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一行人早早的就入睡了。

到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帳篷外面電閃雷鳴,忽而狂風暴雨驟至,大雨傾盆,打在帳篷上面沙沙作響。

楚香君窩在柔軟舒適的墊子之上,伴隨著狂風驟雨,睡得更香,魔京卻筆直的坐了起來,黑夜之中,他的一雙眸子燦若星辰。

「起火了,起火了。」

帳篷外面,魔京的手下叫嚷起來。

楚香君翻了個身,想要繼續睡的,可外面的喊殺聲卻越來越大,楚香君一咕嚕的就坐起身來,此時外面的火光已經將帳篷裡面照得明亮無比,楚香君將目光望向魔京,卻發現他一雙眸子神采奕奕,就彷彿是故意在等這場火似的。

「王子,是螞蟻,好多的螞蟻,我們被包圍了。」

帳篷外面,魔京的心腹稟報道。

魔京一聽,面色一變,拉開帳篷人就竄了出去。

楚香君緊隨其後,也要出去的,可出去的魔京又竄了回來,跟楚香君撞個正著,一人一獸登時滾倒在地,因為楚香君的後背撞到了帳篷的固定支點,所以帶著整個帳篷都塌陷下來。 「快走。」

魔京催促著楚香君趕緊站起身來,他自己已經手一揮,甩出去一張燃燒符。

火焰照亮整個世界,楚香君只看到密密麻麻的白色螞蟻,每一隻有拳頭大小,正瘋狂的啃噬著所有的一切。

魔京的手下對上白蟻,不過片刻功夫,就成為一具骨架,只眨眼功夫,魔京的手下就全部命喪黃泉。

「飛起來,快。」魔京道。

楚香君連忙以靈力包裹身體,身子就開始輕飄飄的往上升,不過速度卻是極慢。

魔京在楚香君上升的時候,又左右各甩出三張燃燒符咒,每一張符咒上面都加註了許多的靈力,做完這一切,魔京快速翻身上了楚香君的背上。

轟隆隆!

符咒沒入白蟻之中,燃燒、爆炸,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

「往西南方向去。」

魔京對著楚香君道,楚香君一看,西南方向正是那大瀑布傾瀉而下的地方。

「他們追過來了!」楚香君驚呼出聲。

之前在地上的時候,楚香君清楚的看到這些白蟻胖嘟嘟的,卻怎麼也沒想到,他們肥胖的身子後面還隱藏著一對透明的翅膀。

楚香君以為飛上天就萬事大吉了,結果,白蟻們也紛紛飛上了天,它們的目標,是魔京。

「你怎麼會招惹上這一群螞蟻的?」楚香君抱怨道。

雖然她已經使出了靈力盡量飛的很快了,可魔京的重量加上楚香君的,所需要的靈力數量龐大,而白蟻身子小,阻力輕,飛行的速度比楚香君他們快了好幾倍,那些白蟻不過片刻功夫就追了過來,將楚香君包圍其中。

魔京在楚香君背上不斷驅趕著白蟻,雖然那些白蟻在魔京面前戰鬥力弱成渣渣,可架不住數量龐大啊。

一波死了後面一波補上,而且大膽的直接埋頭衝上前來對準了楚香君就是各種偷襲、啃咬。

楚香君疼得眼淚嘩嘩的,可魔京亦是自顧不暇。

最後,楚香君無計可施,乾脆馱著魔京一頭扎向了流水嘩啦啦的瀑布中去了。

在進入瀑布的時候,楚香君直接變成風焰魔狼的本體,龐然大物的身形幫楚香君增加了不少衝擊力,所以才得以穿過瀑布湍急的水流,白蟻們就沒那麼好運氣了,它們體積小身子輕,碰上水流就直接被水流沖著順流而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瀑布後面是一方岩石洞穴,楚香君在進入之前早就瞄好了。

衝進瀑布之後,楚香君已經沒有半分靈力,所以帶著魔京直接就摔滾到地上去了,弄得狼狽無比,但幸好,這瀑布後面的岩洞此刻算是十分安全的地方。

「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啊!」

魔京幫楚香君療傷,楚香君沒好氣道。

「宗神國的大王子月輪。」魔京的語氣平靜無波。

楚香君聽了,氣不打一處來。

「他怎麼追到天鳳國來了?」

不會也是為了上官謀取回來的那個寶貝吧。

聽到楚香君的猜測,魔京點了點頭,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給楚香君。

原來,魔京之所以知道上官謀獲得了洛神殿的消息,其實是來自於宗神國的月輪,相當於原本屬於月輪的消息,卻被魔京給半路截胡了,所以,魔京快馬加鞭的就過來了,等到宗神國的大王子月輪趕到,魔京早煉化了洛神殿了,月輪各種不爽,自然是要找魔京的麻煩了,更何況,二人從小就是冤家對頭。 「世人都將我和月輪放在一起,說我二人是文曲星轉世,月輪不服,所以屢次找我麻煩,我自然不能仍由他欺負,也就時常回敬過去,一來二去,竟過去這麼多年了。」魔京十分感慨。

楚香君聽了卻十分的無語。

這完全就是一個被家長傷害了的熊孩子的故事!

