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直付出,不求回報。

火紅空間中,那道岩漿攻擊她之時,是他冒著墜入岩漿的風險救了她,還差點因此被岩漿吞沒。

密閉空間中,是他,耗費修為與心血為她織就了那樣一件充滿生機的衣裙,甚至還心甘情願被她所控制。

如今,在這山洞之中,又是他,因著她的一句話就放棄了攻擊,將她牢牢地護在身下,卻自己承受了所有的痛楚。

即便如此,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依舊是那麼溫潤。

一直都是那麼溫潤的,似乎她的身份在他眼裡並不算什麼。

似乎,她只是一個二八年華的女孩,而不是被眾人唾棄厭惡,甚至喊打喊殺的枯木家族之人。

那些被自己刻意忽略的,刻意遺忘的細節,忽然在這一刻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一幕一幕,清晰可見,在她的眼前倒帶一般掠過,卻在她的心上烙下了深刻的烙印。

在這充斥著肅殺與血意的時刻,在這瀰漫著黑暗與陰冷的地帶,為何她的心中,會忽然溢滿了溫暖。

溫暖到令她塵封許久的心都恍若被陽光擁抱,堅冰融化,百花盛開。

他的身軀明明不算強壯,可為什麼,在她的眼中,他的身形忽然那樣的高大。

高大到,她竟需要仰望他。

「值得么?」低聲的呢喃如同蚊蠅,細小地令人聽不分明。

可安知閑聽見了。

「能…能夠保護你,自..自然是值得的。」一如既往溫潤的語氣,一如既往溫和的笑容。

縱然身後的抽擊很是疼痛,疼痛到許多早已遺忘的記憶都紛至沓來,幾乎要將他淹沒,可是他不後悔。

一絲一毫都不曾後悔。

他為能夠保護她,而感到由衷的開心。

「傻瓜。」時熙忽然展顏一笑,笑容如同天邊的星辰那般璀璨,明亮。

像極了一個不諳世事的嬌俏少女,依靠在心愛之人炙熱的懷抱中。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安全感。

縱使飛蛾撲火,也想要獲得的安全感。

她感受到了。

「嗤——」

數道藤蔓忽然自時熙的後背湧出,迅速地生長著,不同於千藤的清亮,也不同於枯藤的暗沉,而是充滿著活力與生機的翠綠之色。

仿若她的新生。 「也不知道,冥河那邊怎麼樣了,如今梁沖已死,想必漠河傭兵團內已經沒有人能對他產生威脅了吧?」

艾莉絲托著下巴,喃喃低語道。

在修復藥劑的幫助之下,她體內的傷勢已經基本無礙,而隨著傷勢漸漸恢復,艾莉絲的心思也不由活絡起來。

與他婚路相逢 她原本計劃以無名傭兵團之名與冥河混入這漠鐵傭兵團中,暗中尋找漠鐵的下落,順便給梁沖找點麻煩。

卻沒想到梁沖在金玉炎蛇的能力改造下,竟是一上來就識破了冥河的偽裝,還直接對他們動了手。

更是追得他們狼狽逃竄,要不是伽藍幽塔乍然冒出的自主護主功能,她這次還真不好脫身了。

如今梁沖已死,若是冥河不笨的話,就應該會趁此機會在漠漠河傭兵團內尋找漠鐵。

這樣一來,她也無需去客棧等他了,倒不如也跟著搜尋一番,而且冥河的傷勢比她重得多,體內又有這金玉炎蛇的劇毒。

若沒有她的救治,恐怕即便是逃脫了追殺,也逃不過死亡的威脅。

她還是得儘快找到他才行。

思及此,艾莉絲心念一動,身形一動,閃身來到了伽藍幽塔之外。

如同忒修米曾經跟她說過的那樣,她果然出現在她進入伽藍幽塔時的同一個地點,嚴絲合縫,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不知是因為梁沖的死給了漠河傭兵團的成員太大的衝擊,還是沒有人會認為兇手會躲在原處。

當艾莉絲閃身而出的時候,周圍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而她的面前,則是一片巨大的廢墟。

原本就搖搖欲墜的房屋此刻更是坍塌在地,筆直的溝壑一直從艾莉絲的腳下蔓延到極遠處的山林,焦黑的泥土被熾熱的火焰炙烤地皸裂。

漫天的煙塵翻滾著,呼嘯著,裹挾著熏人的灼熱,經久不息。

整片地域一片狼藉。

「嘶。」

艾莉絲倒吸了一口涼氣,她還真沒想過,越階使用巫術會造成這麼大的衝擊。

幸虧這裡是漠河傭兵團的駐地,又是廢棄的場所,與村民居住的地方更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否則的話,單是艾莉絲這一擊,就會令千百家庭瞬間化作虛無。

