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世界樹的愧偉無法用言語描述。視野中無法看清其全貌,之間遮天蔽日的鬱鬱蔥蔥下,到處都被濃郁到顯出霧氣狀的幽影之力所包圍。到了這裡,魔導小隊便幫不上忙了,主要的工作落在休和塞麗娜身上。

艾琳娜和寒鐵兩人則充當兩位研究人員的保鏢。

休首先用腦域感知能力感應整棵世界樹,確定其各個功能部分,最主要的是弄明白那個部位用來發**神污染。塞麗娜實際是布萊恩的代理人。這段時間一以來,她受到了布萊恩的喜愛,成為了他的徒弟,一直跟隨他學習法術知識。本次行動布萊恩雖然不能親自參與,卻把他的知識傳授給了塞麗娜,由她全權代表協助休得行動。

「這是什麼?!」,易麗卡尖叫道,她身上被乳白色的汁液所覆蓋,並且行動受到了明顯的限制。

「別亂動,看我的。」,比克短期魔導劍,橘紅色的小火球瞬發而出,把乳白色的樹汁燒毀,易麗卡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小心那些樹汁,不想死的要麼多開,要麼消滅它們。」,比克黑著臉大喝道。

魔導小隊不斷射出魔力消耗小,威力不大,但是急促的元素魔球,以應對不斷低落的乳白色樹汁。

艾琳娜和寒鐵兩人把雙劍和長劍舞動入風,任何滴落在他們攻擊範圍內的樹汁都會被幽影之力打散。

「世界樹的汁液來自於其全身的分泌,除非把整棵樹都燒毀,不然就無法阻止汁液的低落。」,塞麗娜一遍取了一點樹汁分析著,一遍用特殊魔導器照射樹冠部分。

「沒事,繼續尋找精神污染的發射部位,那裡並非普通植物都有的器官,不可能遍布整棵世界樹,只要封鎖住就能避免精神污染。」,休全神貫注的用腦域感知探索整棵世界樹。他對於這棵擁有絕大魔力的古樹有了驚人的發現。古樹的結構再次顛覆了他對這個世界力量分佈的影響。不過當務之急是先要解決精神污染的影響。他只能把好奇放在一邊,繼續尋找精神污染的位置。

樹汁低落越來越頻繁,並且每一滴汁液漸漸的散發出更加濃郁的白色光暈。 雲胡不喜 魔導小隊發射元素魔球要消滅這些樹汁液越來越困難。

「不行,再這樣下去擋不住的,要求使用魔導護盾。」,影子大吼道,他的狙擊用魔導器雖然威力更大,射程更遠,卻無法速射,這一番同樹汁的較量讓他顧頭不顧尾。終於他第一支持不住。

「好,所有人向福斯特大人靠攏,準備魔導護盾。」,比克下達命令,分佈在外圍的魔導小隊開始向核心位置靠攏。速射能力更強的大頭分擔了影子的一部分負擔。猛禽德魯伊們根據比克的指示向外圍撤出,他們的使命是快速機動和運輸,防禦並非這些戰士的強項。

「啊!」,易麗卡尖叫著,她在猶豫向外撤出還是向內靠攏時又一次被樹汁的雨點打到。這一次她渾身都被乳白色所覆蓋,轉眼間人便被埋沒,連慘叫聲都發布出來。

「你們繼續,我去救他。」,比克大喝一聲跳出魔導小隊共同的防禦圈,有江魚頂替他的位置。比克啟動身上的魔導皮甲,嫩綠色的光暈山東,連綿的樹汁滴落下來,在同皮甲的光暈衝撞,發出陣陣的白煙。雖然樹汁沒能把他覆蓋,不過甲胄的光暈閃爍不定,眼看著支持不了太久。

