總理,直接勉勵張副市長再接再厲,這是什麼意思?車小偉只覺得嘴中苦,張青雲在港城已經是鋒芒畢露了,如果還再接再厲。用不了多久車小偉就覺得自己可能要被趕出港城運塊土地了。

可是儘管他心中不是滋味,面上卻不能絲毫表現出來,心中有再多的無奈,也奈何不了張青雲人家的背景深不可測,車小偉甚至可以感覺得到這次連副總理視察過後,張青雲的分量將為大漲,這隱隱已經是大勢所趨了。

連副總理和大家見禮完畢,接見儀式就算是結束了,接下來所有人都聽從接待人員的指揮,連副總理出行開始要對整個港城進行全面而系統的考察。

由於日程比較緊張,下午四個小時,連副總理需要去五個地方。其中三家企業,另外加兩個社區,為了能夠讓領導能夠考察順暢,此時至少有上萬人在做幕後的工作。

連副總理出行路線、路途經過什麼地方以及看什麼,都早就被排練了無數次了,連時間都掐得非常的準確。而在這整個考察過程中,他身後總會跟隨著大量的陪同人員,張青雲現在的身份,根本沒有資格陪伴在其左右,只能是遠遠的跟著後面,處在隨波逐流的狀態。

在張青雲看來,今天的這次視察更像是一場預先綵排好的演出,連副總理被迫當了一回演員。這一路上,考察的幾家企業連副總理都說話不多,點到即止,似乎興緻不高。

直到其進入社區的時候,他臉上才露出笑意,他所到的兩個居民社區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今天街道辦居委會領導大家都出面組織,所以現場場面異常的火爆、激烈。連副總理的興緻也一下高了起來,真正的深入到了群眾中交談,張青雲遠遠的跟在後面看著這一幕,心想今天整個考察可能就這一段還有點意義。相比連副總理不遠數千里來港城一趟,這點意義何足道哉?

突然場面一陣嘈雜,張青雲一驚,緊接著就看到前面很多人都扭頭往回看,在連總理身邊有人在猛然往後招手。張青雲正茫然間,不知被誰碰了一下肩膀,提醒道:「張副市長,連副總理叫你過去」。

張青雲一驚,連忙擠開人群往前,此時連副總理周圍已經圍了很多人,安保人員在極力的維持大家和總理之間的距離,張青雲走到近前的時候,聽到省委秦:「來了,來了!這就是張副市長。」

連副總理回頭瞅了張青雲一眼,又看向人群中的大家,道:「你們剛才反映的問題,說房子太貴,說城市建設公共活動空間太窄,這位張副市長就是專門管這一塊的。

現在我把他叫過來了,……什麼話直接跟他說,我在旁邊監督六」閥。

「轟!」人群中爆出笑聲,卻沒有人真正的向張青雲反應什麼問題,張青雲是第一次面臨這種場合,由於事突然,他事先沒有一點準備。

他也不知道連副總理是怎麼知道自己是負責住房和城建工作的,他只清楚一點,自己現在被總理點將了,一定得要說點什麼才行。

「你們認識他嗎?」連副總理指了指張青雲道。

「認識!張副市長大家都認識」人群中很多人紛紛響應,看得出來張青雲的名字在港城老百姓中已經有了一定知名度了,現場有很多人還提出了聽證會的事,其中有人也提了建議。

張青雲果斷的跟大家表態,提出住房和城市公共設施完善關係到人民群眾的核心關切,目前港城市委市政府已經對此有了專門的規劃,政府將在未來幾年內拿出數百億元來解決住房房價過高和城市公共設施完善等相應的問題,讓大家放心。

張青雲講話完畢,人群中掌聲雷動,大家一起感謝連副總理,而此時工作人員提醒時間差不多了,張青雲主動的退後。一直到連副總理離開,張青雲的精神狀態都在高度緊張的狀態,生怕又會被突然襲擊。

連副總理存進行完所有的視察,差不多已經到晚上了。晚上的宴會張青雲沒有參加,畢竟連老人旅途勞頓,晚餐宴會時間很短,規模也很這都是經過衰意安排的。

第二天上午張青雲在此赴海濱大酒店參加會議,在這次會議上連副總理聽取了華東省領導以及港城相關領導做工作彙報,就華東的經濟和港城的經濟展闡述了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和決策。

