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下子便拍下了三分之一的寶石,所貢獻出去的金額也占寶石交易總額的三分一左右。左看右看,他都不是那種得了失心瘋的人。

儘管唐翰遭遇到很多人在心底鄙夷和輕視,可不管是在酒店還是公盤上。和兩人打招呼地人都不少,唐翰為人厚道,總得一一點

頭回應,搞得他身邊的泰月輕皺秀眉,覺得他很可憐。

很快,秦月也高興不起來了,因為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們兩人身上,不管走到哪裡,都成為別人注目的焦是啊!雖然數量減少

了,可還是有七八千份翡翠原料。普通人想要找到藏在其中的好東西。談何容易,大家都看得出來的好東西,價格又跟著水漲船高。

看唐翰的欣月珠寶每次都有驚人之舉,成為名副其實的珍品製造機,在場眾人都想從他們嘴裡分一點蛋糕吃。

可惜,兩人的秘密守護得異常嚴密,之前那麼多的機會竟然沒人能看出來,但人性總是有貪婪地一面,很多人都存著僥倖心理。

這次會不會有例外呢?

紅樓之黛玉后媽不好當 尤其得到唐翰昨個在寶石上揮霍了近億資金之後,很多人更是覺得他們資金減少,會在暗標上做文章。雖然他們更希望兩人在明

標上爭奪。那樣他們也好辨別出那些值得購買。

隨著緬甸政府對玉石原料控制力度地加大,公盤是絕大部分翡翠原料流出去的地方,這也使得個中的競爭更加激烈。非但是玉石

商人,便是翡翠礦場的業主,也都對兩兄妹留上了心。想要一探兩人秘密的人可謂遍地都是。

唐翰的智商不低,眼光又尤其毒辣,自然看得出來別人對他們的窺視,便是秦月也能感受得到他們躲躲藏藏的目光。

唐翰安慰泰月,說沒有人走上來直接叫他幫忙選已經不錯了。

罵了唐翰句臭美之後,秦月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在國內的公盤何嘗不是如此。只是緬甸這邊公盤地人太多了,目光也太集中了,

讓她一時有些適應不了——

安慰了秦月一通,看她情緒跟著穩定下來,即便面對守衛士兵的目光也毫不怯場之後,唐翰就開始了他彪悍的歷程,他在

自己房間內憋了好幾個月,就等今天這一回,昨天只能算是練兵。

這次他打算一塊翡翠原料也不放過,只要能賺錢地,通通一網打盡。他並不擔心資金的問題,他之前對別人說是兩個億,其實和

葉欣給他交的底少了一個億,昨晚對葉欣說了下大致的情況之後,葉欣表示資金不是問題,只要著得上眼,通通搬回去。何況,就算

欣月珠寶一時籌不出來那麼多錢,還有很多時間去籌備,中標到付款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這些時日地鍛煉,已經讓唐翰的感知能力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隨著體內氣息在循環中逐漸壯大,他的精神力也跟著強大

起來。

其他人看兩兄妹蹲在大毛料前,卻不知道,唐翰的精神力已經蔓延到方圓十米內的地方去了。

翡翠原料地稀缺,磚頭料充斥市場,最好的三百多份毛料又都作為明標,讓這三千來個翡翠商人心驚膽寒,這時候,方才有人把

昨個唐翰重磅出擊寶石市場和現在的狀況聯繫起來,對唐翰兩人也顯得格外關心。

「他們就喜歡研究那些別人看不起的毛料。」一個經常參加公盤,對兩人的習慣也非常熟悉的年輕人注視了唐翰兩人一陣,回過

頭對身邊的老者說道。

有些白髮的老者道,「這類毛料價格便宜啊,要是真出了好東西,那利潤可就暴漲啊!到現在還能賭漲的,我估計就他一個人了。」

「他買那麼多,賭跨的毛料也不少吧!」年輕人有些不服氣地說道,「我想只是他投入的基數大,所以才不會虧罷了!有沒發現

一個奇怪的現象,那些大家都看好的翡翠可沒出多少精品,這傢伙也都看不上眼的。」

「還是有例外的。記得去年這時候嗎?那塊國寶翡翠可是大家都看好的,可就是沒他膽子那麼大,也沒他那麼狠,以一億多的價

格吃下來,到現在還是完整的。」

「光那塊翡翠,照現在的價格,分開來的賣的話,起碼得值個十億吧!」

「十億?」老者笑道,「一**半都買不到!可怕的是到現在為止,他還沒動那塊翡翠的主意。」

年輕人再看過去的時候,唐翰兩人已經挪動了位置,招呼了老者一聲,兩人也跟著動了起來,他倒想要看看,兩人呆過的地方,

究竟有些怎樣的秘密,或許,從兩人的行動軌跡,呆的時間長短也能推斷出些什麼東西來也不一定。

上午時間很快就過去,回過頭去,年輕人總結之後發現,唐翰兩人的行動軌跡非常有規律,每隔十來米就會多停留一段時間,似

乎本著不放過一塊翡翠毛料行動準則。

可他們究竟看上哪塊毛料,他還是不知情,因為唐翰兩人根本不拿筆什麼做記錄的,天知道,他們怎麼記得住那麼多份毛料編號

和重量之類的。

到午餐時間,年輕人正準備去吃東西的時候,竟然看見唐翰轉過頭來,對著他笑了笑,似乎對他的舉動瞭然於胸的樣子。

且不說他心下驚訝的樣子,唐翰也覺得好笑,有這必要嗎?這些無聊的傢伙們!

