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直到今天」

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是卜蜂集團董事長謝國民,在吳庸剛到泰國的時候他還有些輕視這個年輕人,可這幾個月吳庸所做的事,讓這位世界五百強的跨國集團董事長再也敢一絲小視。

說起來,吳庸目前的財富或許還不如謝國民,但是國際影響力卻是遠超謝國民的,謝國民不過是在泰國強硬一些,吳庸卻是幾乎佔領了整個非洲,非洲五十多個國家大部分都在吳庸的影響之下,即使埃及等少數國家現在也不敢去招惹這位太上皇。

「謝董太客氣了,一直以來其實謝董都是我的偶像」吳庸笑了笑,他說偶像倒也沒說,上輩子小時候吳庸很喜歡看正大綜藝,對搞出這個節目來的人很是佩服,只是當初他並不知道正大綜藝就是泰國卜蜂集團贊助的。

「哪裡,吳少才是真正值得讓人佩服的人,任何知道吳少事迹的年輕人,恐怕都已經把你當成了偶像」

謝國民哈哈笑,五個人組成了一個小圈子,其他人都沒有靠近,不過目光都會時不時的往這裡看一看。

一個年輕的中校突然快了進來,趴在佩羅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佩羅將軍臉上的笑容變的越來越淡。

「都這個時了,永猜裕那老傢伙居然還不願意放棄,看來他是不願意當國防副部長了」

佩羅輕鬆的對身邊的幾人說道,川派和謝國民都點了點頭,吳庸不知道詳情,也就沒有表態。

「這樣也好,這次永猜裕下台之後就也沒有機會上來了」川派嚴肅的點了點頭,這次的政變看來最終還是沒能走上和平政變的路子上。

舞曲慢慢停來,川派帶著佩羅,謝國民還有吳庸一起走上了主席台,下面是要宣布政變計劃的時候了。

對這一切吳庸是感覺很不解同時也很好奇,政變他可是聽過很多次了,前段時間剛果就剛經歷了一次,整個過程他也很清楚,根本不像這裡政變之前居然敢大方的告訴敵人,還開出了條件。

「諸位,永猜裕沒有接受我們的條件,看來他是想做最後的掙扎,我們給他這個機會,讓他輸的心腹口服」

川立派看了看下面站著的眾人,又接著說道:「坎布奇委員,明日的遊行準備的怎麼樣了?」

下面一個五十來歲的矮個子立即站出來回答道:「已經全部準備好了,明天上午曼谷會有三千人參加遊行,下午就會變成九千人,同時其他城市也會有一千到兩千不等」

「很好,注意遊行的路線,一定要堵住永猜裕的支持隊伍」川立派點了點頭,又對另一個人問道:「庫查議員,明天的議會已經安排好了嗎?」

「總理閣下,我們已經全部安排好了,明天會讓永猜裕下不台的」

川立派又點了點頭,隨後又問了幾個人,最後才看向身邊的卡羅:「佩羅將軍,你們這邊呢?」

「總理閣下請放心,我們這邊也已經完全準備好了」佩羅微微點點頭,政變還沒成功,他們對川派的稱呼已經改變了。

「吳公子這邊就麻煩佩羅將軍多費心了,明天我會等候諸位的佳音」

「總理閣下請放心,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佩羅將軍笑了笑,這次政變他們準備了很久,各種會出現的情況也都考慮到了,假如失敗的話還真說不過去。

聚在大廳的人在接到各自的任務之後很快離開,吳庸也被泰塔給接到了原來的住處,直到上了車,吳庸才疑惑的向泰塔問道:「我說大哥,這到底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政變了唄」

泰塔一臉的輕鬆,彷佛政變如同家常飯一樣。

「這就是政變?」沉默了一會,吳庸又問道。

「你以為呢?其實泰國人對政變已經不陌生了,不像你想象的那麼複雜,單單這幾十年,成功了的政有十幾次了」

吳庸頓時無語,政變鬧到泰國這個程度的,還真的少有。

事實上,吳庸對泰國的政變還是不了解,泰國的政變分為很多種,武裝力量也是政變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吳庸今天所見到的都是表面上的,這些都是做給普通人看的,背後血腥的一面直到晚上他才知道。 庸在泰國的住所,因為金融危機的緣故,夏瑩瑩和經搬離了這裡,高長河派了五百人跟隨保護著這個團隊,目前別墅內只剩下了兩百人。

