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不光是范浪,群魔以及各路人馬也都看到了魔陀詭風,無不為之驚訝。

魔陀竟然真的沒有死,時隔三十年,重新回到人間,還跟以前一樣的霸氣,一樣的強大。

清覺方丈認得魔陀,追溯到三十年前,那時候他還是個年輕一點的和尚,並非現在的方丈。他曾經遠遠的看到過魔陀戰鬥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就連幾個玄君聯合都不是對手,強大得不可思議。

「魔陀,真的是魔陀,范浪說的消息是真的。 好萊塢傳奇導演 這下大難臨頭了。」清覺方丈臉色一變。

之前范浪說出這個消息,空口無憑,並沒有什麼作證,是存疑的,所以清覺方丈沒覺得有多大壓力。

直到魔陀真的現身,才讓他感覺到壓力,那碾壓天地的魔威,讓他呼吸沉重。

二嫁傾城:傲嬌九爺太癡心 旁邊的凈宣有著不同的感受,當年就是魔陀殺死了他的師父苦海慈航,如今魔陀再現,勾起了他的痛苦。

學佛,悲天憫人,更憫自己。

「魔陀復活,我的師父卻不在了,只恨弟子能力有限,本領低微。」凈宣痛苦道。

相比於人族,魔族一方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魔陀的出現振奮了群魔的士氣,對於萬魔窟的魔族而言,魔陀二字就是一個傳說,是偉大的代名詞,是實力的象徵。

「他就是魔陀,魔陀回來了!哈哈,有魔陀在,這些人族全都得死!」

「這下什麼都不怕了!」

「魔陀!」

「魔陀!」

「魔陀!」

周圍響起了山呼海嘯的聲音,驚動了整個萬魔窟,傳遍角角落落。

范浪聽著這震耳欲聾的聲音,皺眉道:「真吵啊。」

看來只有殺死眼前的魔陀,才能讓這群魔族徹底的絕望。

「魔陀,來戰吧!」

范浪大喝一聲,戰意沖霄而起,釋放出逆天象效果,背後的天空頓生變化,烏雲迅速凝聚,其中雷電穿梭,凝聚成一柄柄雷劍,從雲層中緩緩滲透出來,劈啪作響的雷電劍尖對準大地。

雙劍一引,雲中的雷電之劍一個個的飛向魔陀詭風,去勢開天闢地,發出驚雷巨響。

魔陀詭風拔劍出鞘,手中大劍旋轉一圈,化作一面凌空旋轉的陣法,將所有雷電之劍吞噬進去,再一旋轉,所有雷電之劍消失無蹤。

他守中帶攻,持劍沖向范浪,大劍一揮,斬出百丈長的黑色劍氣,對著范浪當頭斬落,被范浪用雙劍交叉架住,格擋了下來。

轟!

交鋒之處力量爆發,席捲四面八方,大地崩裂,山石倒塌,天空雲層洶湧,堪比龍象碰撞。

魔陀把劍往下壓了壓,而范浪手中的雙劍卻紋絲不動,他咧嘴笑笑,誇讚道:「還不賴!」 姜小時感覺自己今天來錯了,她本來還想著這貨能幫自己出出主意,沒想到她居然是一個胳膊肘子往外拐的。

楚含語說這些,跟誰都沒有關係,是她覺得傅辰修真的很不錯,這麼多年都只愛姜小時一個,同樣是暗戀,她知道暗戀一個人的辛苦,也知道愛的會有多深。

單單從姜小時十六歲那年,她看到傅五叔那樣,就知道他一定很愛姜小時。

「含語我跟五叔的關係,你覺得傅家的人能接受,爺爺他老人家能承受?」姜小時秀氣的眉頭緊緊的凝著楚含語。

楚含語皺眉,沉默了一會兒,表情無比認真的開口,「小時,你應該相信傅五叔,相信他會處理好這些,就如同你小時候那樣無條件的信任,相信,依賴他。」

姜小時濃密的睫毛往下斂了斂,遮住瞳孔之中的情緒,白月光小時候如何依賴大佬,如何跟大佬相處的,她自然清楚的不行,因為她擁有白月光的記憶,在她看來,白月光也是喜歡大佬的,只是還未發現而已。而大佬也只會強取豪奪,才導致她的到來,如果白月光聽到大佬的告白應該會很高興,如何她跟大佬共同去面對以後會遇到的問題。