那她可就作孽了,還好沒有傷到無辜的人,還好還好。

其實照理說越階使用火屬性巫術原本並不會造成這麼大的衝擊,可金玉炎蛇的火焰不比一般火焰,火焰的強度與熱度在高階靈獸中都是數一數二的。

而且它無意中觸犯了伽藍幽塔的威嚴,伽藍幽塔的自主性使其注入了一絲本命火焰在其中,再加上艾莉絲也發了狠。

幾方疊加之下,竟是讓一個中階火球術有了突破高階的潛力,才使其造成了這麼大的殺傷力。

說起來,僥倖所佔的比重算不上小。

不過成王敗寇,無論如何,這次贏的人是她,所以付出生命代價的,是梁沖。

很公平。

沒有繼續沉湎與自己所造成的衝擊之中,艾莉絲魔法感知力外放,搜尋著附近冥河的氣息,她要趕去與冥河匯合。 ?幽幽的清香,瀰漫在大殿內。數位著行雲服長老,悠閑的圍著環形光屏。

噗!一道紅光從光屏內的竹林里爆開。

哎呀!數位長老驚呼一聲,齊刷刷的像專門訓練過一般。目瞪口呆的愣在哪兒,眼睛里殘留著道道紅光。

梅析副城主嘴唇哆嗦著不成個。「蕎……蕎長老,速去『斑竹園』」。

蕎婉兒臉色蒼白,「斑影雷竹陣」怎麼會被破去。「天哪!這怎麼可能」?

梅析喊了數聲,蕎婉兒才回過神來,點點頭遁出空域。

「斑竹園」內,莫邪背著手站在飄逸的竹尖上。神識著沉在浮雲中的聖雲城。「好神秘的聖雲城,神識竟然無法入內」。

呵呵呵!城外還有這麼熱鬧的地方。是聖服大賽嗎?

數十位聖女傻傻的站在竹林里,俏眼兒都驚直了。「斑竹園」內無法遁空,這誰不知道。這位聖祖怎麼能凌空而立。

莫邪剛想遁離,一陣香風從粉光中飄來。

「莫聖友請留步」。蕎婉兒笑得跟白蓮花似的。

「蕎特使來了,那裡是在舉行『聖服大賽』嗎?我想過去看看」。莫邪笑呵呵的看著白臉兒蕎婉兒。

「莫聖友不可,非聖雲城長老不得參與聖服大賽,否則會影響公平公正」。蕎婉兒忙擋住莫邪,聲音有些乾澀。

「哦!是這樣」。莫邪落回竹林里,坐在竹間石頭上,取出茶具,一一擺開。

蕎婉兒心裡明鏡,「斑竹園」大陣已破。聖雲城外已經無秘可保。只好笑呵呵的坐到對面陪著。

一晃月余日,莫邪沒有入石屋,坐在竹林中修鍊或與蕎婉兒對飲。

這日披著曉霧的蕎婉兒捻住晶信,神識后,笑盈盈的看向拿著《冶石術》細品的莫邪。

「莫長老,大長老約我等去冥神城」。

莫邪放下晶書,笑了笑。「蕎特使請」。

蕎婉兒取出梭形聖器,輕輕放入空域。唰!一道紅光漫開,數丈長的梭形飛舟停遁在空中。

「莫長老請」。蕎婉兒飛入梭內,莫邪也隨之進入。

這些日子,蕎婉兒似乎有意的向莫邪談起聖雲城的事。莫邪才知曉,原來聖雲城處在幽冥兩界之間,扼守著冥界的咽喉。那些無法化魂的冥界鬼物,常常從此處入聖域。

原來冥界與魂境不同,冥界以界為名,而魂境與聖境、植境、魔境等都以境為名。而在傀境時所說的鬼魂,在聖境實為兩物,魂者是聖者、植者、獸者的殘體,雖然為虛影,但可以魂魄再生。而冥界鬼物,卻完全是無法再生之物。

魂者時常入侵聖境,而冥界鬼物卻很少入聖境,一旦入境,根本無法知曉。好在數千萬年來冥界鬼物與聖境少有戰事,卻能從冥界里得到許多異物。而這些異物非聖境之物可比,來無影,去無蹤。是煉異兵之物,據說如今聖境八大聖兵都有異物威能。

冥神城是入冥界之地,是入冥界三城之一。「冥域神光」正是冥神城時常產生的異物。說是神光,不如說是死光。據說得到此光,虛兵必成聖兵。

想入冥神城,不能傳送,只能遁入。莫邪問過為何不能傳送?蕎婉兒差點笑噴了。

「傳送?你想入幽冥界嗎」?

莫邪呵呵兩聲,傳送何止萬里,難說去了何處。

神梭一閃二百里,莫邪差點沒嗆到,這神梭真夠快的了?