雇傭兵聯盟派來的八千人,現在分成了幾批在另外幾個據點聚集著,他們都在等待著命令。

「兄弟,你的任務就是這裡」泰塔搬出一張曼谷地圖,用手指指著一個地方說道。

看著泰塔指的地方,吳庸臉色猛然一變:「皇宮?」

「沒錯,就是這裡,你的八千人的任務就是堵在這裡,不讓人進也不讓人出」泰塔嚴肅的點了點頭。

「你先告訴我皇內有多少兵力」吳庸看著皇宮的幾個路口,皺著眉頭問道。

泰塔道:「皇宮內不多,國王屬禁衛軍只有五千人,皇宮內有三千駐紮」

吳庸看了泰一眼:「你的意思是,還有可能外面會有人來夾攻?」

泰塔點了點:「有這種可能,但我可以保證,皇宮內外可以出現的兵力最多也只有兩萬,不可能超過這個數」

「兩萬」吳庸微微露出了絲苦笑:「我們要堅持多久?」

「最低也要持一天。基本上是三天時間」

「三天。八千人在熟悉地巷戰里頂住三天?泰塔。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是圍堵皇宮?」

吳庸聲音猛然提高千雇傭兵不全是他地手下。但是其中一半可是毒狼地精英。單單華夏人這次就來了一千多。

「不能說。我們地部隊不合適圍攻皇宮。所以才找地你」泰塔臉色微微紅了紅:「而且圍攻

皇宮地事必須保密「

「好。不過你們當初答應我地東西。可別給忘了」吳庸咬著牙叫道。

「這個你放心,埃門小島的人已經全部撤離,周圍三十裏海域被劃為了軍事禁區,你就放心在那裡駐紮吧」

泰塔點點頭當初吳庸答應和佩羅合作,一共得到了三個承諾,第一個就是泰國埃門小島的百年租用權。埃門小島位於泰國以西,所處位置並不是航線的重要地帶,小島面積1平方公里,是個非常合適的秘密軍事基地。

當初佩羅只要求吳庸幫他們守一個地方沒有說什麼地方,吳庸現在也無法說什麼,只能暗自思量著以後用什麼辦法來擺上老佩羅一道,報這個啞巴虧。

永猜裕能夠上位,除了自身的力量之外和國王的支持也是分不開的,永猜裕之所以拒絕下位,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他的背後還有國王支持。

當初立派和佩羅想要政變的時候就考慮到了這一點,讓佩羅手下的士兵堵皇宮顯然是不可能的。

儘管他們不會聽從國王的命令,但是也不會去進攻這個國家精神的象徵,國王在民眾心中的地位還是很高的。

找他**事力量幫助也是不行的史上泰國有過這樣的事,有過一個將軍拉了緬甸軍隊前來幫忙,結果泰國所有軍閥群體而攻之,這位將軍最後政變沒成功還變成了賣國賊,死的極為凄慘。

兩人想到最後,最後盯上了非洲雇傭兵,雇傭兵才是最合適的對象。

首先,他們不屬於國家,只是一個組織,一個花錢就能請來的組織使用他們不會讓國內其他軍閥產生排斥感。另外,雇傭兵不屬於泰國人,讓他們圍攻皇宮,可不會出現任何的心裡負擔。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他們就開始盯上非洲雇傭兵了這個實力並且敢接他們任務的,只有當初處於第一頂層的三大雇傭兵團。

豪門掠奪:強婚 佩羅一開始派人找的是天鷹鷹的威爾斯一聽是要派大量人手進入泰國作戰立即就拒絕了,威爾斯是個穩重的人願意冒這樣的風險。

緊接著佩羅又找上了弗托里亞克,弗托里亞克還沒來得及答應三角和毒狼的戰鬥就開始了。為了非洲的形勢弗托里亞克拒絕了這個任務羅也只好等待著,等待著三角和毒狼的戰鬥結果,如果三角獲勝了,他們還可以找三角試一試。

