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不知道那隻笨兔子怎麼樣了,她得趕緊回去看一下。

剛上樓就看到某兔子生無可戀的趴在她門口。

舒星瑜看它無精打採的樣子,有些好笑,「才一天沒見你而已,怎麼搞得這麼狼狽?」

某兔子看到她回來了,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爬起來。

撲到她懷裡控訴道:「你這個死女人,怎麼才回來?我還以為你把我丟在這兒不要我了,嗚嗚嗚……」

舒星瑜嘴角抽了抽,這傢伙不是號稱自己是上古神獸的後代?怎麼這麼沒出息?

「你不至於吧?難不成是餓了?」

鳳蒂哼了一聲,扭頭不說話,它今天到廚房偷吃了好幾次,才不餓呢。

舒星瑜摸了摸它的肚子,明顯感覺比昨天還鼓,自然也知道這小傢伙出去偷東西吃了。

「看來也沒餓肚子嘛,那你哭什麼哭?」

鳳蒂還是哼哧哼哧的,可委屈了,「誰還不是個小仙女咋的?會寂寞的嘛,你怎麼能丟下我一個人……一隻兔?」

「所以你是只母兔子?」

鳳蒂一爪子拍在她胳膊上,「閉嘴你個蠢女人,這不是重點。」

舒星瑜噗嗤笑了聲,抱著它進了卧室,然後把它放在了柔軟的沙發上。

安慰道:「好啦好啦,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帶你一起出門,好嘛?」

鳳蒂又鬧了會兒脾氣,才終於作罷。

經過這件事,舒星瑜也總算髮現了,這還是一隻有公主病的公主兔。

舒星瑜先去洗了個澡,出來后又湊了過去,戳了戳它的耳朵,道:「我記得你說你叫鳳蒂?」

「哼。」某兔子傲嬌的哼了一聲,還記得它的名字,算她有點良心。

「但是這實在不像一個兔子的名字,我再給你起一個小名吧?叫小白怎麼樣?」

某兔子:「……」

果斷搖頭拒絕,「不要啦,我的真身可是一隻白翎孔雀好嗎?多麼的威武霸氣,小白這種名字能配得上我嗎?」

舒星瑜盤著腳,窩在沙發上,又想了半天,最後一拍腦瓜說道:「那就叫墨墨吧?墨墨聽起來不俗,挺適合你的。」

鳳蒂實在懶得和她多說,沒吭聲算是默認了。

「對了墨墨,你說你恢復神力就會離開,那你的神力要怎麼恢復?」

舒星瑜其實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作為它的主人,對於這種事情還是挺好奇的,畢竟她不想一直養兔子。