他趁此機會向易麗卡的位置奔去。

易麗卡的人影被乳白色的樹汁覆蓋,遠遠看去像一個小小的白色土坡。

比克端起魔導劍,把幽影之力的出力調整到最高,一震急促的掃射。連串的元素火球射出,威力雖然不大,對付樹汁卻綽綽有餘。易麗卡的身形重新顯露出來。這時候女德魯伊變身的黑豹面露恐懼,身體蜷縮在一起,正在瑟瑟發抖。

「愣著幹什麼,快跟我來。」,情急之下比克也不客氣,拉著黑豹的耳朵,翻身騎了上去。他兩腿一夾黑豹的腹部,易麗卡帶著他向休等人所在的核心位置飛竄出去。這時候他身上的綠色光暈終於消散,白色樹汁低落在一人一豹身上。他們也不顧的許多,只是一個勁的往前猛衝。

別哭也不知道要衝多久。只覺得前方有巨大的力量阻礙,他和易麗卡才停了下來。隨機身上麻痹和灼熱的感覺出現又小時。身上黏膩無比的樹汁消退,空氣再次流入肺部,他貪婪的呼吸著空氣,感受著肺葉灼燒般的痛。

他轉過頭,看到易麗卡像他一樣躺在地上,呈大字型,豐滿的胸部起伏不已。

另一邊,塞麗娜有了發現。

「樹冠的那個位置,有微弱的魔力發射出去,那裡是精神污染的源頭嗎?」

「我看看。」,休用魔導小隊相同的偵查魔導器反覆查看,並以腦域感知確認,「真有你的,塞麗娜,你果然是天才。」,他忍不住大讚女法師。及時以他的腦域感知,在四周圍太多的干擾下,也無法分辨精神污染的源頭,女法師竟然每花多少時間就找到了。「果然,你是個極有天賦的法師。這也是上天眷顧的一種哦。」

休得稱讚讓女法師紅了臉。

休隨即掏出早已準備好的一張用鉛絲織成的細密的薄網。他把網給寒鐵,「不管你我的意見再怎樣不同,至少在這件事情上是一致的。把鉛網包裹住我用紅色光暈標識的部分,再用精鋼連鎖固定結實,最好能夠嵌入整個樹榦。」

寒鐵看了他好一會兒,「我真不知道怎樣形容你,有時候你狡猾、陰險,讓人難以理喻。」,他眉頭下壓,臉色陰鬱,眼神更是殺氣滿滿,「有時候你有極為可靠,且會做出一些極為理想化得事情,到底哪一種才是真正的你。」

休哈哈一笑,「兩種都是我。不管你是否喜歡,我總以為一個人的好壞,是否和你同路,都是要看結果的,只有最終的結果和你期待的一致,就是一路人。不然過程再好,再完美,達不到真正的目的,不都是些無用功嘛。」

寒鐵若有所思。

「好了我親愛的思想家寒鐵,現在不是思考人生的時候,還是快些處理世界樹吧,你看魔導小隊的兄弟們快要頂不住了。」

他們外圍,化作瓢潑大雨般潑灑下來的樹汁在護盾上形成了一層白色的薄膜,魔導小隊發出的魔力護盾在閃爍中搖搖欲墜。 寒鐵化作金色的流光衝天而起。同他一起沖高的還有猩紅色的,由艾琳娜形成的流光。她為寒鐵吸收了大部分的樹汁的攻擊。直到她力竭下落。寒鐵則藉助艾琳娜的肩頭更進一步。

他此刻的心情複雜,卻又奇好無比。雖然執行者關係到整個德魯伊種族命運的重要任務,他的思緒卻在休剛才的那段話上徘徊。

只要結果一致就是同路人嗎?沒有達到結果,過程再漂亮又有什麼用呢。他感覺到的釋放感,不光是對於休得看法,以及他加入龍晶城是否合適的驗證。更有一直以來困擾他多年的瓶頸。事實上他早就察覺到了理想和現實間的差距。他歷練的越多,經歷越光,這樣的分歧就越大。先是那些陰險狡詐的傢伙,總是能夠通過坑蒙拐騙的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最終達成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氣憤於老天爺的不公,讓這些禍害一直囂張下去。另一方面,他所看重的,或者重視的精神和氣度,幾乎所有擁有這些優點的英雄們,沒有能夠有善終的,不是死於陰險小人的詭計,便是最終倒在事情的結果上。就好像這些人並不被上蒼所照顧,所有的事情都同他們對著干,最終得不到好報。