可惜,可惜她不是白月光,她是一個穿書者。

如果只是看小說,看到大佬跟白月光這樣的愛情,她會覺得很甜,希望他們在一起,會羨慕這種被人寵著的愛情。

愛情是白月光的,她如果回應了大佬,她就是偷盜者,她在心裡都鄙視自己。

「小時,不要想的太多,愛情來了你就應該去享受,而不是去擔心這樣那樣,你應該相信他會幫你扛起一切。」楚含語相信傅辰修,相信他是不會讓姜小時受到一丁點傷害。

姜小時選擇沉默,她無法跟楚含語說自己不是以前的姜小時,如果說出來,或許她不會相信吧。

「我先回去了。」姜小時沉默了一會兒起身離開。

楚含語伸手拉住她,「小時,我錯了,我不該幫著傅五叔說話,我應該幫著你的。」

姜小時,「……」她沒有怪她的意思。

「傅五叔就是壞人,我們以後都不要在理他,來我抱抱。」楚含語抱緊姜小時,生怕她就這麼走掉了。

姜小時,「……」果然是善變的女人,前一秒還在勸說自己,下一秒就開始說當事人的壞話了。

不過自己的心情開始好起來,悶開口,「我還以為你已經投靠五叔,從我進來你就一直都幫著五叔說話,都不幫我了。」

楚含語輕輕的拍著她,心疼的道歉,「小時,我錯了,我怎麼可能投靠傅五叔,我一直都是你這邊的,你不喜歡傅五叔,我們就不要去為難自己,我們以後還會遇到很多小奶狗,沒必要為一顆樹放棄整片森林,還是一顆老齡化的樹。」

噗——

姜小時應為楚含語說的話一下就笑出聲來,一顆老齡化的樹,不知道大佬聽見了會是什麼表情,一定會很精彩。 能讓魔陀說一句「還不賴」並非易事,落在范浪耳中,卻沒有絲毫喜意,有的只是無盡戰意,還有血腥殺意。

「跟我戰鬥,最好別分心說話!」范浪厲喝一聲,動用狂暴護腕的效果,釋放出幾十萬點玄力,令實力大幅度飆升。

與魔陀交手,就算是范浪也不能託大,從一開始就要全力以赴,動用最強手段。

實力激增之下,范浪手中的雙劍爆發出千軍萬馬般的力量,將魔陀詭風的大劍生生彈開,隨後身形一轉,施展出佛蓮怒斬。

他體內的玄力經由軒轅骨的轉化,統統化為佛力,灌注到緣滅劍中。

劍身大放光明,光照方圓百里,綻放出一朵金色佛蓮,對著魔陀詭風飛了過去,一片片花瓣綻放,犀利而又強橫,能斬妖除魔,有誅邪聖力。

魔陀詭風生平最恨緣滅劍,手中大劍翻轉,劃出黑色劍氣,對著范浪的劍氣蓮花一劍攻出。他這劍氣形成黑色的能量光束,由雄渾澎湃的魔力所凝聚,是純粹的破壞性力量,在黑色光束周圍,還纏繞著一圈圈劍氣漣漪,同樣有著一定的威力。

一朵蓮花,一道光束,強強對決,引發鬼哭神嚎的碰撞,劍氣蓮花破碎開來,黑色光束也被削弱了八成。

還不等招式餘威散去,魔陀詭風猛然一閃身,竟然縱身飛入黑色光束,藉此來加速,剎那間出現在范浪身邊,揮劍狠狠斬出。

大劍的劍鋒直逼范浪的脖子,招式狠辣無比,有致命威力。

范浪跟上敵人的動作,揮舞龍鱗劍來招架,劍鋒交錯,能量爆開。

原來魔陀詭風這一劍只是虛招,真正的實招直奔緣滅劍而去,赤手抓向這柄劍,牢牢抓住劍鋒。

咔嚓!