鳳蒂沉思了下,說道:「我每日采日精月華,神力已經在慢慢恢復了,按照現在的進度……大概還需要三十年,我就能完全恢復神力了。」

舒星瑜好奇的盯著它看,「但是一隻兔子頂多也就活三五年,雖然你看上去還小吧,但是也活不到三十年那麼久吧?」

鳳蒂給了她一個看白痴的眼神,「都說了我的神力已經在慢慢恢復了,就算以我現在的神力,也足夠我活上幾十年了。」

舒星瑜撇了撇嘴,半信半疑的點點頭。

「那你要勤快點兒,我可不想養你三十年那麼久。」

鳳蒂:「……我也不想在你身邊呆那麼久。」 白皓霆開車回到顧家,還沒進門就聽到屋子裡一片歡聲笑語。

嘴巴微抿,眼神頓時猶如淬了寒冰,看來白皓睿跟他家人相處的還不錯嘛。

屋內白奶奶正拉著白皓睿的手,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笑得很開心。

看到白皓霆回來了,沖他招招手,「皓霆回來啦?快來快來,看誰來了。」

白皓霆隨意的脫掉外套扔在一邊,走了過去,在老人的另一邊坐下。

「喲,我的好表弟回來啦?」白皓霆彷彿剛看到他的樣子,語氣誇張的說道。

白皓睿點點頭,恭敬的跟他打招呼,「二哥。」

心裡打著算盤,這個表哥年紀輕輕已經可以在帝都呼風喚雨了,名下資產更是不可估量,實力不容小覷。

他們父子要回華國發展,就必須和他打好關係才行。

這麼想著,臉上的笑容更加誠摯了。

白皓霆沒搭理他,狀似不經意的說道:「嘶,我記得前兩天你好像還上了什麼熱搜是吧?看來你人氣還挺高的嘛,剛回國就被媒體注意到了。」

白皓睿聽到他的話,臉色白了三分,但臉上還保持著笑容,當著老太太的面他不得不解釋清楚,「表哥,那都是媒體捕風捉影而已。」

「這樣啊?我就說嘛,那個舒家小姐的眼神看起來還是挺正常的。」

雖然那個死女人當年眼神確實有毛病……

白皓霆語氣里滿滿的諷刺,可把白母嚇了一跳。

「皓霆啊,皓睿和人家星瑜就是堂兄妹而已,你看你在那瞎說什麼呢!」

白母扯了扯自家兒子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

當年他們兄妹禁忌戀被爆出來,鬧得沸沸揚揚,都這麼多年過去了,這臭小子幹嘛還拿出來說。

白皓睿聞言眼神閃了下,內心顯然不平靜,但是臉上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淡淡一笑,道:「表哥,聽說今天阮小姐回國了,你怎麼沒有陪未婚妻?」

「我可沒有什麼未婚妻,如果表弟你喜歡,可以爭取下。」白皓霆語氣森冷,第一次明確表明自己對這場婚事的態度。

他話說的隨意,卻當場激起了千層浪,因為這話相當於表明他不承認和阮家的親事。

白老太太可第一個不答應,嚴厲的看著他,「皓霆,你和小玥的婚事是你爺爺當年親自幫你定下來的,這些年你也沒有反對過,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白皓霆攬著自家奶奶的肩膀,態度決絕的回,「奶奶,我可從來沒承認過她是我未婚妻,這件事不必再說了,阮家那邊我會去說清楚。」

老太太陰沉著臉,「不必再說了,這件事我是不會答應的。」

白母聽到自己兒子的話也有些詫異,不過也不準備反對。

當初過世的公公給他們定下這親事她本來也不同意,但是畢竟是他老人家的遺願,她不好多說什麼。

現在既然自己兒子都不願意了,這門婚事自然不能做數的。

白皓霆將自家人的反應看在眼裡,嘆了口氣。

他心裡苦啊,因為這個破婚約,他想見自己女人都得偷偷摸摸的,這種日子到底什麼時候啊!!! 「我絕不會跟我不喜歡的人在一起,而且……沒有人能代替我做決定。」

白皓霆留下這句話,邁開長腿,拎起外套上了樓。

「你這臭小子,你……」

老太太氣的直戳拐杖,這臭小子的話是說自己已經做不了他的主了?

白母也著實被他強硬的態度給震驚到了。

在心裡嘀咕著,自家兒子態度突然這麼強硬,難不成是有喜歡的姑娘了?

不過很快就自我否定了,不不不,她怎麼會有這種可怕的想法?就憑那臭小子的德行,估計四十也娶不上媳婦兒!

看向老太太,笑呵呵的在旁邊勸著,「媽,雖然他們的婚事早就定下來了,但既然兩個孩子沒有感情,我覺得也不能逼孩子不是?」

白皓睿為了在白家刷好感,也跟著在旁邊勸。

「姥姥,二哥有自己的想法也正常,您老何必生氣?有話和他說清楚就是了。」

老太太沉思良久,終於嘆了口氣。

雖然她很喜歡阮家那丫頭,但孫子畢竟是親生的,既然這臭小子不喜歡,那這婚事還是另議吧……

白皓霆回到卧室,伸手隨意的鬆了松領帶,然後走到窗邊拉開窗帘。

陽光頓時照亮了整間屋子,也照亮了他的心。

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不過幾秒電話就接通了。

白皓霆低沉著聲音開口,「時川。」

沈時川正在書房看書,接到自家大哥的電話有些意外,「哥?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白皓霆挑了挑眉毛,「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你隨意。」

白皓霆聽到他淡漠的聲音,扯了扯嘴角,道:「好消息是我要和阮家退婚了。」

聽到他的話,沈時川頓住了。

毋庸置疑,這對他來說確實是好消息,這一天他已經盼了好多年。

可玥兒那麼愛大哥,如果大哥要退婚,她該怎麼辦?