如此強烈的對比,好人沒好報,禍害貽千年的寫照下,他對這個世界失望了,轉而在武術上遇到了瓶頸,自從被稱之為天才的他在十年前遭遇瓶頸,便再也沒有進步過哪怕一丁半點。這最終促使他離開炎武帝國,來到龍心王國曆練。他遇到過各式各樣的人,儘力了生死的考驗,最終選擇的追隨者,奧爾達斯最終也讓他失望。他來到龍晶城,沒想到最重要的謀士,如同半個領主的休.福斯特也是這樣的人,是他最憎恨的禍害。他感嘆蒼天的不公,亦或者老天爺真正眷顧的,就是這些禍害而已。他在德魯伊之城中極為消沉,他覺得自己這輩子不可能晉陞為武聖了。

休得一番話讓他豁然開朗。前後一切的疑惑加上他自己的經驗終於可以融會貫通了。是啊,過程如何真的那麼重要嗎?休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在平時陰險狡詐,沒有什麼人能夠比他更禍害,可是他出現的地方,總會有最好的結果。艾琳娜的完美騎士精神,他所崇尚的俠義之道,如果只看結果,都得到了伸張。雖然休使用了讓人唾棄的辦法來對付那些個人渣和禍害,可是最終伸張正義的卻是他。

他記起了機緣巧合下,炎武帝國武尊給他的點撥,「心之所屬便是正義。」,從另一個角度說,不正是說,只要心放的正,無外乎什麼樣的手段,都是正義的嗎?

他感受到說不出的舒服,體內的幽影之力不再有任何的阻礙噴薄而出。金色的、藍色的兩種光暈混合在一起,暗金色的,前所未見的光暈在他身上聚集迸發出來。他不用刻意去防禦,乳白色樹汁根本不可能靠近他。他猶如天神一般,衝破世界樹的層層阻礙,來到了紅色標記的位置。

……

……

三天之後,德魯伊之城。隆重的送別儀式在大德魯伊,布萊恩.暴風的率領下召開了。德魯伊們隆重的送別了他們堅定的盟友,龍晶城的使者們回歸。同來時不一樣,離開時不但有大批德魯伊們歡送,使者隊伍的車輛也增加了數十輛之多,各種聖域森林的特產,以及珍貴的魔石奠基,魔導器具多不勝數。每一個都帶著笑顏,每件事情都是值得高興的。

比克走在隊伍的先頭,魔導小隊四人身上,都有兩個以上的花環和無數的花瓣,而他們臉上衣服上更是少不了德魯伊姑娘們的吻痕。及時木訥如影子,都不時的撫摸著被輕吻的臉頰,露出痴迷的神色。

「男人們都是那麼無聊嗎?不就是被吻一下嘛,要是你們想要,我隨時可以吻你們啊!」,說話的易麗卡,她變身成為黑豹,矯健得行走在魔導小隊戰馬旁。黑豹看似漫步,不過它的動作絲毫不比戰馬遜色。

「讓一頭豹子輕吻,你饒了我吧,我還想多活幾年呢。」,江魚縮了縮脖子,露出怕怕的神色。

「哦…你的吻還是算了。」,影子搖了搖頭,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樣,隨機厭惡的吐了口水,「呸,還是不要了。」

「你們!…那麼想死嗎?」,黑豹的綠色眸子閃閃發光,它不懷好意的亮出了森白的爪子。

「咳…一幫不知死活的東西。」,比克催馬向前,擋在易麗卡同其他人之間,「德魯伊公主的輕吻,是你們能夠承受的起的嗎?」,他再看向黑豹方向,臉紅了紅,「如果是我,勉為其難還是能夠接受一頭豹子的輕吻的。」