魔京所在的魔神國和宗神國兩個國家本來是兄弟國家,因為魔京的父母和宗神國的國王、王后是關係超好的好朋友,所以,在魔京很小的時候,就經常被他父親帶去宗神國做客,家長聚會,免不了要讓孩子表演節目。

魔京從小天賦異稟,琴棋書畫武樣樣精通,被宗神國的國王稱讚有加,這就使得宗神國王的兒子月輪吃醋了。

因為月輪從小也是天才的存在,在宗神國的百姓中間被當做天才敬仰和稱讚的,現在來了個砸場子的,月輪於是就跟魔京你來我往的互相較勁了。

「你說月輪足智多謀,我看他很蠢嘛,要是換成我設計對手,我肯定環環相扣的整死他,你看他安排白蟻兵陣安排的天衣無縫,卻忽略了白蟻是怕水的,這瀑布就是我們的天然保護傘啊,你說他是不是傻?若是換成我,我就在這瀑布後面也埋伏上魔獸,保管讓敵人吃不了兜著走。」

楚香君話音未落,岩洞之中,忽然傳來了詭異的嘶嘶聲。

無數青綠色的眼鏡蛇,從石縫之中探出了腦袋,它們吐著猩紅的蛇性子,一雙眼睛發著綠色的幽光,殺氣騰騰的盯著楚香君和魔京。

「魔京,我家主子已經命俞三在此等候多時了。」

紫岩洞深處走出一人,身著粗布衣裳,手持一根長笛。

他的面容溫文爾雅,看起來宛如一位隱居的修士,可是他的一雙眸子卻銳利鋒芒,冷酷無情的盯著魔京。

魔京和月輪小時候是小打小鬧,可是到後來仇恨加深,一直持續到現在,二人已經淪為不死不休的境地,所以,月輪出手可不是跟魔京鬧著玩,他是真的想要魔京的命。

俞三冷酷道,就將笛子放入口中,一曲悠揚的低聲劃破長空,那些原本僵持的眼鏡蛇,忽然鬼魅般的向著楚香君和魔京就襲擊過來。

「破!」

魔京手一揮,甩出了五張雷電符咒。

眼鏡蛇的速度快如疾風,卻到底比雷電要滿上些許。

那些雷電自符咒中噴薄而出,奔涌著就向著眼鏡蛇而去,擊中一條,就落一條。

霎時間,洞中焦糊味瀰漫。

可饒是如此,依舊有不少眼鏡蛇,躲開了雷電的攻擊,攻向了楚香君和魔京。

瀑布外面有白蟻,瀑布裡面有眼鏡蛇,楚香君身上的傷雖然被魔京治好了大半,可依舊虛弱,而魔京自己也靈力消耗得極為厲害。

幸好他煉化了那把洛神的鑰匙獲得了晉陞,如若不然,只怕在遇到白蟻時候,魔京和楚香君就已經去找閻王爺報道了。

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

「跳下去。」楚香君對著魔京道,自己已經深吸一口氣,然後轉身就跳進了瀑布湍急的水流中去了。 翌日,天色微明。

黑雲罩地,狂風不息。

楚香君和魔京一人一獸順流而下,不知道飄了多遠,等到魔京用盡最後的氣力將早已昏迷的楚香君拖上了岸,大雨傾盆而至,讓一人一獸的處境雪上加霜。

魔京休息片刻,一把將豹子大小的楚香君扛起背到背上冒雨前行,走了一陣子,總算是尋到了一處山洞避雨。

「咕咕~咕~」

臨近中午的時候,楚香君悠悠醒來。

她的肚子已經餓得乾癟,可山洞之中,只有魔京生起的一堆火苗。

經歷了昨天的白蟻和眼鏡蛇,現在的楚香君是又累又餓,全身也沒什麼氣力,魔京比起楚香君也好不到哪裡去,往日的他衣服纖塵不染,現在也臟皺得不行。

「你這敵人還真是厲害。」楚香君感慨道。

魔京聽了,亦點點頭。

「他很會……算計。」

藥師毒後 魔京想了半天,想了一個形容詞。

楚香君聽了,舉雙手贊成。

簡直是不留活路啊,連瀑布後面的山洞都算計進去了。

他怎麼就那麼肯定自己一定會鑽到山洞裡去啊,還讓俞三在那裡等候,就不怕撲個空嘛。

好可怕的敵人啊!

