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七歲的時候,她問何香秀:「秀姨,為什麼駱家人那麼討厭我,我也姓駱啊。」

說話是他自己學的,她幾乎沒有開過口,嗓子很怪,發音也很怪。

那次,何香秀罵了她,還打了她,說再也不准她開口了,罵完之後,找來一把剪刀,把她長到耳朵的頭髮全部剪了。

「你不叫駱三。」

何香秀說:「你也有名字。」

小駱三磕磕巴巴地問:「我叫什麼?」

何香秀眼睛紅了,拿了掃把在掃地上的頭髮:「襄南有個小鎮,叫徐紡鎮。」她低著頭,聲音哽咽,「你的媽媽和舅舅就來自那裡。」

停頓了很久。

她說:「你姓周,隨你媽媽姓,叫周徐紡,徐紡鎮的徐紡。」

七歲大的孩子,懵懵懂懂:「秀姨,那我媽媽和舅舅呢?」

何香秀不說話。

小駱三伸手去拉她的袖子:「他們去哪了?他們為什麼不來接我?」

她別開頭,抹了一把眼睛:「都沒了。」

小駱三聽不懂,追著大人問:「什麼是沒了?」

「別問了。」

何香秀甩開她的手,去柜子里翻了條項鏈出來,其實也不是項鏈,就是一條線串了一塊金屬的圓片,上面刻了字,有打磨的痕迹。

何香秀把金屬圓片掛到了她脖子上:「這是你媽媽留下來的,你好好戴著,如果別人問你媽媽是誰,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你沒有名字,沒有家,也沒有媽媽和舅舅,知不知道?」

七歲的小駱三不明白,不過,她開心地想,總有一天,她的媽媽和舅舅會來接她,接她回自己家。

「記住,不能讓任何知道你會說話,也不能讓任何知道你是女孩子。」

這句叮囑,何香秀跟她說了好多好多遍,可她總不記得。

唐光霽在駱家工作,那時候駱老爺子還健朗,唐光霽伴在老爺子身邊,很少會回平樓。

昨夜情話,轉身天涯 其實駱三跟他相處很少,可她很喜歡他,就算在外人面前,他也是很嫌棄她的模樣,也打罵她,但她還是很喜歡他。

那時候,她可羨慕可羨慕唐想了,因為唐想有這麼好的爸爸。

唐光霽每次回來,都會先去唐想那,然後再來閣樓。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她看見他,很開心,粗著嗓子叫人:「唐、叔。」

唐光霽冷臉:「你又說話,讓你秀姨聽見了,又要打你了。」

她傻兮兮地笑。

「二小姐剛剛是不是打你了?」

是打了,用玫瑰花打的。

她搖頭。

唐光霽從大衣後面的帽子里摸出來一個瓶子:「擦這個葯。」

她想說她不疼,她是個有問題的孩子,雖然不會說話是假的,但不會疼是真的。

「不疼也得擦。」唐光霽把東西塞給她就走了。

她抱著藥瓶子,張著嘴不發聲地說謝謝。

那時候她還小,可她都懂,唐光霽是很好的人,只是他們一家也寄人籬下,甚至他的至親們也都在駱氏工作,要仰人鼻息,他總是說:駱三啊,唐叔不能管你了,你要自己學著生存。

她知道的,若是唐光霽一家對她太好,駱家人會不高興,他們不高興了,就會想著法子折磨她

只是唐光霽是個太心軟的人,總是忍不住偷偷地善待她。

何香秀剛好相反,何香秀經常會打她罵她,只是她會挑肉多的地方的打,挑不要緊的地方打。

駱三十幾歲的時候,唐想就已經念大學了,她在學校住,很少會回來,上一次回來,唐想教了她加減乘除,這一次,教她寫字。

「駱三。」那時候唐想長得很高,不像駱三,瘦巴巴的,像棵小豆芽菜,唐想朝她招手,「過來。」

駱三顛兒顛兒地跑過去。

唐想在本子上寫了兩個字,拿給她看:「這是你的名字,會寫了嗎?」

她搖頭。

她還只會最簡單的數字,是何香秀閑暇的時候教的。

「怎麼那麼笨啊。」唐想邊罵她笨,邊抓著她的手,在紙上一筆一筆地教,「先寫『三』字,看好了,就三杠。」

唐想帶著她的手畫了三杠,問:「會了嗎?」

駱三立馬點頭。

桌子底下趴著的那隻橘貓睡醒了,懶洋洋地喵了一聲,這隻貓是駱三在駱家門口撿到的,何香秀不同意養,扔了幾次,橘貓自己又跑回來了,她管不了,索性就不管,駱三撿到的時候它還是只瘦不拉幾的小奶貓,現在吃得很圓潤了,因為廚房的劉大媽很喜歡它,常給它喂吃的。