「噓!!!」,魔導小隊其他人一齊噓他。

黑豹低著頭,猛然間躍起,一頭把比克撞飛出去。「勉為其難,我讓你勉為其難!」

……

……

隊伍中間,兩名靚女共乘一起,一大一小互相打趣嬌笑,惹得駕車的德魯伊們側目不已。她們就是艾琳娜和精靈龍雨露。

雨露嬌笑過後,臉色一變,小眉毛倒豎,神色嚴肅起來,「說真的,你不會以為我沒用吧,最後時刻對付世界樹時被根須纏住,什麼忙都沒幫上。」,小姑娘嘟著嘴,黑著眼圈,顯然都在為這件事情傷腦筋。

艾琳娜親親摸了摸雨露的腦袋。後者想要反對,稍一猶豫就任由她摸了。

「怎麼會呢?根須那麼強大,不是誰想要纏住就能纏住的,你一個擋住了六條根須,已經為討伐對減少了大部分的壓力,大家感謝你還來不及呢,為什麼要怪你。」

雨露眨著眼睛,「好吧,我就相信你好了。可是…」,她皺著眉頭,欲言又止。

艾琳娜揚起下吧,她嘴角下彎,「我最討厭吞吞吐吐的傢伙了,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信仰精靈牧師 「你不願意同我定力契約,是因為我太弱的關係嗎?」,說道這裡雨露大大的眼睛里,淚水已經在打轉了。

艾琳娜把她摟在懷裡,用臉摩挲著她的小臉,「你胡說什麼呀!我們兩個現在心意相通,根本不需要那種東西來束縛我們。再說,你不是不希望被束縛嗎?又不用龍笛作為補給,幹嘛還要弄那個什勞子的契約。」,她把雨露轉過來,面對自己,「再說,休同我說,龍族契約有貓膩在裡邊,如果可以盡量不要同你簽訂契約,這樣對你我都好。我相信他,既然他那樣說了,一定有原因,我們就拭目以待吧。反正你願意待在龍晶城多久都行,簽訂什麼契約嘛。」

雨露斜著眼睛,「好吧,我就相信你好了。」,她給了艾琳娜一個緊緊的擁抱。

……

……

吉姆這兩天處於痴獃的狀態。他一直渾渾噩噩的像是待在夢裡。這樣的場景,到哪裡都被人尊敬,人們看到他不再是怒目而視或者面露鄙夷,而會主動打招呼,甚至笑臉相迎,這樣的日子即使是在夢中他也沒有想過。這裡簡直是他的天堂。

有時候他想,乾脆留下來算了。可是他並不傻,知道讓自己脫離苦海的是休,也只有休能夠讓他遠離過去的生活。他如果想要不再回到過去,至少要再待在休身邊幾年,好好的向他取經才行。

他在討伐戰中的表現,得到了參展德魯伊們的讚揚,而他的事迹更是很快的傳遍整個德魯伊之城。他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還是可以依靠的,他的族人們的態度的轉變也讓他意識到,要想脫離原本的生活,真的不用費事。

他找機會問休原因。休告訴他,「只要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強大,別人自然會尊重你。原先你老是縮在後面,大家不嫌棄你也會看不起你。」

「可是我害怕,我不想受傷啊!」,吉姆皺著眉頭問道。

休哈哈大笑,他拍了拍胖子厚實的肩膀,「你害怕受傷?我的吉姆啊!面對連龍都鬥不過的世界樹,你大戰了它整整一天,好多德魯伊都受傷為了,還有人死去了,你到底擦破了幾塊皮,流了多少血?」