這一路走過來,唐翰對精神力的掌握越發地爐火純青,對緬甸政府的認識又提高了一個層次,好東西都被他們給藏起來了,什麼

亂七八糟的毛料都拿出來湊數來了。

他看了一上午,算下來也有將近一千份毛料了,愣是沒看到幾份翡翠毛料是值得花錢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公盤上,大塊頭還是非常多的,也有好幾噸的,只是那東西,大家都在笑,這也能拿出來賣錢,瞎了眼的人

才會買的吧!

唐翰兩人去吃飯的時候,經過那塊超級無敵大毛料的時候,便有個不是非常熟識的傢伙半開玩笑地問,「唐董一向大手筆,要不

要把這塊大石頭搬回家啊?」

「沒多大興趣。」唐翰稍稍看了兩眼,便下了定論。

秦月瞪大眼睛,好奇地多看了幾眼,石頭很大很高,她站在那石頭面前,只相當於石頭的三分之一高度多一可惜的是石頭雖然很

大,被一刀切下之後露出來的地方質量卻不怎樣,灰白外皮灰白的內++質,慘淡得讓人覺得心痛,拍照留念倒是可以,購買的話,就

不要再提了。

「我在想他們是怎麼運過來的?只怕賣出去的價錢連運費都不夠吧!」泰月眨巴著眼睛問道。

「那就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情了!」唐翰打了個哈哈,拉著她就要去趕午飯,他使了一上午的勁,也該補充一下能量了。

「可要是裡面有好東西,我們不就發達了。」被唐翰拉著往前走,秦月還不忘回頭看看,心頭還在yy個不停。

唐翰奇道,「你自己不是說了嗎?連運費都不夠的。」

「才不管呢,我要下標,儘管出價會非常低。」一上午沒發現什麼好東西的憋屈,讓秦月心頭有些抑鬱,也在不停地尋思著,也

許真能出什麼好東西呢!

唐翰笑笑,拉著她奔食物而去,不去理會她的胡言亂語。

「還有,哥哥不是還沒仔細看嗎?」

「完全的賭徒心理,你最好先把運費和其他費用算清楚,然後我再去看。」唐翰呵呵笑了起來。

商殺之風云 泰月白了他一眼,不再言語,專心研究食物去了。

吃過東西之後,秦月就迫不及待地拉著唐翰去看那塊大毛料。

唐翰對這類毛料不感冒,也懶得一點點透視,加上還有很多毛料等著他的,他雖則精神力十足,卻也經不起耗費不起。

唐翰看得分明,灰白色的外皮下,絕大部分地方都是慘淡的灰白色,只在邊角下有一片隱隱的綠色而且玉質不好,但粗略估計能

做個幾十個掛件,勉強保得住成本。

最後,只對秦月說道,「你可以放棄了,留給老緬們造房子吧!」

泰月有些失望但也沒辦法,太過任性的事情她還是不敢做的,最後還是她首先挪開腳步,帶著-/唐翰去看其他的毛料。有秦月在

,唐翰也就不用記哪些毛料看過沒有了,一切由她把關,他只負責看毛料,並把可以投資的毛料指出來給泰月就好。

兩人心有默契,著著還剩那麼多毛料,唐翰知道不能這樣下去了,催動體內精神力,速度加快了不少,秦月則在幫忙為他鼓舞打

氣,同時在心底默默記下看中毛料的編號和價格。

唐翰正和秦月研究毛料的時候,平洲寶玉石協會的梁會長卻過來找他了。

「梁會長啊,的什麼可以幫忙的嗎?」唐翰率先打了招呼,他第一想到的便是他會不會過來找自己幫忙看毛料的。

「沒打擾你吧,我過來找你商量點事情。」三月地緬甸已經太陽已經有些毒了。梁晃林頭上還有些汗。

唐翰寬寬手,道:「沒事,時間充裕得很呢!梁會長有什麼事就儘管直說吧!」

梁晃林這才說道,「我今天上午大致看了下這期的毛料,可能是我眼拙,我感覺這次的毛料普遍都不怎樣啊!」

「我們還沒看完呢!」秦月插嘴道,她也不知道他過來所謂何事,要是找唐翰幫忙看毛料,那還是免了吧!

