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七夜話語冷厲,周身釋放出的天地大勢,更讓人面色劇變。

「你這低賤之人,竟敢侮辱小姐?」

端木涵月身後,一團黑色的陰影之中突然刺出了一把紋路詭異的黑色匕首。

黑色的隱匿玄力帶著危險的玄力波動。

這是一名隱藏在影子里的殺手。

當七夜說出這段話的時候,他覺得是機會擊殺七夜。

所以,直接對著七夜出手。

「滾!」

徒然涌動的灼熱火焰,攀爬在七夜手臂之上。

如若火焰龍首一般,直接轟向了那殺手刺出的黑色匕首之上。

火焰震嘯,黑色的詭異匕首瞬間震裂。

然而七夜的拳勢,卻並未停歇。

恐怖的拳勁余勢直接轟在那殺手的胸口。

灼熱巨浪伴隨著恐怖的玄力震蕩,那殺手當即重傷吐血,砸碎了端木涵月身前的桌子。

「你,你!」

「你想做什麼?」

自己最強的護衛被七夜一招重傷,七夜此時想要對她做什麼,都沒人能夠阻擋。

端木涵月自然將七夜歸類道雲破極哪一類人,她以為七夜會貪圖她的美色。

而且更讓端木涵月震驚後悔的,是七夜本身。

自己眼裡的一個低賤之人,竟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

端木涵月可是後悔至極,當初她太過在乎十公主和逍遙王,卻沒有注意七夜和這個潛力股。

而如今,自己竟然被其這般侮辱。

倘若,倘若再給端木涵月一個機會,她發誓絕對會拉攏七夜,甚至用任何代價。

可是如今,遲了,一切都遲了。

七夜在端木涵月眼裡,不再是能夠成為自己人的至交好友,而是仇人。

「想做什麼?」

七夜眼裡帶著一個不屑。

總裁大人,你被徵用了! 「端木小姐,你也太高看你的美色了!」

「我七夜可不是那種精蟲上腦的人。」

「再見!」

七夜一語冷厲,冷冷的說道。

「走!」

七夜對著玉香和玉凝說道。

前者毫不猶豫的跟著七夜,而後者卻是有著幾分猶豫。

知道玉香拉了拉玉凝的手,後者在心有忌憚的跟上了七夜。

一處煙雨樓,七夜轉過頭看著玉香和玉凝二人。

「你們若是還想回去跟著端木小姐,我並不會怪你們!」

七夜有意說道,他不想強迫別人。

「公子,玉香已經是公子的人了,而且玉香說過,此生只會有一個主人,玉香會侍奉到公子死去!」

玉香連忙跪下,以僕人的姿態,磕頭表達自己的真情。

七夜見此,一股溫和的玄力將其拖了起來,摸了摸玉香的腦袋,七夜淡淡一笑。

七夜看了一眼玉凝,後者依舊對自己有些抵觸。

畢竟七夜搶下玉凝,而且對端木涵月進行了一番侮辱。

這對於玉凝來說,心裡自然有著幾分芥蒂。

躲躲閃閃的眼神,顯示出了玉凝對七夜的害怕。

七夜見此僅僅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本想帶著兩人回到無劍宗的住處。

可是轉身一看,一群實力高強的武將武者,騎著特殊的妖獸,風風火火的衝來。

「那個小雜種就是七夜,殺了他!」 第四百九十二章夜文斌,大長老

「那個小雜種就是七夜,殺了他!」

一聲命令吼叫聲出,騎著兩隻妖獸的高階將士,手握黑鐵長槍,直接朝著七夜的腦袋挑去。

「玉香,你們二人退後!」

七夜見兩隻妖獸奔騰而來,眼裡閃過一份殺意。

右腳猛地一跺。

「黑玄地撼!」

黑色靈力傳入大地之中,恐怖的大地波動使得七夜身前的地磚瞬間碎裂。

地面碎裂,兩根粗壯的地刺直接將兩名高階將士的坐騎給穿刺起來。

坐騎被七夜擊殺,兩人縱身躍下,手中的黑鐵長槍,直刺七夜的要害。

「劉家之人!」

七夜看到不遠處的幾人,眼裡更是變得極為冰冷。

心頭一寒,體內的玄力狂暴波動。

「死!」

宛若實質的琉璃火焰盤旋在七夜雙臂之上。

兩隻拳頭,轟碎了兩名高階將士的黑鐵長槍。

拳勢更是轟碎了兩人的半邊胸骨。

只是眨眼之間,兩人瞬間身死。

如此輕易的擊殺了兩名武將高階的將士,劉家一行人面色劇變。

「我記得,你是劉雲羅!」