結果是讓他們沒想到的,力量弱小一方的毒狼居然全勝了三角雇傭兵團,毒狼也因為這一戰揚名於非洲,成為新的三大雇傭兵組織之一。在得知毒狼之中有大量華夏陸軍之後,佩羅立即將目光盯在了那裡。

這次佩羅沒有直接去找朱奇,而是仔細的調查了一番,最後發現,來自華夏的吳庸才是幕後的老闆,而且這個吳庸還和南非總統納爾遜有著合作關係,佔下南非的目的就是為了華夏國內日益緊張的原礦能源。

佩羅盯上吳庸后不久,吳庸便帶著夏瑩瑩去了香港,隨後到了泰國,讓本想派人到華夏和吳

的佩羅喜出望外,立即讓自己的兒子親自去機場接下了防止出現誤會,還制定了幾個方案。

只不過,蘇氏集團正好插手進來,讓他們的邀請變的簡單的許多,這也是為什麼找上吳庸的那個泰國人一直非常客氣的原因,他們找吳庸是來合作的。

隨後,吳庸答應了佩羅的邀請,願意幫助他們政變,只是一開始是由毒狼提供六千人的武裝力量,現在毒狼加入了雇傭兵團,來的人數也就多了一些。

在和佩羅談判的時候,吳庸一共提出了三個條件,這三個條件在吳庸看來已經挺苛刻的了,沒想到佩羅都答應了。現在才明白,佩羅原來還藏著這一手,當初他是要告訴吳庸堵住的地方是皇宮,吳庸就算是答應也會提出更多的要求。

不過現在已經晚了,都到了這個地步,必須先執行完這次的任務在說。

第二天,天剛蒙亮就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似乎預示著今天將會有重大的事情發生。

上午八點半,一千多人組的遊行隊伍集結在曼谷一條街上開始出發,聲討現任總理在金融危機中的愚庸表現,把金融危機泰國遭受的損失大部分原因都載到了現任總理的頭上。

到九點,立派先準備好的三千人聚集完畢,**開始,一路上他們喊出的口號很具有煽動性,沒過半小時遊行隊伍又增加了幾百人。

永猜裕的支者也早就準備好了,兩方穿著不同衣服的遊行隊伍開始碰撞,慢慢的,人越來越多,雙方遊行隊伍在上午結束的時候已經發展到近萬人。

世界上媒體的眼睛立泰國曼谷的遊行給吸引住,紛紛報道著因為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示威遊行。

下午一點,遊行繼續,立派一方的人越來越多,支持立派的人都身穿藍裝,支持永猜裕的則綠裝,藍綠兩個陣營不斷在曼谷的街道上碰撞著,泰國警方全力動員,最後永猜裕不得不派出兩個團來維持秩序。

永猜裕的兩個剛出軍營,佩羅也有兩個團出發了,於此同時,八千雇傭兵聯盟分成了四隊,悄悄來到了皇宮的四個路口,三點一到,他們會立即封鎖這裡。

議會那邊,現在也已經吵翻了天,立派一方的議員指責永猜裕為泰國帶來了災難,永猜裕一方的人指責立派一方的人不安好心,陰謀叛變,還有大量中立的人在旁邊看著熱鬧。

誰都明白,這是政變前的前湊,是做給外人看的,也是吸引人目光的,真正的碰撞,還是力量上的碰撞。

下午三點整,泰國皇宮四個路口立即被一隊隊的黑皮膚人給霸佔住,路中央,還架上了重機槍和炮彈,路旁的樓頂全是全副武裝的人,經過這裡的人立即繞道而走,他們明白,遊行升級了,泰國將要再一次爆發政變。