吉姆.碎石愕然,隨後兩人相視哈哈大笑。吉姆更是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今年的冬天對於龍晶城以及其領民來說是極為充實的一個季節。剛剛經歷過戰爭,在秋天補種了一批糧食,接下去便是嚴冬。龍晶城的名氣正是這個冬天傳遍了整個西境甚至讓龍心王國的其他地方都知道有這麼個地方。

飢荒后的第一個冬天,可謂最殘酷的季節。大批流民,不管有多努力的活過了春夏,必然無法熬過殘酷的冬季。各地的領主以及領民們正好相反,只要熬過秋季,冬天一旦到來,他們只要縮在城牆之內,便可以看著外界叫囂的流民化作人形的冰雕。也因此今年的秋季西境各地爆發了空前激烈的戰鬥,只有西境,戰爭結束的關係,領主開始大規模的吸納流民並通過以工代賑的方式把他們轉化為領民。

任憑外界的戰爭如何的而殘酷,哪家的侯爵以及手下騎士團,不低數十倍流民大軍的攻擊,連帶著家人和封城被啃食乾淨。又有哪家的伯爵利用地形之利,擊潰了十幾萬流民的進攻,終於保得一方平安等等。事情的大體發展到了初冬季節,幾乎一面倒的有利於領主一邊,成百上千的人凍死餓死在野外,流民的威脅大減,各地的領主們也開始休養生息。這一年的冬季在西境的各個地方格外的安靜,所有人都在舔舐傷口。

染指成婚:總裁大人饒了我 除了龍晶城。

龍晶城哈代女伯爵頒布了震驚整個西境乃至整個龍心王國的順民令,凡是願意放下武器的流民軍便有機會進入龍晶城設置的難民營第接受改造的同事享受龍晶城的補給。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保證不會再冬天被餓死。凡是改造出色的難民可以成為順民,龍晶城將會把他們吸納為領民。數十萬走投無路的流民軍開始聚集在龍晶城等四城的周圍。一開始領頭的神將們還擔心龍晶城欺騙他們,等到前兩批流民中,改造順利的一批出現在野地里,早已凍得臉色發青的流民軍拋卻一切的顧慮,投身龍晶城以工代賑的大流之中。

出乎了所有其他貴族的意料之外,龍晶城沒有被難民們吃破產,反而在以工代賑的運動中愈發的強大起來。難民們在哈代家政策的引導下成為四城聯盟境內,建設的主力軍,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難民成為了領民,龍晶城等四城的實力也得到了難以估量的提升。

其實難民們在龍晶城生活的並不好,糧食的缺乏還是主要矛盾,不過由於龍晶城政府的調控,以及哈代家族極大手筆的提前採購糧食,四城聯盟境內,終究沒有發生餓死人的情況。這種結果,在大部分底層人民眼裡,根本就是神跡,也在這種情況下,天神眷顧哈代家族的說法不脛而走。對於貴族階層,他們沒理由輕信所謂的天神的說法,卻也不得不承認,龍晶城很有執政的手腕。不但事事了得先機,還以最極限的資源保證了數十萬難民的生存。隨著初春的到來,四城的農地終於可以開始耕種,包括被數不清的政事折磨的不成人形的龍晶城官員們,以及整個冬季都掙扎在生死邊緣的難民們,都看到了最後勝利的曙光。

……

……

斜陽城,奧爾達斯看著手裡關於龍晶城等四城防禦體系的現狀以及實力分析。他看完內容后,久久無法抬起頭來。及時他多麼的不願意,也只能承認,能夠輕易抹殺龍晶城的機會已經不再。藍尼恩家族獨當一面的時代也已經過去。他現在必須要考慮如何同一個強大的,哈代伯爵家族相處的是事情。