「莫長老,大長老們在冥神城外等著你我」。蕎婉兒幾縷識光打入光球內,慢聲細語的說道。

「哦」!莫邪心裡罵了句,真是夠可以的了,連召見都不見,就讓老子賣命。

蕎婉兒操縱神梭飛了數日,遠天現出墨黑的一線冥光。

突然,數道碟形飛環出現在遠處空域。漸漸的越來越大,神梭一息遁近,碟形飛環變成數百丈。象一面巨大的鍋蓋扣在空域。閃爍著七色光環。

唰!神梭上的光罩落下。蕎婉兒深深一禮。「特使蕎婉兒與聖劍山長老莫邪拜見大長老」。

碟形飛環未有任何應答,閃出一道光門。神梭一閃飛入。

進入飛環內,眼界霍然開朗,數百個神梭停放在環光中,形成梭形光影。

蕎婉兒輕笑著拉了下莫邪戰襟。「莫長老隨我去見大長老」。

莫邪嗯了聲,跟著遁下神梭。剛落地,神梭被光環罩住,留下淡淡的影子。

數位聖女迎來。「參見蕎特使,大長老正在等你」。

莫邪撇撇嘴,這些聖女好傲氣,竟然沒把本祖放在眼中,連個招呼都不打。

幾閃過後,二聖出現在一個寬闊的平台上。數十位聖者聚在一起,恭敬的面向一位中年聖士。

莫邪神識一掃,臉上現出驚喜之色。又不由得起了一層的紅光。平台上站有四十九位凝氣境、化身境聖者,竟然都穿著聖雲戰甲,只有自己是一個異類。

數道神識同時掃來,驚愕的差點呼出聲。

蕎婉兒引著莫邪行到眾聖前方,輕輕深行一禮。「蕎婉兒見過大長老」。

莫邪也深行一禮。「聖劍山長老莫邪見過大長老」。

路上莫邪聽蕎婉兒介紹過,大長老名為汪鶴,化身三階。戰力極強,神識極厲,在聖雲城少有其左者。

坐在上首的中年聖士,墨黑清瘦的臉上,眉毛細斜,一雙眼睛閃閃神采,呵呵的樂道:「莫長老、蕎特使一路辛苦,請上座」。

莫邪見只有汪鶴坐著,數十位聖者依次而立。笑笑站在一側。

汪鶴神識一圈,手指輕敲著石案,看著案上的晶軸。

「各位聖友都是聖雲城精選出來的神識強者,此次來冥神城就是幫助聖族索『冥域神光』,其索光之法已經記入晶軸內,餘下年許,各位要細細研練」。

汪鶴聲如鶴鳴,在空蕩的域內迴旋著,似怕眾聖無法聽清,一遍遍的灌入耳中。

眾聖者應聲深行大禮,數十道光點飛來,落入眾聖舉起的手中。

「都修鍊去吧」!

眾聖者謝過走向各自的神梭,莫邪這才發現光環內的神梭正好五十個,唯獨少莫邪的。

蕎婉兒未邀莫邪,獨自遁入神梭。莫邪神識著閃著神秘光環的梭影,有些哭笑不得,彷彿在這裡只有自己是多餘的。

莫邪找了個空地坐下,取出傳功石按在眉心。

嘶!莫邪吸了口冷氣,傳功石內竟然是「啟物訣」。這可是《神工開物》里的首篇,只有了了二十一言,卻少第二十二言「注」。

「注」句較長,「啟物訣」按境界啟物。固根境「震鳴」,培行境「震醒」,凝氣境「震驚」,化身境「震啟」。非神識大圓滿者,不可啟物。

莫邪淡淡的笑笑,神識著幾個氣息熟悉的光罩。

難怪聖雲城無法得到「冥域神光」,沒有神識大圓滿者,怎麼可能煉成「啟物訣」,得到凝出「啟物神光」?原來「啟物神光」有索「冥域神光」的妙用。

莫邪心境霍然開朗,原來所謂的索光,其實就是把「冥域神光」神光啟識。

沉思了會,莫邪收了傳功石,像模像樣的煉了會兒。搖搖頭,取出「識晶術」看了起來。

汪鶴掃眼莫邪,嘴角挑了挑。又閉上眼睛。

日升月落,對於幽冥邊界,根本看不到這番景像。

莫邪收起「識晶術」遠眺著永不變幻的黑線,一載過去,這裡只有明暗分明的邊界,彷彿在萬物都靜止了。

汪鶴睜開眼睛,冰冷的凝視著光罩,又落回石案上的「萬年晶鍾」。據聖雲城法典記載,「冥域神光」即將在近日穿透幽冥界,不知這四十九位神識卓越之輩能否煉成「索光術」。汪鶴眼裡閃動著猶豫,心情變得極其凝重。

莫邪笑笑,一年時光,就想煉成「啟物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想當年,為煉「啟物訣」,嘴皮都要磨破了不說,整整用了十載,難怪無法索住「神光」。莫邪心裡有些興災樂禍。

「各位聖者請收術」。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鶴鳴聲響過,等了幾息,四十九位大聖者眼神迷離的遁出神梭光罩。

「各位聖者,可有成術者」。汪鶴滿懷期望的問道。

聖群里鴉雀無聲,不少聖者低著頭,面現紅光。兩股不由的抖著。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