七夜遙遙指著一隻高大妖獸之上的中年男子說道,他一身華府,然而卻少了一隻胳膊。

那是煉藥師翟墨為了保護七夜,而故意出手的結果。

「大長老,好久不見!」

七夜看到一旁的滄桑老者,輕聲說道。

夜家大長老,帶領一批夜家主人投靠劉家,作為劉家的附屬家族,不過從夜家大長老的氣色來看,似乎過得並不好。

雖說七夜對夜家大長老並沒有什麼感情,不過七夜融合了夜七的靈魂,對於夜家,還是有著歸屬感,自然也希望夜家之人都有一個好結果。

不過大長老看到七夜兩拳轟殺兩名武將將士,眼裡浮現出了一份哀傷的色彩。

「當初沒有除掉你這小雜種,沒想到,竟然成長到了這一步!」

劉雲羅眉頭緊皺,眼裡殺意濃郁。

「不過沒關係,沒想到,你這小雜種竟然敢到皇都城來送死。」

「而且還擊殺了皇城將士!既然你自己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劉雲羅的眼裡似乎已經想到了如何除掉七夜,以泄心頭之恨。

「劉家怎麼說也是龍天帝國的一方豪族,竟然會有你們這麼蠢的人,可笑!你覺得這就能夠威脅我了?」

七夜冷冷一笑,更本就不在意劉雲羅的威脅。

「小雜種,嘴挺臭的,老子看你今日能不能活著出去!」

劉雲羅面色一橫,眼裡更是凶光暴露。

「給老子上,殺了那小雜種!」

震怒的命令口吻喊出,一旁的騎衛將士,皆是高舉寒光凜冽的武器。

「殺!」

這是一群將士,並非武修。

不過他們卻是劉家所控制的一小部分皇城護衛軍。

而劉雲羅是西城都尉,掌控了不少兵馬。

在他眼裡,哪怕七夜已經成長起來。

可是面對千軍萬馬,也得死!

而且,七夜即便不死,只要殺了皇城護衛軍,就算是無劍宗也保不了他。

這等毒計,不可謂不狠。

重生六零:空間之璀璨人生 皇城護衛軍早已封鎖了街道,只有七夜孤身一人站在街道正中。

七夜見玉香等人,躲避在了一旁的小小巷道之中,心裡也稍微放心了一些。

當一群護衛將士騎著妖獸殺將過來的時候。

七夜直接沖向了鐵蹄狂踏而來的一群鐵騎!

「砰!」

「砰!」

「咔嚓!」

「嗤……」

渾身包裹在火焰琉璃中的七夜,左手握拳,右手持劍。

所過之處,慘叫疊現,人仰馬翻。

皇城護衛將士,可是龍天帝國最精銳的一支軍隊。

可惜,奢靡的皇都城,使得這群馳騁沙場的將士,開始墮落,墮落成世家大族們看家護院的走狗。

也成了耀武揚威的身份。

很少有人敢在皇都城內這般對皇城護衛下殺手,這些欺男霸女的傢伙,也沒想到,他們會在最安全熟悉的皇都城內被殺。

「劉雲羅!」

七夜一聲震喝。

黑玄大勢籠罩之下,所有的妖獸坐騎皆是被大勢威壓嚇得匍匐懼瑟。

「這個小雜種,竟然領悟到了天地大勢!」

劉雲羅一臉慘白,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七夜竟然已經遠遠超過了他,成長到了讓他恐懼的地步。

「快,殺了那小雜種,攔住他!」

劉雲羅臉色劇變,因為他感應到了,七夜身上的殺意,這是一股想要擊殺自己的強烈殺意。

「轟!」

爆裂的火焰波動,直接讓劉雲羅從妖獸坐騎之上被轟的飛了出去。

而他的坐騎因為抵擋了七夜的恐怖一擊,直接爆體而亡。

鮮血四濺,染紅了半個街道。

「劉雲羅!當初,你在夜家耀武揚威的威風,怎麼不見了?」

七夜長劍直指,冷聲說道。

「小雜種,老子後悔當初沒有直接殺了你!可惜啊!」

劉雲羅感受到七夜身上的殺意,自知沒有活命的可能,所以破口大罵。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可買。你就先去吧,放心,我會讓整個劉家之人,一起來陪你的!」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 七夜長劍微顫,一股劍氣開始震動,引得長劍嗡鳴不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