書房門被推開,薩默斯一生戎裝,大步走了進來。

「閣下,您找我。」,高大的首席騎士恭敬的底下頭去。

奧爾達斯看著自己的最得力手下,「是的,我要前往王都,幫我準備一下,備十幾名騎士團護衛跟隨。」

薩默斯抬起頭來,「大人,我在這裡推薦薩默思.帕吉特騎士,他是最好的護衛人選。」

奧爾達斯看著一臉認真的騎士團長,搖了搖頭,「不行,你必須留守斜陽城,替我在王都期間經營整個西境。」

薩默斯豁的站立起來,隨著他的戰力,也頗感陡然而生,讓常年處於人上人位置的奧爾達斯也不禁後退了兩步。「閣下,有什麼事情非要寧親自去不可嗎?我可以為你代勞,以免寧暴露在危險之中。」

點頭接受了薩默斯的施禮,奧爾達斯還是搖了搖頭,「這件事情非我自己前往不可。政治並非可以隨意借他人之手實現的事情,你就不要在這上面糾纏。」,他隨機伸手制止了首席騎士的進一步勸說,「我意已決,你好好準備留守期間的施政方針,晚上給我過目吧。」

眼見著薩默斯鞠躬後退出,奧爾達斯眯起眼睛,思緒飛離斜陽城,快速的聚焦在王都的方向。此去責任重大,是否能夠遏制龍晶城的擴張保住藍尼恩家的地位在此一舉。

……

……

龍晶城校場,偌大的空地四周,護衛密布,士兵們各個嚴陣以待。

校場上,一個模擬街區的簡易工事以及,兩小隊穿著奇怪的士兵列隊在空曠處,他們一個個軍姿筆挺,正在等待上風的進一步命令。

簡易搭建的高台上,四城體系的首腦人物以及首席騎士們齊聚一堂,把高台擠得滿滿當當。高檯面對校場的一面,休意氣風發,向大家介紹魔導部隊計劃的最新進展。

「…有了德魯伊們的支持,以及魔導實驗小隊的經驗。新一代的魔導部隊兵器被開發出來,並在我四城體系內擁有批量生產的能力。」

休誇張的手勢語言所指之處,一排排整齊排列的魔導兵器並列在那裡,不時的有魔力的光輝從兵器上擴散開來,引起觀眾們陣陣的驚呼。要知道這個世界,魔導兵器之稀少,比起同等質量的黃金不知道要昂貴多少。更何況魔導兵器並非這個時代的產物,而是來自於古法師帝國的遺物,即使是王國騎士團,也無法承擔的起,一支全部裝備魔導兵器的部隊。可就是這樣昂貴的兵種,出現在了他們的事業中,更讓人訝異的是,休提到了龍晶城可以量產魔導兵器,這是怎樣的概念,難道龍晶城發現了古法師帝國的兵工廠了嗎?

隨著一聲令下,早已等候多時的兩支五人小隊魚貫入場,他們分別拿起不同的魔導兵器,在眾目睽睽之下,擺出攻擊模擬街區的陣型。就在這時兩個人影分別從小隊之中衝天而起,他們一邊向上飛一邊隱蔽身形,整個身體逐漸成為透明裝,不一會兩人的身形便完全消失在天空中。

「天啊!這是什麼,兩人會飛行嗎?」

「飛行算得了什麼呀,你沒看到嗎?他們變透明了,完全消失啦。」

「兩個沒見識的東西,知道德魯伊是什麼嗎?他們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且善於模仿動物的形態。有種德魯伊專門變成會飛的怪鳥,應該是跟他們學的吧。」

「你胡說八道什麼呀?沒看見兩人是變透明了而不是化作飛鳥離開嗎?」

台上的大人物們爭論不已,台下的演習部隊接到指令,開始對街區實施攻城演習。首先是重炮的轟擊,然後根據斥候的指引,重點用狙擊槍打擊重點目標。等到第二輪火力攻擊接觸,便是重炮手和狙擊手的聯合打擊。魔導部隊的兩位隊長以及副射手,則端著魔導兵器向前推進。