魔陀詭風的手掌竟然憑空凝聚出了一團黑色結晶,彷彿冰塊般迅速凍結擴大,固定在了緣滅劍上。

這是一種污染性的招式,用魔力去污染佛門的聖器。

佛與魔之間,本就是互相克制的,當魔力強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反過來克制漫天諸佛。

范浪急忙催動佛光普照效果,緣滅劍上佛光更盛,引發祥瑞景象,朵朵蓮花綻放開來,佛力剋制邪魔,將魔陀詭風的黑色結晶震碎。

多虧范浪體內的佛力夠多,再加上緣滅劍本身的剋制效果,這才幸免於難,否則這柄劍就要被封住了。

一招不成,魔陀詭風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立即使出一連串招式展開追擊,與范浪展開近身搏殺。

兩人瘋狂戰鬥,出招速度快如閃電,各自的身影模糊不清,肉眼很難辨別。

有時是劍鋒相交,有時是拳腳相加,有時是能量碰撞。

短短時間內,兩者用劍交鋒一百三十二次,拳腳碰撞六十五次,然後突然分開,拉開了距離。

這場搏殺非常的血腥粗暴,雙方都受了傷,魔陀詭風竟然在戰鬥中咬人,一口咬下了范浪一大塊龍鱗!

范浪經常不按照常理出牌,魔陀詭風一樣如此。

誰能想到,這麼一個大魔王,戰鬥中會去咬人,使用這麼掉身價的攻擊方式。

但這一口確實奏效了。

「呸。」魔陀詭風吐出了口中那兩片連著血肉的龍鱗。其實他自己也受了傷,腹部被范浪用龍尾掃了一下,皮開肉綻。

范浪看了一眼血淋淋的傷口,收回目光,頭也不回道:「各位,決戰開始了,由我來對付魔陀詭風,剩下的魔族交給你們。能否掃蕩萬魔窟,換來周圍的平安,就看這一戰了。」

這番話自然是說給虎賁軍以及白象寺聽的。

佛門不殺生,但若是身為武僧,該破戒還是要破戒,斬妖除魔,方為己任。

「阿彌陀佛,白象寺眾位僧眾聽老衲命令,隨我一起超度群魔!」清覺方丈單手合十,一手托缽,身上佛力爆發,鬍子飄蕩而起,半空中浮現金佛虛影,高達百丈,佛力滔天。

凈宣以及八大高僧同樣運轉佛力,做好戰鬥準備。

十八羅漢組成羅漢陣,施展出佛門的銅羅漢功法,肌膚表面竟然變成了金屬的質感,就連眼珠都被鍍上一層銅漆。

一旁的虎賁軍,同樣做好戰鬥準備,一個個悍不畏死。

太平盛世以及亂世之中,人們對於生命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在亂世里,踏入軍營的第一步起,就要有赴死的覺悟。

「全隊前進,梯形隊列,穩紮穩打!」宇文成鋒下達軍令,手握大刀,率眾出擊。

和尚與士兵組成了聯軍,齊頭並進,踏入了閻王軍的地盤,很快就招來了攻擊。

閻王軍由魔閻王來指揮,主力部隊暫時按兵不動,先派遣一批炮灰去迎敵,不求有功,只求消耗敵人的體力。

雙方都心知肚明,其實范浪與魔陀的勝負才是關鍵,甚至直接決定整個戰局的勝敗。

「大佛鎮獄!」

清覺方丈身為玄君,出手施展秘術,雙手飛速結印,將磅礴佛力注入頭頂。

半空中的大佛由虛轉實,竟然化作了一尊結結實實的百丈佛像,當空落了下來,重重的壓在群魔之上,將群魔壓成肉餅。

佛像抬起手掌,對著群魔怒拍過去,有著流星破空的威能,引爆呼嘯一聲,重重拍在魔族頭頂,又拍死了好幾個。

這場群體之戰就此展開,人與魔,魔與佛,浴血廝殺。

半空中,范浪與魔陀詭風的戰鬥同樣在繼續,這才是關鍵。

是時候讓緣滅劍大顯神威了。

范浪催動佛力,釋放緣滅劍的效果,一股寄宿在劍身之中的記憶注入他的腦海,是一門誅魔劍法。

他收起龍鱗劍,騰出左手,在半空中做拈花之狀,指尖佛力凝聚,萬千佛力化為一片小小的花瓣。他將花瓣按在劍身之上,輕輕一抹,劍身頓時佛光大盛,發出普照八方的聖光,比陽光還要耀眼。

拈花微笑,是佛門追求的處世態度,是大徹大悟的至高境界。將其運用在劍法之上,同樣威力無窮。

拈花一劍!