連副總理聽得很仔細,並最後做了總結言,在言中他把經濟可持續展和調整經濟結構放在了空前重要的位置,要求華東和港城一定要深宏理解中央國務院關於經濟可持續展方面的相關精神和文件,要深刻、仔細分析華東經濟區固有的特點,要為華東的經濟尋找出新的經濟增長點。

在會議的整個過程中張青雲都是坐在後排記筆記,再沒有他言的機會。上午會議完畢,連副總理重新轉道黃海機場飛赴京城,港城方面所有的幹部都沒有去送行,連副總理轟轟烈烈的港城之行就如此快節奏的落下了帷幕。

從客觀上說,連副總理這次的港城之行對張青雲是有一些幫助的。至少他此次過來,給華東傳遞了一個信號,那便是華東省現在在京城的各方勢力眼中已經成了一個排外極其嚴重的省份,光這一點就足夠華東省委相關領導警慢的了。

另外,連副總理在視察港城的過程中,無意中讓張青雲露了一把臉,當著中央和省委領導給社區居民拍著胸脯承諾要在住房問題和城市基礎建設問題方面滿足老百姓的要求。

他這個承諾,其實也就是港城市委和政府的承諾,別小看這個承諾,車小偉就被他這個承諾攪得心神不寧。住房和城市建設問題要搞好,這其中張青雲的新城市規劃似乎就成了必然。

兩人在城市規哉和建設方面的巨大分歧,車小偉本來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但是就因為張青雲的這個承諾,優勢天平已經慢慢在悄然傾斜。

當著國務院副總理和華東省省委書記拍過胸脯的張青雲,他完全可以扯了這張大皮在常委會上號召所有的常委大家一起支持他的新城市理念。常委會甚至不敢不通過他的提案,因為他的所謂新城市理念就是沖著解決住房問題和城市居民人居環境問題去的。

如果因為車小偉的反對,他的理念沒有得到貫徹,最後港城老百姓不滿意,拍了胸脯的事情完不成任務,這其中具體的責任究竟該誰來承擔?車小偉無論如何也是脫不了干係的。

所以張青雲的無意露臉,竟然讓他成了這次連副總理港城之行的最大贏家,這是此前他自己都是完全始料未及的事情。

不過張青雲的心情並沒有因此好多少,連副總理這次匆匆的港城之行,讓港城乃至華東方方面面的問題凸顯的尤其厲害。

港城似乎已經沒有了當初的自信和漏*點了,大家面對中央領導更多的是戰戰兢兢和如履薄冰,遠沒有了以前那般指點江山的勇氣」

求月票,推薦票!!! 李曉峰可不是列寧肚子里的蛔蟲,更沒有讀心術的本事,不知道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導師列寧同志純粹是心口不一()。[].他還以為自己打小報告犯了列寧同志的忌諱,惹得他老人家不高興。

一時間某仙人恨不得抽自己兩個嘴巴,讓你丫嘴賤,多說話。不知道伴君如伴虎,更何況列寧還是虎中之王,跟他耍心眼,不是找不自在。但是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他總不能立刻掉轉口風,轉而給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說好話吧?

換成其他人,某仙人可能還會考慮考慮,但是對加米涅夫他是深惡痛絕()。第一見面兩人就吵得不可開交,的虧他那時候還沒入黨,不然妥妥的會被開除黨籍,開除黨籍是什麼性質,那絕對是政治上的一大污點。李曉峰可是立志於打造自己光輝形象,怎麼能肯蒙受如此的恥辱?

這還是其一,接下來他還跟加米涅夫碰了好幾次,雖然是有勝有負,但總體而言是道義之爭,也就是君子之爭,大家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誰勝誰負全憑能力。可這個茅坑裡的石頭明明不是他這個大仙人的對手,不認輸不說,還使陰招,幾次三番的剝奪他入黨的機會,甚至連預備黨員的機會也不給。

這就讓李曉峰不能忍受了,老子堂堂仙人都沒玩陰的,你丫一個屁都不是的凡人敢陰老子,玩不死你!所以在《俄羅斯之聲》報上,李曉峰是狠狠坑了加米涅夫一把。

至此兩人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如今打小報告出現了失誤,讓李曉峰轉而說死敵的好話,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他堂堂一個仙人還沒有這麼賤!