士兵們的戰術動作到位,行動極有條理,這些還不是最吸引人的。各色的元素魔球,或大或小,不過它們有著統一的特點,那就是威力巨大。演習開始后不到五分鐘,震耳欲聾的爆炸,四散的破片以及狂暴的氣流就讓台上出現一片的驚呼。到了後來,火力急襲的剎那,整個目標戰場都被無盡的爆炸所覆蓋。戰鬥持續了不到五分鐘,卻讓人感覺過了好幾個小時。

硝煙散去,留在原地的已經看不出原本是什麼的模擬街區。

休靜靜的等待眾人討論和消化完畢,才開口說道,「演示完畢,想必大家對這支部隊的威力有所了解。」,休掃視全場,快速的同每一個對眼的人交換眼神,「我想告訴諸位的是,從今開始,魔導部隊將會正式在軍中服役。未來魔導部隊將成為我四城體系的防禦主力。」

無聲的驚愕在高台上蔓延。大家心裡一致的想法是,「真的假的,如此強大的部隊,真的能夠批量組件並供應給整個四城防禦體系嗎?」 「有人問,這樣的部隊,裝備堪稱奢侈,真的能夠裝備到四城的基本部隊嗎?」,休在這裡刻意的停頓了一下,把眾人的目光聚攏過來,「我的回答是當然。我們已經能夠量產魔導兵器,為什麼不能把我們的士兵都裝備起來。」,隨即他露出一種惡作劇般的表情,「請大家試想一下,全部由魔導士兵組成的大軍…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隨著休咬牙切齒的神態以及他那惡狠狠的語氣,聽眾里的很多人忍不住的吞口水。

休把這些人的行為看在眼裡,心裡盤算著此番宣傳,到底在多少人心裡種下了野心的種子。他側頭,看向艾琳娜,他的愛人已經學會了用得體的方式同周圍人交談,她的身邊,可愛的小姑娘不時的插科打諢,讓女伯爵周圍並不卻歡聲笑語。能夠讓艾琳娜開心起來,比什麼都好,不過,她好像並未生出取代王都而代之的想法,看來他需要加把勁了。

……

……

傍晚時分,用過晚餐,龍晶層的主要幹部們依舊聚集在一起。自從四城體系建立以來,這裡忙碌了許多,甚至等不及冬天,連瑪格麗特、萊迪、鷹眼都聚攏到龍晶城來。不是因為政治上的正確選擇之類的複雜原因,純粹是由於人口增加、公共設施量成倍增加后,各自分散的執政體系已經不合時宜了。四城的資源有互補的能力,為了讓執政更加的有效率,首腦們必然要聚集在一起。相對的,四城各自的運營管理反倒變得不那麼重要,只需要委派代理人管理即可。

休觀察著茶餘飯後,聚攏在議事廳還未離去的四城的政要們,心裡想著他們中有多少人明白,現在這樣子才是未來人類政體發展的趨勢呢。隨著底盤的擴大,人口不斷增加,工業、農業、產學研等等體系的建立,政府的工作量便不再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能夠承受的了的,政府阻止,乃至於政治家集團便應運而生。這種現象不已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完全取決於國家的實力以及盤子的大小。所以休在判斷龍晶城的擴張效率時,並非以人口、地域面積、礦產出產量等等數據為依據,而是憑藉核心政治團隊的效率以及規模來大體框定現在的實力水平。

他心中有著相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極為宏偉的規劃。當然這個規劃對於曾經是星際艦隊指揮官的他來說,也算不了什麼。他的每一步,都有著深刻的意義,哪怕在現在看來,他的做法讓人匪夷所思,如果放在數十年後,他的計劃正真實施的時間節點上,你就會發現,他是多麼的高瞻遠矚。

拍手聲響起,鬚髮花白的老道奇依舊精神矍鑠,他用這種方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展開手中的一卷相著金龍圖案的書卷,「王都騎士大賽即將開始,各地領主準備好提供最優秀的騎士,以贏得豐厚的獎勵,那些獲得國王直接褒獎的勝利者還有機會繼承失去血脈傳承的貴族家系,一躍成為大貴族。」,讀完書卷,老道奇掃視在座的大人物們。「好了各位大人,是時候動員起來,首席騎士們一展身手的時候到了。」