白皓霆隔著手機清楚的聽到了鋼筆掉在地面上的聲音,忍不住調侃道:「老二,連鋼筆都拿不穩……你大概腎虛吧?」

沈時川:「……」

「壞消息呢?」

「白阮兩家同為帝都四大家族,同氣連枝,我不能因為這件事影響兩家感情,所以決定聘任你做我的私人律師,替我跟阮家交涉。」

沈時川微微抿唇,提醒道:「大哥,你們之間的婚約不過是口頭之約,不具有法律效力。」

「這我自然知道,我希望阮家能親自出面宣布退婚一事。當然,我可以適當的對他們做出補償。」

沈時川手指輕輕敲擊桌面,沉聲問道:「哥,你為什麼非要大張旗鼓的退婚?」

「沒辦法,這婚約留著你嫂子會吃醋的,既然她很在意,這門婚事就非退不可。」白皓霆點了一支煙,有些無奈的說。

沈時川:「……」

這話他就多餘問。

「哥……」

「先不說了,我該下去吃飯了,要不然該耽誤我跟你嫂子打電話了。」

沈時川:「……」

硬生生將自己想說的話咽了下去,臉色又黑了三分,大哥這分明是在秀恩愛。

有女人了不起嗎?

……

了不起! 舒家。

墨墨抱著肚子在床上打滾,委屈巴巴的看了眼沙發上坐著的女人。

只見她正抱著一個長方形的東西樂呵呵的看著,臉上還蓋著一張布,不知道在幹嘛。

頓時不高興了,它肚子都快餓扁了,這女人傻笑什麼呢?怎麼還不給它拿吃的?

從床上跳下來,一溜煙兒跑到她身邊,呲著牙問,「喂!女人,你吃過晚飯了嗎?」

舒小姐點點頭,「吃啦!」連個眼神都沒分給它。

墨墨頓時不開心了,抬起爪子就撓了她大腿一下。

「你吃過晚飯不知道我還沒吃呢?你這個壞女人,你是不是想餓死我好繼承我的神力?」

舒星瑜嘴角抽了抽,拎起它的兔耳朵將它拎到懷裡抱著,摸了摸它的肚子,沒好氣的說道:「看看你的肚子跟懷孕了似的,你還好意思跟我要吃的?今天晚飯不許吃了。」

墨墨:「……」

它聽到了啥?這個渺小的人類不給它飯吃?

扭著身體從她懷裡拱出來,氣呼呼的看著她,「你敢這麼對我?我還在長個子呢,這麼做你的良心不會痛嘛?」

舒星瑜:「不會。」

墨墨:「……」

連飯都吃不上,它真是六界內混的最慘的神獸了,嚶嚶嚶。

舒星瑜看著它泫然欲泣的樣子,被逗得直樂,「要不你求求我,我就給你找點吃的?」

「我求求你。」

舒星瑜:「……」

為了點吃的連臉都不要了,很好,這很神獸。

最終舒星瑜還是拗不過它的死纏爛打,給它弄了碗粥喝。

「說好了哦,你今天可不能再吃了,再吃肚皮都要撐破了。」

談好了條件,舒星瑜才把碗遞給它。

墨墨開開心心的把碗拖到沙發角落,小口小口的喝著,滿足的不行。

舒星瑜看了眼牆上的表,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

將女難求:督主請下榻 揭了面膜洗了臉,動作迅速的關了微博,主動給她家白先生開了個視頻。

白皓霆接通視頻通話,把手機隨手放在書桌上。

舒星瑜看他好像正在看什麼資料,皺了皺眉,「親愛噠,周末你怎麼還有工作要忙?」

白皓霆放下手裡的筆,看到她精緻的小臉就再也移不開視線了。

沙啞著聲音說道:「這些是下周要簽訂的合同,我閑著沒事提前看看。」說著隨手合上合同,起身出了書房。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