「小月,聽梁會長說完。我們看過的這些毛料。確實沒多少好東西。」唐翰心底也有些好奇。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梁會長和兩人也打了很多次交道了,知道這對兄妹之間的奇怪故事,當下也不以為意,有些憂慮地說道,「要是唐董去看過那些

明標之後,估計印象會更深刻。我的想法是看能不能把大家組織一下,大致統一一下,價格的話,不要衝那麼高。我們中國人可不能

先自己亂了陣腳。

我知道以我資歷並不能服眾,所以,還請唐董事長能為我們同胞考慮一下。大家同氣連枝,共同進退。「

「梁會長有這份心,那是我們中國商人的福分,我雖不才,卻也願意盡些綿薄之力。刻意抬價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做不出來的。」

唐翰見他地話和自己之前地想法不謀而合,心底甚是感動,當即應承了下來。

「有唐董事長這句話我就放心多了。」梁晃林嘴上這麼說,臉上還是沒有笑容,心底也非常忐忑,但作為代表大部分利益的——會

長。這時候不做點什麼事情的話,他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唐翰神情嚴肅地說道。

種田娘子 梁晃林卻道,「其實,我也不敢保證這樣做有什麼效果沒,到時候,哎,希望不會出現那種相互抬價,搞得最後漁人得利的情況。」

「梁會長也別太過擔心了,大家都是同胞,應該都會理解支持的。」唐翰早就考慮過這樣的結局,心底也有些感慨,其實他想說

的是,盡人事聽天命吧!

「希望如此吧!那你們忙,我就不多打擾你們了。」

梁晃林說完,就匆匆告辭了。

唐翰懷著一份敬重,將他送走了,他剛一走遠,秦月就說道,「看不出來,他人還不錯地嘛!就怕他的努力會打水漂,哥哥,照

你的意思,我們要和他們合作?」

唐翰奇道,「為什麼不?」

「開了這個先例可就不好了,」秦月輕咬了銀牙,還是說了出來,「哥哥可能會說我自私,可是我實在不願意他們這樣占哥哥地

便宜啊……」

唐翰呵呵笑道,「小月,把目光放長遠一點,站在戰略的高度考慮考慮。」

泰月嘟著粉嫩的小嘴巴,心底還是有些不甘,可唐翰既然做了決定,她便不好再說些什麼了,到時候惹他討厭可不好。

可她到底還是忍不住,硬拖著唐翰先去看了那些明標,希望還能來得及改變他的主意。

雖然只有三百份左右的明標,可比暗標中所有地好翡翠還要多出許多。

看了這些明標之後,唐翰總算明白梁晃林急急找他的原因,明標大家都想插一腳,本來就差不多十個人搶一分標,還別說這其中

還有些是大部分都看不上眼的,這都什麼概念嘛!

最被人看好的是一百五十公斤的毛料,被切成了兩半,露出來的地方,白色地玉肉中,除了幾道鬱鬱蔥蔥的綠痕,更有很大一

團占面積還不小的綠色翡翠,還是最頂級的艷綠,玻璃種,愛好翡翠的人莫不為之心動。

無數人都在幻想切開來,做成手鐲,賺大錢的樣子。

不用透視,行家們都看得出來,只要賭贏了,那可是大漲。

神醫毒妃 唯一讓人心有餘悸的是交流底價很高,一百二十八萬歐元,約合一千三百萬人民幣,照常理推論,想要拿到手,得往後面加個零

才行。

准二號毛料,則是一塊四十來公斤,黃色外皮的毛料,淡綠的顏色並不是翡翠最好的顏色,可放在整個明標的毛料里,已經算是

其中的佼佼看了。

更讓人震撼的是,這塊毛料的特徵比剛剛的毛料還要明顯,因為已經好幾面都被切開來了,露出來的綠色也比那一號多。任是傻

瓜也看得出來,這是從一塊大毛料上面分段切下來的,緬甸人鐵了心是想分開來賣的。

可是由於質量少了四分之一的緣故,作為價格風向標的交流底價反而沒那塊高,標價在八十萬歐元。

最奇異的一塊毛料則是一塊黃色外皮的,外皮就足以讓人心動,更奇異的是切開的地方竟然還有春帶彩。

秦月看了這些毛料,和唐翰一起的磨練,加上豐富多彩的實物教材,讓她的眼光與水平呈直線上升,她的水平甚至比那些賭石大

佬還要強。自然看得出來唐翰點出來的這幾塊毛料只要肯下本錢去賭,賭漲是一定的。

她看得出來,別人自然也看得出來,秦月心底就打起了小九九,想到這些的事情,就抬頭問唐翰,「哥哥,你怎麼看啊!」

「做好兩手準備吧!」唐翰看了這些毛料之後,雖然表面是波瀾不驚,可心裡還是忍不住發涼。

尤其是周圍人群的狂躁態度,到時候莫說是什麼梁會長,就是聯合以前的賭石大王一起出來,也不一定能壓得住價格啊!他可不

是那頑固不化之輩,到時候人家都出手的話,他不可能幹瞪著啊,雖然賺得可能會少點,可那也都是肉啊!

聽了唐翰這樣的答覆,知道他心意已動,不再像之前оо那麼堅決。秦月滿心歡喜,看了這些毛料的編號一眼,眼珠一轉,俏生

生地說道,「反正這幾塊石頭都是放在最後兩天拍賣的,我們可以先看看他們前面的表現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