臨近中午的時候,大雨停了,山裡的空氣清新無比,帶著一絲涼意,楚香君和魔京早就被火烤得衣干、毛乾的,加上恢復了一些靈力,是以抵抗嚴寒是不成問題的。

而且,出了山洞之後楚香君就尋了些野果果腹,魔京雖然嫌棄,但也吃了一些。

「我們現在是在哪裡啊?」

楚香君幽怨無比,如果自己靈力多恢復一些,就能夠飛上天看看了。

順著瀑布的水流順流而下,也不知道被衝到哪裡來了,雖然不知道方向,可楚香君並不慌張,因為歷史的軌跡表明,在三天後,楚香君和魔京成功的回到了上官家的。

「我們順著河流而下,定然會遇到城鎮的。」魔京道。

楚香君卻狂搖頭。

「你那敵人那麼會算計,難保他不會在沿途在埋伏人等我們,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在順流而下了,你說我們都能輕易想到的,難道月輪想不到嗎?」

雖然沒見過人,可從昨夜到現在這才多短的時間啊,楚香君和魔京在月輪手上就吃了這麼大虧,楚香君可不敢小瞧月輪。

「那邊的林子里不是有條大路嗎,我們走陸地。」

楚香君覺得自己和魔京的運氣還真是好,被衝上岸的時候,旁邊正好有一條官道。

魔京眉頭微皺,楚香君卻已經邁著小碎步優哉游哉的踏上了大路。

「走在鄉間的大路上……」

楚香君心情很好的哼起了小曲兒,魔京安靜的跟在她旁邊,走了一陣子,楚香君得瑟無比,哈哈大笑:「哎,你說那月輪的敵人要是我,他也不知道要死多少回啊,如果我是月輪,我肯定在這路上也埋伏一支魔獸軍隊,還不將你我手到擒……來了。」

楚香君話音未落,四周忽然刷刷作響,楚香君臉色一變,沖魔京叫了一聲「快跑」,於是向著前方拔足狂奔。 前方的路早被對方設計了重重陷阱,楚香君一撞一個準,幸好那些陷阱都是針對魔京設計的,楚香君作為魔獸,四條腿著地,有身材優勢,是以她在前面引爆陷阱,然後又躲開去,倒是方便了跟在她身後的魔京,一路平安無事的就追了過來。

一通狂奔之後,等到世界再次歸於平靜,楚香君總算可以停下來喘口氣。

極品鑽石婚 「你這敵人,真是太難纏了。」

楚香君攤開四肢趴在地上,累得氣喘吁吁。

魔京比起她來,樣子要優雅不少。

魔京安靜的坐在路邊一塊大石頭上,亦稍作休整,雖然一路上有驚無險,到底還是消耗了不少體力。

「連陸路都提前埋伏了,他是有多恨你啊。」

楚香君繼續道,魔京聽了,無奈嘆息一聲。

「你不會是在嘆息我們沒有走水路吧?我給你說,以你這敵人的腹黑性子,水路肯定也被埋伏了的。」楚香君信誓旦旦,豈料,她話音落下,自林中忽然傳來一陣戲虐的嘲笑聲。

「水路我還真沒有埋伏,沒來得及啊。」

這聲音聽起來欠揍無比,楚香君立刻將視線對準一處叢雜的雜草處,全身戒備。

很快,那隱藏在草叢中的人走了出來。

只見來人是一個胖子,胖得五官都擠皺到一塊兒去了,身材矮小,只約莫一米五幾,卻很滾圓,看起來就跟個桶似的。

他一身金色華服,活脫脫一個行走的金元寶。

那人出現之後,滿臉笑意的盯著魔京,而魔京卻看也不看他一眼,於是,那人將目光望向了滿臉驚訝的楚香君。

「你能聽得懂我說話?」

自己是魔京的契約獸,魔京能聽懂自己的話情有可原,眼前這個胖子怎麼也能聽得懂?

「他有獸語珠,自然聽得懂。」楚香君身旁的魔京淡淡道,見怪不怪的樣子。

楚香君的視線投向胖子的脖頸處,那裡果然戴著一顆晶瑩剔透的碧綠色珠子,裡面光芒轉動,十分好看。

「你不會是月輪吧?」楚香君道。

月輪聽了,笑眯眯的望著魔京,道:「你契約的這隻魔獸有點意思啊。」

楚香君:「……」還真是月輪啊,果然胖得某輪胎廣告的小人異曲同工啊。

「玩夠了?」魔京盯著月輪,淡淡道。

月輪一聽,立刻變笑臉為不開心。

「還沒~」語氣聽起來頗為嬌喋,楚香君只覺得自己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而月輪胖子話音一落,整個人迅疾如風的向著魔京就攻擊過去。

楚香君:「……」一言不合就動手?這是多大仇多大恨。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明明剛剛談話內容還很和諧的說!

不過短短几分鐘時間,魔京和月輪已經交手了好幾個來回,楚香君見二人還要在打一陣子,於是打算找個地兒坐著休息,誰知道。

刷刷刷!

「嗷嗚!」

楚香君剛往旁邊走了兩步,腳下忽然一空,然後,楚香君整隻就被一張大網給包裹起來,垂吊到半空去了。

楚香君被算計了,魔京一個分神,就是這一分神,月輪化守為攻,就將魔京給鉗制住了。 月輪直接封住了魔京的靈力穴,魔京瞬間從天才化為了廢材。

沒有靈力,魔京連基本的符咒都使用不了,妥妥的廢材一枚。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