「你說什麼,皇宮被堵了?」

現任總理永猜裕正焦頭爛額的指揮著,突然被這個消息給驚呆了,他實在沒想到,立派有武裝圍堵皇宮的膽量。

「快,快去給我查,是誰堵的皇宮」反應過來,永猜裕才氣急敗壞的叫道。

皇宮內,泰國國王聽說自己的皇宮被堵之後憤怒的摔了精美的金質酒杯,皇宮內三千禁衛軍整裝待命,隨時準備衝出皇宮和這群膽子極大的人戰鬥。

三點五分,佩羅將軍麾下有三萬陸軍突然離開軍營,泰塔帶領一萬五千人奔赴曼谷各個街道,在下午五點以後宣布曼谷戒嚴,所有的防備力量全由泰塔接手。

佩羅的三萬陸軍,已經圍住了永猜裕部隊的軍營,泰國空軍總司令拒絕了總理的調令,不過也沒出面幫助佩羅。

五點三十分,永猜裕得到手下彙報,圍攻皇宮的是來自非洲雇傭兵聯盟的雇傭兵,至少八千人,永猜裕大發雷霆的把一個個手下給罵了一遍,混進來這麼多的黑人居然沒人上報,而且這些人還拿著武裝。

六點,電視台被泰坦接手,新聞里開始全面播報不利於永猜裕的新聞,甚至上次郊外與『恐怖組織』作戰的事也被爆了出來,蘇家之所以敢和『恐怖組織』合作,全是因為永猜裕的原因。

在別墅內一直瞪著消息的吳庸,此時沒有一點的睡意,他也知道,白天這不過是口水仗而已,真正的戰鬥是在晚上。 他拿著的武器也是棍棒類型,作為異端審問官的他在此刻從空中俯衝下來。

沒有什麼大的動作,夏目只是簡單的微微往左側移動了一下,不過這個動作不是為了完全閃躲對方的攻擊,而是反擊。

右手動了起來。

注意到夏目右手行動的半龍身後雙翼微張,那是用來減速的機制。

不過就算如此,兩人還是在下一秒交手了。

夏目右手打擊棍型的大罪武裝被夏目當做刺刀使用,往前突擊而去。

恩!

半龍烏基知道自己的武器要比對方的長,所以沒有遲疑繼續下降衝擊而去。

來了!

夏目往左側移的動作立刻停下,變成了以左腳為主要支撐點的跳躍。

打算在對方躲過之後靠著制動的方式進行二次攻擊的烏基發現了夏目的意圖。

「想要在躲開的一瞬間突擊!」

拉近距離是個錯誤的選擇,頭部分開兩把枝椏的金屬武器被半龍揮擊出去,想要逼退夏目。

夏目看著劃過胸口的武器,左腳使力了。

這次是真正的跳躍。

右手借著躍動的力量往前揮出,而半龍的動作也想到迅速。

「不會讓你就這麼擊中的!」

事先的制動已經減緩了不少衝擊的力道,所以烏基瞬間切換狀態。

動作是!

鬆開武器之後用雙臂來抵擋!

砰!

硬生生地擊中手臂,鋼化過去的裝甲也抵擋不住這次攻擊,率先承受了衝擊的左手腕部的裝甲被夏目擊碎。半龍的身子仰倒過去。

想要追擊的夏目發現了來自於後方的攻擊。不是別人。而是半龍的手段。

靠著抵擋第一次衝擊來讓自己停下來,最後用鐵質的雙腳在下方接住了掉落的武器,加上異端審問的打擊性術式之後揮打過來。

躲不開了!

本該如此!

夏目沒有轉身,就算察覺到了來自於後方的打擊也做不到如此快速的轉身,所以他只是往前撲倒。

在空中撲倒。

因為攻擊是轉了一圈擊打過來的,因此變成了從上往下的打擊,而夏目的撲倒則是拖延了被擊中的時候。

反應好快!

烏基吃了一驚,接著自己的攻擊因為延遲的關係而被倒下後轉身揮出的武器打斷了。

夏目的動作還在繼續。

「全壘打!」

隨便說一個浮現與腦海的詞語。夏目的旋轉一周的棍棒狠狠地打擊在了半龍的腹部。

咔嚓!

腰部的管狀結構碎裂,用於操縱腰部上方的動力機甲的連接帶被擊碎了。

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半龍壓了下去,身子急速下墜。

「為啥又是我呀!!!!」

「拙僧很痛啦!」

砰!

半龍和下方的從士撞擊在了一起。

「在下上了是也!」

點藏這一次從移到了後方,從后從進行攻擊。

忍者快速的接近夏目,而夏目則是將自己手中的武器打擊向了地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