眾人一陣竊竊私語。

休舉起手來,「道奇大人,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他習慣性的眯起眼睛遮蔽閃爍的視線,「豐厚的獎勵還在其次,獲得大貴族的稱號這個就有些問題了。如果參賽的騎士獲得了貴族的稱號,不就能夠改換門庭,甚至獨立門戶了嗎?站在領主們的立場上,不應該感興趣才對,畢竟首席騎士或者騎士們都是辛辛苦苦花錢堆出來的。」

「我反對。」,鉑金.基林頓騎士,一表人才的莫雷爾家首席騎士站了出來,「領主大人確實在騎士們身上花費不少,我們作為騎士的自然會以誠相待,但是按照大人你的說法,就好像我們是領主的私人財務一樣,請恕在下不能認同。」,基林頓騎士本就人高馬大,身形挺拔,氣憤的時候整個人更顯魁梧張揚。

休撇了撇腦袋,很輕易的把鉑金的怒氣避開,「這種話嘛,要站在不同的立場上看。反正以領主的身份,肯定不會喜歡把騎士送去參賽,還要提供不菲的路費,結果人家奪得勝利后,就另立門庭的事情。」,他以笑意麵對鉑金的怒氣,顯得遊刃有餘。

基林頓騎士眼眉壓的更低,他身上隱隱顯出幽影之力的光暈。

「某人不要忘記,你自己可也是龍晶城的首席騎士呢。」,女伯爵斜著眼睛,橫了休一眼。她眼望天花板悠悠的說道。

議事廳里,傳來大家竊竊的笑聲。

「哎,誰讓哈代家窮呢,我這個首席騎士可是倒貼著呢。」,休調侃的向艾琳娜眨了眨眼睛。

後者轉過頭去當做沒看到。

「這點我是同意福斯特大人的,還請基林頓騎士仔細考量。領主花費在一名騎士身上的費用,不光是訓練、吃住等等小錢,還有馬匹、裝備等等消耗。我在鐵槍鎮管過錢糧,自然明白其中的開銷,一名普通騎士的花銷,每年已經不亞於十名僕從的花費,甚至還要高一些。如果我是領主,雖然騎士們並非奴隸,也有來去的自由,卻也不願意讓他們說走就走的,那些開銷可是看著讓人肉痛的很。」,勞倫斯.達格利斯騎士,鐵槍鎮的首席,站在一邊說公道話。

基林頓騎士皺起眉頭,想要反駁,卻沒有繼續,只能搖了搖頭,示意並不認同他的觀點。

休把兩人的神態都看在眼裡,對於瑪格麗特駕馭的手段,他更是高看一眼。他了解鉑金.基林頓其人,他對於莫雷爾家絕對是忠心耿耿,不可能想要領立門庭,可是他這個人有自恃極高,不願意成為別人的奴僕,因此才會有剛才的抗議。可是普通的領主絕對不會允許手下騎士這樣說話的,哪怕他沒有這個意思,可是明面上還是顯得騎士們對領主有所不滿。也因此一般騎士聽到他的話,雖然有所不滿,卻也不會講出來。鉑金不同,他既然講了出來就說明平時瑪格麗特是允許他直言不諱的,要能夠駕馭如此桀驁不馴的首席騎士,足可見瑪格麗特的用人水平同她的交際手腕一樣,達到了藝術的水平。

「咳…」,老道奇不開心了,板著個臉,用咳嗽聲讓眾人安靜下來。他對著在坐的,爵位都比他高,身份更是尊貴的人們,沒有什麼忍讓的想法,擺出教訓的爺爺的臉。

聽眾們也都服氣的低下頭,壓低聲音,以示對他的尊敬。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