但劉大媽不喜歡駱三,從來不給她好吃的。

駱三還給橘貓取了名字,叫駱四。她指著那隻貓,在紙上寫了四杠。

唐想戳她腦門,罵她小傻子:「『四』字不是這麼寫的。」她在那四杠旁邊寫了個『四』,「你照著寫。」

她寫不來,歪歪扭扭的。

「笨死了你!」

唐想一邊罵她笨,一邊認命地手把手教她。

那之後,唐光霽就會找一些舊書,偷偷塞到駱三床底下,她能已經能認很多字了,只是寫得少,手不聽話,寫起來很吃力。

何香秀就把駱家不要的報紙扔給她,把唐想的舊書舊本子舊筆全部扔給她。

駱三不用幹活的時候,就會自己寫寫畫畫,有一次,叫駱穎和看見了。

「切!還寫字呢。」駱穎和把她的報紙和筆丟到地上,再踩上一腳,「你一個弱智學得會嗎你!」

駱穎和與駱三是同一年生的,可駱穎和高了一個頭不止。

她特別討厭駱三,覺得她卑賤又窮酸,她惡狠狠說:「待會兒我同學要來,你去閣樓上待著,不準出來,要是噁心到了我的客人,我定饒不了你。」

駱三點頭,去撿地上的筆。

駱穎和隨便抓了個澆花的水壺,往她身上扔:「離我遠點,你臟死了!」

她是很臟,因為每天都要在花房裡幹活,還要在廚房裡幹活,水壺有水,砸她頭上了,把她的光頭澆濕了,還好是塑料的,砸不壞她的頭。

她撿起她的東西,站遠一點兒,不礙駱穎和的眼。

「怪不得那個瘋婆娘說你和你舅舅都是臭要飯的。」

瘋婆娘是駱青和的媽媽。

駱三抬起頭,因為她聽到「舅舅」兩個字。

駱穎和還罵:「你媽媽還是狐狸精。」她惡狠狠地,泄憤似的,又罵,「你就是小狐狸精!」

駱三就聽著。

她想聽更多她媽媽和舅舅的事。

「穎和!」徐韞慈跑進來,打斷了,「不準亂說話!」

駱穎和哼了一聲:「我沒亂說,駱青和她媽發病的時候說的。」

徐韞慈低聲呵斥了她幾句,轉而對駱三說:「別杵這兒了,出去。」

駱三抱著她的東西出去了。

那一年,駱青和的母親蕭氏病得很重,有嚴重的抑鬱症,還有精神分裂,有暴力傾向,也有自殺傾向。

不知道為什麼,蕭氏一看到駱三,就會情緒失控,會發病,或許是這個原因,駱青和格外地討厭駱三,只要她得了閑,就會變著法子地刁難她。

當時是夏季,駱家常年溫室的花房裡,玫瑰花全開了。

阿斌過來說:「大小姐,我把駱三叫來了。」

京城第一金剪 駱三怯怯地上前。

駱青和讓阿斌出去,把駱三叫到跟前:「看到桌子上的花了嗎?」桌上零零散散地放了一堆剛折下的玫瑰,駱青和說,「我把上面的刺都拔了。」

駱三去拿剪刀。

「用手。」她說,「給我用手拔。」

駱三是從來不會反抗的,因為反抗沒用,只會受更多的刁難,她低著頭走過去,拿起一枝玫瑰,徒手掰上面的刺。

玫瑰花的刺很硬,不好拔,她被扎了好幾下手,指腹已經冒血了。

駱青和捧著本書,端著杯茶,穿著昂貴又漂亮的裙子:「動作這麼慢,沒吃飯是吧?」

是阿,她還沒吃飯呢,秀姨出去了,廚房的劉大媽就把剩飯都倒了,她只喝了水,現在好餓。

她小心打量了駱青和一眼,繼續拔刺。

「看我幹什麼?在心裡罵我啊?」駱青和把杯子放下,她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張揚又驕傲,「對外說你是養子,你還真當自己是駱家人了,你不過是個孽種,只是命好,生對了性別。」 「你們也是去找七竅星核的嗎?」