所以李曉峰這回是豁出去了,管你列寧高不高興,老子絕不改口,不光是不改口,他更是變本加厲:「列寧同志,不管您認為我是打小報告也好,還是說老革命、老同志的壞話也好。有些話我不得說,我們的黨已經不是二月革命勝利之前的黨了,不少老同志,比如加米涅夫和斯大林,他們已經是公然投敵,轉而為吃人的資產階級搖旗吶喊了!如果我們的黨不立刻將這股歪風邪氣打壓下去,那麼我們的黨將被廣大無產階級所拋棄,那時候您就是黨的罪人了!」

列寧本來準備調戲一下某仙人,看看某仙人是堅持立場的真君子,還是狡猾的小滑頭。….他以為某仙人最好的表現也就是收回小報告偃旗息鼓,哪裡想得到某人不退反進,不光不承認打小報告,反而大張旗鼓光明正大指名道姓的批評起來,甚至連帶著把他也捎進去了。彷彿不處理加米涅夫和斯大林,他列寧就真是黨的罪人了。

列寧既覺得高興又覺得面子上過不去。誰不知道加米涅夫是親臨時政府的「大右派」,也是他在不斷的壓制工人和士兵的情緒,列寧非常樂意給此人敲警鐘,但是這個警鐘只能他列寧來敲()。

為什麼?

列寧才是布爾什維克的老大,屬於黨內的裁判長。在這種絕對的路線問題上,最大的發言權屬於他,不管是誰,哪怕就是跟加米涅夫有血海深仇,覺得加米涅夫再不順眼,也不能在他列寧都沒有下結論的時候,就給加米涅夫定性。這太不符合程序了,屬於挑戰列寧的權威。

再說,加米涅夫就算再不對,真的有路線錯誤,也不能說批評就批評。畢竟派石頭同志回國主持工作的就是他列寧。現在痛打加米涅夫,那豈不是說他列寧沒有識人之明,屬於用人不當?

這不是讓列寧同志下不來台嗎?而且某人最後還把他一起捎帶著批評,就算出發點是好的,論點也是對的,但是列寧還是無法接受。

說一千道一萬,在如今這個點上,列寧是有點騎虎難下,雖然他是絕對不贊同加米涅夫的路線,但是偏偏這個不爭氣的加米涅夫是他寄予厚望的親密助手,也是他派回俄國的。加米涅夫有問題,列寧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至少不能讓其他人越俎代庖的收拾加米涅夫,不然那就是公然拆列寧同志的台。

在如今風雲變幻的政治格局下,列寧必須儘可能的維護自己的權威,所以打倒加米涅夫,否定他的錯誤路線是肯定的,但那隻能列寧同志親自動手,決不能讓他人代勞,李曉峰不能代勞、季諾維也夫也不能代勞,甚至列寧的夫人克魯普斯卡婭都不行!

於是李曉峰同學又杯具了,本來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是卻牽扯到了大政治格局,所以哪怕列寧很欣賞某人的論調,也只能好好的敲打敲打某人的。誰讓他犯了忌諱呢!

「安德烈同志!」列寧陡然變了臉色,毫不留情的批評道:「請注意你的態度,你剛剛評論的是我黨傑出的革命同志,他們比你早參加革命十幾年,哪怕就是憑著對革命前輩的尊重,你也不應該做出這樣惡毒的攻擊()!這是不負責任的,也是極其危險的。對此,你必須做出深刻的檢討和誠摯的道歉!」

李曉峰傻眼了,腦子有些轉不過筋,尼瑪,坐在老子面前的真是革命導師列寧?該不會是什麼人易容的吧!連你老人家都準備改弦更張了?他奶奶的,這蝴蝶效應也太強烈了一點吧!我擦,這讓哥怎麼混,豈不是說這一個月的功夫白費了?

李曉峰很失望,從穿越回來的第一天他就覺得失望,懦弱的布爾什維克,草雞的老革命,一切的一切都跟歷史書上說得不一樣。本以為列寧是最後的救星,誰知道導師他老人家也準備投降了。這種天翻地覆的歷史讓穿越眾怎麼混?尼瑪,早知道這樣,老子直接投靠臨時政府多好,好嘛,搞得現在哥是裡外不是人。

太讓哥失望了,太讓哥寒心了!絕望之下某個二b青年也破罐子破摔了,不就是列寧么,老子捨得一身剮也得出這口惡氣!