范浪一劍斬出,聲勢並不如何浩大,卻比剛才所有的攻擊都要強橫,給對面的魔陀詭風帶來了危險之感,不得不避其鋒芒。

這一剎那,魔陀詭風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苦海慈航,那個不世出的天才和尚,與眼前的范浪重疊在一起。

三十年前,他被緣滅劍擊敗,陷入了沉睡。

三十年後,他又要面對這柄劍,劍鋒之下,生死攸關。

「我魔陀詭風,當真就邁不過這道坎?」魔陀詭風豪氣頓生,手上大劍開合,化作萬千劍影,而這萬千劍影又瞬間融為一體,契合返璞歸真的劍道。

一人一魔,兩劍交鋒! 「你嚇死我了,你看你小臉沉的,我要是讓你就那麼離開我家,你準備找誰去訴苦。」楚含語說。

姜小時悶聲道撇了撇嘴,「誰讓你都幫著五叔說話,含語我跟五叔之間是不可能的,我們之間有著無法逾越的鴻溝。」

「真的沒一點機會嗎?」楚含語還是不死心的問著。

姜小時很嚴肅也很認真的回答,「嗯,不可能。」

楚含語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她本來還想著幫傅五叔一把,現在看來是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小時,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只是恐怕傅五叔不會對你放手。」

姜小時心就不斷下沉,大佬對她看那個樣子是真對不會放手了。

「我知道,所以這不是讓你來幫我想辦法嗎?」姜小時也很頭疼,她沒能力去離開大佬,只能想辦法讓大佬自己放棄她。

楚含語不想打擊姜小時,在她看來傅五叔對姜小時的愛這麼深,怎麼可能放棄,「我們一起想辦法,一定會有辦法的。」

「含語,要不我們去找個女人送到五叔牀上,那樣五叔會不會就會放棄我了。」這是姜小時想一天想出來的主意。

楚含語嘴角抽蹙,姜小時這簡直就是一個餿主意,找個女人送到五叔牀上,她就是是吃了十顆熊膽都不敢,趕緊得把這作死的人給勸住,「小時,最好不要,要是傅五叔知道,我估計你我都會完蛋。」

姜小時把自己腦子的計劃組織好,重新說給她聽,「含語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在瑞城找一個跟五叔相當,年齡相當,家事相當,最好還是五叔不敢得罪的那種家族,當然那個女人還是得愛慕五叔的。」

楚含語這次不止嘴角抽搐,連眼角都在抽搐,在瑞城找一個跟傅五叔匹配的女人,這簡直就是在大海撈針,先不說傅五叔個人的能力,就說傅五叔的家世,在瑞城找不出一個能跟他匹配的,除非你是總統。

「小時,你這個主意不行,找不到這麼一個人的。」楚含語實在是不忍心打擊她,但有不得不把她敲醒。

姜小時黑眼珠子一亮,興奮的說道,「含語還真讓你說中了,進過我調查,還有打聽,我知道總統的妹妹,喜歡五叔,要是我們把她跟五叔湊成一對,你說是不是皆大歡喜的。」

楚含語,「……」

「我都想好了,我先去聯繫上這位,然後在……」姜小時湊在楚含語邊嘀咕的說著。

楚含語聽完她所有的計劃,舔了舔自己乾裂的唇角,「小時,我覺得不妥……」

「你就說你幫不幫吧?」姜小時很滿意自己的計劃,用目光威脅楚含語。

楚含語緊張的咽了咽喉管,自己現在要是答應了姜小時,要是到時候計劃失敗,她絕對會被傅五叔收拾掉一層皮的,光是想想她就感覺後背脖頸發涼,可是看著姜小時期盼的目光,她還是艱難的點點頭,「我幫……」

「含語,你果然是我好閨蜜。」姜小時激動的抱著楚含語。 范浪手中的劍是誅魔聖劍,凝聚佛力,嫉惡如仇。

魔陀詭風手中的是滅世魔劍,殺伐天下,無堅不摧。

天道夢境系統 兩者展開對決,出劍向彼此刺了過去,劍尖對準劍尖,竟然在半空中碰撞到了一起,就聽一聲罄鳴脆響,無窮能量爆炸開來,以特殊的規則秩序翻湧擴散。

波動過處,空間都受到了震蕩,蕩漾起層層紋路。

周圍化為了死亡之地,一旦靠近就有性命之憂。

范浪與魔陀詭風鬥了個旗鼓相當,各自震飛出去,手中兵器險些脫手。范浪猛然抬腳,對著半空用力一踏,腳底力量炸開,生生頓住去勢,停在了半空中。他的腳下毫無憑依之處,卻跟踩在岩石上一樣穩當。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