「看來大家都是啊,就是不知道這七竅星核,最後會落入誰的手中。」

「我們的機會不大了,不過聽說那七竅星核,是在那一片七星星域之中,而且其中還有一個巨大的陣法,把整個混亂七星星域覆蓋,我就沒想過要獲得什麼七竅星核,我只要能獲得其中的部分陣法傳承,或者陣法中的其他東西就可以。」

「我也是一樣的想法,不過對於陣法傳承,我沒有任何的想法,聽說附近的所有宗門,都已經派人前往七星星域,就是為了毀滅這個陣法,進而將陣法中的七竅星核釋放出來,然後進行抓捕,我只要能在他們抓捕七竅星核的同時,獲得一些其他物品,就足夠了。」

「哈哈,你們想的真多,我就沒想過要獲得什麼東西,我這次去,主要是為了做生意的,要知道這麼多人聚集,那就是巨大的商機啊,能不能大賺一筆,就看這陣法開啟的速度了,在我這裡,那是越慢越好的。」

「兄弟,好想法啊,不如我們幾個合夥如何,這麼多的人流量,如果把這個生意做好,那絕對可以大賺特賺,有了足夠的靈石,還用擔心飛升的事情嗎?」

「正該如此啊,兄弟,我們一起。」

黎天和月依紗,在後面聽得目瞪口呆,好一會,月依紗才給黎天傳音說道。

「你說的那個七竅星核,是不是就是他們說的那個七竅星核。」

黎天也有些反應過來,不可置信得說道。

「著七竅星核應該十分稀少把,他們說的,應該是和我們說的一樣。」

月依紗點頭:「確實如此,七竅星核,在超凡九重天都是稀缺的東西,我合道時使用的,也就是五竅星核而已,只是這麼多人都要尋找這七竅星核,我們可能就不那麼容易得到了。」

月依紗的擔心,黎天能明白,也能理解,畢竟這東西是事關他能不能復活的關鍵。

她自然不會不在意,只是黎天卻不怎麼在意這些。

在他看來,不就是七竅星核嗎?

自己哪怕得不到又能如何,自己得不到,難道還不會搶嗎,只要誰得到了,自己就無限的對其釋放掠奪,那還不是想怎麼掠奪,就怎麼掠奪。

星核最後還是會回到自己的手中的。

「不用擔心,這七竅星核,我最擔心的不是被誰得到,而是會不會真正出現,只要它出現,我保證這七竅星核,最後絕對是你的。」

黎天的自信,讓月依紗心情放鬆了很多,黎天這一段時間神奇的表現,已經讓月依紗漸漸的適應了黎天的能力。

潛意識裡,他就認為黎天能做到這一切。

「不管如何,我們還是儘快的進入那個什麼七星星域的地方,儘快的將這七竅星核得到,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黎天卻沒有一點擔心的說道。

「不用擔心,這些人既然也是要去那裡的,那麼他們一定又來自那裡的消息,如果七竅星核被人得去了,那他們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知道,我們也會知道。

而且這麼多人去,也沒有找到,那隻能說明,這七竅星核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接下來,兩人開始排隊等待起來。

而在他們等待的過程之中,也有很多人陸續的加入排隊的隊伍之中。

沒用多長時間,就已經排到了眼睛看不到的遠方,黎天暗暗咋舌,卻沒有發表意見,而是繼續排隊。

又過了一段時間,終於輪到了黎天和月依紗,只是當他們進入下一個星球時,卻發現了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

這個星球之中,已經擁有了不下於幾萬人再等待著傳送。

「這要排隊到什麼時候啊?」月依紗有些頭疼的說道。

黎天也猶豫了著急了,不過他並沒有著急太久,就看到旁邊還有一個臨時傳送陣。

走過去一問才知道,這個傳送陣,竟然可以直接傳送到七星星域,只是靈石相對來說多一些而已。

對此,黎天沒有一點擔心。

不就是靈石嗎?他多的是,要知道之前他掠奪那些人的,可不只是生命和修為,還有很多裝備和靈石。

直接交了兩個人傳送用的靈石,兩人便順利坐上傳送陣,只等著被傳送到七星星域了。

可是在這時,突然又出現了一行十幾個人,為首的是一個年輕人,這年輕人出現在傳送陣,直接朝著黎天兩人這邊走來。

「你們給我出來,這個傳送陣,我徵用了。」

黎天真沒想到,還能遇到這種事,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遇到這樣的問題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