頓時李曉峰同學爆發了:「檢討?道歉!我寧肯一頭撞死,也不會向一群出賣群眾、出賣革命的工賊低頭!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同志,我對你太失望了,本來我以為你跟那些狗屎一樣的王八蛋完全不同。但是我現在才知道,你跟他們是一丘之貉!什麼革命,什麼一心為民都是騙人的!所謂的布爾什維克不過是一群披著羊皮的狼!真是可恥!我竟然會相信你能挽救俄國,早知如此,幾天前就應該讓刺客一槍打死你,也算是剷除了一個偽君子!」

李曉峰張牙舞爪,咬牙切齒的樣子將列寧嚇了一跳,他可沒想到會迎來某人如此劇烈的反彈,不過馬上列寧也火了——你小子也太猖狂了吧!不說我是黨的領袖,就說我的年紀也足夠做你老子了,你就這麼指著我的鼻子罵?還罵得這麼難聽,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不好好收拾你這個小混蛋,你要翻天啊!

頓時列寧冷哼了一聲:「你這是什麼態度!有你這麼跟老同志、跟前輩說話的嗎?黨的紀律和基本的禮貌都不講了嗎?你再這麼無理取鬧,我只能嚴肅的處理你了!」

列寧以為只要嚇嚇某人,就可以將其鎮住,說真的,雖然被罵得很慘,但是他還是有點欣慰的()。至少黨內還是有清醒的同志,還是有能夠理解他的人。對於這樣的好同志,他當然不會放過,不就是脾氣臭了一點么,那也是一心為了黨為了革命,比起那些嘴上口花花的投降派,那是強了一萬倍。

可惜,列寧不知道某人就是個炮仗脾氣,原本就積累了一肚子火氣,如今被點燃了,那還不爆炸。

「隨你怎麼處分!」李曉峰也豁出去了,掏出黨員證就扔給了列寧,「不革命毋寧死!讓我跟工賊妥協,沒門!我**了!」說完,某人怒氣沖沖的打開包廂的門,嘭的一聲摔門而去。

看了看丟在地上的黨員證,列寧苦笑不已,這時候他想起捷爾任斯基對某仙人的評價——安德烈同志對革命的激情是無可指責的,但是這個小同志脾氣實在不好,只要是不合心意,那絕對是硬抗到底。對付他最好是來軟的,慢慢的說服教育,把毛摸順了才是上策。

列寧搖了搖頭,他原本以為捷爾任斯基說某人脾氣臭,不過是年輕人太急躁。但是現在看來,某人何止是脾氣臭,簡直就是炸藥脾氣。如果換做別的黨員敢如此造次,列寧說不定就真的收回黨員證,將其給開革了。

可對於李曉峰,對這個脾氣暴臭的小年輕,列寧不想這麼做。他原本覺得某人年紀輕輕城府太深,還有些不喜。可現在看來,這小子哪裡是有城府,有城府的人敢跟他這個黨內領袖叫板,還敢摔門而去?

現在看來這小子根本就是二貨直腸子,頂多有一些鬼聰明。對於這樣的人列寧是很喜愛的,更何況某人對於革命的態度十分讓他滿意,在全黨高層都反對更激烈的革命路線,反對二次革命的微妙情況下,他怎麼能放任這樣的幹將負氣出走?甚至他都有些責怪自己不應該逗某人玩,不該提起加米涅夫那個蠢貨的。

嘆了口氣,列寧搖了搖鈴,叫來了妻子克魯普斯卡婭,吩咐道:「去請費利克斯同志過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幫忙……」 送走連副總理,張青雲下午偷了一會兒懶,直接去海濱花園別墅,洗了一個漆便準備蒙頭大睡一覺。

這一連幾天都沒有休息好,每天睡眠也就是三、四個小時,張青雲這一放鬆下來就覺得圍得不行,渾身骨頭像散架一般,不睡一覺實在難以恢復精力。

他叮囑周河陽就在別墅不出門,並將電話交給了他,非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擾他休具。然後他自己回到卧室一倒下便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見聽到有人敲門,張青雲心中有警覺,豎起身子便道:「什麼事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